郎毛·30年N首诗

作者:郎毛 | 来源:中诗网 | 2019-04-04 | 阅读: 次    

  导读:郎毛诗歌精选。


《我的护工叫大大》
 
护工姓冀
我和他很哥们
因为他每天照顾我
有时比护士还细心
开始他身上有烟味
后来就闻不到了
他穿红色外套
叙说在老家种烟叶
和种桃子的故事
现在,他和老婆都做护工
收入不比种地少
还交了不少朋友
后来我一点也闻不到他的烟味了
他每天推我去洗手间
直到我伤好出院
 
至今我依然想念他
其实我无须知道他的全名
只记着他叫冀大大
脸若银盆
 
  2017年
 
《血肉模糊的身体》
 
血肉模糊的身体
在尖叫里更加模糊
随着哭泣的增大
身体反而坚硬
它摆脱悲苦
快乐到通红
 
这时候春天来了
藏在雪花里
瞬间要化的样子
这时候洪河的水
从深山密林里
一下子涌了过来
 
  2017年
 
 
 
《苦人》
 
苦人有着尖尖的脸
手有点大
苦人满脸都是泪
她叫了我的名字
泪后面还是泪
她受到了惊吓
 
苦人住在古老的城墙下面
住在古老的河边
她要住在妈妈身体里面
她流着泪往家里奔跑
我紧跟在后面
告诉她不要害怕
 
《走进你的村庄》
 
大黄狗先是扑来了
脏兮兮的大黄狗
在你身边绕了一圈
又绕一圈
然后它嗅出你的气息
摇摇尾巴
领出你的小侄
小侄大声喊叫
你老娘也出来了
老娘真老啊
她竟没有看见另外一个人
跟在你的身旁
 
2017年
 
《通奸女市长》
 
这个题目我想了许久
却始终写不出来
就像我的身体依然强壮
内心却十分虚弱
这是一个古怪的词组
里面埋藏着许多淫荡的故事
令人神往
多少年前我写过放荡的女人
可是面对这个题目
我只能拖延时光
眼看着春天也要过去了
在这个以德治国之国
这个词组令我悲伤
就像她的女儿
她的悲愤的家人
多少年后
当我遇上这位传奇般的女子
我会告诉她
不要过于伤心
 
2016年
 
《两个人》
 
在登机前十分钟
我想起这件事
我们坐在一起
开始有一些猥亵动作
后来就没有了
我们中间隔着越来越大的海风
大风卷起了你的头发
从根部卷起
以至遮盖了你的眼睛
再后来风停了
你的头发回到原来位置
我们说了好多话
有一些被风吹跑
 
这时候飞机来了
 
2016年
 
《走在夜里的高律师》
 
最早是在2004年
夜里
夜色轻薄
夜里却走着许多人
其中就有高智晟
一个矿工
后来成为大律师
他在夜里走着
一些人跟随
觉得这是1大总统的材料
在夜里
老高走着走着就走失了
就剩下他的妻女
如花似玉
 
2016年
 
《只有屁股那么饱满》
 
穿过黄浦江就是张江
那只是个地名
樱花也是个名字
转眼就是深秋
树叶哗啦哗啦
叫不出名字的只好叫芙蓉
叫玫瑰
穿过黄浦江之后
芙蓉遍地开花
诗歌由于干瘪而大声咳嗽
喘息
他看见了美美哒屁股
被线条所描绘
与诗歌形成反差
 
2016年
 
《后来的人》
 
后来的人
远远地踩着高跷
风在晃动木门
从每一条纹理与树疤里
风滑动着
后来的人远远呼喊
千里万里
甚至远在大海之外
风吹起
带着腥湿的气味
从门上滑过
或直直地冲过门缝
后来的人
没有踩高跷
 
2015年
 
《冬 天》
 
这是真正的冬天
在暴风雪到来之前的
你已感到寒冷
树枝正在啪啪坠落
冻土使草根断裂
天空高远
你没法逼视
 
你在冻土的路上行走
看见原野大片大片枯萎
村子还有很远
你从秋天走来
有人告诉你
这个冬天寒冷
 
这个寒冷的冬天甚至没有河流
你多想渡过一条河流
架着木桥的河
使你产生遐想
冬天猝不及防
天空高远
到处都是冻土
这个冬天甚至没有风雪
没有簇拥着秫秸的村庄
 
这是真正的冬天
冬天得空前
你想以前的冬天
多么微弱
遥不可及
 
整整一个季节都不会下雪
土地干硬
没有一只鸟
能飞过这片天空
 
这个念头使你脚步加快
你已经走在冬天里了
再不会有这样的冬天
真正的冬天
无数革命先烈
已在你前头
英勇地牺牲
 
  1991年
 
《去年七月三日》
 
金色大草中的女郎
牵着猛虎
虎视眈眈
 
金色大草中的女郎牵着猛虎
用她唯一的廉耻
利齿锋芒
咬伤人类的欲望
唯一的廉耻牵着猛虎
金色大草中猛长
 
金色大草在远方燃烧
女郎美丽的身体
为猛虎所喜爱
 
猛虎牵着女郎
在金色大草中奔逃
猛虎雄壮的呼啸
使远方倾倒
金色大草
为金色女郎燃烧
 
猛虎啊猛虎
你是终极的对抗
你扯掉的唯一廉耻
在金色大草上飘扬
1991年
 
 
《太阳底下》
 
没有人知道太阳底下发生的一切
太阳出来了
虫子密密麻麻
布满大地
顺着树的根部
虫子大小不等
一律通红
太阳烤得它们燥热
爬来爬去
在大地上
布满了洞穴
虫子从海岸到海岸
纤毛毕露
多得不可思议
它们随太阳一起出来
被太阳烘烤
没有任何人理解
虫子怎样发痒
从一个洞穴
到另一个洞穴
 
在太阳底下
尤其是春天
在美好的土地上蠕动
一些粘液弯弯曲曲
被太阳晒干
没有人知道一切
虫子爬来爬去
甚至穿过铁路
它们柔软的腹部
使大地多情
在平原上
人们每次看见太阳
都一齐惊讶
它的硕大无朋
 
  1990年
 
 
《事件1:玻璃的来历》
 
玻璃从老远来
明亮。寒冷
一块块垒起
中间缝隙极小
玻璃在冰上
啪啪破裂
和冰重合
冰面上落满玻璃
阳光普照
人血嘀嗒
冰湖一望无垠
 
玻璃本来完好无损
人血依旧畅流
温热的血
对于人活着
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人来到冰上
热气一团一团
由于有了血
人感到寒冷
人血嘀嗒
创口破碎不堪
蓝冰 使鲜红的血
使冬天美丽
这一瞬间不会静止
因为新的瞬间正在到来
它们推动着
决不停留
人三三两两
闪闪烁烁
 
  1989年
 
 
《鸭毛传说》
 
人身上裹着厚厚的鸭毛
人巨大的肩
把鸭毛撑出几何形状
隔着布
看见鸭毛在人身上起伏
坚韧而锋利
刺得人咆哮不已
 
人在鸭毛的包裹里行走
山岭高大绵长
坚硬的岩石暴露出来
鸭毛飘落
在河上洁白如雪
岩石坚硬
山里一片猩红
 
在鸭毛飘落的春天人走了多远
风吹在岩石上
发出难以想象的声响
在鸭毛的包裹里人臃肿而疲乏
望着对岸
众多鸭毛一丝不苟
簇拥着人的躯体
 
自从鸭毛来到人身上
鸭就赤裸而狼狈
鸭红彤彤的
鸭毛温暖
在人的咆哮里它更加尖锐
它随人一起颠簸
直到漫天飞舞
 
  1988年
 
 
《如果广场上的钟再响一下》
 
日食这天我在街上走
花儿暗黄
如果在广大的田野
那景象多么悲壮
       凄凉
我走到广场停下了
 
如果广场上的钟再响一下
 
太阳愈来愈暗
我愈来愈快
最后太阳只剩下一个斑点
我正好走到广场
 
     如果广场上的钟再响一下
 
广场上的人愈发惊恐
他们向四面八方跑
巨大的裙裾在后面摆动
太阳风出来了
那是被诗人反复吟诵的风
撩起裙裾
露出肥大雪白的屁股
如果广场上的钟再响一下
              
  1987年
 
 
《血块》
 
从一个非常深的地方迸出来
非常深
这可以从血块上看出来
不是一般的血
血块黑而稠
中间凸起
在墙壁上
血块慢慢变凉
那是从非常深的地方迸出来
一下子射在墙上
血液火爆
腥热
从非常深
非常热烈的地方迸出
深得没法想象
稠得惊人
一下子粘在墙上
 
从黄昏起
这血就开始变凉
血的表面发皱
血块凝缩
在透过街口射来的太阳光里
血液蓦然明亮了一下
接着
在灰色冰凉的墙上
血块肆意收缩
墙向前方伸展
血块粘在老地方
没有砖缝
血块被粗糙的墙壁吸附
血块决没有膨大的可能
在黄昏的太阳光里
血块蓦然明亮
 
前面已经说过
这是从很深的地方迸出的血
很晚了
它还没有脱落
它曾经那么火热啊
如今它从很深的地方出来
暴露在大街上
夜晚使它黯淡
在不断伸展的墙上
血块使这条马路
弥漫奇怪的气息
如果度过这个夜晚
血块仍然没有脱落的可能
如果这个夜晚过去
血块依然粘在墙上
血块黑而强烈
渗透人们的目光
 
           1989年
 
《流浪之秋》
 
我准备春天到你那儿去
我走了一个秋天
一个冬天
秋天那叶子是啪啪地落
冬天那雪是嘎嘎地响
我向村子讨碗冷饭
然后走进城市
城里没有拴马的地方
在一个大门口我停了停
闯过红灯
人们都说强盗来了
整个田野充满不安
最后我来到你住的小街
一弯腰把你掳上马背
 
  1986年
 
《杀人犯》
 
迫近年关时出了一个杀人犯
他从西部山区一路杀来
他的手枪冒出蓝烟
在小镇的街道上他干掉了
他的世仇
他一路上杀
他成了大名鼎鼎的
杀人犯
几个背枪的人盘查路口
在冬天有温暖的火炉作伴
他们盘查了
每一辆过往的汽车
西部山区正在悄悄地熄火
大胡子还没有踪影
人们不约而同地焦急
在路口人们伸长了脖颈
窃窃私语已变成喧哗
在迫近年关的腊月
等着那要命的一刀
 
1986年
 
《我看见海盗啦》
 
我看见海盗啦
海盗
在古城大街上飞跑
又扒上乡村公路的汽车
一个上午一个下午
全让他搅得动弹
海盗
满身海腥味的海盗
太平洋有他掀翻的船
正在沉落
海盗
在人群中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海盗
我看见海盗啦
 
1986
 
 
《日志:6-2》
 
六月二日晚上
大家都很紧张
种种不祥之兆
一些小孩子跑到了乡下
我跑到黄兴
发表演说的广场上
一阵风过来
尿有点紧
到处是呼呼的声响
 
  2017年6月
 
《我对你很有意见》
 
我对你很有意见
昨天端午节
看见一条感人信息
是几位百岁老人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想也没想
就转发朋友圈了
忙完
我去细读
只剩下一个红色惊叹号
 
叫我怎么说你呢
你那么忙
都日理万机了
还操一条微信的心
想想都替你累
删帖删到手抽筋
你的身体
你不心疼
全国人民还心疼呢
我对你
真的很有意见
 
  2017年6月
 
 
  郎毛:先锋诗人、人文学者、影视纪录片制片人,“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创始人。现居郑州。1985年历时8个月与诗人孔令更等徒步考察黄河,1986年创办《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导报》。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后分配至黄河水利委员会宣传出版中心,曾任《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社副总编辑,现任全球水伙伴(中国黄河)委员会理事、河南多元文化传媒创意总监。先后出版诗集《浪子》、批评专著《流浪的诗学》(经济日报出版社)、跨文体文集《传说中的痛苦》(花城出版社)、诗集《人民啊人民啊——郎毛之诗》(2012纪念诗圣杜甫诞辰1300周年暨中国先锋诗歌论坛唯一推介读本)。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蝉死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