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山水相逢(十一首)

作者:季风 | 来源:中诗网 | 2018-06-19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季风新作快递。

《走进黄龙岘》
 
一不小心掉进了一盏茶壶之中
四面合围的区域,沉到底
你被绿包围,你试图拚命突围
却遭到更多的绿疯狂的报复
 
你解不开这一层层春天的比喻
就像解不开这片山河的隐秘
 
天空,也一同掉下来了
掌中的一只茶壶的胸怀竟如此宽阔
茶叶张开翅膀,努力地向高处游
白天的白云带来了一群夜晚的星星落户
飞翔的鸟站在湖底恍惚——
这倒底是天上,还是人间?
 
一条廊道若一条长长的闪着光的诗句
将黄龙岘揽腰捆扎起来
清风将茶香一寸寸地递到你的怀中
有人说,将它打包,寄出山外
黄龙岘说,你来,我们以一颗禅心
淘洗尘世里的喧嚣、浮华和杂质
双手为你捧出那生活的蓝

《大塘金湖记》
 
对于山河辽阔的胸怀
大塘金湖只是江宁早晨刚睡醒的一滴露珠
一只荷叶的掌心,将它举重若轻
 
一叶扁舟在湖面写下一些错字
波浪的橡皮又迅速地将它擦去,一丝不苟
打开六月尖叫的公鸭嗓子
船工,红水笔一样喝红了脖颈
船舱的空腹,被鱼儿虾们等待已久
绿的莲、黑的籽,让一只网兜儿紧急搜捕
光着身子的月光,从水中
被捞出,被归舱,被押送
 
游船在太阳底下散步,摇晃着八字步
晃碎了一池金子或几分银两
鸬鹚是从不贪心的鸟类
癞蛤蟆早已张开了自私的嘴巴
和一条水蛇在水下合谋,伺机下手——
这深藏隐秘的季节啊
 
在村姑出没的段落,画一些桥或者亭
仿古的脸霜被风雨搓洗出一种白
绿伞下,石头与水草互生爱意
多少年了,它们在一粒露水里安身立命
仿佛挺立于人间爱过小日子江南的莲
低于云朵,却高于尘埃  
           
《江宁熏衣草园随想》
 
那一大片缀满细碎小花的锦绣
一层层的披在大塘金村富态的身段上
山水被裹得凸凹有致
一路小跑,有人气喘吁吁
 
这个春天,我被一种亦花亦草的植物所困
蝴蝶是会飞的花
花是枝头停顿的鸟
它们的翅膀,挥舞着彩色的细骨头
为乡村旅游节拚命舞蹈
 
上午九点,一个男人开着割草机
在上坡上反复练习鸣叫
一会儿喜鹊,一会儿狼嚎
熏衣草们并不急于表白
她们微笑着举起无数只紫色的小旗
专注迎接每一个过往
 
哗啦啦,下雨啦
暴雨比雷电先期抵达
那满山遍野的熏衣草是另一群的我
也许只有经历过一次次风雨密集的敲打
我们才配做大地册页上优美图画
 
《在秣陵,与一朵杏花相遇》
 
在秣陵,与一朵杏花相遇
我斗胆地喊一声杏花
杏花没有“哎”地一声回应我
 
哦,旧时的杏花早已长大
如今长成新时代的农妇
 
请允许我租一块地,模拟出一片田亩
垦荒,开墒,撒种,浇水,劈柴,喂马……
返回记忆,撤销来路
今生,我要努力向一棵杏树学习
做一回江宁农夫
 
有了农夫和农妇的劳作
土地才会生出土豆的儿子和紫薇的女儿
安营扎寨,埋锅造饭
春风,已悄然把一朵花的命运修改
 
《游洪泽湖》
 
天空中,许多的蓝
被倒入酒杯中。还有飞鸟的羽毛
 
与大湖玩暧昧。一身酒气
尾巴被鱼儿紧紧咬住,拖进了水底
 
那么多的水啊,大水将我搓洗
洪泽湖,五十年了
我才享用了你的一半
 
当然还有各类鲜
其实我也只享用了一半。羊们
离开了船头,在堤岸上吃草
 
一块明亮的镜子,照出你我的
长和短。各种明亮
被黄昏的影子遮盖,许多暗事物
慢慢浮出水面
 
《夜宿铁山寺》
 
铁山有寺,天泉有湖
湖水倒映着各种好看的花草衣裳
 
搭一间小小的木屋
只为今夜的星光能落到我的肩上
 
就地取材的时候,我和几棵杉树商量
它们接受了我使用斧头的想法
 
几朵爱漂亮的云经过了木屋
她们爱上了木屋,做了木屋的发夹
 
夜宿铁山寺,我不需要什么钟声
只需养两只知晓晨昏的公鸡
 
如果一只累了,另一只也会
准确无误地为我喊来黎明
 
《在淮安谒周恩来铜像》
 
无限地高,高到广大的天空里
让我们触摸到蓝,让无数蓝
感受到被天空拥抱的力量和幸福
 
给崇高的白天以云裳
给不亮的黑夜以星斗
给流泪的草木以春风的擦拭
你就是这样的人
 
一层一层,果核一样被人群包围
亿万人民低头,若无数青草一样随风起伏
忽上忽下的浪花在眼眶嘶咬
无数个短闪电在内心反复操练走火
 
让我们模仿一颗铆钉的形象吧
把我们的脚跟钉在大地,这很好
让我们练习一尾羽毛的执着吧
紧跟一支箭头出征,也很好
 
《驸马巷7号》
 
一口老井,一只大地的耳朵
收藏了一百二十年的雷电和风雨
倾听真理也倾听苦难
双手捂住一块苔绿的伤疤
 
一块菜畦,一块长方形的绿
认真地擦拭着一群群生锈的目光
一杯春天雨水,将整个冬天的风雪
一饮而尽
 
一树腊梅,撑开一身词语的叶子
一朵朵红,在枝头跳动
托举出无数盏小小的火把
春天泛滥,春光无限
 
一条古巷,湮灭了
封建帝王和驸马的梦想
一只大鸾扶摇直上
羽翼之下,孵一片万里河山
 
老井、菜畦、一品梅、石板巷……
这些苏北民宅院落常见的物象
却组合成驸马巷7号密码。转动钥匙
你打开了它的秘密
合上书本,你永远读不完它的秘密   
 
《盱眙第一山》
 
"第一山"是米芾留下的三颗痣
不高,被挂在盱眙的门楣上
我多么希望一粒一粒把它摘下来
然后,赠送给想要它的人
 
那流动的"一"字
好似女性弯曲优美的线条
一些刻字工,将这美人的蛇腰
到处张贴,在春天的封面
显摆他们的手艺
 
我们开始练习写字
左一撇是风,右一捺是雨
浑然一体的是电闪雷鸣
米芾突然被大宋朝砚池的浪涛惊醒
 
被惊醒的,还有不远处的玻璃泉水
声声慢,嘀嘀嗒嗒地计算着
南山的早晨和黄昏
 
石碑,高耸成天地间的一枚感叹号
一些石块拥挤在大山的脚跟
正努力地将它钉牢扶正 
      
《青牛山》
        
青牛山是我一生中爬的最多的山
青牛山也是我以后爬的最多的山
 
青牛山,埋有一抔又一抔我祖茔的青山
走近它,我像是一个屡考不及格的差生
年年清明,我必须上山下山重做一次作业
才能救赎我无处安放的灵魂
温故而知新,祖先和那些亲人们的音容相貌
在记忆里由浅加深,我从不敢忘记
 
那些墓碑,坚硬的多像先人们的白骨
这一点点白,在青牛山的怀抱中显得如此夺目
年复一年,那些白色的点串成了白色火苗
在飘动,潦草成无数人脸上的泪痕
冰峰与火焰开始拥抱
疼痛的练习,让四月的词语纷纷洒落羽毛
 
青牛山是山河的肋骨
无处不在地支撑起我并不挺拔的腰
月亮已经在悄然升起
今夜,有人想怀抱一把高耸的刀
试图砍掉人间那些长长短短的忧伤          
 
《里运河,这哗哗流淌的幸福》
              
一不小心,我走进了她的身体
我是她体内一条更小的河,一个小秘密
我在她的体内日夜扑腾着手脚
一朵朵浪花,是她腹中十万朵盛开的玫瑰
 
她身材细长,皮肤鲜亮而光泽
一如我的母亲,世上最好看的美人
这个养我的菩萨,她是我头顶上的神明
她指引我,喂养我,打疼我
多年来,她让我向流水学习从容
向河堤模仿伟岸,向河床体验隐忍
一条大道,从童年的上游,浩浩荡荡地
驶入中年的河域
 
长期以来,我不停地蠕动
我成了她体内的一条不安分的蚯蚓
一把铁锨,翻开白天是左翻开黑夜是右
翻开波浪,是一块又一块移动的良田
在大闸口,我是楚人,一不小心
将一行行闪亮的诗句落入水中
刻舟求剑。在船舷一侧,我刻啊刻
我要刻出淹没的记忆,刻出河流的叫声
泊船上岸,我要找回那段难以诉说的苦难史
 
骑一匹龙舫远游,脚底开始哗哗摇晃起来
连天空里的蓝和白云里的亮
连两岸的青草和露珠、飞虫和鸟鸣
都一同哗哗摇晃起来
这一刻,万物寂然
好似都在一同享受这哗哗摇晃带来的幸福
哦,这上帝赐予的哗哗流淌的幸福
  季风,本名马继峰,现居江苏淮安。江苏省作协会员。先后在《人民日报》《诗刊》等报刊发表作品,曾获中国星星跨世纪诗歌奖、《诗神》新人奖等奖项。出版诗集《老乡》《一个人和他的村庄》等。停笔十五年,2017年回归诗坛,崇尚“卓越纯粹、诗德兼佳”的“百分百诗人群”发起人,《实力诗人》周刊执行主编,中诗网等驻站诗人、签约作家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