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河吟(组诗)

作者:江南潜夫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17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严明卯(江南潜夫)新作快递。


七夕

今夜,天河变通途
情人们多如过江之鲫

有的,从鹊桥上过河
有的,坐月亮船过河

星星,涉水而过
我呢,一笑而过

就在子夜时分
有人对着弯月喊鱼儿


千古一吻一一七夕月

短短的一夕夜
轻轻的一个吻
就这么一触电
一个尘封在暮色中的童话
已经悄悄启封

地上一个人
天上一颗星
天上人间
一个直教人生死相许的故事
至今没有落幕


《七夕月》

 鱼的眼泪,无处不在
聚起来,就是一个个江湖海洋
窗外,成群的水妖结伴而来
踏波而行,击水而歌
 
一条鱼,一直在寻找一只鱼钩
就像英雄在寻找自己的墓碑
望穿了秋水,究竟谁在钓谁
鱼的眼里,钓者才是一条大鱼
 
这条鱼一直就是这样生活着
弱弱的爱着一只鱼钩
无力的爱着一只鱼钩
并用自己的眼泪养活了自己
 
直至今夜,这条鱼终于以一个优美的弧
结束了这出旷日持久的大戏
让钓者完成了亘古的壮举
也了却了自己的夙愿
 
午夜时分,我听到了骨子里一条鱼的啼声


《我决定从今夜开始》

把一场风收进内心,就是一首婉约的唐诗
把一场雨收进内心,就是一阕缠绵的宋词
秋水固定下来就是冰心,爱情固定下来就是婚姻

从天涯,到海角,整整半个世纪了
我一直都在寻找自己那具失散多年的白骨
幸好今夜无风,只有雨,一场浩大的月光雨

穿着黑色的裙裾,这袅袅的黑夜
仿佛一棵巨大的美人蕉,悄悄的美丽起来
同时享有了唐诗,宋词,明月,清风

作为中秋节的主角,月亮又一次准时登场
有口难开啊,纵然把这夜的骨头敲碎成了片片霜瓦
也无法从夜的口里掏出一句心里话

从黄昏,到黎明,为了守住一生的美丽
或者说为了不让一片月光从某个人的心头凋落
一块石头到了我的体内,就成了一根傲骨

把明月的灵魂交给我,把我的灵魂交给了明月
我决定从今夜开始,就这样与一颗明月默默的对视千年
好好的开花,好好的结果,直至灵魂返青,桂香四溢


《今夜,我许你一生清风明月》
 
今夜,床前明月光
我低头不思故乡
只倚西窗,把你怀想
 
今夜,你出入《唐诗宋词》
转身回眸,只一个水袖
便红了石榴,绿了江山
 
今夜,明月几时有
我把酒不问青天
只在唐风宋韵里梦回江南
 
今夜,你媚眼如丝,倾国倾城
为我摆一幅山水长轴
瀚香添墨,红袖添香
 
今夜,你月出月落
我潮起潮落,温一杯红酒
只待你母仪天下,泽披人间
 
今夜,你长发及腰,许我一生
我长随你的左右,鞍前马后
从此不再让你独守空房
 
今夜,你海上生明月
我天涯共此时,山高水长
水深火热伴你沧海桑田
 
今夜,你寂寞如水
我孤独如火,把你捧在手里
含在嘴里,免你一世风霜
 
今夜,你化身为飞天
我涅槃为凤凰,长空安魂
倾一生泪水,护你一世欢颜
 
今夜,你一身霓裳羽衣
我玉树临风,为你吟诗赋词
揽你入怀,一夜便是千年


《前世的斑竹》
 
踏遍天上人间
寻遍前世来生
收起一场泪的大雨
总之,一棵斑竹
来到这里就不肯再走了
 
这一棵竹
蓦然发现了另一棵竹
一棵,前世约定的斑竹
 
都已蔚然成林
都已子笋满堂
就这么隔着三步之遥
却永远也走不到头
 
每一根枝条都化成了手
但即使浑身是手
也是一生都难于相握
 
每一片叶子都化成了嘴
但即使浑身是嘴
也是一世都有口难开
 
每一个斑点都化成了泪眼
但即使浑身是眼
终究是看得见摸不着
 
近在眼前,远在天边
千年的相守,无奈的对视
哪怕是开一次花
也要耗尽毕生的生命
这注定是一种命定的遗憾
 
而地上
每一缕风,都是相互吹送的温暖
每一滴雨,都是彼此细声的叮咛
 
而地下
每一条根,都是灵犀相通
每一根须,都是相濡以沫
 
头顶同一片蓝天
脚踏同一块土地
高举同一面绿色的大旗
一棵竹,与另一棵竹
并排站着,但没靠着
 
这是两棵独立的竹
但不是两棵孤立的竹


爱如骨刺
 
是前世的约定
还是来生的许愿
一次邂逅
注定了你我下半生的走向
 
一次握手
足以让我一生悸动
一次回眸
足以让我用一生的泪水去感动
 
五百年的等待
五百次的回眸
换得你我今生在红尘的相遇
难道就这样擦肩而过,有因无果
 
只恐有一天,你一放手
我就会病入膏肓
更怕有一天,你一转身
我就会骤然夭亡
 
我的爱
是一根带着倒钩的骨刺
情至如斯,一切都难于自拔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相思风雨中

这相思的风
在我的灵魂之中
猎猎的吹
款款的薰
吹落了星星不要紧
只要别吹向我的梦
吹破了我的梦
就找不到伊人了
吹破了我的梦不要紧
只要别吹向伊这个人
伊这个人
从小就弱不禁风的

这相思的雨
在我的记忆天空
哗哗的下
沙沙的淋
下干了银河不要紧
只要别淹了我的心
淹没了我的心
伊就无家可归了
淹没了我的心不要紧
只要别淹了伊的眼睛
伊的眼睛
是常常结着雾凇的


无一例外
 
一个长得像一首诗的女人
顺着小草青向的南方,举眉
她与一只绵羊同时亮了起来
然后才是另一场大雪
 
该来的终究会来
该走的终究会走
风不例外,雨不例外,雪也不例外
秋风响过,我们更不例外
 
把梦中的那匹月亮马给她
把一生的喜怒哀乐全都给她
一个长得山清水秀的人
站在雪里,打算老去


《七月初七,我只做一件事情》

如果说一年是一具美人身段的话
七月初七,无疑就是一个七寸大穴

不送玫瑰,不许誓言
七月初七,我只做一件事情
就是站在高高的七寸穴位上
派出四个常用的汉字,如同派遣四大将军

一个占领春天
一个占领夏天
一个占领秋天
一个占领冬天

一个叫天
一个叫长
一个叫地
一个叫久
  严明卯(江南潜夫),高级会计师,中国作协会员,湖州市作协副主席,《海外文摘》签约作家。由中国作家出版社、文联出版社等出版诗集十部,曾获《中国作家》年会作品一等奖、《天津诗人》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作家报》全国诗歌大赛金奖。《中国爱情诗刊》顾问,首届“中爱杯”十大情诗王子获得者。中诗网第三届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透明的祖国

    商泽军,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
  • 陆健:幸福麻将

    陆健新诗快递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