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礼》(组诗二十首)

作者:江南潜夫 | 来源:中诗网 | 2018-07-25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严明卯(江南潜夫)新作快递。


《国礼》

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这是对的

做官的是人民的公仆
这也是对的

公仆居中,坐上首
这当然是对的

主人居左,坐其次
这更是对的

孰轻?孰重
一张餐桌就是一个国家

就像木易楊还是提手掦
都由左边的偏旁作决定


《字如其人》

好好的人不做
偏要在腰间加一横
妄自称大

好好的老大不做
偏要在裆下加一点
想做太岁

如果失去了裆下那一点
恐怕连人都做不成
让你太岁变太监


《钦犯》

从早晨起,我不劈柴喂马
也不关心粮食蔬菜,我要让法律规定
只许皇家做爱,不许民间交媾
只准中式呻吟,不准洋式嗷叫

可我当晚就与一条不穿衣服的鱼
既谈了情,又做了爱
不用中式呻吟,只用洋式嗷叫
你说?我是帝王还是钦犯


《严明卯对江南潜夫如斯说》

潜夫,你好
我是严明卯

潜夫,告诉你
是我,生了你养了你
没有我就没有你

潜夫,时光的脱粒机
脱光了我的最后一粒牙齿
今后的日子,只能靠你自己了

要活,你自己活
要死,你自己死
要埋,你自己埋


《我终于发现》

我终于发现,我有着两副嘴脸
白天那副,叫严明卯
用来跟人打交道
晚上那副,叫卯明严
用来跟鬼打交道

我还发现,男左女右
我的这只左手,就代表着一个男人
我的这只右手,就代表着一个女人
遇上男人,我就出左手
遇上女人,我就出右手

我一直就是这样
一身中,雌雄同体
一生中,忽阴忽阳
并且决定,继续这样雌雄下去
直至海枯石烂,天崩地裂


《所谓中国通史》

从前世开始,我就在自己的身上钻孔
钻成功了,就是女人
失败了,就是男人

从血管里取出风云雷电雨
从骨子里掏出金木水火土
抟土为人,钻木取火

年年钻,月月钻
钻成功了,就是当朝宰相
失败了,就是一介草民

日日钻,夜夜钻
钻成功了,七窍就是洞房
失败了,就是墓穴

最终把自己钻成千疮百孔
钻成功了,就进天堂
失败了,就进地狱

这一切都是为了将一场革命进行到底
钻成功了,就是英雄
失败了,就是烈士

始于燧人氏,终于江南潜夫
一部五千年的中国通史
说穿了就是你我之间的一次相互钻探


《太平盛世》

如果投胎
幸亏没有投胎在一个乱世

如果投胎在一个乱世
幸亏没有投胎为一只绵羊

如果投胎为一只羊
幸亏没有遇到一头狼

如果投胎为一头狼
幸亏没有遇到一个猎人

如果投胎为一个人
幸亏没有投胎为平民

如果投胎为一个平民
幸亏没有投胎在一个乱世


《从唐朝为你预定一场大雪》

一直都想,为你预定一场大雪
雪的前身,就是李白的床前明月光

老屋身怀汉字,暗藏诗词
像一具出土银器,被一场亘古的大雪擦亮

风往哪个方向吹,就决定了我来生的走向
我和一场大雪同时在人间投胎转世

从唐朝为你预定一场大雪
雪下到了三月,就成了一地的梨花

剩下的任务就是,把雪花发给冬天,把梨花发给春天
像徐志摩一样,恩爱给夫人,性爱给情人


《你不能再这样了》

一座绿水青山
在我的骨子里疯长
·
一个身负隐身术的女人
在我的血管里横冲直撞
·
你不能再要了
我剔骨还肉,你销魂蚀骨
·
你不能再这样了
我出死劳力,你入快活林
·
一个浑身是毒的女人
上半身是水,下半身是蜜


《对立统一体》

一般来说,投降的方式
男人举双手,女人举双腿

这就足以证明,强者可以征服弱者
弱者也可以征服强者

证明,体内同时存在阴阳两股力量
可以让你随时生,随地死

或者说,可以让你做男人
也可以让你做女人


《假装在人间》

假装在现场,假装在旅游
假装大笑,假装大哭

假装是男人,假装是女人
假装很痛苦,假装很高潮

可以假装是皇帝,也可以假装是皇后
可以假装在人间,更可以假装在天堂

甚至,还可以假装是菩萨
甚至,还可以假装是佛祖

白天假装是一个人,晚上假装是一个鬼
实在假装不下去了,就假装自己


《我就是一个打入人间的秘密特工》

有时候,我是一棵麦子
有时候,我是一棵稻子

更多的时候,我是一棵小草
也就是说,我就是上帝派往人间的一个卧---底

我一直都在关注人民的疾苦
动物也好植物也罢,所有的身份都不过是我职业的需要

我还关注一草一木的喜怒哀乐
一只布谷鸟,是我唯一的上线

老时候,老地方,暗号照旧
一首诗,是我们的接头信物

我就是一个打入人间的秘密特----工
我一生的使命,就是将三民主义进行到底


《秋风把一个人打磨成一把雁翎刀》

在的光阴的坟头上
秋风把一个人打磨成一把雁翎刀

抽刀断水,水也不会倒流
念天地之悠悠,找不到一个对手

只好朝自己下手
浑身的伤口,仿佛一枚枚挂满全身的勋章

隔世寻花,认领一个伤口
就是寻见了一朵前世的桃花

午夜时分,一条流泪的鱼
替桃花喊出了一个人内心的痛


《我一直在用一个伤口
与世界对话》


我一出生,就拥有一个伤口
璨若桃花,见风就长,见雨就笑
就像一个傣族家的新生儿
开口就能歌唱,抬腿就能舞蹈
 
一个独家拥有的伤口
一半是火,一半是水
既是一座火山的出口
仿佛劝君更尽一杯酒的阳关
又是一条冰河的入口
仿佛春风不度的玉门关
更是一个,五千年历史的出入口
 
一个祖传的伤口
有血,更多的是泪
一滴血,流到了今生,就是一条黄河
一滴泪,流到了今天,就是一条长江
 
一个水性伤口
有时候滔滔不绝
纵情欢笑,放大了就是湖泊
述说的都是别人的欢乐
有时候哑口无语
长歌当哭,收紧了就是针眼
封闭的都是内心的痛苦
 
一个血性的伤口
一边是天,一边是地
播种了一茬茬的风霜雨雪
繁殖了一代代的日月星辰
擦去伤口边上的一滴血
就如同一位慈爱的母亲
悄悄擦去儿子眼角的一滴眼泪
 
一个神性的伤口
住着我的冬天,也住着我的秋天
住着我的夏天,更住着我的春天
我就是这样,一直活在一个伤口里
并一直用一个伤口与世界对话
痛,并快乐着


《在一个巴掌大的地方犯一个天大的错误》

(一)
人微言轻啊,我只是一个小人
小到一个巴掌大的小人

只配拥有一个巴掌大的领地
譬如,我的左手掌,我的右手掌

譬如,我的身体,我的丹田
我更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小人

来自一个巴掌大的故乡
譬如,一地麦地,一片绿叶

去到一个巴掌大的异乡
譬如,一块墓地,一片落叶

(二)
甚至我的爱,甚至我的怨
也小到不能再小了

譬如,我潮湿的心
摊开来巴掌大,攒紧了拳头大

开始在一个巴掌大的地方
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最终在一个巴掌大的地方
缔造了一个天大的帝国

我就是这么一个小人
但我所说的小,绝非女子与小人的小


《父亲》

父亲这一辈子
说简单也简单
说不简单也不简单

说简单
也就给了我一个脑袋两只手
一副心肝两条腿
外加一套平常规格的生殖器

说不简单
也就做了三件小事
第一件,把玉皇调进天堂
第二件,把阎王调进地狱
第三件么,就是把我调到了人间


《我一直认为》

我一直认为,天下众生皆平等
包括人与人之间,包括动物与动物之间
尤其是人与动物之间

你有两只手,我也有两只手
你有两条腿,我也有两条腿
你有一个脑袋,我也有一个脑袋
这是肯定的

你有一根阳具,我也有一根阳具
你的那根又没比我大
这也是肯定的

我还认为,作为同龄人
蒋介石坐江山,我父亲翻泥巴
也是一样平等的
最后都同时住进了三尺黄土之下

我一直就是这样认为的
帝王也好,草民也罢
生也就一次,死也只有一次
根本不可能谁多谁少
不信你问菩萨,或者佛祖


《如今这世道》

如今这世道
春天不肯回首,秋天不肯低头

可以改行去做一个菩萨
或者干脆去做一个鬼
就是不要把自己当人

也是基于对人类的负责
更是出于对自己生命的热爱
我必须及时的把自己杀死

我已找好杀我和埋我的人
以及被杀的理由
而且也选定了具体的实施地点

至于具体细节,暂时无可奉告


《我的脸是一座世纪坟场》
 
盛产坟墓和鬼魂的地方
我的脸是一座零乱的坟场
一只夜鼠在我的身体上打洞
试图挖出一座洞房似的墓穴
 
月亮无法走下天庭
就像高挂在墙上的遗像
仅仅是一颗月亮
就占有了十万个良家少女
 
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鬼当成朋友
或者干脆把自己当成鬼
好让自己平安地走过黑夜


《死亡颂》

首先是砍掉自己的头颅
以及自己的四肢

然后是砍倒那根阳具
以及那根脊柱

然后,剜掉五官七窍
以及五脏六腑

再然后,把骨头还给父亲
把筋肉还给母亲

最后,把灵魂上交给上帝
把血脉下传给子孙

一具躯体,四肢百骸就此分手
就好比秋天把果实还给大地

这有古训为证,好聚好散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严明卯(江南潜夫),高级会计师,中国作协会员,湖州市作协副主席,《海外文摘》签约作家。由中国作家出版社、文联出版社等出版诗集十部,曾获《中国作家》年会作品一等奖、《天津诗人》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作家报》全国诗歌大赛金奖。《中国爱情诗刊》顾问,首届“中爱杯”十大情诗王子获得者。中诗网第三届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短诗十五首

    冷慰怀,男,汉族,1945年出生于江西宜春,1954年定居洛阳。1983年开始文学创作,1995年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