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天里随便走走》(组诗)

作者:江南潜夫 | 来源:中诗网 | 2018-04-04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严明卯(江南潜夫)新作快递。

《在春天里随便走走》

在春天里随便走走
随便哪个方向都行

雨下不下随它
下的也是沾衣不湿的杏花雨
风吹不吹也随它
吹的也是拂面不寒的杨柳风

在春天里随便看看
随便用哪只眼睛都行

现在到处是春天
昼夜随时有春色
看山也不仅仅是山
看水也不仅仅是水

在春天里随便听听
随便用哪只耳朵都行

鸟唱不唱歌无所谓
花跳不跳舞也无所谓
天也塌不下来
地也陷不下去

在春天里随便想想
随便用哪颗心都行

什么事都可以想
什么事都可以不去想
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更没有什么特别重大  的心情

在春天里随便走走
随便哪个方向都行


《每一声鸟鸣都是一朵鲜花》

孟浩然说过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这是对的
万物还在沉睡,鸟儿就开始了合唱

孟浩然还说过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这就有些不对了
应该说,每一声鸟鸣都是一朵鲜花

第一声,蓦然打开了天空
为我擦去了残余的夜色
第二声,继而打开了窗户
为我擦亮了双眼和双耳

我当然不可能认识这只鸟儿
无法了解它的来历
这只鸟儿当然也不可能认识我
无法探知我此刻的心绪

但这根本不妨碍我们之间的交流
这么太平的世界,这么静好的早晨
一只鸟为我唱了一首歌
我为一只鸟写了一首诗


《一朵桃花喊醒了春天》

一颗秦时明月
还未逃出汉时的雄关
一朵乱世桃花
已经从唐诗里逃到了三月的江南 

一朵,两朵,三四朵
这千万朵的红蝴蝶吐气如兰
引发的必将是一场场性感的春风
生动的必然是一张张前世的容颜 

春风让所有的男人得意
春雨让所有的女人缠绵
桃花就是这样喊醒了江南
以及江南的春天


《绿》
 
雨  落地生烟
烟  上天生根
柳丝蘸水,签她怎么也签不完的芳名
 
作为云的家属
这晚霞也是绿的
绿成水的袖  花的裙
 
作为生命的本色
这绿色
近可洗足  远可涤心
 
黄昏本身就是一只绿色的水禽
拖一抹绿色的尾音
在江南的三月中久久回应
 
只有一条寂寞的小溪
于暮色中,把大山绿色的心事
泄露殆尽


《有幸看到一棵小草》
 
春风
亲手点燃了一朵玫瑰
春雨
只喜欢与一朵花儿做爱
 
一忽儿满脸的天山风光
一忽儿浑身的江南水色
一忽儿彻夜的巫山云雨
一忽儿整天的死去活来
 
而我有幸看到了一棵小草
从石头下拱出倔强的头颅
我感到我才是最幸福的人
我与春天仅隔一层薄薄的草裙
 
一声晴朗的莺啼
让天空骤然升高了三千丈


《春天就像一个孕妇》
 
款款的
是这明媚的艳阳天
春天,就像一个孕妇
青春而富态,娇媚而慵懒
 
袅袅的
是这绵绵的黄梅天
杨柳,是她剪水的长睫
春池,是她横生的媚眼
 
风生水起
吐气如兰
春天啊,我想你身上的一草一木
更想你身上的,流水高山

 
《江南春》

古老的春天有太多的秘密
三皇五帝,各就各位

先是用一阵春风,让你受宠
接着用一场春雨,让你受伤

桃花一开口,江南就红了
杨柳不出手,怕伤了稚嫩的小草

跟在一只布谷鸟的背后
我的背影绿了,骨头也绿了

蝴蝶呢?蜜蜂呢
你采花,我采风


《春潮》

春风一吹,万物都有了春天的形状
春雨一来,石头也有了花的芳香

一朵梅花幸存下来,就足以证明
我们失去了很多,却得到了一个春天

一棵松树,俨然一介樵夫
一头挑着一首唐诗,一头挑着一阙宋词

一根小草,深入到春天的内部
好比一根定海神针,浑身充满了快感

在这个季节里,万物都蓄满了春水
并于正月十五达到了高潮

因此我决定,要生,就选择在春天里出生
要死,就把我埋在春天里


《一朵桃花的蝴蝶效应》

我不知道,这朵梨花到底来自哪一首唐诗
也不了解,这朵杏花究竟出自哪一阙宋词

但我敢肯定,正是一朵花儿
准时敲开了春天的大门

如果说一朵油菜花是一只金色的蜜蜂
每一朵桃花,无疑就是一只粉红色的蝴蝶

我还敢肯定,这一只蝴蝶双翅一振
必然引发人间一场场滔天的春色

一场,红了江南
两场,绿了江北


《江南花事》

刚逃出一座桃花阵
又陷入了更大的包围
十万朵红杏,在前面堵截
十万朵梨花,在后面追击

更要命的是,大批的油菜花
身穿黄金甲,在春天与夏天的交界处
又布设了固若金汤的第九道防线

既然无法逃出春天,不如转身相爱
纵然是全军覆没,也是幸福的灭顶之灾

宁做花下鬼,不做草上飞


《春天是个迷魂阵》

这春风一吹,小草就吸入了迷魂香
这春雨一淋,花儿就喝了孟婆汤

这一草一木,都赶在鸡鸣之前
纷纷在人间转世投胎

我也分不清我的前身是谁
是一朵出墙的红杏,还是一朵带泪的梨花

我更不知道,我的来生是谁
是一颗酸涩的青梅,还是一颗甜蜜的红枣

在江南,整个春天就是一个局
在春天,每一朵花都是一个谜

大地埋下了太多的伏笔
三八节就是一条三八线

没过线,有点甜
过了线,有点悬


《这个春天有点毒》

桃花太红了,让人相思成愁
梨花太白了,让人相思成病

这眉间的恨,谁来解
这心头的痛,谁来疼

怨愁过了头,便会成为仇
思念大重了,便是一种毒


《春天是一场伟大的解放战争》

就在中国的城乡结合部
冬天不让春天进城,春天包围了城市
这无疑是一次更大的解放战争

依然是农村包围城市
每一片绿叶,都是穿着迷彩服的尖兵
每一朵花儿,都积极参与了红色暴动

依然是正义的人民战争
鸟儿们,发动了一场场的麻雀战
蚯蚓们,发动了一次次的地道战

如果说春风是春天派出的侦察兵
随之而来的大批南下的春雨
就是春天浩浩荡荡的主力部队

春天与冬天,正在进行一场拉锯战
每一只鸟儿,都是英勇无畏的空军战士
每一条鱼儿,都是神出鬼没的潜艇队员

就在惊蛰时节,春天所有的部队
从地下转入了全面的地面反攻
一队桃花,吹响了冲锋的号角
  严明卯(江南潜夫),高级会计师,中国作协会员,湖州市作协副主席,《海外文摘》签约作家。由中国作家出版社、文联出版社等出版诗集十部,曾获《中国作家》年会作品一等奖、《天津诗人》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作家报》全国诗歌大赛金奖。《中国爱情诗刊》顾问,首届“中爱杯”十大情诗王子获得者。中诗网第三届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长诗《飞翔》

    曹树莹,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
  • 于天地之外,别构一种灵

    李犁:父母起的名字是李玉生。辽宁人。上世纪八十年开始写作诗歌和评论。2008年
  • 杨廷成:青稞与酒的歌谣

    杨廷成,青海省平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出版个人文
  •   荣斌组诗:《在人间

    荣斌:本名韦荣兵,壮族诗人、编剧、影视出品人。1970年代出生,祖籍广西来宾市凤凰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