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春》(组诗)

作者:江南潜夫 | 来源:中诗网 | 2018-03-15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严明卯(江南潜夫)新作选。


【江南春】

一群初出茅庐的黄鹂
为谁敲响了一场开春锣鼓
阳光在一只蝴蝶的羽翼上
找到了遗失的翅膀

在土地慈爱的怀里
种子在等待着春雷
牛的蹄声却先于雷声
早已惊动了大地

鸭子打水,乍暖还寒
小草还没打完寒噤
一群屋檐下的蜜蜂
已经开始到油菜田里去远征

一场场春风由南向北
一场场春雨由东向西
在这春天的摇篮里
谁先睁开眼睛,谁就是春天的花朵


 【初春】
 
在这种多情的季节里
即使有一千颗雨珠,在面前走过
一朵花,也能轻松的认出
属于自己的那一颗雨珠
因为,九百九十九颗踩的是大地
只有一颗,是踩在她的心上
 
随后,一缕春风
便会让所有的花朵,都亮起灯
而种子仍然只喜欢埋葬
大树只喜欢结果,如果
谁能以一棵小草为中心
谁便能开发出一个完整的春天

 
【竹乡早春】
 
一声莺啼  暴露了春天的行动
一场倒春寒伏击了一群烂漫的山花
 
一群竹  开进大山剿匪
散冰游勇  一夜之间土崩瓦解
 
一片叶子  当嘴唇
两片叶子  当眼睛
三片叶子  当星星
春天用绿色的心情
表达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城市被星空吸引  现在
我就正在与一位湘妃做爱
这是我一生中最彻底的一次奉献
仅仅是一次  就已足够
就可以快乐得放心地死去
 
当然  这是我初次的死亡
死得不好  下次改进

 
【春晓】
 
天空还是照旧空着
大地还是照旧大着
小河还是照旧哼着小调
星星还是照旧踱着方步
风也没动
树也不敢动
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
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
也没什么大事发生
一切都好像不曾存在过
一轮晚月
就守在黑夜与黎明的交界处
 
把自己关在一个粉红色的梦中
就像春蚕作茧
只有夜莺的孤鸣
时时掠过屋顶
还有邻家妇人的咳嗽
偶尔飘过窗外
这一切如同画外音
响入梦来
在这黎明时分
我就蓦然感觉到
有人就站在窗外
 
看见了么
窗前那片桃花林
走了枯枝败叶的
来了披红戴绿的
这就是所谓的春天
春天就站在窗外

 
 【听春】

前方是一只喜鹊在高歌
后方是一只黄鹂在低吟
左边是一朵红梅吹响了春天的号角
右边是一棵青草在叫春

从天而降的是一种天籁
拔地而起的是一种闹春的声音
稠密而柔韧
就像一顶巨大的帐蓬

笼罩了我的全身
也屏蔽了
红尘中的喧嚣与纷扰
这些恼人的蚊蝇


【崇高的春雨】
 
一场春雨  终于让
被压缩了整整一个冬季的春意
于冬天的内部开始膨胀
并在一棵憔悴的柳枝上
渗出鹅黄的奶汁
 
春天就是这种奶水喂大的
这种圣洁的奶水
接着喂大了青春的夏天
接着喂大了成熟的秋天
一切有生命的和无生命的东西
都是这种奶水养大的
 
这就是一场春雨的崇高之处

 
【感动于春天】
 
是谁
设计了风的路线
是谁
规定了花的归期
 
是春天
是春天用密密匝匝的雨
为季节做了慎密的注脚
 
一座春池
心中一动
且会心一笑
便有了复活的小河
便有了欢乐的太阳
便有了忧伤的月亮
 
春天派出的梅花
已经占领了季节的高地
太阳在等待月亮
还是月亮在等待太阳
暂时说不清楚
 
月亮终于没有等来太阳
却等来了一场流星雨
闭目静听
我听到了月亮撒下的漫天大雪
在述说着天堂的梦呓

天下一家春

 
【春光】
 
谁能否认
作为一位瑜伽大师
春水
是春天最温柔动人的女儿
 
一朵映山红
就是一只红舞鞋
春天
就是穿着这种舞鞋起舞的
 
一朵花儿劫走了一段春色
一座光阴的小屋
看不见
摸不着
 
只有一条条生命
才是一扇扇时间的天窗
犹如春光乍泄
泄如一只只翩翩的蝴蝶
 
你和一朵云互为风景
可望而不可及
面对陌生的路
我没有一张门票
 
时光之子
对我关闭了天窗
我只有与一只鸟儿约定
在来世中再相会

 
【比喻春天】
 
如果用一个比喻  将一缕阳光
做成一片白云  如果用一片白云
做成一场春雨  如果用一场春雨
做成一场春水  如果用一场春水
做成一个女人  如果用一个女人
做成一朵花  那么
你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可失望的
 
一声莺啼落入人间  惊醒的必将是
一场春天  春天会给你足够的绿叶
足够的花朵  以及足够的心情
让你尽情的享用  直至把感情用完
直至无路可逃  这就是春天的神秘之处
其辽阔的背景  以及深刻的内涵
让你永远都无法摸透它的容量
 
比如一朵花的身体  就局限在
一个季节中  却能浓缩整个物质世界
并放大你的内心世界  这似乎不太现实
却是非常客观  就像一个梦
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  谁也无法逃脱
这必然的结果  就像一朵花
改变不了你的世界  必然改变你的心情
这更是客观的事情  就像一只羊
虽然驮不动一场风雪  但一根草
始终是它牵挂一生的心事
 
在这样的季节中  我们每一个人
都应该学会对世界进行感恩  学会
对春天作出让步  让自己成为一条
不眠的鱼  学会在春天的眼睛中畅泳

 
【春天的画册】
 
首先,是请春风翻开扉页
就从一层雪开始
其次,是请春雨润润底色
该浓的地方要浓,该淡的地方要淡
然后,是让小鸟们保持安静
不要违反课堂纪律
然后,就是请一株杨柳出场
按照春天的构思落笔
然后,就是一位春姑娘跃然纸上
然后,就是用一颗太阳点上一粒美人痣
 
最后,就是一块无所事事的石头
也动了春心,换了春装
其实,石头的想法很简单
不过是想做一颗落款的印章


【叫春】
 
当我出世时,太阳已经逝世
一只鸟就像成吉思汗的探子
正悄悄的深入春天的内部
老地方,老时候,暗号照旧
 
带着一张前世的脸孔
守望在前世与来生的廊桥上
我听到了来生中谁在喊我的名字
以及花的呼吸,叶的歌唱
 
缘是种子,份是水肥
能够与一座春天相遇
这不能不说是我的一种缘份
 
站在一场大雪的背后
扯开风萧萧兮的咽喉
就像呼唤一位久别的情人
我及时的喊回了一场大雨
一场很经典而浪漫的雨
 
这个季节,一棵树
一旦带领全世界的小草
一起奔跑起来,是异常可怕的
必将压跨整个春天的舞台
 
人就是靠这么一种东西活下来的
这种东西叫心情,这种心情叫春天
凡是春天家族的成员,一草一木
一呼一吸,梦里梦外都是我的牵挂

 
【夜来春雨】
 
一场大雨  被一只早起的鸟儿唤醒
给我的第一印象  就是爽  爽得直想大喊
第二印象就透明成一张春天  漫过山山水水
一片绿叶在寒意中扬起脸  看见一朵花
在寂寞中拱动  像自己的怀胎
 
这场雨只是一个前奏  是烫伤的创口上的
清凉剂  是水性江南行进在三月中的背影
是天地间的一场大梦  忧患而又痛快
 
一场雨就是这样把春天从地下喊醒
一场雨就是一把季节的钥匙  我就是
用这把钥匙打开春天的大门  并且
在清明节的附近  看到了一棵还魂的杨柳
 
一场大雨就是这样洗亮了春天的眼睛
像一个乳娘  用奶水洗亮你的眼睛
洗亮你的心情  甚至洗亮你冬眠的梦
春天让你一见钟情  成为你的初恋情人
哪怕你最终娶了秋天  你也无法打开
这个初恋的原始情结  这更像是一条
时光隧道  让你再次回到了绿色的童年
 
一场大雨  剪不断理还乱  但我始终相信
只要我找到一颗太阳  所有缠绕在心中的
线结  都会迎刃而解  我因此而心生绿色
绿色的背景下  我更加坚定了金色的信心

 
【皇恩浩荡的春雨】
 
究竟是谁发明了春天
一场起源于春天内部的春雨
就像一代帝王在江南巡行
皇恩浩荡  神龙见首不见尾
这让一草一木感恩不尽
 
垂挂在草尖上的雨珠
是春天醒来的眼睛
柳枝上一朵朵鹅黄的小嘴
更是臣民们呼唤春天的号角
 
因为春天只用眼睛说话
所以我除了用心灵呼吸之外
还必须学会
用每一寸的皮肤进行呼吸
必须  全身心的呼吸
 
把一颗颗雨珠
当作种子撒遍田野
把一根根雨丝
当作幼苗种入土地
让夏天开花   让秋天结果
 
我与一场春天之间的血缘关系
一如田舍郎与田螺姑娘的关系
或者干脆说是
梁山伯与祝英台之间的关系
我与一场春天之间的故事
就是在这么一场春雨中开始的
并于最后以两朵蝴蝶作为结尾
  严明卯(江南潜夫),高级会计师,中国作协会员,湖州市作协副主席,《海外文摘》签约作家。由中国作家出版社、文联出版社等出版诗集十部,曾获《中国作家》年会作品一等奖、《天津诗人》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作家报》全国诗歌大赛金奖。《中国爱情诗刊》顾问,首届“中爱杯”十大情诗王子获得者。中诗网第三届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王志彦简介

    王志彦(山西雁),独立诗人,山西屯留人,《太行诗刊》总编。已在《诗刊》及美国、新加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