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命中的鹅毛大雪(组诗)

作者:江南潜夫 | 来源:中诗网 | 2018-01-30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江南潜夫新作一组。严明卯(江南潜夫),高级会计师,中国作协会员,湖州市作协副主席,《海外文摘》签约作家。由中国作家出版社、文联出版社等出版诗集十部,曾获《中国作家》年会作品一等奖、《天津诗人》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作家报》全国诗歌大赛金奖。《中国爱情诗刊》顾问,首届“中爱杯”十大情诗王子获得者。

0130_1.jpg

 

一场命中的鹅毛大雪
 
雪在下
雪一直在下
山河失踪,美人失身
 
我敢肯定
雪的背后必然有无数只鹅
 
而且只只是天鹅
 
 
2018年的第一场雪
 
这是一场无声无息的雪
落在山岗上,就成了白云
落在田野上,就成了白鹭
落在草原上,就成了白色的绵羊
 
也是一场无名无姓的雪
落在荷塘里,就成了白纸
落在菜地里,就成了白菜
落在墓地里,就成了白骨
 
还是一场无怨无悔的雪
落在我的碗里,就成了白糖
落在我的杯里,就成了白酒
落在我的梦里,就成了白日梦
 
更是一场无法无天的雪
落在我的头上,就成了白发
落在我的手上,就成了白银
落在我的心上,就成了白色的火焰
 
 
雪缘
 
用冰做肌肤,用玉做艳骨
楚楚一段雪,醉卧在胡同深处的雪
 
只是一个白,总是一个美
谁人不起怜香惜玉心
 
睡不醒的雪,冻不死的雪
天生就是我青梅竹马的小表妹
 
我们前生是夫妻,今生是夫妻
来生注定还是做夫妻
 
据此,我必须赶在天黑之前
及时的把她抱回家,养在深闺中
 
 
羡慕一片白雪
 
收紧内心深处的绿色潮汐
反复在风霜雨雪里安身立命
 
经纬分明,展开掌心
就是一幅春天的版图
 
正面吸进的是晚唐的阳光
反面呼出的,便是南宋的月光
 
若要公道,换位思考
把自己一分为二,正反都是一面春秋大旗
 
以小草的身,菩萨的心
在炎凉的世界里静美地活着
 
行走在摇摇晃晃的人间
做不了一片绿叶,就做一片落叶
 
 
千山暮雪
 
是否?这雪有几厚
乡愁就有几厚
或者说,这三寸白雪
就是我的三千尺乡愁
 
如果用这洁白的乡愁雪
来喂养一条溪流
我相信,哪怕到了大海
溪流也一定能回到她的出生地
 
哪怕雪化成冰,冰化成水
水再化成云,云再化成雪
那也是我的一腔热血
 
只能这样了
我的游魂,只能以一场雪的方式
对我的故乡作一次
最后的亲近
 
 
雪爱
 
一棵松树,浑身开满了雪花
一棵竹子,浑身开满了雪花
 
一棵梅树,浑身也开满了雪花
与一朵雪花惊喜相认
 
一年一度,好比鹊桥相会
我终于等来了生命中的这场大雪
 
漫山遍野,世上最洁白的花
就这样一阵阵的开过来了
 
世界就一阵阵的白
我心就一阵阵的清
 
我愿做一场雪的俘虏
与雪相爱,一生清白
 
 
收购一场大雪
 
掏心掏肺,掏金掏银
终于掏出了内心深处的一场大雪
 
唐诗取暖,宋词下酒
醉了三千里江山
 
据此我决定,我必须赶在一场倒春寒之前
收购灵魂一样,收购完一场大雪
 
 
一场雪拯救了世界
 
小雪过了是大雪
小寒过了是大寒
种种迹象表明,年关马上就要到了
 
把红梅从一场霜里解救出来
把紫梅从一块冰里解救出来
把白色的火焰,从木头里解救出来
 
在打好最后一批银饰后
一只叫月亮的天鹅,开始忙着下雪
一夜之间,天下大白,换了人间
 
这个时分,这个场景
我突然感到,应该还有两个关键人物出场
一个叫林冲,一个叫杨子荣
 
 
雪魂
 
真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包括天上人间,包括一草一木
 
在一场北风剪断炊烟的脐带后
一场仁慈的雪,就成了一件丝绵做的襁褓
 
一朵红梅,嘟起了腥红的小嘴
我听见了清脆的婴啼
 
掀开白雪,就看见了春天的笑脸
也看见了我前世的背影
 
更看见了我内心深处的另一场大雪
仿佛一面猎猎作响的白色大旗
 
正面象征着死亡
反面代表着生命
 
 
雪喻
 
不下雪
我叫江南潜夫
 
下雪了
我也叫江南潜夫
 
下大雪了
我还是叫江南潜夫
 
这就好比一棵江南小草
绿的时候叫小草
 
黄的时候叫小草
死了还是叫小草
 
 
一场大雪解放了全中国
 
第一片雪,是无形的
第二片雪,是无声的
第三片么,就有些不同凡响了
 
一场雪,怀抱理想下凡
一些人,怀抱一场大雪上路
个个满面春风,浑身充满了春意
 
这绝对是一场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
大雪压境,无数的白衣战士
前赴后继,一切为了解放了全中国
 
一场皇恩浩荡的大雪
就这样君临天下,让整个人间
一夜之间改朝换代
 
 
龙椅
 
万里江山万里雪,
岁近年关人未还。
美人不知何处去,
空余此椅天地间。
 
 
雪人
 
能做一个雪人,是幸福的
可以没心没肺,可以无法无天
 
能做一个裸体的雪人,是性福的
根本不用化钱买衣裤
 
倘若真的能做一个雪人
是幸福加性福的,满肚子都是春意
 
 
白色的大火燃遍了大江南
 
今年的雪,下得好慷慨
一下就是三天三夜,辽阔而又及时
一天大雪,一天中雪,一天小雪
 
大雪是我的父亲,小雪是我的母亲
那场不大不小的雪,当然就是我的大哥了
三场雪,全都来自天堂
 
就是这么三场白色的大火
燃遍了江南江北,以及我的体内体外
让我平安的度过了最寒冷的冬天
 
 
只有一场雪才能让我回到童年
 
山河失色,日月失踪
一夜之间,星星们远走高飞
 
城里的雪,再大也是纸币
乡下的雪,才是浓于水的老亲戚
 
这就像当年的农业学大寨
工业学大庆,全国学习解放军
 
只有一场老家的雪
才能让我回到幸福的童年
 
 
请善待一堆雪
 
在送走白色的百万大军之后
一些残雪留了下来,仍然坚持战斗在白区
 
把血交给山川,把肉还给大地
胡同深处,这冻不死的雪
怎么看都是烈士的遗骨
 
左一堆,右一堆
这醒着的白骨,堆堆都是我心头的痛
 
 
今夜无眠
 
大雪天,不夜天
正好适合失眠
 
这样的风雪夜
我决定只做三件事情
 
第一,读一首唐诗
第二,再读一首唐诗
 
第三件事么
还是读一首唐诗
 
 
大雪过后
 
春花路过春天
秋叶路过秋天
太阳路过白天
 
月亮始终不肯承认自己的黑
 
风路过,雨路过
一场大雪只是路过人间
 
我也是
 
 
 
一场大雪就是我的年终奖金
 
皇恩浩荡啊,一场仁慈的大雪由北向南
简直就是当年大批南下的百万大军
 
这绝对是一场全国性的扶贫工程
精准发力,决不遗漏任何一个角落
 
包括村村寨寨,旮旮旯旯
包括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无奈春水太寒,夏日太烈
无奈秋风秋雨,更是愁煞了人间
 
而我仍然坚信,只要坚持到年底
我们至少还能拥有这么一场开春的大雪
 
据此,我决定继续像一片雪花一样
在人间轻轻的活着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文澜江》

    李孟伦,男,汉族,1974年生,籍贯海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海南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