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爱你(组诗)

作者:胡茗茗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01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胡茗茗新作快递,献给过去,献给新年,献给一直爱着的自己。“每一天,每一天 / 谁被注视,谁即是深渊 / 可是,我爱你”


在华盛顿湖


时间,“再次挨紧吸引我的年代”
四个男孩儿和我,在西雅图的夜雨里
喝掉两瓶龙舌兰后,年轻的嘴巴
讲述镶黄旗、太姥爷、八大胡同的旧事
美国的小庭院,响起京剧与Rap的混搭
浣熊和麋鹿在车灯下呆立
我们,在一盘毛豆花生的底部,呆立

这是2018年的最后一口酒
这是我在岁尾写下的最后一首诗
“我们节节败退的抵抗是这个时代舞台上最引人注目的一出戏剧”,鲍尔斯附耳上来
我忧心非洲瘟猪、贸易战和大师纷纷逝去
男孩儿说乱世正好可酿新酒
我拿起一本《瓦尔登湖》,我看到
梭罗的木桨在上帝的酒杯里划着对勾

不用抬头,落叶正经历下降之苦
苔藓里的精灵身披青铜铠甲
真好啊,甜菜根、牛油果、鹰嘴豆
真快啊,新年让男孩儿们的翅膀
生出雪亮的绒毛

    2018.12.30于西雅图


《大雪非雪,鱼非鱼》
  大雪,十一月节。大者,盛也。至此而雪盛矣。”
      ——《月令七十二侯集解》

我用尽半生的肉身饲养一尾鱼
用信手拈来的句子装点鱼鳞
有如神助的意境涂抹它的好颜色
抱歉,它不是那么美,可它美好
善良,对人世温柔以待
它总是用湿滑的身体驮着我
钻进我的体内,我的心
它尖锐的双鳍是我对另一个我的警醒
让我享受短暂又享受揪心

我喊你:犊子,你说:乖
我喊你小哥哥,你说:唉
我喊你相看两不厌,你回我
别捣乱,我说:去吧去吧
你生龙活虎游了过来

我们吃冰冷的面包喝昂贵的
红酒和白后啤,幸福和孤独一样
小小,尖尖,忽然而至
你湿滑的脊背驮着我
驮着我,向星球的方向飞
向闪电飞,潮汐飞,向死里飞

你用鱼唇为我招魂,用抖动的尾巴
让我轻轻喊出了声,在你
睡去的时候我总在写诗
写长长的句子,而大雪飘飞
这落下来的小精灵,不仅是洁白
不仅盛大
还有微许的人间之腥

    2018.11.7.大雪


《可是,我爱你》

一入立冬,雾霾又来
我抱着抽中的下下签,走在石家庄的路上
酸胀的鼻孔灌满微小的芒刺
有雨,泥雨,令枯叶神经质震颤
这是华北平原的冬天,这是我生长的北方
我为我暴露在雨滴下的头发道歉
我为我纤维化的肺部道歉
我为操场上仍旧奔跑的孩子们道歉
我为我还在爱着,深深道歉

为这般覆盖,为蠕动,为向死而生
为我们在坏环境里仍然做爱
而泪流满面,而爱你
爱我苦难的蜗居和城市
爱这落叶飘飞的苍凉
爱金凤扒鸡,爱同仁堂,爱大佛寺
爱没有故乡的人的故乡

然而虚无啊,我爱着爱中的自己
然而忘却啊,悲哀是大海

每一天,每一天
谁被注视,谁即是深渊
可是,我爱你

   2018.10.22


《一首写在海航酒水单上的诗》

前天,我绕着房间转圈,这是要带走的
这是可留下的,顺便藏好有用之身
钟表在嘀嗒

昨天,我围着花园继续划分
会开花的都是假的
不开花的都是新欢,是他乡
钟表装进行李箱

此刻,我围着东西半球转,漆黑的机身下
是千岛海沟与底特律海山,前一秒吃下
一口布朗尼,后一秒在马里亚纳已是回忆

分分秒秒,我从十八号飞向十八号
昼夜与黑白只在手机内外,或者
聊天室,49C与17G在讨论美食
情欲与邪恶的不确定性
窗外的流星并肩而过

明天,我的行李箱就老了,只装得动
流云和乌鸦之声,至于秦时明月和故土
它们超重,且无人认领,被传送带
被吞,进去的时候是深深
吐出来,是孤零零

    2018.12.18于西雅图


《西雅图冬雨》

西雅图的冬雨下个不停
下在屏幕的这边,女儿和我视频
她在一周内三次搬家
居无定所的孩子瘦了一圈
换了头像,背着吉他的女孩儿
在风中歌唱。孩子
我把淘气的猫咪发给你
你要坚强
我把新煮的菜粥发给你
你,要坚强

你那边的夜雨淋湿你的行李
也淋湿我,我这边的金鱼在晒太阳
可它晒不到你,孩子,有谁不是在
一边奔跑一边流泪
你看到我总是家门虚掩
默默低下头,满屏只剩高高的发髻

我能够认出这每一根发丝
它几乎是你所有成长瞬间的集合
它几乎要和成全、陪伴、牺牲这些字眼
一起从从屏幕里冲出来,撞击眼眶

西雅图冬雨下个不停
它让正走在黄昏中的我
仿佛回到清晨,重新出生
并对沿路的风景一一鞠躬
包括你,亲爱的孩子
谢谢你选我做了你的母亲               

     2018.12.3.写在女儿生日前夕
  胡茗茗,曾参加《诗刊》社第二十三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二届高研班。获2010年度“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第三届“中国女性文学”奖、河北省第十一届“文艺振兴奖”、台湾第四届“叶红诗歌”奖首奖、《诗选刊》年度“杰出诗人”奖等。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钟山》等刊物及各种诗歌选本。出版诗集《诗瑜迦》《诗地道》等四部。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