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葵的诗(10首)

作者:黄葵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23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黄葵诗歌作品10首。黄葵: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文学教授,海南创意文学院院长、黄葵图书馆创始人。

《枫桥》

若干年以后
我步着大唐诗人张继的后尘
来到枫桥,我不敢夜里泊来
故而白天赶到
不然,我也要赋诗一首
再来一首枫桥夜泊,如何
双倍的失眠,双倍的客愁
会把枫桥压得透不过气

枫桥,江南水乡的石桥
一座苏州河道最常见的石桥
它与粉墙黛瓦的民居为伍
它守着高矮不齐的炊烟
灰蒙蒙的脸
多长时间都顾不上一擦
已够累,够沉了
那么多桨,击灭枫桥宁静的渔火
那么多脚,踩碎两岸的古朴和本真

商业化的超前繁荣
早已淹没枫桥的流水
我的望远镜里
尽是红男绿女
没有乌啼,没有钟声,也没有霜

张继如果重游姑苏
一定写不出《枫桥夜泊》
我敢打赌,他老人家如果知道
他的诗成了枫桥游览区的宣传画
就是送他一万两银子
再配上一个英文呱呱叫的女秘书
他上得岸来,在寒山寺躲上三天
也不能把夜半的钟声带上客船
 

《诗泊秦淮》

不老的是浆声
年轻的是灯影
漂逝那么多朝代
秦淮河的浆声击打过
流走那么多年代
秦淮的灯影烛照过

地老天荒的光波
闪耀秦淮河的一生
源远流长的韵脚
恬静地把一条河沉淀下来

这一河波光潋滟的流水
她浸透多少朦胧的春秋
这一河平仄起伏的韵脚
她打湿多少花朵和果实

秦淮的最窄处
现在是否能够
畅通地流过一代人的梦想
那就是将蓝色的铜
推向海天相接处

六朝金粉早已老去
而秦淮正不断年轻
 

《自画像》

童年离我远去
但童心还跳荡在我的胸襟
青春离我远去
但春光每年将我回炉一次
我没有了梦游
我的血管再也流不出激情
流出的总是失眠的满天繁星

上帝不爱用镰刀收割
干脆将我的头发连根拔起
光亮的头皮
是写诗时自我梳理的自留地

幸好也能找出正比例
那就是脾气随着酒量飘升
体内汹涌的钙质
让我落下骨质增生
伤完灵魂伤肉体
疼完春天疼冬天

幸好有自产自销的诗
免费将一切医疗
 

《编织未来》

爱人,我把一切都停下来
坐在你的阴影里,用黄金分割法
编织你的青春
用闪电编织眼睛
用火炭编织嘴唇
用钻石编织胸扉
用波浪编织腰际
用立起来的风暴编织双腿
如果这些足够
我们将在不久的未来动身远行

爱人,我把一切都停下来
随你的青春远行,用黄金分割法
绵延你的青春
用雷霆生产闪电
用森林生产火炭
用矿山生产钻石
用大海生产波浪
用一个世纪的盛夏生产风暴
如果这些足够
我们将在不久的未来完全抵达
 

《盲人》

黑暗在体内燃烧
颤抖的眼角,溢出飞舞的火苗
阴影里,共赴光明的圣餐

盲杖击打大地
光明,从盲杖的一头向另一头攀缘
它爬将上来,幽会体内的光明

黑暗,天堂的极乐信使
将热爱二字交由未曾蹈火的凤凰
赞许地球来自盲杖的扣击

生活,比坟墓宁静
理想,在天堂一侧生机盎然
脚下,领跑着一个个方向

一根盲杖就够了
纵使是躺下来,也能抓住
湖面上鱼群飞翔的身影

鸟群被盲杖指远
欢乐,在体内沸腾
日子,从眼窝里滚烫地列队而来。
 

《瓷》

来源于泥土,高于泥土
清纯地列队,接受捏压按揉
塑出一身高贵
经过精心打磨和烧制
小片泥土获得了温暖

土水火的完美结合
让瓷器一气生成
泥土在瓷体内舞蹈
水滴从瓷体升华
火焰又将瓷器护送出秘密的幽径
釉色的嬗变
让瓷获得丰富的面部表情
目光难以在短时间掌握

她光滑端丽,肌肤丰盈
迷死你的心跳
你不将她玉碎,就不能对玉骨
完成完美而真实的拥抱
最要命是瓷的素肌里
时刻暗藏着贞洁和锋利
 

《钉子钉进木头》

找一个安静的平面
定一个安静的切入点
进入更加宁静的居所
需要钉子、锤子和暴力
联手打造,掀起风暴
由木头承担这风暴眼
钉子安静地进入后
安营扎寨,停止不前

而风暴掀起的伤痕,沿着纹理
还不断地扩散着,宁静地
扩散在木头的全身
那是木头的疼痛
比人痛苦的喊叫
表述得更精确,更无误
并持续到钉子腐烂以后
   

《捡煤碴》

天暗了下来
母亲明亮在煤碴上
她跪在煤碴上,仿佛跪着一堆土豆
征服没有完全燃尽的煤碴
发黑的双手
把不再发黑的价值捧出来
母亲怕它们被降临的夜凉
冻着了,用围裙包裹这残存的温暖
她将包裹抱在胸口
挪了挪身子
一堆煤碴的灰暗
艰难地离别另一堆煤碴的灰暗
母亲想用胸口把煤硝焐得暖和些
然后,再投进灶膛里去升温
 

《蝴蝶标本》

鲜艳如初
玻璃把春天隔开

展翼奋飞
飞不出门票的活动区域

精心设计的套裙
一年四季也来不及换洗一次

虽然花纹停止辐射
停止了美丽的过错

铜臭的霉点还是
日复一日围困周身

何时能收拢双翅
重回枝头小寐片刻

无奈那看不见的手
正炫耀艳丽的彩纹
 

《一棵树的繁茂》

源自一只鸟儿的到来
鸟鸣错误地击落一朵花儿
树用全身精力呼唤
想把被遗弃的花儿唤回

花儿的失去
正如鸟儿的到来
一个新生的器官
安在花儿失足的地方
与其他叶子和花儿
争奇斗艳在春风里
与一棵树的立正一样不可抗拒

树在大地上发绿
于理想的高度
完成春天的圣洁
鸟在树枝上挥舞绿色手笔
以竖琴调音师的身份
编制一台不可动摇的歌剧
  黄葵:安徽宿松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文学教授。毕业于北师大、鲁迅文学院创作研究生班。历任《中国开发报》副刊主编,海航集团秘书室经理、品牌宣传总监、海航经济研究院、中国逻辑语言大学执行校长、江南影视艺术学院副校长等。在《诗刊》《人民文学》等国内外文学报刊发表诗文两千余篇首,获《诗刊》等数十次获全国诗歌奖,诗集《汶川诗草 爱在燃烧》获第二届中华优秀出版物特别奖。作品选入大中学语文课本等近百种选集。出版15部诗文集。为海南作协理事、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海南散文诗学会副会长,海口作协副主席、海南创意文学院院长、海南职业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海南生态文学研究所所长、海南首届十佳青年诗人等。海南首家民间公益社区图书馆——黄葵图书馆创始人。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