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舞的精灵

——《〈用一只流动的汉字 深入农历的祖国〉组诗之三》赏评

作者:袁飞舟 | 来源:中诗网 | 2018-04-29 | 阅读: 次    

  导读:黄葵很注意从传统文化中吸取养料,对他而言,传统文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是他取之不竭的艺术的源泉。

        这篇短小精炼的诗作,仅仅二十行,诗人以其豪放挥洒的行笔带领我们走遍了祖国广袤的山川,穿越了悠久的华夏文明。在他的诗行里,汉字俨然一个飞舞的精灵,在时空的轨道上纵横驰骋,我们能体会到那被华夏亘古的文明所浸透的傲气风骨。
        开篇“我 一只方块汉字”简洁的点出本诗的主要描写对象,“在现代汉语词典里/我只寻找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汉字,被淹没在浩淼的词典里,然而,“我”又举足轻重,在“龙的国度”里“我”有着自己的疆域:“在塞北以北/在江南以南/在黄土高坡以上/在大雁展翅以下”,几个句子,几个地名,在空间的高度我们不禁浮想联翩,从漠北到江南,从高坡到平原,不同的地貌,不同的民俗,不同的山水,一样的赤子情怀,我们共同使用着一本“汉语词典”,我们共同书写着那只“方块的汉字”。接着,诗人挟着这个飞舞的精灵又带领着读者回到历史,下面的诗句里作者片段似的再现了古中国的文字发展史;刻在兽骨龟甲上的甲骨文,浇铸在钟鼎         器皿上的金文。汉字被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创造成美丽的艺术之花:婉转的隶书、典雅的篆书、工整的楷书、流动的行草。
        作为一个诗人,黄葵很注意从传统文化中吸取养料,对他而言,传统文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是他取之不竭的艺术的源泉,他写过许多此类的诗篇,如2004年出版的曙光妖娆系列之一《民歌的中国》就集中展示了他这方面的作品。这也是他立足于传统本位、质朴纯正的诗风的体现,他固守着自己的创作原则,聆听着自己灵魂深处的声音,站在历史的高度与传统对话,与现代接壤,这篇作品同样较好的体现了他品味历史的深邃感。
        悠悠五千年的华夏文明是每一个炎黄子孙都为之骄傲不已的,而人类文明的起始从来都以文字的发明为开端,到现在,世界很多灿烂的古文化都已尘封在历史下面,而中国的汉字却被继承和发展下来成为了文明的“活化石”,它代表的不仅是一个传达意义的符号,更是中华文明的一个象征,所以作者用了“血性”这个词赋予它以生命:“我 一个血性的汉字/总在较血性的方位/最血性的生长”。“我是隶书的一截骨节/我是篆书的一节断肠/我被楷书锻打/我被千万遍的行书/狂草得遍体鳞伤,”从“骨节”“断肠”“锻打”“遍体鳞伤”的选词里,我们能感受到文明前进充满艰辛和荆棘的过程。整首诗作反复运用了以“我”字起头的句子,读来铿锵有力,层层递进的句式和作者的感情互为补充,诗歌外在的语言形式和内在节律达成一致,很好的表现了诗作的主题。
附:用一只流动的汉字 深入农历的祖国

我 一只方块汉字
在现代汉语词典里
我只寻找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
这是龙的国度
在塞北以北
在江南以南
在黄土高坡以上
在大雁展翅以下
我 一个血性的汉字
总在较血性的方位
最血性的生长
我可以在兽脊上
率领甲骨文启程
我可以在钟鼎上
率领金文前行
我是隶书的一截骨节
我是篆书的一节断肠
我被楷书锻打
我被千万遍的行书
狂草得遍体鳞伤
   (选自《对视天堂》,作家出版社)
  黄葵:安徽宿松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文学教授。毕业于北师大、鲁迅文学院创作研究生班。历任《中国开发报》副刊主编,海航集团秘书室经理、品牌宣传总监、海航经济研究院、中国逻辑语言大学执行校长、江南影视艺术学院副校长等。在《诗刊》《人民文学》等国内外文学报刊发表诗文两千余篇首,获《诗刊》等数十次获全国诗歌奖,诗集《汶川诗草 爱在燃烧》获第二届中华优秀出版物特别奖。作品选入大中学语文课本等近百种选集。出版15部诗文集。为海南作协理事、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海南散文诗学会副会长,海口作协副主席、海南创意文学院院长、海南职业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海南生态文学研究所所长、海南首届十佳青年诗人等。海南首家民间公益社区图书馆——黄葵图书馆创始人。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