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总在蔚蓝里欣喜和悲伤(组诗)

作者:何壮远 | 来源:中诗网 | 2019-03-01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何壮远诗歌作品选。


《爱 总在蔚蓝里欣喜和悲伤》       
 
桃花藏不住心事,春心一动
就开了
春风多情,一夜之间穿透山水
第一杯酒,有些咸,有些苦,还
有些冷,就把桃花
醉得红了
 
雨还没有到达,梦就好了
最深的抒情
都在孤独的告白里
疼也绵绵,疼也绽放
爱,总是在蔚蓝里欣喜和伤悲
 
春风已进入剧情五千次
桃花啊,是杀手
她的红颜,怎么看
都不是去年春天的样子
 
 
《我安静地坐在春天里》    
 
总与落日相遇,与一棵树
相遇
春风冷,我坐草地
我等待大地的赦免
等待春天泛起,淹没我的冲动
 
春天靓丽,像少女
我是个不甘寂寞的人
我抚摸着春天,春天也抚摸着我
我只是不敢喊春天的名字,不敢喊
一棵树的名字
 
春天的天空很低
伤心时,悄悄地流泪
她一流泪,我就孤独
我安静地坐在春天里
她的细语
是最好的药剂
 
 
《夕阳》
 
风向西北吹去
西山的夕阳被风挪来挪去
山顶,一位放羊的老人
像一株枯萎的老松树
在天与山顶之间
老人与夕阳之间
有一种声音在奔跑
 
夕阳也是老人的名字
此时也是深冬季节
随着跑动的羊群
老人的影子越拉越长
又越拉越短
 
天空忽然很低
老人消失了,羊群消失了
夕阳陷入山顶
山,沉默
装着无尽的心事
 
 
《结尾署上别人的名字》
 
我听见风的声音
飞满城市的夜晚
那一刻,我噙着泪
 
我想起曾经像鸟一样飞过树林
吻过白玉兰一样湿湿的纯洁
想起城市缝隙中涌动的浪潮
被雨打湿又风干的芬芳
这样的夜晚,是不是该在说爱中拖延情节
是不是该悲悯自己的影子和热爱别人的哭泣
 
我需要时间和冷静
需要拒绝荒谬的言辞和虚伪的忠诚
需要给满潭的死水铺上万般柔情
需要在风起的时候,讲些没有结局的故事
然后,用尽最好的比喻,给自己写信
结尾署上别人的名字

 
《断桥》
 
风从这座桥刮起的
雷电从这座桥炸开的
暴雨从这座桥倾泻的
瞬间的痉挛,整个夏天
被掀翻
 
这是午后,村庄没有言语
大地一副矜持的姿态
一位教师驾车刚从桥上驶过
“咔咔”,山的脊梁闪了一闪
太阳似刀剑,猛地穿插于桥上
桥,从此叫断桥
 
桥说
我的影子在水里
宿命在水里,我不该
为一生的平稳打坐,我的
眼睛被越来越多的盛装灼伤
看不清远方
我来自哪里,就去向何方
 
桥有乡亲
断前有,断后有
炊烟是,鸡鸣是,狗吠是
小桥,流水,人家……都是
桥断了,仍属这一方水土
仍是这方水土最光辉的雕塑
残缺的身子,虽三缄其口
骨子里的硬气,千百年
不变
 
那位幸运的教师还是好好的,桥
还是叫桥,是拨开历史的断壁遗址
河水啊,还是原先的颜色
而这座桥给于力量的小鱼洞,小鱼洞人
高高地竖起一座灯塔
 
 
《樱花刚开》    
 
有风,从春天的林子里吹出
你的名字,
在风里 
 
好久未雨,你柔软如云团
一掠过,群山荡起青色的波澜
我已低于尘埃
我有深渊,万丈
你掉进来,我轻轻接住
 
我的山岗很小
全是你的眼睛
我们的世界,大如
一颗心,小如
一颗心
 
春天也小,为爱
我们彼此,忧伤如雪
 
我决定将春天划开,一半
装你的笑容,一半装你的哭泣
 
樱花刚开,小鸟未歇
哦,妹妹,你的回眸
比星星遥远
灯已朦胧
何壮远,笔名,影子的符号。四川省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理事,成都作家协会会员,《大渡河》杂志副主编,中诗网签约作家,《蜀本》杂志首届签约作家,《长江诗歌》专栏作家。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中国报告文学》《青海湖》《中国诗人》《国防时报》《企业家日报》《晚霞报》《北疆文艺》《蜀本》等报刊,在国内各类征文大赛中偶有获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何壮远诗三首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