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诗选:月夜,飞翔的事物

作者:何中俊 | 来源:中诗网 | 2019-08-03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何中俊七月诗选。


  搓绳子的大妈 

齐草,搓一节
再齐草,再搓一节
草活了,自己把自己拧起来
拧成一股绳,拧成一条路
可以缚住一头牛了
可以缚住一个家了
可以缚住一条村了
再搓一节,再搓一节
可以绑住一个人了
可以缠住一个乡了
可以把这个时代
绑在石头柱子上 

大妈不知道
王小媚就是用她搓的绳子
把自己绑到柏树梁上了
大妈更不知道
70年,卖红薯的何大爷
就是这条绳子
把他绑到阆州牢房的
大妈,也成了一根绳子 

2019年7月2日
 

  慈悲的人 

很多时候,我们关上灯
关上窗户,一个人呆着
拒绝风好心肠的探寻
解除身上的绷带,如今的土地
已是满身的疤痕。她多像母亲
在门外担着心,轻语
一遍又一遍敲着窗,唤着乳名 

站在田埂上的人,手搭凉蓬
垂着耳朵的水牯牛
是一团蜷着的火。绝望的人
正风尘仆仆,奔往故乡
玉米和稻子轻声地喊着痛
每一次我从沉睡中醒来
她已经从玉米地,教堂,草屋
医院,玉兰树和盘龙巷
赶到我的庭院,把《大悲经》
念了一遍又一遍 

2019年7月3日
 

  绿萝 

我们这些人,是丛生的
深圳一伙,广州一伙
长得特别旺的,过了黄浦江
也有到浦东和中关村的
如你所见,这一捆捆柴禾
是熬过漫漫长冬的火种
我们挨在一块儿,取暖
一个锅里吃饭。寒暑表上
我们是一个表情,甚至
在同学追悼会上,大家念佛
也用了同一种调子
一个人所害怕的,正是所有人
放在心头的。只要有一个人绿着
头上的黑夜,就没有办法
落下来 

2019年7月4日
 

  吹气球 

可以再大一点,再大一点
开始有人起哄,加油
小女孩开始尖叫,舞着手
他红着脸继续吹
他更卖力。呯,第一个破了
呯,鼓起来的第二个破了
第三个鼓得更大,也破了
远外的人也跑过来
加油的人更多了
破一个引来一片尖叫
又破一个,又是一片尖叫
他铆足了劲,像上了发条
原来是想吹大,现在
吹破才是看点,他沉醉着
享受他破灭和尖叫的快感 

广场外,这个城市也越吹越大 

 2019年7月5日 
 

  过澜溪

如果岁月是艘兰舟
它是那么瘦。从山丫到渡口
我们走了那么久
你窗前那对白鹤,旧相识
我们穿上新袍子。像七月
开始剪裁夏日的晚装

如果一定为这千里的奔波
找个理由。我可以吗?
你不是这人间得以安顿
这颗小小的心脏唯一的理由吗
澜溪,这尺幅的卷轴
徐徐展开。潮水轻叩的渡口
待渡人,已备好了鞍鞯

2019年7月8日
 

  梦游症 

那人转过街角,头上竖着铁三角
一队游行的人,把自己的肚皮当大鼓
打着节奏。装着电脑的脑袋
从各种车上探出金属头来
芯片的排风扇响得像是抽水机
台上有人在演讲,他的声音
是从山洞里飘出来的,干是的石头
湿的是软泥。手把电视的人
啃着一根根彩色的蜡烛
和啃一节甘蔗的情形差不多
大街是大集市,小巷是小集市
人们从一个蚁窝里出来,回到
别一个蚁窝。一个穿白衣的人
像块饼干,等着人来把她挪开
如果一个人是个容器
你会发现,这世界还是斑烂多彩
每一个十字路口就是一个大展厅
空心人,木头人,金属人
都显得头头是道,我和他们一样
不停地摇头,想从白天醒来 

2019年7月9日

 

  戏说某网红 

事件会拐弯,好比在山路上
你不知道,是拐回到窄道
还是悬崖。她也是不经意地
流露出一点点。和汗衫下
半掩的念想差不多 

最好是偶遇,不惹人联想
还能出其不意。最好的网红
是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
连动物园的小白兔也知道
今天谁又抱了个红萝卜 

有人在油锅上,有人在乘凉
煽风点火的人最上镜
有人不知道,大伙都知道
好戏开锣了,猴王翻出五指山 

2019年7月10日

 

  教育课

做狗要有礼貌,不可斜视
不可老盯着异性
对,步子慢点,有点教养 

淡定,淡定,不管前面有活鱼
还是有火盆,你得先观察
有几份危险,有多少胜算 

轻意不要出声,不事声张
再大的惊喜,也要按住
假装是天上的一朵流云 

一条文明的狗,就是
别人干别人的事,咱们啃咱们的骨头
为了和气,不掺合
自家的雪,等着别人来扫 

2019年7月11日

 

  大鸟

马尾松和柳叶桉
都站起身来
伶仃洋上能看见它的翅膀上
沾着潮湿的露珠
从云梯山滑过去
从五桂峰滑过去
又从磨刀门滑过去
在它的阴影里,我悄无声息
西江醒来的时候
我已经和一棵香蕉树告别 

2019年7月12日
 

  石岐河 

撞上五桂山之后
这只断了翅膀的鹰
就成了石岐河 

被珠江和西江
牵引着的良家弟子
多年来都是一心挂两江 

纤细柔弱的石岐河
一头扑进了伶仃洋
才翻了个身 

2019年7月16日 
 

  月夜,飞翔的事物

山和树,是铁的黑
孤寂,冷傲,活在背景里
有些人,是金属的
游走在白和黑的线条里
夜幕里,那些结晶旳事物
到处闪光,它们
借着银色的月光重现
各自的光芒。那些
突破重重围困的心灵
像月光下的鸟,轻盈,柔和
抽离现实的虚影与幻像
我也是一只银色的飞翼
借月光重现,一个人的梦境
诚如此刻,你和三尺外的
白玉兰,合而为一

2019年7月17日
 

  习惯性意外

再俊的人,隔三差五
总会有几个小疙瘩,小麻点
间或严重点,有个小脓疱
挑破,清洗,消消毒也就痊愈了
尚有好脸之人,讲究光鲜
在脓疮之上抹粉,描眉
涂上漂亮的油彩,一日复一日
捂着,盖着,不欲见天日
小疮就将成为大患,恶疾,肿瘤
朝鲜如此,美国亦然
彼时,有些小疮捂成了张扣扣
有一些脓疱发展成了孙小果

2019年7月19日
 

  三极管

人是导电体。登上小山头
看见参差的收发电线塔
我想起这个物理原理
推而广之,大厦里,广场上
马路边,市场上的每一个人
都是一只带电的三极晶体管
把一些信号放大,把一些过滤
头是正极,接蓝天,收太空信息
脚是阴极,接大地,连自然脐带
手臂是信号端,传递爱和力量
在公园,看见长裙的三极管
走向短发的三极管,你将见证
物理学上特殊的现象叫藕合
一只三极管的快乐,将零损耗地
传到另一只三极管。同时
通过各自的阴阳极,将它们
放大到天地之间

2019年7月18日 
 

  花间辞

我不是柏树,但我有一棵松柏之心
我努力地成为它们
成为土著中的孤守者

作为柏树,我给自己抽刀
剔除枝叶和表皮
去掉多余的毛发和肢节

我自己剖开胸怀。对着
大雁飞来的方向。取出我的木芯
在你经过的道旁,树起路标

像一棵树和另一棵树
风雨来时,伸出彼此的双手
我用一场雨覆盖另一场雨

2019年7月22日
 

  浑蛋

气流聚合,罡风卷起
巨大的涡流向中间滚动
站在南澹部洲的草丛之上
天地是颗半透明的浑蛋
桔红的流云,闪电包裹着
蛋壳内,一些肥大的蠕虫
啃食着官殿的门楼,柱石
浑黄的日光,在雾霾里
以半米的能见度,透视
这个星球上生物的苟且
七条彩虹之下,半人半兽的猴族,开会
迎接失衡的天庭,降落人间
有人翻开一本血色之书

2019年7月23日 
 

  舞台上 

它是那么匆忙,顾不上
看我一眼。演出一场接一场
很多时候,来不及换妆
索性收起长长的水袖
一幅短打就迈开了舞步 

每一天中,它不停地切换
有时是动物,猪马牛羊
有时是植物,大树,草坪,苇子
有时是自然景观,高峰与河流 

更多时候,摆出这庞大的阵仗
仅只为我,一个沉默的观众
此刻,我就是那只鹞鹰
扑入它的迷阵,或穿云而去 

2019年7月25日
 

  不合时宜

它意外出现
在这巨婴,猛兽,荔枝树
发财树和勒杜鹃的夹缝里
它如此突兀

剔除虫粒时
我随手就扔到花盆里
它意外地发芽了
它更意外地抽枝了,开花了

和巨人们在一起
它毫无胜算,倍受欺凌
细细的茎,怯怯的小模样
可怜的人,还直着细腰板

往往是这样:生命拐弯时
你会遇上意想不到的结局
虽然看起来,是那么地不合时宜

2019年7月26日
 

  杀手2

这天,阳光正好
大自然春情勃发

我面带笑容
怀揣果子

过金字山
穿长命水
到桂山脚下的草庐里

三人,各居一角
饮梅酒,喝山茶

喝茶,饮酒
王顾左右

日暮,人散
这一天,我们痛快地
杀死了当天的自己

2019年7月27日
 

  证明

开始是小心求证
一步一回头
一步一停顿
后来是得心应手
一呼百应
后来是风驰电奔
后来是遇神杀神
遇佛杀佛
加速运动制动失灵
史载:难况空前

真理的轮子丢在草丛
没人看见
一只豹子
纵身扑向一条河流

2019年7月29日
 

  艺术宫门前的对白

艺术宫金碧辉煌
美国第五届长诗作品研讨中
一帮画家溜出来
在门口一番对白

甲:他是一位诚实的记者
乙:他是抽象派画家
丙:他是天才的歌唱家

甲:他留下翔实的文本
乙:他画出了我们心中所想
丙:他鸡汤里是满满的能量

甲:历史会记住这一刻
乙:艺术之树将长青
丙:他推开了一扇大门

巜Sea Breaking Song》
大厅的广播似乎回应着他们的话

2019年7月30日 
 

  显灵 

巨幅的落地窗外
是个袖珍花圈
如镶在建筑群里的绿宝石 

对着它们的是一张木椅子
第一次坐下来
天就黑下来,大雨倾盆 

那天我看了很久的暴雨图
隔天我刚坐下
天又黑了,又是大雨倾盆 

第三次,还是大雨倾盆
我明白,如果坐上去
老天爷或者木椅子
就会显灵了 

2019年7月31日
  何中俊,笔名秋野珺雪,1967年7月11日出生于四川阆中,长居广东中山。中国诗歌学会、中国纪实文学协会、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中国“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首席版主。作品见《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作品》等报刊,入选多种选本。已出版诗集《在水之湄》《一只蚂蚁的悲伤》《乡俗物语》等十余部、散文集《路上开放的丁香》、报告文学《王道》。获第二、三届香山文学奖、广东省“有为杯”纪实文学作品优秀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