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中俊2018年12月诗选:大风歌

作者:何中俊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03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何中俊诗歌作品选。



重组的序列(组诗)

之一:ⅠCU

这里机器比人多
就像是放快了的无声电影
女一号李护士涚
她今天和我
把几个月的话讲完了
在这么多人中,我
是唯一能说能动还清醒的人

2018年12月2日

之二:新习惯

颈部上动了一下
那几天我只能直视前方
还高昂抬头,目不斜视
后来二狗说,那两天
全楼的人见我祉高气昂
不理人。病友们说
和那些住高干病房的人一个样

2018年12月3日

之三:填空

小伙子填了2床的空
我填了19床的空
从ICU回来的大爷
填了27号的空

曹靓下白班了
李文诗填了晩班的空
李主任出席年度论坛
黄主任填了他的空

每天大门一开
填空的人自己补上去

2018年12月4日

之四:开火车

难怪阿乐今天那么累
他梦里开了一个晚上的火车
他一下子轰隆隆上山
一下子轰隆隆下河
或者忽然熄火。夜
成了凝固的水
突然,他发出一阵轰鸣
启动了失控的內燃机

我坐了一个晚上的过山车

2018年12月5日


杀手

杀手又来了!李丹护士
端着针药盘。每天
出现在5号房门口的时候
2号床的王大利就叫道

王大利曾是个老杀手
一天可剐杀三头猪
他说白刀子进血刀子出
那感觉相当快意

五百斤的巨猪
任他摆布,连哼哼都不用
要提防的是百八十斤的小猪
像一个精壮小伙。那反抗
相当猛烈

人高马大的王大利
也相当精壮,他单手
可扛举三百斤的整猪
这几天,他被一把叫疾病的刀
放倒。接受美女杀手的针药伺候

2018年12月8日


会咬人的牙齿

它有易容术
像一闪而过的猫
蹑足潜踪

先叼走你的衣裳
然后冷不丁从哪儿
咬你一下

有时咬破手
有时咬破头
咬了的人捂住了嘴

当它咬住罗二哥的时候
罗二嫂用半边身子
支撑了二十年

像那棵老槐树
牛啃了半边,又发了芽

2018年12月11日


西风过处

我看见紫荆,打开
自己小小的心房
荔枝和龙眼,缩着头
抱紧自己的身体
西风就像那个保洁大叔
一路走过去,把街道扫得那么干净
就像他把自己小小的人生
整理的那么干净
西风替我翻开了那些旧书
搭他的便车,我看见
风吹过的事物,都是亲人

2018年12月13日


大风歌

它要拉岀我
身体里的枝条
像从一棵柳树的肚子里
拉出条条绿色丝带
它不知道,在人间
一夜之间会有多少白头

有些色泽越来越深
有些人越来越远
从海啸到游丝
就像一个人从伶仃洋
回到石岐河。身上的水印
越来越浅

2018年12月18日


月光谣

我这口寒窑
是一件旧衣裳
你这片瓦当
洒满了细碎的霜
夜是今夜白,只是
我们一个在水里
一个在天上

2018年12月19日


世家颂

出门备几把家伙
硬剑两把,软刀三柄
杀人屠猪狗斩草芥

世祖悬剑,颂犁铧
二祖持刀,练百人斩
三祖始,嬉于天下
尚镰族,刀火相交

下,以刀为神
有金木水火石之形
刀族盛,傲视环宇
锋声鹤唳

一条鱼,不过刀族
不以为鱼。传之
后,软刀子普行于世
历九族,位三公

2018年12月20日


满江红

白溪河是条百里长蛇
它扭曲的身体精疲力尽
三千年后,它再也跑不动了
像何老爹挂在墙上的牛鞭

青枫和崖柏都商量好了
一层一层堆到山上去
像一个拙劣的画家
忘了添上几抹点晴之笔

横梁山百无聊赖,独自打坐
请雨山伸出头,它在等谁呢
打鱼人还坐在开花石上
他结下的一道道网,兜住了
他草籽一样苍白的黄昏

他渔舟外的渡口,起雾了

2018年12年21日


冬至日过盘龙街

日初街,盘龙街,起湾大街
每一次走过,我得缩着左膀
怕不小心碰坏左边的门楼
蜷着右臂,以免
伸手就打翻了街边的蔬菜档

在盘龙街,任你是顶天的汉子
也得盘着。也得
低头走过一滩滩积水
像一个个跳忠字舞的醉汉

奇怪的是冬至这天
太阳烧着了,室外28度
我估计冬眠的龙蛇都出街了
盘龙街又活了过来

我一边猫着腰一边担心
盘龙街会不会腾空而去了

2018年12月22日


抖音

早起和月夜,凤凰山上
何二狗又吼起了《黄土高坡》
村里立马岺寂无声
黄狗垂首,雄鸡掩迹

大爹说,二狗是在拿沙子
在一匹布上来回地磨
和平忙更正,明明二狗
是在拉一把破了的钝锯

只有我不好意思发言
因为村里第一个穿牛仔裤
第一个戴墨镜,第一个
烫了卷发都是我

他们说,不管你如何抖起来
你都是横梁山的蚂蚱

2018年12月26日


新教赋

麻雀们在天空狂欢
香槟的泡沫河流一样奔泻
鹞鹰从大地上捡起
最后一根木棍。青草离离
丽人离离。这人间
都在寻找那些走失的人

马骨遍地,马鞭悄悄地归隐
骑手们正花天酒地
大地倒伏在石头的洞窟
黄沙们聚集在号令之下
人们颂赞,这马骨的坚贞
这蚀去的钢铁,遥远的先知

归来的人群,用肉体去赞美肉体
用马骨去朝拜马骨
一块石头救出另一块石头
一个神灵正从旧路赶来
他要振救的,是他的替身

2018年12月27日


罪犯

我升堂了,一拍皮鞋
我买了根狼骨
本来是用作镇宅僻邪的
结果没三天就不见了
说,是你偷走的吗
它低应一声:汪

我的袜子,有兰花纹
三年来,一共失踪六只
三双,现在只有六只
全部单身。这祸首
难道还有这房里第二个人吗
它又回答:汪汪

我把鞋子当惊堂木
拍得啪啪响,老实交待
楼下那只小白
搬过来才三月
可那腰身一天天变粗
只有你那天过了木亭
这风化公案你不负责吗
它又叫道:汪汪汪

我明白了,果然是这狗东西

2018年12月28日
  何中俊,笔名秋野珺雪、金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栏目首席版主,主任编辑。作品见《诗刊》《星星诗刊》《诗歌选刊》《诗歌月刊》《作品》等国内外报刊。已出版散文集《路上开放的丁香》,报告文学《王道》,诗集《在水之湄》《一只蚂蚁的悲伤》《乡俗物语》《飞奔的石头》等十余部。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