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中俊2018年2月诗选:南洋楹顶着一袭月光的袍子

作者:何中俊 | 来源:中诗网 | 2018-03-03 | 阅读: 次    

  导读:何中俊,笔名秋野珺雪、金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栏目首席版主,主任编辑。作品见《诗刊》《星星诗刊》《诗歌选刊》《诗歌月刊》《作品》等国内外报刊。已出版散文集《路上开放的丁香》,报告文学《王道》,诗集《在水之湄》《一只蚂蚁的悲伤》《乡俗物语》《飞奔的石头》等十余部。

何中俊1.jpg

 给一个人

 
我是那株芝麻
看起来,枝叶繁盛
埋着头,隐身云朵之侧
我不想你看见
那些慢慢干枯的花萼
 
沙子,掩埋了城堡
影子们在村庄里移动
我每天撒网,收割
春天的时候把自己青苗一样栽下去
秋天,又把自己捞上来
 
以一条江清白的名义
一遍遍地清洗
像那尾逆流而上的鱼
在泥流之中,努力地拔出
自己的身子
 
2018年2月2日 
 
 
残简

日暮,人远

檐上的天
是一口老井

伸开腰的嘉陵
翻了个身

老城墙上
一个故人醒来

这一夜翻不过去
卸下的磨合不拢

孤独是棵芦苇
长满荒芜的身体

我在寒夜里
蜷着,像一枚蚕

等着春风等着你
去一幅画里,展开

皱了的枝叶

2018年2月5日
 
 
岁末的孙文路
 
岁末的孙文路
是一棵光秃秃的树
它上面的鸟儿们
卖菜的招娣
扫地的王芹
贩水果,收纸皮的
都长了翅膀
沙县小吃的闸门上
有张红色的招贴
回家过年,今日竭业
而忙了一年的孙文路
终于像条鞭子
疲软了下来
 
2018年2月8日
 
 
陋巷

一朵云,别在门楼上
我冰凉的额头,留不住
从玉兰树洒下的阳光

日常敞开着它的中堂
很多年以后,我也是块砖头
不再悲喜,站在尽头

没有人看见牵牛花
什么时候爬过了墙头
癞子王五,每天钉在他的门槛上

像一朵干枯的槡果花
贴在薄薄的叶片上
我的肉体,喂养了两个世界

2018年2月22日 
 
 
风口

坐在那儿,我抱住
一块叫时间的石头
就像抱着,一个睡去的婴儿
时间久了,我的影子
像一簇樱花,悄悄地开了
又慢慢地谢了

刚好一束阳光
挡住了熟悉的背影
斑鸠在远处嘀咕着
好多的事物在我的身上爬来爬去
好多的人,在巷口进进出出

我才坐了一会儿
四周的树,围墙,高楼就从我头上
漫过去。靠在黄葛树上的时候
我的身体就长出无数的根来
它们要回到大地上,就像我
总是要飞回天空里

2018年2月24日
 
 
抽穗子的人

有些人,是荆棘
根植在沙堆上
有些人,是荨蔴
从瓦砾里钻出来

水草,用它的柔骨
抓住奔涌的激流
你看,雪线之下
打着火把的人,奔赴四方

油菜花抬起了头
二月兰伸直了腰
沉默了一整年的狗尾巴草
也抽出了短短的穗子

它们多像那些兄弟和亲人
一生也没有打开自己的花萼

2018年2月26日
 
 
南洋楹顶着一袭月光的袍子
 
酒气慢慢地散了
英雄们握在手心的寂寞
像是一只只啃食树皮的虫子
 
水妖成群结队,回到岸上
我站在桃花林里
是一只失偶的夜莺
 
那么张惶。这睡去的人世
假装一切安祥如初
只有流星在寻找
 
它丢失的光芒
能够坚守的,都在快速地消亡
只有南洋楹,像个美人
 
顶着一袭月光的袍子
 
2018年2月27日
 
 
陷进沙发里的猫
 
黄昏应该是个高脚女人
她有长手长脚和长身子
我看不见她脸盘上
有没有对于此生的倦怠
 
一个失意的铁匠
在若大的天空里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张惶回顾,铅越来越重
我们的身上已锈迹斑斑
 
流沙不止,这无用之铁
在时间的海里,把自己交出去
就像那只猫,把自己
深深地掩埋在沙发里
 
2018年2月28日
 
  何中俊,笔名秋野珺雪、金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栏目首席版主,主任编辑。作品见《诗刊》《星星诗刊》《诗歌选刊》《诗歌月刊》《作品》等国内外报刊。已出版散文集《路上开放的丁香》,报告文学《王道》,诗集《在水之湄》《一只蚂蚁的悲伤》《乡俗物语》《飞奔的石头》等十余部。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