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诗选:《一枚柿子的秋天》(组诗)

作者:何中俊 | 来源:中诗网 | 2017-10-09 | 阅读: 次    

  导读:何中俊,笔名秋野珺雪、金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栏目首席版主,主任编辑。作品见《诗刊》《星星诗刊》《诗歌选刊》《诗歌月刊》《作品》等国内外报刊。出版有:散文集《路上开放的丁香》、报告文学《王道》、诗集《在水之湄》《一只蚂蚁的悲伤》《乡俗物语》《飞奔的石头》《一个城市的艳遇》《远山的寂静》《刽子手》《春天的草垛》《一朵花的高度》《坐在时光的码头

 timg.jpg

 
作为一只鸟
 
来自森林和时间的深处
在我未曾到达的某处
我穿过自己的身影和时间
我听见我未曾听到的声音
它引导我从彼地回来
 
在云层的故乡
人们依然不喜欢陌生人
他们习惯用声音来辩别
上帝的喜好,并猜测
落叶下深藏的秘密
 
透过翅膀,我能够看见
那即将到来的白天和黑夜里
有多少死去的人又活过来
我只能告诉自己。寓言
就来自那最粗糙的破擦音中
 
2017年9月1日
 
 
台风过处
 
一排荫香树都被腰斩了
就象历史上的某一个刑场
一棵水杉倒下来,刚好
给候车亭戴顶绿帽子
更多的行道树断了左右臂
或失去了半块身子
 
这么多伤者,医生在哪儿呢
 
 
今天很多事物都展示了
激情的一面。铁皮弹跳到
百米开外。灯箱
从十七楼表演了一式绝招
一一鹞子翻山。一连
翻了十个筋斗
 
老大妈的广场被湖泊占领
阿爷们,你们可以歇一歇了
 
 
香蕉树刚从战场归来
有的东倒西歪,有的缺头少腿
小镇,一座铁塔骑上了另一座铁塔
路边,一株三角梅跑到榕树丛里
开出了一串红花
 
啸声未尽,甘蔗们又伸直了腰
大地上,站起了一排排战士
 
2017年8月24日
 
 
青铜骑士
 
我牵出我的乌蹄马
南风也骑在乌云之上
从我的田野急驰而过
青铜辔饰,闪着星辰的光芒
 
我的剑遗忘已久
它们在沙砾里唱着
骑士之歌。城堡里
鱼美人竹美人和水杉美人
正在排练英雄之舞
 
战甲洗了几十遍了
我巡视黑色的森林
洗刷着内心的树木
在王国最后的疆场上
我就是那硕果仅存的石头
 
2017年9月4日
 
 
雨天出门

我全身储满了水份
我要去为一些高烧的事物
降温。我得去为一些道路
命名。雨天出门不带忏悔

富湾路起湾路孙文东路
然后是兴中道。一些高楼
戴顶黑帽子。就像长手长脚的人
抱着一顶行走的树冠

在雨中,走着走着
我就成了一滴雨
移动的雨。我想把自己摔下来
把大地洗干净

但我一直就悬挂着。最终
我忘了自己这滴雨
在找到家门之前
就已慢慢地风干了

2017年9月5日
 
 
木偶人之歌
 
嘘,看看,看看
他多么出神入化
她的妆容,可以滑倒苍蝇
 
好人们,你们在暗处
嫉妒或者窃窃私语
黄金在台上引导着潮流
 
无所不在的神
在每一棵草木的身上
在每一个细胞里,安放
 
他神性的启示
在木偶人的森林里
生长着一幅幅娇美的面容
 
2017年9月6日
 
 
旧衣裳

竹子脱了一件
梧桐脱了一件
秋蝉脱了第三件

有些是陈年旧事
有些是点点鳞片
有些,是重重铁甲

九里香脱了昨天的花萼
我很固执,九月了
和紫荆树一样

我还穿着那件旧衣裳

2017年9月7日
 
 
有时候
 
黑暗里伸出很多手
抓住心挠着头发
寒鸦从镜子里
发出的笑声滚出了很远
 
调情的风看不见石头的忧伤
九里香站在九月里
打开自己的秘密宫殿
秋天,我到处寻找我的斧头
 
生活如此坚硬,像手中的核桃
白天审视着黑夜,这对恋人
坎坎伐檀兮,伐檀的人
空着双手,从山里回来
 
大地没有缝隙,只有冰与火
我自己留了一条。蜕下皮套的人
怀抱一把骨头,把自已埋下去
春天,长出来的树叫九里香
 
2017年9月8日
 
 
昆虫记

一只蚂蚁爬过桥
一群蚂蚊爬过桥

一只蝴蝶跳花式舞
一群蝴蝶跳起了花式舞

树上的虫穿绿衣服
地上的虫穿一层泥土

有翅膀的邻居说鸟语
没翅膀的同伴听风语

秋蝉乐师开告别会
到处都传着小消息

菜青虫初八要结婚
小蜜蜂提前十年下岗了

蚱蜢从狗尾巴草上掉下来
摔折了它左侧长长的腿

2017年9月11日
 
 
黄金时代
 
铁甲虫戴着头盔
把二十副翅膀码在仓库里
他换上第七副面罩
准备出席市政厅第八次议代会
 
他在冰块一样的金属屋里
提前设定了出行的线路
开着装甲车的土蟞虫
已铺好了银白色的轨道
 
铁甲虫用第六个手指头
按下耳朵上的开关
他的仆人们:律师,会计
铁匠花匠护士导航和舵手
 
争先恐后地挤进来
慌乱中谁不小心碰到了开关
砰地一声,他护胸打开了
铁甲虫赶忙为自己换上
 
一颗黄金之心
 
2017年9月12日
 
 
城里的乡亲

他们都搬到城里了
娃娃菜灰灰菜
狗屎葱大头菜
蒲公英和猪皮拱①

很有身份的乡亲
在柜台或厨柜里摆甫士
大豆小米绿豆和芝麻
香芋蕃薯还有花生

带有泥巴味的种子
撒到了市里的每一个角落
街道,酒楼,洗衣店
写字楼,保洁公司和流水车间

混在他们中间
我提着皮包,用着平板电脑
像一株稻田里的稗草

2017年9月14日

注①,猪皮拱,土语,即鱼腥草
 
 
一枚柿子的秋天

树叶正在老去
我们站在各自的树枝上
看着远山越来越瘦

整个一山头,就我一枚柿子
还不肯落下来。你知道
我在等着谁又在盼着谁

秋风用它的利刃
割断了我们的还乡之路
苹果去了城市柚子入了官府

旁边桔子一家人
草草地摘下灯笼,赶回
淮北那个遥远的老家

只有我,最后一枚柿子
在秋天的碧空之下,独自悬挂

2017年9月15日
 
 
今天
 
如果我是韭菜
我就抓住自己的头发
把自己割断。我找刀的时候
西江在喊我,喊得哗啦啦的
 
还没到泗益渡
碰上五十只白鹤开大会
太阳像烧红的刀子
我快到场时,它们却一哄而散了
 
看见好多水杉站在河岸上
保持着不同的姿态
似乎正在彼此拉着家常
 
当我和它们站在一起的时候
我看见很多事物,从河面上
哄的一声白鹤一样散了
 
2017年9月18日
 
 
每一只碗都有一个豁口
 
乱石滩河装了很多东西
隔三差五就溢出来
对河的姑娘,在水边试了试
又背着竹篓回去了
 
生活是一只青花碗
盛了咸涩又盛苦辣
在坚硬的釉面上
啃了一个豁口又一个豁口
 
从历史的窑场望过去
每一只碗都有一个豁口
我们上了釉,打了粉
你没看见,光洁的我
 
心里,已裂了好多豁口
 
2017年9月19日
 
 
故乡的人

一袋大米,两包地瓜干
一瓶酸菜,几张玉米饼
晒干的鱼腥草,上市的新豌豆
一百年前就出了名的保宁醋
三国时就已问世的张飞牛肉
到了两千里外的中山
它们还带着各自的体温和笑容

看见它们,你就看见了故乡人
油菜油地里扯杂草的三姑
把腰弯到尘埃割麦子的四姨
背着拌桶打着趔趄二叔
大伯从田里跳出来,吞着油饼
堂姐从山上回来,背着一背篓的春天

故乡真好,种下豆子收割黄金
种下苦难收获甜美

2017年9月20日
 
 
寻找大兵 
 
邮差把信丢进来
又习惯问一句:看见大兵没有
 
我的电邮也满了
它们来自银行法院诗社和作协
 
每周一和周五,电话响了
我拿起电话就说:我没见过大兵
 
去杭州笔会,树才拉着我
偷偷地问:你从南方来你看见大兵了吗?
 
大兵?为了证明我从没见过此人
从十年前开始,我就在满世界寻找大兵
 
今天我逢人就问:你见过大兵了吗?
 
2017年9月22日
 
 
独行侠

他不唱歌,其实他是有琴的
一个人自拉自唱。像蟋蟀
一个人的舞台一个人自娱

千里外寻子,一个人一辆自行车
穿过一个个城市,爬过它们的墙
卖脸和卖身的人挤满了道路

插秧的时候,埋在泥田里
他就在秧苗中,他也活了
把自己和秧苗都栽下去

一个人扛石头,一个人看云走
和一头老牛,在磨道上盘恒
暮色垂下来,两头牛都不说话

就像一朵云挨近另一朵一云

2017年9月21日 
 
 
魔术师2
 
魔术师给他的磁棒吹口气
我们这些磁人,就随棒起舞
呐喊,或者赤着脖子摇晃
他用一个悬念,把我们
定在半空。让我们的眼睛
来证明自己多么聪明
瞧,马套上了辕,他轻晃鞭子
我们就行止有序,进退如一
我们都是那个上帝的主人
此刻,再愚笨的手指
也能点石成金,让麻雀变凤凰
他不断地放出烟花,人群
达到了集体高潮。眼睛离开了身体
灵魂飞到天空。人性的骨架上
落满了欢笑与尘烟。我们
这些小矮人,戴着绿色的帽子
树一样摇晃着回到肉体的森林
 
2017年9月25日
 
 
失语者

人类欣喜地窥见了语言的丛林
这从上帝花园流出来的秘密花朵
掀开了世界和心灵的盖子
从此世界一遗无遗。我们
敲开一颗坚果又一颗坚果
果壳堆积如山。我们
被声音包围,被果壳埋葬

很久以后,你看见我们赤身裸体
住在果壳里,成为蜗牛的兄弟
阳光已被收买,信仰宣告售尽
在人类的遂道潜行,黑的尽处
不是白,是颤栗,是打结
是河流倾泻之后的干涸
木头们都在自由地演说
成千上万的失语者
都找不到从语言返回的故乡
鸽子们,迷失在翅膀的丛林

2017年9月26日
 
 
迟到者
 
夜莺刚刚退场
麻雀打着短促的口哨
短尾雀的说唱脆若珠玉
斑鸠隐在幕后,间断地
送出它的长歌
老鸦急着喝彩;哇……
只有我,晨会的迟到者
当我鼓足劲,欲作狮吼
啊字刚一出口,人,树
众鸟们立刻闭上了嘴
 
2017年9月27日
 
 
降价了

我差点没认出她来
当她叫我老先生的时候

那个冬天,我正年轻
她正坐在高高的柜台上

她的声音从冰窑里透出来
直到第二年,我还没暖回来

我留意她的脸,拉下来有点长
像我见过地图上的某个岛

此后很多年,这长型岛坐在柜台上
我总有一些事情要去找她

去一次她的下巴就拉长一寸
这次一抬头,马脸快挨到木桌了

惊诧了两天,我看到这条消息
韩国美容业对中国客人降价了

2017年9月28日
 
 
响雷
 
我猜雷公一定在玩花式
或者在炫技巧
 
先是东边,连放三个闷雷
那堆厚云却无动无衷
 
继而南边虚晃一锤
试水一般放了两小电
 
可能他摸到门径了
猛回头,西边炸开了无数云片
 
然后,是沉默,是在思量?
我出门的时候
 
连续三个响雷在中庭炸响
吓得厨房的窗子跳到了楼板上
 
雨都不见了,微信上说
本日始十二项惠民策又要来了
 
阿弥陀佛,你雷公受累了
 
2017年9月30日 
 
责任编辑: 清清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穿过黄昏的雨幕(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程维简介

    程维:诗人,小说家,画家,居在南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协副主席、江西省诗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