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月(大型组诗)

—— 一个离异者在夜中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18-06-05 | 阅读: 次    

  导读:一个人的一生,是一个迷宫,冷喛自知,好歹自尝。生活总是爱开玩笑,往往硬塞给你一些不想要的东西,这是她慷慨还是可悲?一切无法拒绝,收下了的必须独自消化。“逃离深渊/攀上钉满悬棺的悬崖/我是一匹饶幸的狼/在日晷的光圈里涅磐/忏悔人间所有的罪恶/立地成佛”

 
          1
 
失去偶像的岁月
加入蝙蝠的行列
眼睛蒙上末日的黑布
揣摸太阳有一对怎样的笑窝
我的心情一如瘟疫
 
曾提着月亮的灯笼满世界寻找
血液饱含二十四k的足金夕阳
过去是一只剜出眼眶的眸子
清澈有如水晶的梦想
我脸上徒剩一双无泪的黑洞
 
扑翅的声音就是划水的声音
双浆汗涔涔梦见海鸥纯银的翅膀
在心力交瘁即将倒毙之时
我偶一低头才发现
岸啊 那梦寐以求的港口
原来就在心间跳动
 
        2
 
在风中想起往事
有许多纷萦的面孔挥而不去
那张最清晰的是你
 
日子是一条无言的鸿沟
我和你站在两岸对视
本是天生的一对比肩灵石
—次地震使我们分为东西
这种撕裂血流如注
 
晚风捎来你秀发的温馨
飞鸟逃离猎枪的追逐
你的伤口一如我的一样疼痛
余震还在我的身上颤抖
 
         3
 
—片翅膀贴在天幕
一只海鸥定在空中
月亮 你这被水袖遮掩的半张粉脸
害羞什么
 
你用羽绒触摸我
在你的呵护下
我是永远的孩童
你的童贞渗入我的肌肤
溶化我的腑脏
我是一只失去双翼的蛾子
活在你的照耀里就心满意足
 
在海潮涨得最美的夜晚
你才露面
如—个阿拉伯的美女去掉面纱
如一个新娘扯掉盖头
那缕云呵是不是你的婚纱
星星 是洒落你发上的纸花
 
 
         4
 
没有诗歌的日子
一如盛宴的菜肴失去盐味
没有你的岁月
恰似一盏油灯丢失了灯芯
 
每日拜访那空旷的原野
看原野怎样变绿
在春的撩逗下勃发情欲
激动得扩张毛孔
然后怎样在秋的心态中枯瘦
毛发凋零
那头咀嚼往事的老牛爱理不理
我蓦然感觉到身后有一位主人
 
风把白云拉成面筋
阳光象—张包装香烟的锡铂纸
包装我的心情
—到夜晚我便无法入睡
反复研究天边那半张苦笑的脸
      
         5
 
在月色中回味人生
我的思绪无边无际
一如病人牵着医生的衣袖
我牵着月光的白大褂奄奄一息
 
月圆之夜病入膏肓
人间是我一生的病房
那硕大的独眼呵
与手术室中的无影灯一模一样
我躺在草地的手术台上接受治疗
各种医疗器械的光泽寒冷如冰
磕碰中发出金属的脆响
 
被月光溺过多次之后
遂学会了游泳
象一只漂流瓶漂浮海上
怀着一个无法公开的秘密
 
          6
 
当那天到来
双翅全部折断
于是 我不再孤独 不再寻找
理好散乱的翎羽
用树叶遮掩伤口
坐在梢头不鸣不啼
等待猎人最后的枪声
 
如果我是人
将在别人修的路上苟活着
然而我是一只鸟
道路在天空里
霞光中
生命从此便毫无意义
 
最后的时刻我不会惊慌失措
我要凝视太阳告别世界
把瞳孔的清澈献给天空保存
在跌落树梢化为泥土之后
目光还留在云天
注视你的-举一动
我的呼吸不绝
   
         7
 
烛的昔年光彩照人
那张饱满的脸孔
鲜艳而无一丝皱纹
漆黑之夜
将她擦得熠熠生辉
 
她裸着身子站在烛台上
流着泪将我照亮
青春—节一节烧掉
回忆连灰都没剩下
只有被珠泪焊牢的位置
不怨不悔
 
我白发的头是—截
被生活弃置的烛头
一生一世 我在用心
点燃眼晴
现在是冬季
烛在风中感到很冷
 
          8
 
白日躲在自己的影子里
夜晚泡在地球的影子里
打从生下来
谁能摆脱影子的束缚
 
渴望金钱的人
每日积攒财产的影子
仰慕权势的人
爬上宝座的影子
追逐声名的人
欣赏自己的影子
纵情酒色的人
拥搂着—个嗲气的影子
 
及至走出火葬场
只剩下一个影子
以正方体形重新回到世界
在那匣子中你是否感到很闷
 
         9
 
我是一个着火者
内脏发生严重火灾
我每日不停地跳来跳去
大口地灌茶灌水
浇不灭内心的烈焰熊熊
 
我坐下来休息
不料把凳子烧成灰烬
我入寝作—个美梦
不料将被子也燃起
与人握手时
将对方灼成重伤
只轻轻地吻一下爱人
却把她永远焚毁
 
我跳入天河
不料把波涛烧滚
我将自己埋在深雪之中
却将雪原溶成—汪春水
我的黑发如烟
双眼如炬
那火 至今在我的血液里
肌肉里
一路恣意地蔓延
我刚—叹息
又点燃了空气
 
          10
 
希望死去一次
以便忘却所有的记忆
然后在—个明亮的日子醒来
那时我已不再是我
 
在—个交叉路口我们劈面相逢
然而与你却素不相识
你的呼唤充满温柔
我对你感到震惊
 
所到之处在传扬你我的故事
茫然中
我审量着胸口上烙下的唇印
却无法记起
 
          11 
 
晴明的夜晚
月光是—场最美的雪崩
我乐意埋在深厚的雪中
被月光冻成—尊冰雕
 
象—块水晶般活着
呼吸时间的清幽
毛孔变成海底邃道
 
每—次进入月光
就象水手驶进大海
心中有风也有浪
 
         12
 
离婚之后的感觉
—如取掉—只肿瘤
阵痛中恢复健康
 
曾用心血滋养这只瘤子
它凝结了我所有的青春岁月
象珍藏—只果子—样
我是—棵枝叶雕零的老树
只有幻象
 
它的根扎在我的血脉中
牵着我苍凉的心脏
手术刀残忍地将我们分开
血糊糊的果实托在盘中
树痛得连根都痉挛不止
紧抓大地
春天何时爬上眉梢
 
          13
 
梦中的女人面孔模糊
与少年时常梦见的那位全然不同
从前那位温柔而体贴
如今的这位淫荡而疯狂
少年时的第—次梦遗
使我不敢再正视女人
离异后的第一次梦遗
使我不再珍爱女人
 
感概今夜的月色太美
吉它躺在我火炉般的怀里
从喉咙呕出—些歌声
我的眼睫上凝满了露水
 
孤独是孤独人的自娱
寂寞是寂寞人的自尊
过了很多年我才学会爱
过了许多年也学会了憎恨
 
          14
 
在屋檐下观赏夜色
远离风景本质
我是一具伫立千年的俑人
被岁月风化得体无完肤
脏器尽停运转
除了心跳微温
 
在阴影中度过—生
需要比死更坚韧
屈辱是一种蕴含丰富的核元素
放射的力量令所有的炸弹吃惊
收下世间—切馈赠
用天平秤出苦与甜的比例
生命失去平衡
苦难是一副挺举的杠铃
 
月光携带至命的病菌
没有任何疫苗防止流行
在夜中醒着的人们
与我怀有同样的恐惧
每一个人必须夜里死去
然后在白天苏醒
 
   15
 
逃离深渊
攀上钉满悬棺的悬崖
我是一匹饶幸的狼
在日晷的光圈里涅磐
忏悔人间所有的罪恶
立地成佛
 
月的玉罄敲响山谷的幽泉
峰峦和层林在白纱后圆寂
洞穴收进蝙蝠的逗点
山鬼 遁入怪石狰狞的硬壳
月迹渺不可寻
 
黑暗羽化成黄金
明月—如海底的珠蚌
病成最珍重的珠粒
病成世间的良药
大门紧闭
辉煌中等待下—劫轮回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湖南省常宁市人,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艺术研究院《艺海》杂志编辑。发表多篇作品,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戏剧电影集《孔丘与阳货》等五部。好读史书及《周易》,热爱书法与绘画,喜欢鉴赏。有数部戏剧及影视作品行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城市的脸孔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张作梗诗九首

    张作梗,男。祖籍湖北。现居扬州。1980年代中后期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以诗歌为主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 回乡记(9首)

    乐冰,生于安徽宣城,1990年移居海南创业,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诗歌学会副
  • 《2018四川诗歌年鉴》

    四川是中国现当代先锋诗歌的重要版图,正是这方充满了多元和神秘文化的水土培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