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泉 (长诗)

—— 一个民族的苦难历程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17-11-27 | 阅读: 次    

  导读:这是一首具有奇幻色彩的叙事长诗,然而诗人洛夫先生却认为这是一首寓言诗。这首长诗有二个版本。一个版本由28首组成,收入在贺文键先生的诗集《温柔的枪手》中,也曾全文发表在2005年10月号《山东文学》之上。另外一个版本由30首组成的,这次发表的即此,为第一次面世。这首长诗二个版本均有一个特点,即组成的每一首诗,可以单独抽出,有一定的独立性和完整性。而组合在一个框架中时,又形成一个大的完整的故事。

 张大千《长江万里》_副本.jpg

 

 1
 
一代又一代
吮吸着从这眼泉孔中
涌出的玻璃
醉眼朦胧
满足于消化不良的状况  ’
每日聚集于各个会议
演绎和论证存在的价值
 
某天  一场大雷雨过后
灵泉神秘地枯竭消失了
从此  城市缺水
大地缺水
各个餐厅停止营业
会议席上
坐着各种款式的衣架
主席台上
机器之人在宣读着各种论文
 
商店门前人头攒动
每一杯饮料
价值千金
剩下拮据的人群
嚼着压缩饼干去看电影
我发现他们满嘴灰尘
                 
2
 
为了赚到那杯
活命的饮料
每日清晨 打发掉梦的拜访
对着镜子  慎重地拿起刮脸刀
刮掉昨日的尘垢
然后满面红光地走进办公室
 
活着是一种奇迹
在月底发晌的日子
大家捧着那只小杯
小心翼翼地接住克扣了的水
 
夜里  妻子和丈夫行房之后
便从冰箱中
端出那只杯子
抿上一口
灵魂得到了慰藉
                
3
 
活着  就是全部的目的与意义
不能超脱  不能规避
走在许多目光的长廊中
象一个侍者般面带笑意
 
医院正接受一种手术
阉割或绷紧嘴角的三角肌
使面部
如花朵般保持绽放
使春天
长留人间
 
经过手术的人
将永远没有悲哀
哭与我们无缘
尽管泪珠从眼眶—串串滚落
但还是笑容满面
 
               
4
 
报纸刊出
果然发生的事情
我们中间
发现失水的尸身
 
活在辉煌的金宇塔内
木乃伊衣着华贵出门
握手中感觉到风干的腊味
 
然而  大家眼光犀利
随处可以
洞穿彼此的外衣
 
                
 5
 
陷于同样可怕的窘境
听  家家户户发出磨刀的响声
互相放血
互相吮吸
连尿  也成了
难得的补品
 
郊外正在举行决斗
决定弱者奉献血肉
大家在宴席
团团坐下
分食的仪式严谨而又兴隆
 
 
 6
 
混泥土开始风化
街道是城市的裂缝
人类最后的代表者们
守望积雨云的消息
 
高速公路为之梗塞
水塔早已枯竭
剩下红绿灯
在路口对着彼此
做着鬼脸
一阵红一阵绿
无人喝彩
 
                   
7
 
大伙儿分头行动
提着装满鲜血的水囊
我们惯用用陌生的血
滋润自己的脉管
 
踏上逃亡之路
也为找寻一孔接济生命的源泉
这并非责任 
而是一种本能
 
 
 8
 
脚印中长出玫瑰
召唤留下回声
抚触过的岩石
在颤栗中爆裂
歇荫过的树
在想念中枯萎
 
 
 9
 
我劈面与一个小镇遭逢
那里的人群
平静地生存在火山之口
地幔每日蠕动着饱嗝
大家在震颤中安然生息
 
恐怖让我四处奔突
演讲危险的学说
荒谬的预言
哗众的异议
换来箭簇般的唾弃和殴击
多年来并未爆发灾情
 
独自向旷野而去
回首间
身后  飘起一朵美丽的蘑茹云
 
 
 10
 
无人幸免  无人脱逃
所有人在一瞬间永恒殉葬
化成悲剧的雕塑
除了我这位远方的过客
 
苦难  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多么沉重
大家共同承受时
就显得轻松
人人得到公平的待遇
怨言无由启口
 
 
11
 
孤独地活在世上
这是生活的恩赐
独往独来  象一只秃头鹰鹫
披一身坚硬的翎毛
在月光中滑行
欣赏着大地上
那只巨大的影子
 
许多灵魂
脱下肉体
升上了暗蓝的天穹
欢声笑语
那是他们在星星与星星之间散步
一个叫慧的女孩荡起秋千
拖着一条白色的裙裾
我断定他们
相信自己整生幸福
 
 
12
 
金蜥蜴爬上山脊
梦的幻影在空气中飘逝
草叶
一脸抽泣的痕迹
 
原野上充满着烟尘
山市蜃楼中
走出一支祈雨的队伍
人与人之间面目模糊
 
我迷失了方向
也迷失了本性
只怀着绝对的信赖
盲目的心灵需要崇拜
 
英雄与平民的区别
只是屈与不屈
我是一个
百分之一百的喽罗
跟在众人之后膜拜和匍匐
祈祷一个空无的主宰拯救
 
 
 13
 
卑微者每日用额头
与大路比试硬度
额头鲜血如注
虔诚也会招来灾祸
 
谁能拒绝甜美的诱惑
干渴的同僚
纷纷展露白森森的牙齿
暮色里  我落荒而逃
 
石头是我忠实的伴侣
我向它们学习生活的态度
在失望中
保持沉默不语
 
 
14
 
我经常听到水声
轰响的瀑布
使荒原为之憾动
我跳起四下寻觅
徒见龟裂的泥土
 
绝望中扑跪大地
我蓦地发觉
这种激溅的喧响
来自我的体内
灵魂中
喷射着斛斛珠玉
 
 
 15
 
基督在哪里?
善良者整日忏悔
恶毒者却洋洋得意
越是虔城的心灵
越要饱受欺凌和作弄
 
邪恶的宫殿
挤满喝彩的听众
真理的礼堂
空寂无人
 
布道的声音
在墙壁与墙壁之间回荡
鼻子上撞满灰尘
 
 
16
 
一个分岔路口
前面有两种结局
故事
将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语气中结束
 
那路静默地向前铺展
平静中蕴含着凶险
远方  有一种注视使我悸动
 
许多化石之人
在岔口或站或坐
他们考虑了无数世纪
无法决定
向哪条路举步
 
 
17
 
闭着眼睛
向前迈去
选择既勇敢又盲目
 
黎明如一朵罂粟绽放 
地平线暗示永恒的归宿
未来 
未来拥有神秘的源泉
所有的苦难
都将成为功绩的陪衬
 
 
 18
 
夕阳导引的黑夜
我在碑林迷失了道路
误入一位君王的居所
 
甬道中
满是陪葬的嫔妃
她们仍然娇娆华贵
白骨上涂着口红
魔鬼身材扭摆着舞步
凸现出寂寞的挑逗
骷髅武士
手执斧钺
守护她们的贞操和孤独
 
我被当作
人间派来的刺客
扭送金碧辉煌的龙庭
那具朽腐的白骨手中
握着的龙杖是一条吐信的蛇躯
宝座的权威
不容小觑
 
 
 19
 
干瘪的美学 
缺水的原则
是本地不可冒犯的威严
压倒一切的取向
 
骷髅们奉旨
将我置于
一个柔软的蛆床
让众蛆雕塑我的形象
 
这种改造不可抗拒
这种情势无法逆转
在被剥夺得
只剩下一根根白骨之前
我看见 
手术室中无影灯分离的眼珠
许多白大褂的空荡的问候
透出管风琴般的赞颂
 
这是辉煌的铸造中
一个环节
宏伟设计图之外的一只小小零件
我是一件
精美绝伦的艺术赝品
 
 
20
 
满怀伤痛
被释放回旷野
眼睛
两个无泪的黑洞
 
走呵走
闪电照亮铺满白骨的路
                  
 
 21
 
阳光的箭簇
把我变成一只透明的刺猬
徒剩骨架
一无所有
荒原的创痕合不拢哑然的嘴
从深宫假释
犹如遭逢鸡奸的面首
经历神奇而又屈辱
伤疤也会有人羡慕
 
一声炮响
一座密闭的城堡向我洞开
白烟消散之后
城门两旁
挤满激动的面孔
 
他们夹道欢呼
花瓣唾沫一般落满我的双肩
城市推行新潮的观念
裸露的骨节
成为崇拜
 
 
 22
 
我被安放在广场中心一个橱窗
为世人所瞩仰
外套虽然豪华放光
体内却空空荡荡
 
人们彼此就是一种展览
我仅仅是一种
新鲜的时髦
 
 
 23
 
这座城市看不见星星
密封的穹庐上
扎满针眼
从这闪烁的小孔发现
外面的世界阳光飞动
 
住在橱窗的日子
没有隐私
命中注定象傀儡般挥动手势
演讲一些从来也没明白的哲理
以及种种做人的学问
 
 
  24
 
忍无可忍
打碎空中的玻璃
我开始突围
 
绝望是一种力量
希望是一种微笑
杀出重重围围的城堡
遍体带着地震般的呼啸
 
这是一次历史的溃逃
大路上
处处潜伏着阴沉的陷阱
以及陌生的铁夹
它们静静地等待无知的腿脚到来
然后  猎人就拿走你的生命
 
 
25
 
我的一生总在逃遁
避开荣耀的囚牢
或者某种势力范围
在任何人跟前我是一个懦夫
在我自己的心中
我是一个十足的英雄
 
白昼睡觉
黑夜上路
象一只猫科动物走在丛林
我经常感觉到
有一队追兵
摸到自己的身后
他们粼粼发光的指甲
己触碰到我凉丝丝的背脊
 
偷偷摸摸地笑 
或哭
诉说和咒骂
咬在牙齿之内
 
 
 26
 
整日整日  支支吾吾
掩藏着真实的身份
一招不慎
将会落得杀身成仁
 
有一条无法遮掩的巨尾  
成为我最大的心病
紧夹裆下
或是拖在身后
绝对不能骄傲地竖起
从此  理解狼的呼声
另类的沟通
也算是一种难得的安慰
 
 
 27
 
当那条河
映入眼瞳
我干渴的喉咙
发出呜咽的嘶声
 
水花在脚下爆绽成莲
我跪伏于水中
专注地吻着那柔唇般的波纹
我将思想
深埋进纯净的境界之中
涤洗和梳理曾经的怨愤与惶惑
四肢比水草更柔弱
泪水拥有咸涩的亲和力
让水底的石头变得象女人一样绵软
充满感动
荡漾着幸福
一股凉意
恰似电流般流进我的肺腑
 
然而  当我从河流中抬起头来
瞥见岸边一面歪斜的木牌
上书一一“只准钓鱼,不准饮用!”
我忽然发现
河中飘满了钓钩
 
时间为之凝固
我已不能把失误吐出
天地旋转中
砰然  我仰倒在这诱惑之上
 
 
28
 
欲哭已无眼泪
欲诉不能出声
剧痛的感觉尤其辉煌
命运是不可预见的嘲弄
 
“灵泉,灵泉呵!”
透过毒河透明的折射
启开岩石般沉重的眼睑
我瞧见一位丰盈的裸女
挽着样云而来
是她  是她一伸手
将我捞出现实
我的口中
立即洋溢着清洌的香甜
她说——“我就是灵泉。”
 
冰一样剔透
火一般熨烫
宛如绝灭的黑洞里
钟乳石滴下的母爱
洁白的奶爆纵横于我的脸颊
我象婴孩般直觉到
她的心泵输出琼浆
母体便是大地最丰美的源泉
 
 
29
 
无谓的挣扎
那根无形的鱼线
掌握在一只未知的手中
我是一条虚弱的鱼
鳞片尽失
嘴腮一噏一开在诉说
    大地的枯竭
    远方的苦难
 
不惊动苍生万物
我烂成流质
水面浮起白色的泡沫
 
 
 30
 
灵泉  灵泉向我的来路走去
两只丰硕的源泉
在风中
颤动
 
大地在远方呻吟
桑田与戈壁
以及许多不甘饥渴的人
在忍受风干的岁月
许多鱼
躺在席梦思上
等待拯救
 
当你们一觉醒来
推开门窗
各条街道和各个村子
挤满了清粼粼的泉水
乳汁从天空纷纷泼洒
干涸的河床终于传来洪汛
我的呼吸与风同游
我的泪水
化成了古老的源流
 
 
贺文键11.jpg 
作者简介: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协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湖南文学》《山东文学》《广西文学》《星星诗刊》《绿风》《青年诗人》《戏剧春秋》《艺海》《中国青年报》《中国经营报》《三湘都市报》《衡阳日报》等发表100万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若离诗作20首

    若离:诗人,作家。华语诗歌春晚爱心形象大使,中国诗歌春晚首任形象大使,国际诗歌游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