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文键情诗六首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17-11-20 | 阅读: 次    

  导读:六首情诗,写给曾经的青春、梦想、回忆和……爱情。

 贺文键.jpg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协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湖南文学》《山东文学》《广西文学》《星星诗刊》《绿风》《青年诗人》《戏剧春秋》《艺海》《衡阳日报》等发表100万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
 
 
雪绒花粘在我的衣领 
 
一片雪绒花粘在我的衣领
它是少男还是少女?
天生一片薄薄的冰翼
来自遥远的天堂
这晶莹的精灵
成群结队  纷纷扬扬
赖在窗台上  街道上
比一个孩子还痴心
汽车轮胎  一遍一遍
把她们压成泪渍
大人们不经意地拍去
它们的粘乎劲儿
一落地上
它便永远化成了水
雪花  你这无知的婴童
想从大人们的口袋中
得到什么?
 
一片雪绒花粘在我的衣领
每年都有一次或者两次
在那几天
从黑夜到白昼
就这样死缠烂打
死乞白赖
是央求  也是乞讨
从开始的眉飞色舞  喋喋不休
到最后的满脸泪奔
眼影被濡湿得一塌糊涂
悻悻地消失在寂静街道
满怀绝望的伤痛
大人们瞄都不瞄一眼
无人同情  亘古如斯
轮回不绝  希望不灭
 
冬天的人们埋怨你很凉很冷
在中夜
你的小手
隔着一页窗冻得肿肿
然而谁也没想一下
假如你冷
还会融化么?
当最后一片雪绒花呵
吻在我的嘴唇上
它有一颗什么样的心
尝一尝就会知道
雪绒花的心是柔嫩而稚拙的
就像多情的恋人
敏感而脆薄
 
一片雪绒花粘在我的衣领
走在飞舞的雪花中
就像走在漫天的爱意里
可以幻想任何事情
男人会想起初恋的岁月
女人会记挂她的孩子
雪绒花的温暖
可以把一块坚硬的石头
变成完美的诗人
把成双成对的路灯
变成永生永世互相守望的情侣
把冷漠而高傲的建筑
变成圆满、幸福的家园
肆意践踏雪花的人
是上帝的罪人
 
 
遭遇爱情 
 
授粉的季节
象一只蜜蜂遭遇蜜源
我遭遇你
我的双翅上
粘满了你的蜜汁
 
你的笑靥之后
涌流泉水
一条条看不见的小小蝌蚪
从你注视我的明澈里
游进我枯焦的心灵
那种酥痒难耐的骚动
使沙漠也变成了绿洲
 
我常常躲在角落
闭着眼睑默默地酝酿
忙于把从你身上
搜集来的花粉进行整理
把许多关于你的幻想
储存进梦的仓库
 
我遍身
布满密密麻麻的蜂巢
喧嚷之声
隐约可闻
 
 
那花儿开在山崖上 
 
一朵花
远远地
站在那山崖上疑望着我
我无法靠近
她也无法走下
 
站在山崖上
风景很美
山风很惬意
一百年过去了
一千年也结束了
我来时  花开艳丽
依稀曾见  前世
那张容颜依旧
在阳光下闪烁着无限娇媚
假如是一个人的性命
一百年
就足以让她化为枯骨
而我苦思不得其解
是什么让她如此妖冶
执着而又痴迷
年复一年站在那山崖之上
望断云天
谁才是她真正的主人
抑或梦境?
也许  在她的心底
怀着一个
和人类完全不同的愿望
 
露过后
是霜
霜过后
是雪
雪也过去了
是艳阳无边
我来了
没有抱头痛哭的相见
只有山间的一瞥一瞬
只有生活原态的淡淡一笑
她在那山崖上
一丝不挂地痴痴地凝望着大路
沐着风  淋着雨
这一等就是一千年
她渴望一位男人
把她带回一个温暖的窠巢
却不知任何一个男人
都是一个愣愣的后生
活得再久
也没有她的根系发达
她的思想深邃
 
谁可以向命运叫板
挣脱根须的羁绊
子夜时分
我难以成眠
床头随时可以闻到她的清馨
并非怯懦
这是命运的安排
她注定
要象断崖上的浦罗米修斯
在每个日出之后
到日落之前
跳动的心脏
要忍受饿鹰的啄食
而我  在每个夜晚
要在床上的湍流中浮沉一生
翻滚一世
注定要忍受这轮回的撕裂和痛楚\
 
一朵花
远远地
站在那山崖上凝望着我
我无法靠近
她也无法走下
 
 
银河之恋 
 
遥望星空
一如海边的沙滩
我是哪颗沙粒
在其中闪耀
星星的梦呓
闪烁而又模糊
 
那儿有醇郁的椰林
有谈情说爱的场所
那儿的吻
恰似雨后的春草生长
海潮的倾诉
让情人迷醉
若有若无的歌声飘来
那是天上的人鱼
升出暗蓝的水面
诱惑王子
袒开半边胸脯
露出一只白皙而丰满的月亮
 
我并不知道
你就在我的身旁
正如你也不知道我的爱
我们是一对走入森林的孩子
迷失了方向
而忽然在银河之岸邂逅
一声欢叫
我与你扑进了
各自的心中
 
 
爱情是朵罂粟花 
 
你是一粒有毒的种子
大风把你带到
我的旷野
 
夜晩来临
你破土而出
放肆吸吮我
放肆生长
我日渐憔悴
也许
等不到收获来临
 
而你
整日整日
开心得花枝
乱颤
芳香
四溢
 
 
莲歌 
 
今年无诗
只有头发一根根地白
皱纹一刻刻地延宕
胡须长了又刮  没完没了
一只鸟终于飞去
我甚至连悲伤也遗忘了
空洞的心中
是白鹭掠过的水面
天光映照的残荷茎茎
 
听不见叹息
也听不见歌声
不是没有感觉
感觉深刻得让我可以马上平静
不是没有疼痛
疼痛足以令人立即晕阙
经过了许多季节
蒂结了许多莲蓬
一颗最珍贵的头颅
被那位嬉笑的女子采撷而去
她会在回家路上
当玩具一样丢弃吗
她早已厌倦了食素的口味
 
我已没有任何语言表述
再不象一个孩子一样痛哭
残梗的顶端
曾经红过
盛开过快乐的苞蕾
游鱼倏来倏往
她们一辈子只会追逐浮华和虚幻
某一个脚步走近抑或走远
这都是生活珍贵的馈赐
也是神佛无上的恩典
食物吃饱了就丢开
新鲜的气味
永远会吸引着清澈的眼光
这就是命运的逻辑
谁能够抗拒?
 
今年无诗
无诗就无诗
下午,我徘徊在
天光沉静的池塘边
清晰地看见
那一匹美丽的食肉兽
去寻找她的零食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吴海歌简介

    吴海歌,本名吴修祥,1953年生于重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策划、创办、主编民刊《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