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撞见了一个鬼(组诗)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17-08-28 | 阅读: 次    

  导读:这是一组关于诗人和城市的诗。大量的人们涌入城市,而怀揣梦想者在现代化的都市中处境尴尬。诗人就是这样的群众之一。

129.jpg

  
  城市蟋蟀 
 
你永远是一只孤独的蟋蟀
在长夜
人们沉睡的疆域
独自吟唱没有标点的诗句
微弱得谁也不曾在意
在这没有泥土的城市里
你感觉到真正的寒冷
冰冷的墙体之间
梦与梦交叠搁置
做作的粉红色内衣
斜搭在靠背椅的污渍上
城市中的生物们
每天热心追逐对方
在情人节买来大把大把的玫瑰
哄骗对方的欢心与喜悦
这座城市说来不容易
所有的人
忘记了土地的气味
天空的颜色
即便是蔬菜市场里横陈的白菜
也只记得农药的关怀
蟋蟀是什么
蟋蟀是和豆虫一样级别的草根
它的歌唱实在可有可无
 
城市越来越大
而蟋蟀越来越少
对黑夜来说
蟋蟀是一个标志
没有蟋蟀还叫夜晚吗
歌唱对蟋蟀来说相当重要
这是生命的表达方式
并非无聊
对梦中的人们也很重要
睡觉的人永远不会明白
恐怖的黑夜会因蟋蟀变得轻柔
一个诗人在碾转不寐的时候
世界的心脏便开始博动
蟋蟀为之伴奏
诗人的脑子里
都是别人的事情
他似乎天生是为了失眠而活着
街道上  大桥拱下
有那么多无家可归的人们
蟋蟀就是为他们而唱
唱得那些梦境如此灿烂
开满鲜花的混凝土
充满麦香的广场
稻花
在每一栋摩天大楼的窗后涌动
男人的腱子
女人的笑声
让这个城市多么丰富
还有热气腾腾的晩餐
穷人与富人都很看重的口味
然而  蟋蟀一停
太阳一出
城市马上恢复市侩的面目
谁也别想从谁的口袋中
掏走一张纸片
即使夫妻也不行
 
尽管蟋蟀重要
然而诗人已经苍老
花了一辈子心血的诗行
比蟋蟀的声音更微弱
诗人  在这个城市显得特别多余
诗集在书店中难觅踪影
蟋蟀的唱腔
是民族唱法还是美声唱法
抑或是通俗唱法
都显得奢侈而不求实际
孤独的职业濒临灭绝
精神的价值不如一枚镍币更让人动心
世风如此  世道如斯
无可奈何的蟋蟀要被送香火
连大佛都在清点钞票而窃窃私笑
诗人的执拗无济于事
 
歌厅最新流行二人转的调笑
喝彩此起彼伏
荧屏前的男人与女人
为了一场异邦的球赛等到凌晨两三点钟
啤酒瓶与食物包纸满地都是
猩红的眼睛漾满笑意
叫好的炸声
惊得老鼠翻了个跟斗
这就是现实世界
谁都不需要诗歌
没有你地球转得很好
无人欣赏  无人喝彩
你的歌唱  你的诗惰
比蟋蟀更荒凉
做一个伟大的诗人
是城市眼中一个最大的笑话
尽管保持着最端庄的姿势
殉道者的严肃
思想家的深刻
 
然而  谁都会有做梦的时刻
梦中的人不会自觉自省
你的歌  你的诗
只为梦中的人们而吟诵
铺垫梦的温馨
丰富梦的色彩
唾弃你的人们享受夜晚的岑寂
诗人和蟋蟀
永远不会绝迹
在生活的各个角落
冷不丁就会有一段这样的浅唱
那就是我的灵魂
我的精彩
 
 
  都市狐仙 
 
黑夜漫过来
漫过城市的礁丛
摩天的山岳
冒出各种暖色的磷火
情人们
都是一些发情期的狐仙
不甘寂寞地彼此偷窃
网上流行偷菜
生活中流行偷钱  
动产与不动产
那怕一个微笑
也是欲望的密码
 
当你迷失在迪吧的雾岚
带着熏熏酒意
邂逅一位《聊斋志异》中的女鬼
她身子如冰
莹洁而滑腻
同时寒澈刺骨
透视装里扭动的身躯
传给每个舞伴
酷毙的信息
长满鳞片四肢
象蟒蛇一样将男人紧紧缠绕
窒息着脆弱的人们
而脸上盛开一堆灿烂的花朵
她用柔软的狐尾撩逗你
勃发你的情欲
于是  激情四射的傻子
拥着一个嘴唇上蘸血的女子
从幽秘的街巷飘过
一副自足的派头
 
每一部电梯
都见过这样的情境
每一幢楼
都发生着这样的事情
每一扇窗户之后的席梦思上
横陈着这样惊心动魄的故事
她是你的狐仙
而你
则是她香甜的猎物
 
 
  乱码 
 
一个猫咪
可以用高贵睥睨整个世界
用嘲讽俯视生活
而对于自己的来历
却常常念念不忘
尽管她离开他已经许多年
 
在茫茫的暗夜
大地沉默在翠鸟的呓语中
城市脱下喧闹而浮躁的外套
赤裸地坐在星光之下
罗丹的思想者也为之羞赦
这时  那个最美的面孔
最原始的乳名
会立刻浮现在猫咪不眠的脑海
 
其实  猫咪就是一个大男孩
在这个世界之上
他从不去捕捉老鼠
每日忙着写他的乱码
从来也没有谁读懂过
这种不着边际的事
他竟坚持了一生时光
 
猫咪的乱码
写给世上所有的黑夜和白天
甚至那些拖辫子的鼠族
单单忽略了那一位
给他奶汁和乳名的人
那个人
是他所有快乐和痛苦的源头
 
猫咪是一个诗人吗?
猫咪的诗
的确是一堆无法翻译的乱码
其内涵之深奥
永远无法与人分享
猫咪的技巧
甚至可以成为猛虎的先生
然而在这个城市
连老鼠都可以戏弄他的胡须
 
他渴望森林
也许在森林中生存不了一分钟
血管虽然流淌着王者的基因
胸膛里却跳动一颗诗人的心脏
他注定出没于城市各个破败的角落
失魂落魄中
尽管屡屡丢失
不值一哂的伴侣
然而和每一个哲学家一样
他目光如炬
 
人类在梦醒时分
常常听到隐隐约约的猫声
那是一个诗人最无辜的吟咏
其实  我们都无法否认
情人与母亲是一码事
任何一只成长的动物
也需要一个温柔异性来舐舔
只是伤口无法看见
鲜血流得满地都是
 
                               
  诗人撞见了一个鬼 
 
目盲者
坐在大街角落的黑暗中
许多人走过你
别人看不见你
你也看不见别人
 
双耳失聪者
站在最喧闹的街市
吹奏从大山带来的芦管
谁能听见山泉的呜咽
 
诗人的诗稿
在电脑肆虐的时代
无人过问
从顶层飘坠
如硕大的雪片
漫天飞舞
溶化在灯火闪烁的车流中
 
没有水波荡漾的世界
绿洲变脸而成为水泥板结的马路
下水道
流着城市的涎水
散发着复杂的气味
一切诗情
已被琳琅满目的商品掩埋
高脚鹭鸶,变成
夜店门口那一双双
白晰晰的肉腿
城市的规则
是在微笑中将对方置于死地
绝望的风
伫立在摩天大楼的最高层
天天哭泣着
就象一个被拐卖的孩子
站在深渊的边缘
 
给你一朵花吧
不如给你一张钞票
给你一孔泉吧
不如给你一个盒饭
给你一支歌吧
不如给你片刻沉沉的睡眠
那些虚妄的安慰
那些若隐若现的幻梦
只是酒吧和歌厅中
一个无法引人发笑的笑话
 
活着是为了什么?
活着就是为了活着
男人和女人那点事儿
做完了就象截木头一样躺在那里
顶多吸一支烟
讲点偷情的段子
诗人
诗人是什么玩艺?
此刻,诗人在这个城市游荡
在昏暗的街道
刚刚吃完夜宵
一转身就撞见了一个鬼
结果被劫掠得一丝不挂
只留下他的小弟
在两条腿之间晃荡
片警告诉他一个真理
要想在城市的缝隙过活
就必须遵循城市的规则
晚上不能带这些现金 
 
 贺文键2.jpg
作者简介: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协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湖南文学》《山东文学》《广西文学》《星星诗刊》《绿风》《青年诗人》《戏剧春秋》《艺海》《衡阳日报》等发表100万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