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文键爱情诗五首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17-08-15 | 阅读: 次    

  导读:这种相遇发生在某一年的某个夏天,一株水生植物邂逅一只水生动物,前世有何约定抑或债务,需要今生偿还?让人欲说还休的爱情,把我们变得如此清澈而又崇高……

玫瑰.jpg

 

《火星情人》 
 
当我再次醒来
我将不认识世界
你的脸
已变成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这是一万年以后的事情
 
我的爱依旧醇冽
一万年的酒醪
浓缩成一滴
凝结成一块固体
象一粒璀莹的钻石
闪烁着生命的喜悦
我知道是你
 
你的心律
你的气息
你的感觉
闭着眼我也能分辨
你纤细的触角
传感时空之外的体温
喃喃轻语
从肉嘟的嘴唇
微波一样发射
慰贴我焦渴的灵魂
 
一万年之后
就这样我在火星相逢
那里繁花如海
春意如潮
我们再也不会 不会分离 
 
                              
《水生物之恋》 
 
当你看到雪花飞飘
内心充满人间最美的温柔
当你看见一朵鲜花
静静地开放在孤寂的角落
只有一只蟋蟀
陪在你的身旁
一切沉默的歌唱
只有你的灵魂可以听懂
你是否见过
世界上有一种
可以让人泪流不止的阳光
温温地照射在你的窗前?
某一个清晨
你一觉醒来  就发现
这光线就象一片金子一样
贴在你的额上
犹如她的吻 湿润地
喷散着热气
锲刻在你的生命中
震颤着  让人无法忘怀
你的内心
一直就是一株柔弱的小草
一株未见世面的芽孢
心灵充满最深最沉的感动和感激
对上苍 对岁月
对百味杂陈的生活
 
你来到我的身旁 脚步
象一只水鸟一样灵敏轻捷
我还以为仅仅是一个梦境
从来我不认为
我是这个世界不可缺少的人
因为你的存在 你深切的眼神
让我知道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诗歌与唱歌具有同样重要的份量
哪怕我轻轻地一句低吟
也会在你心中引起一场
巨大的海嘨
我的气息、欢呼和快乐
居然可以带给你如此灿烂的怒放
我自豪 我是你的源泉
也是你的河流
更是你的海洋
滋养你  也被你所珍视
我竟然可以
毫无顾忌地进入你的心灵
涤洗你的创痛和孤独
紧握着你的灵魂对话
诉说着喜悦、眷爱与激情
幸福的波纹
把我们变得如此清澈而又崇高
 
当你看到雨珠从天空洒落
江面上 大路上
冒起一阵轻烟
你会感到某种来自天堂的温热
夜晚 你是一朵不能入眠的睡莲
而我是你身边一只响亮的青蛙
我的心意只有你才能读懂
这种相遇发生在某一年的某个夏天
一株水生植物邂逅一只水生动物
你是否相信大佛的存在?
前世有何约定抑或债务
需要今生偿还?
水波荡漾着 荡漾着
赞歌的回声
落满了睡莲半开半合的花瓣上······
 
 
《湘江的沙子会害羞 》
 
雪山的泪腺
在嶙峋的山体间抒情
洪汛过往的道路
时间久了就变成河流
湘江 可不是个一般的女人
她带来温热的荡漾
浑身散发着南方青草的气息
透射着阳光的体温
她呵是一行湿涔涔的热泪
饱含着脉脉情意
 
仰躺在波峰浪谷之间
无言以对沉落在底层的某颗沙子
或者迷失在湘水滩头
淹没在送別的泡沫之中
谁留意沙子的湿润与感动
湘江的沙子会害羞
在洪讯中浮沉自己的人生
外壳虽然很硬很硬
其实心肠
比水更柔软
比雪更纯净
 
沙子也会生产
沙子多了
湘江里的水也就满了
千万年来
多少沙子的泪在流淌
多少誓约流进陌生的家园
在月明星稀的夜晚
在焰火满天的橘洲上
紧握沙子的手
还会说冷吗?
 
湘江扭头走了之后
暧昧的轮船唱着美声离开
偌大的世界谁会注意
那留下的两颗金色沙子
在江滩上相拥相偎
不离不弃
两条寂寞的蛇
怀着怨艾的毒素交缠在一起
灵魂像浪花一遍遍开放
喘息一如潮水
一次次漫上岁月的温床 
 
 
《想念一棵树》 
 
每一个男人的旷野中
都会有一棵婀婀娜娜的树
那棵树肢体莹洁
果实丰盈
在风中乱发纷飞
性感十足
男人没有依靠的时候
就会想念这棵四肢张开的树
靠着树的身子
眯上一时半刻
男人梦中群鸟竟飞
乐声大作
 
想念一棵树
想念一棵四肢张开的树
每个男人都有这样的心结
不管贫穷还是富裕
低贱还是高贵
每一个男人的旷野中
都有一个柔软而温暖的窠巢
那是一棵长满眼睛的树
胴体会凝视你
世界上的动物
有比男人更傻吗
为了一个眼神
男人会付出终身奋斗
怯懦也会成为一名勇士
无知也会成为一名诗人
 
想念一棵树
她的名字叫做白桦或者枫
她站在旷野傻傻地等你
四肢挂满了露珠
皮肤白晰
头发似火
倒影在湖面跳动
象脉博一样展开笑纹
树的憾事是永生不能离开大地
不能奔跑
也不能飞翔
死也要死在土中
所以她只能选择
成为鸟的伴侣
 
想念一棵树
想念一棵四肢张开的树
开满鲜花
香气扑鼻
这是每一个男人的隐私
没有树的日子
也就没有了荫翳和梦想
不管男人走得再远
每夜
那棵树的树根
从泥土中伸过来
一下子
就握住了他的生命 
 
《雪花地》 
 
在秋天想念那冰凉的裸体
从天上毅然跳入世间
一片片  一群群  一朵朵
盛开在茫茫旷野
一眼看不到边呵
她紧紧地拥搂住大地
从此  永远与我们同在
被她所钟爱的人
屡屡践踏
凡人并不懂得珍惜
 
雪花
是我见过最傻的姑娘
心地柔软而又芬芳
她总是作出冷漠的样子
其实  一点温暖
就足以让她化掉
她用纯粹的母性滋养土地
以及土地上的植被
还有我们
别以为她是真冷
你可以从山涧的流泉
握到她软滑的手臂
你可以从街心公园的喷泉中
听到她的笑声
 
每年  她光裸地躺在山野
一动不动
洁白无暇的胴体相叠相携
比尸首更孤寂
凝望着天上的姊妹
与那些姊妹年年约定
人间真的有什么迷人的故事
让她们如此痴情
违逆天条  争先恐后
雪花地
一直向天边铺开
象一张大床
任何人
无权糟蹋一片
来自天上的真诚
 
假如  一个人
执意走上一条不归的路
那就再也不要回头
哪怕那张床的尽头
是高山或者深渊
村落或者坟茔
只为那种遥远的痴迷
那份生命的喜悦
多少雪花呵
葬在了不知名的沟壑
多少信任
融化在爱情的泥淖
直达春日码头
繁花开满大路
 
 
贺文键2.jpg
              
 作者简介: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协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湖南文学》《山东文学》《广西文学》《星星诗刊》《绿风》《青年诗人》《戏剧春秋》《艺海》《衡阳日报》等发表100万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庞贞强简介

    庞贞强,1970年出生,现定居包头。内蒙古作协会员,包头作协会员,博客上写诗一万多首
  • 邓太忠简介

    四川南部县人、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诗歌中心执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