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脉》(二)

作者:海田 | 来源:中国诗歌网 | 2008-07-22 | 阅读: 次    

  导读: 变焦定格 废墟哭泣
1. 勇闯禁区 5月23日,地震后的第11天,也是北川县封城的第4天。
  封城的原因是悬挂于北川县城头上的唐家山堰塞湖坝体已经渗水,随时都有崩坝的危险;散发浓烈异味的废墟,亟待集中消杀防疫。

 变焦定格 废墟哭泣


1. 勇闯禁区

     5月23日,地震后的第11天,也是北川县封城的第4天。
  封城的原因是悬挂于北川县城头上的唐家山堰塞湖坝体已经渗水,随时都有崩坝的危险;散发浓烈异味的废墟,亟待集中消杀防疫。
  特别想看一眼我们部队决战多日的县城,凭吊那些山峦下、废墟里掩埋的冤魂。我决定进入北川。
  请求首长相助,回答是“已经封城了,任何人不让进”。
  那就自己想办法,任何事不试,怎么就能说不行呢?尽管很多被阻挡回来的人都劝我别费心思了,但我执意一试。
  军车穿过了任家坪收费站,我闯过了第一道关卡。凭经验,关卡是为规范人设置的,我因入城心切,决定今天“犯规”:先硬闯,不行再交涉。
  第二道关卡的路障开启还没有恢复原位,几个交通警察正围拢一块儿交谈着什么。
  “乘虚而入!往前走!”我当即给司机交代,不要减速。
  在第三道关卡的路障前,我们不得不停下车来。我坐在车上,摇下了车窗。下面是一段我与交警的对话:
  “干什么?”一位身着黑色训练服的警员问我。
  “我要进去。”
  “进去干什么?”
  “我要采访!我是中央抗震救灾采风团的,要体验生活,进去看一眼,马上就走!”我们出发前,总政领导组织会议时,就曾与中宣部对我们采风进行过统一的要求。
  “进去要开证明的,现在不能进了!”
  “我一定要进!我们领导在里面,我们是一起的,不用开证明了!”我语速极快,口气俨然是他的领导。
  我脑子忽然一转:“我给你看我的证件,我是……”
 他看看我手里的军官证,没有吭声,可能是我坚定的语调和必进的气势占了上风,我居然连车都没有下,他予以放行。
 我礼貌地表示了感谢。
 事实再一次验证了那句话:有志者,事竟成。

2. 北川呜咽

空无一人的小城
唯有我在独行
心渐渐被满目凄楚撕碎
全都空了――
城――空
心――空
镜头――空

曾经的天然氧吧哪里去了
熙来攘往的人群又哪里去了

我不敢用脚踩踏这片土地
唯恐惊扰了逝者的梦境
掏空的心生出双翼
在小城的上空滑翔
掠过断桥 拱路 塌楼 巨石
轻抚那一根根流泪的断柱
惊愕那一座座高楼被挤压成
千层饼式的废墟
6层楼 8层楼
在眼前只剩一层残垣

到处是巨石 大的高过房屋
全都是扭曲的道路 塌裂的桥梁
坍陷的楼房
整个小城一片疮痍 一片碎渣
我的心听见了预制板下冤魂的哭声
看见了生死间阴阳两隔的不舍不弃
哭哑的咽喉在空中旋转
绞碎了疼痛难忍的心
离别的泪眼在脑海中飞舞
一次次割断我悲悯的思绪

被掩埋的爱者
祈求被爱者的意念
承载弥足珍贵的生存
或许这生存有些残缺
被抚慰的却是一份温暖
是爱者拜谒的温暖
世人倾慕的温暖

当年月光里的爱情
即使在窗下混沌
在花前影单
留守的心灵一隅
始终应在膜拜的阳光里
对爱者吟唱颂经般的歌声
这声音传递的情感
使逝者解脱彻底的磨难
让生者意识存在与坚守

爱与被爱 没有告别
也没有分离 距离是傀儡
不用去抓住傀儡的躯壳
天使会保佑你们的团圆
从各自的季节
出现变化的轮回

我没有哭
因为我知道
被爱者的眼泪一定会刺痛
爱者的心
阴阳相间的路
会被泪水冲没
只能让永远的痴情
在这条路上把守

在被突袭的瞬间
有多少母亲用身体呵护住孩子
支撑起生命的彩虹
有多少老人将子女推离危难
自己却深埋于瓦砾之中
又有多少老师一次次舍弃生的机遇
转让给学生

最难忘是这样一幅逆光构图
那一刻 凛然的丈夫
把心爱的女人紧抱怀中
让生活的霞光照彻她永远的长发
将自己关

9 7 3 123456 4 8 :
  
责任编辑: 周占林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若离诗作20首

    若离:诗人,作家。华语诗歌春晚爱心形象大使,中国诗歌春晚首任形象大使,国际诗歌游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