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空中来

——石头告白

作者:顾偕 | 来源:中诗网 | 2020-02-12 | 阅读: 次    

  导读:顾偕新作快递。


 
      它给风以星星
      给平静的河床以花朵
      那歌唱没有多情的肌体
      它使笑声充满寂静
           ——[西班牙]洛尔卡

 
 
空蒙的深度
一望无际蓝色的平原
在尚未出现的时间中飞翔
在看不见未来的延伸中
沉寂地歌唱
带着亿万年不灭的热情
带着奔驰在周身
始终想洋溢起生命的血液
今夜,我要再度以不朽的神经
划破天空
让洪荒的大地从此看到
身旁的星星
让长夜从此
有着一种力量的明亮
我要把一切坚硬雄壮的风光
 献给你们
并使所有的死亡
重新开始颤动
并使大地从此懂得梦想
世界苍茫的身躯,就此
能够充分领略到
我将送给人类的
永恒的瑰丽

历史还未从我身上走过
我已看到了历史
风让所有的荒芜变得骄傲
当一万年清凉的雾气
仍在滋润
没有威严的生命
是我,我的并不浪漫的降生
让一切虚弱的历史
从此终于有了依恋
我将为这从无灵魂的家园
带去铭刻在我
记忆中的精华
我要以我
能够吟唱出生活的身躯
为缺乏节奏和色彩的人间
带去刀剑及器皿
并使无数不幸的丰富
 就此能于血的书写中
拉开
代价与完美的序幕
 
让我不衰的元素
播撒到每个
需要变迁的角落吧
我会把我充满灿烂的基石
通过各种变形的美丽
把积聚在我激情中的富饶
传递给
如同一直在沉睡的人们
当某一天你们
突然明白了什么叫作建筑
是什么坚固的展示
一直可以守护着你们
尽管炽热却始终微弱的心
那时,我已穿过黑暗的火光
于漫长岩流的凝结中
把死亡,早已换成了
诞生与肥沃
把一阵阵狂暴的轰鸣
变成了
陆续飘浮在大地肩头的
交响诗般的音乐
 
此时,脚下的大地依旧苍茫
这广袤而没有光明的时代
似乎从未考虑过
要孕育什么理念和成就
此时我从漫长的虚空中穿行
就将自天而降
经历生平第一次
伟大的坠落
但愿我像一颗观念的种子
此后真能为一切
荒凉的平原及山峦
带去百合绽放般的明亮
带去我无声的语言,所能
为这枯燥世界
铸就的明媚
从风暴中走出的心灵
无疑仍还储存着
太多的从容与坚定
今夜,我要把身上
所有永不枯萎的情感
痛快地撒落在这些
一直笼罩在庞大腐朽中的
地平线
我要成为这里
黑夜后的第一道曙光
成为人类看了后不再惊慌的
 庄严而美妙的面容
我已打算将我全身
饱含里程碑的肌体
全都带去给那些
无法说出希望的山峰和河流
以及世世代代,一直在
祈求坚固的梦境
一座城市,或许
瞬息便会在我
闪着绚烂的旋律中诞生
并将我这拥有日月精华的
上天赐予的礼物
从此陆续变作它们
品尝繁华的开始
 
树木在向我仰头致敬
此时,唯有这
宛若注入了清晰血液的
大地年轻的骨骼
还在永不动摇地
生生不息在朝我这,即将
落在它们身旁的陌生客
诉说着生命的传奇
我的尽头
原来是如此灿烂无比
鸟将从我
 流泻着变幻的身上飞过
从今往后无处不在的华丽
可以在我对混乱
精密的运用中
还会使种种困惑和不安
均变为秩序
我的奔往之处,其实是
多么富有贯穿精彩的可能
这将与我同在的一片光辉
时间的秘密,相信不日
就会在
同样契合着未来的空间
尽情流露出
那时我已化作风景的
力量与法则
我持续的理性,和
平衡的细节
我将欣赏到自己
微风中凝结的爱情
享受着生命的陪伴
并愿以一生的失眠
就此去聆听
时光的流淌,以及
岁月年复一年
生动的远去
在沉睡与苏醒之间
在静止与轰鸣的照亮之中
当空气都要让路
呼吸都要暂停起伏
在我以一种壮观
来与大地约会之际
人类,你们知道
能使自己神圣的缔造者
将会是谁吗
今后你们,若是谁想
站在我的肩上
妄说永恒
谁的描绘,又能经得起未来
停放他那一点点
意义的光泽
 
但愿告别天空
不是我一生的错误
如同很久以前
告别力与火的冲击
也不会为我今天
从遥远到遥远,再能于
自身顽强的结晶上
看到什么遗憾
炽热的身躯在加速开始冷却
蕴藏在我梦想中的威力
将以罕见的坚实或者透明
一如完整的宝石那样
把我所有隐秘的光芒
都转换成信仰
火焰便是我的微笑
我要带着最后的微笑
重新创造
眼前这个世界
海浪在为新世纪的到来
展示着欢腾的狂舞
恍若当初作为激烈的岩浆
从头至尾,我都充满了
迸发愿望的美好
我的旅行就快到了终点
生命的一种止步,无疑
又将是
另一种沧桑的开始
 
我已无法
再像过去的沙尘那样澎湃
各种英雄的想法
在持续组成着
最佳奠礼
正待将我的一切沉默
带给尚未抵达的文明
我仿佛已看到了
渐次由我身上凝结起的
 城池  大道  和小路
缠绵着混泥土的桥梁
以及铭刻着寂寞的墓碑
当钢筋某一日全都成了
帮助我不朽的神经
甚或日夜都有可能
会来提醒着我
有无必要
这样的矗立
我顿然发觉
宿命就是一面旗帜
也许并无什么对错
但唯有前进
生命或许才会
最终得以安息
 
所有缥缈的景象
均似清新的空气浮动起来了
变换和给予
从此将在这大地回荡
在这昔日
一直没有任何闪耀的
无知的星球
迅速叠加起
如同喷涌而出的辉煌
伴随着我极其缤纷的心
 一切尚未被我包围的
贫瘠和苍凉
想必就快也会拥有
我将送给每个世纪的艺术
乃至所有接近我的人们
都将得到的
庇护与享受
得到我对进步的说明
以及大量能够证明
我便是一切改变源头的象征
我的梦想还会在我的内心
永远闪光
千万年激烈的心血
现在亟需化作平静的魅力
先要为人类世界设计出
藏着帝王的金字塔
世代可让爱情密不可分的
泰姬陵
继续能演绎杰出的
古罗马竞技场
乃至还能于血腥与灾难中
飘出庄严圣歌的
圣索菲亚大教堂
我要把自己所有凝固的故事
从此变为这个世界
迷人的遗产
 让灵魂在重获激情后
继续于每一块基石间
窃窃私语
并以速度已停止的
另一种前进方式
让每个时代,就此能
感受到我影子的厚重
我无声传递给这个世界的
敬畏之心
 
所有的统治者
都从我的脚下上来吧
如果你们认为
一切有力的预见,都可以
在峰顶得以见识和解决
今后我愿意替你们提供
能够扩展视角的灯塔
愿意成为你们
扫除迷惘的台阶
自然的使命
不仅要使艰难缩短距离
在一切创造的背后
更有你们人类了解不了的
神的规律的实施
有所有生命毕生仰望不到的
只能称之为神秘的
爱是什么的环绕
主宰的妙韵
思想的面纱
永不透明的冷酷的运用
各种分化的权力
如大大小小执着的工程
已然在我来不及反应时
便以令人震惊的谎言的智慧
开始交织起
永无周期的
所谓的理想的战火
我以先知般的洞察
突然明了到了
还有许多充足的疯狂
同样也在迎接着
我的到来
同样也在期待着我
能予以他们更多的
水晶或钻石般的
长久的纷乱与富丽
当我想到自己
将与这不幸的景象
共赴生死
慢慢同样也会变为
这失乐园里的
一块不起眼的碎片
 我的为什么来到这里
为什么要为一些苍白的岁月
聚集起人类不懂的光明
顿时像沉积在沼泽的美好
一下淹没了
所有最初的结论
 
石的花瓣也最终难免凋谢
再怎么馨香的童话
一样也会遇到
月光下的断头台
我的芬芳,不可能
世世代代都会于自己的
花岗岩和大理石中溢出
闪亮,是永远只有
一次的舞蹈
为了仅在这一次中
显现出我的壮丽
今夜,我要在这
直奔大地的途中
想清所有
可能相逢到的岁月
以及一切均将布满我周身的
暮色中膨胀的欲望
朝阳下陆续远离的祝福
人生,是多少个瞬间
积累起的
顽强的榜样
我无法相信那些
从少女到母亲的
所有并不漫长的精彩逾越
最后还能在我冰凉的怀里
留下生命浓缩的笑容
还能于外表上
让后来者倾听
她一生曾经拥有的恋歌
她繁衍完子孙
还愿说出憧憬的眼睛
 
皇冠和权杖上的黑夜
用我默不作声的闪亮
来极尽奢华
装饰起了黑暗的重量
多少个世纪总是跨越不了的
希望的伤痕
像漫无止境的幽深的荒漠
让我于无数心碎之际
再也难以想象
人类还会有什么
真理的牢固
有什么宝贵的渴望
继续能于风中,保持
 如我一样
不变的威仪
我像凝固的波浪那样
就将忧伤地耸立在这世界
我汇入每个家庭和朝代的
极度疲惫的凝重
同样也将在
纵然千年不倒的
丰富的动荡中,只能
孤独地欣赏着自己的纯净
自己装满历史的
无奈的平静
 
夜空中的故乡
珍藏着我往日清澈的星星
透露着鲜血风格的岩石
从山谷走向大地
依旧坚定不变的洗礼
我在失去浩瀚时
却感受到了阳光
我在远离神圣时
却沐浴到了
何等需要幻想来表达的
人类的黎明
善的意境,也可能
会有许多深刻的主题
就为这,那怕是局部
完美的屹立
我都愿把自己
一切精湛的变迁
宛如一种标志那般
镶嵌在一处叫作
法国的凯旋门
让胜利的事物
无时不在彰显正义的回声
让人性望着雄伟的能量
就要歌唱
就要不约而同地,去朝
不存骗局的镜子般的美丽
永远靠拢
 
人类啊,你们都该
从此以后
好好地注视我了
因为有我这来自宇宙的
卓越的造型
有我这层出不穷的
强劲的提示
你们的世界,才不至于
在所有价值的风化后
立时就瓦解成了
一片巨大的脆弱
我将在钟声中
宁静地看着你们今后的发展
沿着整个世界
由我开创的道路
我还会把自己依然不变的
真诚与坚强
如同忘了衰老的化石那样
用我永恒的纹理
继续去照亮
所有热爱过我的人们
在我为你们提供的
开放的咏叹调里
原本并不包括苦难与哀歌
不包括封闭的战争
和一切执意想让政治
变得有色彩的逻辑
也许,正是因为
宗教在这已变成了一种
原始的呼喊
认识都已进入到了黄昏
你们才会
用疯狂换取生存
用破坏去同未来交谈
 
黑暗时代的摇篮
那些布满了贪婪和错误的核心
那些美丽
一直笼罩在阴影中的
生活本该有的曲线
那些失去方向的流畅
正在枯竭中歌唱的
大地的身体
你们始终在自己的残骸下
追寻着死亡的秘密
你们在尘埃中独自闪光
千万年来,可曾发现过
梦想的力量
可曾奢望有朝一日
天空会掉下
能够带着你们飞翔的翅膀
我是你们终于在云中
清晰看见的,一块
比彩虹还璀璨的圣石
我的高度灵动着神性的热力
斑斓着另一世界的意义
就将以你们不懂的精美与震撼
你们无法真正领略的
一种磐石的丰盛
为这尚未开启文明的大地
渐次锻造出一个又一个
包含我灵魂的
黄金时期
我会慢慢用一燃再燃的
内心的激情照耀你们
并愿在粉身碎骨中
看着人类与他们的大地
从自己终于能绽放磅礴的
某一个大放异彩的早晨
朝我的精神走来
 
这年轻的世界
多么需要用我的预言来围绕
在我的声音即将轰鸣而至时
冷兵器的冲突
所有源源不断
只是为了野心的较量
所有原始而只是为了
献祭欲望的痛苦的喷射
都将以虚弱的方式
重新等候一种
从未出现过的起点到来
我会由此告诉他们浩瀚是什么
什么是能量的风景
什么又是
诞生华贵和奇迹的黎明
一切荒芜均将就此结束
硝烟会像新的空气那样飘逸
所有的黯淡换上技术的色彩
沿着我展开的思考的大门
几近崩溃的人类
从无光环引领的人类
陆续就将欣慰地发现
未来其实就是一种创造
是事物改变后
正确抵达的一种真理
 
今夜我要使所有的命运发光
用我千万光年延伸而来的
庞大的激流
我要让一切物质的生命
今夜开始在我萦绕的故事里
感到风吹时
有许多迷人的组合
感到无数彩色的周围
正是我的世界一直在
细致地扩散和形成
一切未曾获得,和
享受过光明的元素
这才有了
靠在一起的意义
有了明显成为
新的历史的不凡
生与死的终极问题
如生生不息的呼吸与眺望
还会于这空间
沉默或喧哗地扩展开去
我是这一切更新的延续
也是所有这一切
亘古变换
唯一的见证
当我满身刻凿的文字
目送着反反复复生命的流逝
目送着人类那些
辽阔中的选择
最终毫无意味的一些负载
我顿然感到
即便是在我身上
试图阐释起辉煌的胜利女神
同样也不免有种
英雄的荒凉,有种
依然能耗尽世界一切的
时间的罪恶
 
生存或许就是一个谜团
它就像我曾经
一身带着问题的流沙
总是于未知的前进中
失落分离
安静地穿越和消失
最终却又不能
在自己需要的真实前凝固
真实究竟是什么
我在自己未来,或将被人类
荒废千年的优秀遗址
终于又目睹到了一切神奇
斑驳的面纱
一切眩目造型难免的挣扎
乃至最终,只能
保存的腐朽
 
哦,过去永远是那么笨拙
是否只有当所有的困难
全都一如严寒停止了
大地才会真正回春
我在古老的体内
何时能看到
最后一种现实
我的视线就将簇拥起
整个人类世界
而我,是否就此便能说明
我已与永恒靠近
自己踏着希望而来
也不算是次
失败的旅行
 
     2013.6完稿于广州科学城
 

  顾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在芙蓉、花城、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及南方日报等全国大型文学杂志和报纸发表长诗20余部;在中国青年出版社、中国文学出版社(中英双语版)、花城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等全国知名出版社出版个人文学专著9部(诗集)。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及香港和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我们没有退路》

    白庚胜,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长等。著
  • 京城雪遇

    丘树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理事,广东省政府文
  • 【英汉对照】中诗网优

    “中诗网优秀诗选”中英对照版,由中诗网翻译工作组与现代诗歌版联合推出,为国内
  • 一只翱翔于蓝天下的鹰

    诗归自然,诗贵自然。这两点少君先生在诗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是诗人的主题、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