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黄河装不下亲情友情

——兼评罗广才的诗

作者:郭栋超 | 来源:中诗网 | 2019-11-03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郭栋超新作快递。

 
 
  去年的一天,广才弟与方文兄在开封参加诗会,两位都给我发了微信,我答:因公务,只能爽约,如方便,可到许昌一聚。两位果然是爽快人,下午即至。
  我在一农家小院接待,酒至微醉,方文兄读了他的《致儿子》,其情其亲其期许,言犹在耳。及至又有几杯水酒下肚,广才弟夺过我的话筒,一首写给父亲的诗让三位年过半百的人潸然泪下。
  “黄泉路上,前后总是一种燃烧”,诗语的真挚、心绪的展示、父亲留下的真心,在诗象中丰满起来了。几句哲理性的诗句,让在座及读到此诗的人,调动起了追忆的感觉。这感觉,仅仅是儿女对先父的想望吗?是,又不纯粹是。父亲劳苦一生,仙逝后只是几打纸钱,那自己的身后呢?
  笔锋辗转,他突然写到了女儿。而女儿的出现,是此诗谋篇布局最精妙的部分。父女之间对生死进行了一番探讨,并不严肃,甚至还有几分戏嬉。人,生即有死,可对死的态度,是对生也即生活的感悟。
  我想到了苏东坡弥留之际与几位好友的对话。维琳方丈说:“现在,要想来生!”苏东坡说:“西天也许有;空想前往,又有何用?”钱世雄对苏东坡说:“现在,你最好还是如是想。”苏东坡最后的话是:“勉强想就错了。” 
  活着就要豁达,忘了荣辱,忘了世俗。极乐世界有吗?或者有或者无,谁知呢?实际上,你自己就是你自己的极乐世界。
  穆木天说:诗的世界是潜在意识的世界,诗是要有大的暗示能。诗的世界固在平常的生活中,但也在平常生活的深处。《为父亲烧纸》这首诗的后三句,诗语平淡,而折射出的“悟”,却随着整首诗的情绪线索,其艺术的纤维,愈发强硬且绵柔。此诗是首悼亡诗,却在肃穆中又有一种天造大化、不求虚妄的神灵主宰的求告,亲情便是一切。
  广才弟是位编辑,也是性情中人。他张罗诗友的诗歌,以及同辈的生活琐事,他对他尊重的人的真,感动过很多人。现代人经常感慨面对通讯录不知向谁话凄凉,而他在诗友客死异域时,组稿发诗、安排悼念活动,真应了那句:世间尚有真情在!
  关于爱情,《诗经》至今,不管是文人骚客的翘手弄姿,亦或乡野的粗俗民谣,都把诗语的种子毫不怜惜的抛洒。每一粒种子遇土而生,长遍了土地的沟沟坎坎,河水的浪浪波波,茁壮于庄重的青砖石楼亦或露风的柴院瓦屋。
  初听《一条黄河装不下我的爱情》,我不以为意。方文兄击桌曰:诗的题目好,读读听来!热酒岂止是穿肠,已燃得广才满脸红光。又一杯白酒,仰头入肚,后退几步,好似有个舞台,朗声便读。听而思之,有了几点收获,慢慢地,我也涉足在黄河岸边......
  这日夜奔腾着两岸万家春秋的九曲黄河,今天的春秋,属于两个俊男靓女。而诗人,却打破了这蓬勃的激情,这绿草一样铺展的暖意,他想为自己所爱的人,也擦一下嘴角。“那您也带嫂子来啊!”多么调皮,多么曼妙的回答。这不是古人的花前月下,更不是古人的相约黄昏,年轻人赤裸裸的展示,映在河水中,弥漫在了这诗画着的黄土上,这是蓬勃的火力之语,如水中的太阳,硕大无朋。
  这一打扰,多少有点儿不合时宜,我接过文稿,细品,又恰如其时。在广才的眼里,姑娘笑的幸福,而一句祝福的话语,湿润着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苍茫,这生命之树,便拨地而起,青枝绿叶了!
  对诗,我是业余的弄家,此诗的艺术特色我就不可多言了。而此诗把恋爱铺陈在尘世的生命之河旁,其情怀也了得,私密的恋爱,便如黄河般汹涌澎湃了!那飞沙,那背囊,是点缀又不是点缀,它是尘世的物件,因诗者的点化便灵动起来了。灵动的祝福,如晨早的朝露,
  孩子们,你们是幸福的,带上诗人的祝福,上路吧……
  方文兄是我敬重的人,也是大度的人,亦如蒙古那高高的赤峰塔,磊落且神秘。大前年,当他把我长诗《壮士行》发在《中国作家》上,用了似小说一样的页码,我接到样刊,手震得微微发烫。那时,我俩还不曾谋面。此次席间,对广才弟的每一句评语,都精准又中肯,诗者相聚,不会有人落寞,那是必须的。他们是一群率直又易受情绪感染的人,真纯是他们的底色,关乎浪漫又不浪漫。
  古人虽聚的次数少,可一聚会便是数日数月甚至结伴长游数年。今人聚多离急,现代交通发达,人人只有诗,而无远方了。
  那天,夜色阑珊,广才弟与方文兄仍是要走,上车来不及挥手,司机己绝尘而去。想想,那古道瘦马呢?那十里长亭呢?哎.....都忙呀!
  可,一条黄河装不下亲情、友情……
  广才说,《罗广才诗选》是他的第一本诗集,早早便给我寄来了样书,又邀我参加中原(郑州)分享会。可惜公务在身,去不了现场了!在微信上,我已经看到了诸位诗友的品茗,故,仅对这两首诗谈点己思、己悟,遥祝11月10日《罗广才诗选》中原(郑州)分享会举办成功!
 
 
 附:罗广才诗二首
 
1.《为父亲烧纸》
 
黄泉路上
前后总是一种燃烧
  
小时候
父亲在前 我在后
细嫩的小手习惯了
父亲生硬的老茧
跟着走就是必然的方向
年少的迷惘像四月的柳
绿了就将春天淡淡的遗忘了
  
划个圆圈
天就黑了下来
黄黄的纸钱
父亲在笑 以火焰的方式
 
父亲一生节俭
我烧的纸钱没有留下一丝残片
 
这是通往冥间的邮路
这是炎热带来的凄凉
这是阴阳相隔的挂念
这是或明或暗的人生
 
女儿打来电话
好奇的问:
烧纸?是做游戏吗?
 
面对我的讲解 孩子呢喃
“那不行,您要是不在了谁给我买娃娃啊”
 
在女儿眼里爸爸是为她买娃娃的
在我眼里女儿是为我烧纸的
  
用最通俗的语言阐述
女儿释然
峤峤说:知道了
等我看不到您的时候
就烧烧纸 和您说说话
  
黄泉路上
总有一种希望
前后燃烧
 
 
2.《一条黄河装不下我的爱情》 
 
黄河南岸有生活的片场
小伙子为姑娘擦拭嘴角的菜渍
很投入、轻柔
眼里有黄河的波纹
 
“我多想爱人在身边,
也为她擦一下嘴角”,我说。
姑娘反应迅捷:“那您也带嫂子来啊!”
 
“怎么带?一条黄河装不下我的爱情”
我脱口而出。
 
流水汤汤,长势蔓延的高贵
更接近幽美
在四季枯荣中澄澈
春风在跑,在舒缓中叙事
眼前的恍惚还是老样子
像隔世的回眸
 
我请这位姑娘和小伙子
再现一下刚才的场景
姑娘羞涩的双手捂面
笑得像幸福一样。 
 
空腹的沙子被缝入大河里
漂白了飞翔的行囊、大地的烟火
一条黄河装不下我的爱情
  郭栋超: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理事。已出版诗集《高原 草原 平原》《盛宴》《在这纷扰的尘世该怎样爱你》《少年带着雷声远行》(合著);荣获首届《奔流》文学奖:诗歌奖,中国诗歌万里行优秀诗人奖,第二届河洛桂冠诗人奖。诗和诗评散见《中国作家》《诗潮》《诗林》《诗选刊》《奔流. 时代报告》《莽原》《星星》《绿风》《海燕》《诗歌月刊》《岁月》《天津诗人》《诗歌地理》《工人日报》《中国交通报》等各类报刊及中诗网、今日头条,凤凰网、环球网、豆瓣网,诗评媒等网络平台。获《奔流》首届、第二届诗歌一等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