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冬:郭栋超诗歌的情怀溯源                       

作者:麦冬 | 来源:中诗网 | 2018-12-06 | 阅读: 次    

  导读:关于郭栋超诗歌的评论作品。

  前一阵子,在小小的诗坛似乎对“口语诗”有一场激烈的争论,抨击哂笑者斜蔑的五官挪位,捍卫者怒目如四大天王。我不知道“口语诗”提出这个概念的参照物是什么,但大概揣测一下,似乎应是针对传统诗歌的文人雅韵诗的讽刺,直接掀翻了绵延几千年的传统诗文大桌,将“笔墨纸砚的事”直接简化,会说话就可为诗。拿下诗歌装模作样的“酸”,敢于出口成章,白生生就是白生生,别什么玉肌凝霜。语言素白是口语诗的大境。白话说的不白话,还能说成艺术来,就是口语诗了。骂人不带脏字,就是水平。其实,文革时中国早就遍地“口语诗”了,只不过那时穿绿军装,现在穿西装T恤罢了。白居易让村妇读懂的主张也应是“口语诗”有力的支撑。
  其实,白居易的村妇能读的主张,是被狭隘理解了白居易的苦心。白居易被贬后,下到基层,真正感受到了基层生活的苦乐,原有的士大夫情怀被彻底击溃,使他真正认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诗情,思想情感都与普通大众相通,诗情与世情相通,与民生疾苦相连,才是真正的诗歌,语言的村妇之懂是白居易的浅层表述,也是被断章取义了。“村妇之懂”更多的是指诗歌在情怀和立意上要与普通人和普通生活相通,是强调诗人要主动褪去象牙塔的苍白,让鲜活的生活充盈诗歌,至于语言,可雅可白,只不过,再雅也要家常情调,再白也要是艺术的语言。
  口语诗的硝烟,是白居易的意外之诧。
  在多元化的旗帜下,诗坛百花迷乱,似乎已无公理,此种局面让人头疼。不仅仅只有评论家头疼,诗人更为头疼。诗人越写越不知道什么是诗了,越写越不知道怎么写了。诗坛目前的多元化繁荣,实际身在其中的诗人都清楚,这就是一个旋涡,困住了诗,困住了诗人。
  当诗歌创作进入乱象时,就要回到诗歌的原点,才是探寻答案的最好的路径。中国诗原点是诗经,历史与文艺审美惯性使然,大多文论对诗经的审美关照都强调修辞与节奏,很少对诗经的旨趣进行探讨,也就过分强调了诗创作的形式,赋比兴,语言特色等,少了诗最基本特征的关注。黑格尔在诗论中强调,诗本质上是“内心的观照”,而不是修辞,诗是“统一有机体”。绘画的材料是颜料,雕刻的材料是石料,唯有诗,是更高层次的艺术,材料是精神。所以,诗的材料不是语言,对黑格尔的艺术提炼,不得不点赞。 “内心观照”实际上是情怀。诗中一切语言修辞,景物感念,主题意旨,都由情怀所主宰,才是诗。传统诗论就是名气不小的大家也是对诗进行条分缕析,条块分割进行皇皇大论,什么意境意象等等,概念很多。都少有“有机统一体”论。派系很多,实际这都是论述的需要,与诗的本质无关,正如现在口水不小的口语诗之争,其实无关诗的本质。
  话说到这里,是该切入正题了,其实,我不是在随意甩“响炮”,也是在直接说郭栋超的诗歌,“情怀”正是其诗歌的核心立足点。据我观察,近一时期,郭栋超的诗歌创作在诗歌圈形成了一种现象,一是量大,新作迭出,并且,还是长诗居多,可见作者精力充沛,诗情澎湃;二是评论多,对郭栋超诗歌的评论也很壮观,并且,评论者不乏大家,有的还是诗歌界泰斗。郭栋超写的诗歌题材很宽泛,所涉及的面很广,诗情也表现的很多元,似一块多棱的钻石,光芒角度很多,评论家也都拿着放大镜似的从各个方面对他的诗歌进行了大量解读,且兴味盎然,拙作《回归东方》也曾凑过热闹。对于一首诗,情怀是它的灵魂,语言修辞技法等等,皆为骨肉血脉而已。正如女娲造人,四肢躯体都捏把成了,就差那口仙气,人就活了,浸润在诗歌中的情怀就是那口仙气。
  且看看郭栋超这首诗: 

《村庄我那从生到老的部落 》

单峰驼  沙子及水
老黄牛  田地及草
喘息着  半边夕阳落了
柿子树下  红果静极
山雀归村
干草堆得老高老高
牲口的草料
没有篝火
说书人  起伏胸膛
盘腿而坐
笑着哭着
久远的朝代  不相干
不相干
又抽抽答答
万虫声息  飞鸟
倾斜翅膀的飞鸟
负载而起  那群家鹅
我的村庄  我的
从生到老的部落呀
扯起命的缰绳
浮沉无期
过场  新鲜后老旧
山路陌生了
沟谷陌生了
我会回来的
山誓海盟仍在
岁月磨扁回归的棱角
灯光笼罩
今夜雪来得早
疼痛抽打脸颊
脚手架  月光如水
如水的月光独奏
穿城的风  印记偷走了
夜晚比白昼更亮
不眠之夜  劈开窗口
家乡的那匹白马
迷路了
冷游荡世  来吧
白马  驼我回家
路上  风刮得我
柳叶般清瘦
一城人流  一夜虚拟虚拟是鬼  无须识我
村庄
我的村庄
我那从生到老的部落呢 。

  这首诗如果从语言和技巧意境意象等等来看,写的并不怎么高明。但是,诗歌中浸染的家乡离别之情,(新鲜后老旧/山路陌生了/ 沟谷陌生了/我会回来的 / 山誓海盟仍在/岁月磨扁回归的棱角/),回家的急切游子情,(来吧/白马  驼我回家/路上  风刮得我/柳叶般清瘦/)以及对家乡寸土只草的悲悯之情(干草堆得老高老高/牲口的草料/没有篝火/说书人  起伏胸膛/盘腿而坐/  笑着哭着/久远的朝代  不相干/不相干/ 又抽抽答答/万虫声息),却很能打动人心。
  若跳出这15首诗歌的局限,放眼郭栋超其它大量诗作来看,郭栋超的诗歌有几个明显的特点:一是赤子之心,在他的诗歌中,你能强烈感受到诗人那颗火热的心,分行的诗歌通体喷涌着家国情怀;二是思想的力量,诗歌的功夫在诗外,文章的气势,来自于思想的洞明与深刻,不是玩技巧,码文字,为佳句捻须,而是思想善舞,调动文辞;三是河出龙门,磅礴的气势,诗歌气势大,篇章巨制,不是小调小曲,目前诗歌界很少见;四是气贯长虹,正气凛人,不是靡靡之音,不是打情骂俏,不是抖抖小幽默,绕绕俏皮话,(目前这些都很流行)。我不喜欢大段大段引用诗人的诗句来证明观点,有心的读者会从郭栋超任意一首诗作里感受到。别小瞧了这几点特色,这几个特点如果放到目前诗歌圈创作现实中,就显得弥足珍贵,肯定是作者付出了不同寻常的思索后才践行的艺术创作取向。
  为什么这样说呢?
  中国的改革开放40年,社会各个方面开始综合性地起伏、酝酿,并渴望突破,开创新气象。更多的思想与情感让人的内心世界开始充盈,开始觉醒,萌生更多的表达诉求,这是一个民族文化是否能形成大气象的基础,同时,也是涅槃的历史性机遇。
  作为文化艺术的传承与创造者,谁能准确而自觉地把握这一社会律动,谁就会幸运地成为点燃文化新境界的火炬手。
  而自上世纪90年代,国内现代诗歌开始以纯粹、个性的名义标榜艺术性,诗歌大兴怪诞、离奇之风,西方盛行的后现代主义被奉为至宝,形成晦涩、诡异、意绪化诗风,以背叛和标新立异的独立特行为艺术要义,社会上形成诗歌的孤傲独立与社会大众阅读障碍而相继离去的两相寡欢的局面。诗歌也越来越远离常人情感,在自己封闭的小圈子里对着未来呼唤阅读的交流。在阅读基础越来越薄弱,诗歌陷入自我封闭,烟火难进下,这一时期的诗歌不但没有进行反省,反而一头扑到网络上,利用网络的庞大平台寻找虚拟的沟通快感。
  其实,这也是目前诗歌圈各种吵架的根源。之所以这样说,不妨从另一艺术来借述。自魏晋时期,书法已经不再只停留在“形”的层面了,而是上升到了“神” 的层面上,形神兼备才是书法,否则只能是“书”而已。正如人,如无思想、精神、神采,就只是“行尸走肉”。苏轼论书说过,书须神、气、骨、肉、血,五者缺一,不为成书也。曾国藩也曾以乾卦和坤卦论书法的神与形,神入乾道,形入坤道。好书法,看神采,精神灿烂,气韵生动,看形质,点画精到,结字协调,章法贯通一体。神,是书法的核心所在。但是,神又有“共通性之神采”和“个体性之神采”。人要有精气神,这个层面的神,就是“共通性之神采”,画竹子,要画的刚健有力,不能弱,才有精神,才有君子骨气,但每个画家的笔下,各自的竹子又都各见精神气质,这就是“个体性之神采”。那么诗歌呢,也是同理。文辞只是诗歌的“形”,不是诗歌的核心。但目前诗歌圈的种种以“文本”论展开的吹胡子瞪眼,其实都是舍本逐末,狭隘地在“个体性之神采”上互掐,忽略了“共通性之神采”的基础,这样的争论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共通性之神采”是诗歌的首要前提,你的分行文字过不了这一关,就根本谈不上“个体性之神采”,更遑论“文本”!
  这一现象并不是国内诗歌自觉形成的,而是社会生产方式多元化状态下,社会思想与价值观多元而无统的现实所决定的,诗歌不自觉地陷于社会人文潮流中,或低吟或高歌。但是,这一丰富的、落寞的、无和的意绪化诗歌兴起,也并非坏事,它是国内诗歌大作问世的必要准备。所幸的是,当下诗歌已开始出现新一轮寻求自我突破的迹象。
  郭栋超的创作就回应了这一趋势。
  郭栋超的诗歌,可以看出,已开始在艺术的立足点上审视社会与时代的理性,开始试图走出小我,追求贴近现实的大我之歌。艺术性与思想性结合的高下,直接决定诗歌境界的高下,像赛艇的双桨,单桨划水必然会侧翻。当诗歌的灵魂向现实生活发出拷问时,会发现处处是矛盾,处处是精神的挣扎,这样的创作也必然会给诗人的精神世界带来痛苦与苦涩。中国的社会正在经历从未有过的大转型时期,现实生活的时代转型必然会要求人文思想与精神的转型,而最关键的,任何文化的转型都是被动的,社会现实生活的流变始终都处于主导地位,左右人的精神活动。
  具体到郭栋超的诗歌,诗人精神上的炼狱之痛是表现在诗歌里弥漫的温暖情感里的。诗人把折磨与挣扎吞下肚子,只把暖心的悲悯留给读者。郭栋超的诗歌散发出来的能量是善的,是大众的,不是恶的,不是自我沉醉的。他用心印染了一块蓝花花布,为我们遮挡雨,遮挡令我们恐惧的丑,遮挡人生之惑,然后又耐心铺平,装饰我们的生活。郭栋超的诗歌里,有竹林七贤表面狂放不羁实际是抗争的时政鞭挞,也有悠然南山的陶氏隐骨自宽,也有屈子凌波士大夫的雅铮之气。但又都不全是,他的诗情比竹林七贤直白,比陶氏多了夫子的“不可为而为之”出世俗责,比屈子之仪多了不拘小节。他诗歌里跳荡的心赤诚而热烈,热度不亚于闻一多的《红烛》:“吐出你的心,看看是否与它一般颜色”。
  如果非要说一下郭栋超诗歌的缺点,我认为,其诗文辞太过“言说化”了,有的甚至就是在絮叨,也就是说,其诗歌赢在“神”,略输于“形”,还望诗人雅量共勉。
 

 附:
1.《<光影>及隐隐的雷鸣》
 
    导读:杰奎琳·杜普蕾,英国女大提琴家,1945年出生,1987年因患多重硬化病去世,当她坐上轮椅无法再演奏时,她的生命事实上已经终结。 其演奏的《光影》,中文名字又叫《殇》,被电视剧《倩女幽魂》收录为插曲,也曾被填上词改编成歌曲《太多》。
 
 
腊梅迎春的间隙,绿草地
托着蝴蝶,翅展晶莹
似连非连着柳絮
树之孔洞垂下柳叶
一片薄了,一片瘦了
不知名的小虫
低低鸣叫春日
《光影》杰奎琳.杜普蕾的
琴声挤过密密竹缝
一河两岸溢漫沉重
 
没有原上的野马
没有戈壁的飞沙天鹰
没有地中海的航船
甚至没有浓雾的伦敦
是遗腹子在圣像的教堂
低述见到的孤寂光影
 
杜普蕾,弦击心根
无法流泪,春日
却是凝冰一点点化了
洁白却伤情,绝美伤情的
还有那片苦丁香
还有你预感的昙花一现
你个娇艳的玫瑰
你个杰奎琳
这是春日
是夏日前的春日
移步桥上,水光涌纹
绿林遮挡了你的《光影》
 
紫荆花谢了
五月挂在枝头的
石榴花,一朵一朵开了
那是夏的风韵
那久违的隐隐的雷鸣
雷鸣算什么
那绳索般缠上你的《光影》
你的,他的,我的,
杰奎琳的,别问
那是《光影》 那是《光影》呀
这尘世天上的光影
 
2.《半河鳞片两岸淡然》
 
佛家川上曰
不归来处
群鱼跃动
飞过那岸那浪那滩
一河鲜血
半河鳞片 母鱼
死了 小鱼睁开了眼
看到了天
腥风血雨后 生命 生命
水流越走越远
两岸淡然
 
3. 《村庄我那从生到老的部落
  
单峰驼  沙子及水
老黄牛  田地及草
喘息着  半边夕阳落了
柿子树下  红果静极
山雀归村 
干草堆得老高老高
牲口的草料
没有篝火
说书人  起伏胸膛
盘腿而坐 
笑着哭着
久远的朝代  不相干
不相干 
又抽抽答答
万虫声息  飞鸟
倾斜翅膀的飞鸟
负载而起  那群家鹅
 
我的村庄  我的
从生到老的部落呀
 
扯起命的缰绳 
浮沉无期
过场  新鲜后老旧
山路陌生了
沟谷陌生了
我会回来的 
山誓海盟仍在
岁月磨扁回归的棱角
灯光笼罩
今夜雪来得早
疼痛抽打脸颊
脚手架  月光如水
如水的月光独奏
穿城的风  印记偷走了
夜晚比白昼更亮
不眠之夜  劈开窗口
家乡的那匹白马
迷路了
冷游荡世  来吧
白马  驼我回家
路上  风刮得我
柳叶般清瘦
一城人流  一夜虚拟
虚拟是鬼  无须识我
 
村庄  我的村庄
我那从生到老的部落呢
 
 
4.《悟空及悟空的后来者》
 
只是那一点点欲念
一点点欲念,戴上了皇冠
炫耀天庭,天庭长月难圆
咒语,咒语,再不是
再不是那个手持
金箍棒的浪人九尺天耙
丢了,花果山内一道道
勒绳入皮缠肉不存上苍
 
青花红果熟了烂了
仅有的水滴不曾打湿
飘着晚霞道上没有姑娘
即使是身披长毛的
姑娘没有,没有那姑娘
 
一句降妖除魔又是一句咒语
走了,村上那个白骨
多情着沟谷,多情着山屋
一棒,自由,地狱,天堂
你再也找不到了
多少年了我拖上镣铐寻你
一个欲念一句咒语
双颊刺青,抛了缪斯洛神
抛不了的是撒旦
悟空呀,抛不了的是撒旦
真的没能抛了那撒旦
悟空呀!悟空
 
 
5.《家乡的桐叶依然生动》——致杜涯
   
   题记:某年,因鄢陵花博会,我负责接待郑州大学校长,我校长李润田先生也前来贺之。我陪郑州大学校长参观,怠慢了润田先生,老人家桃李遍天下,我识先生,先生不知我。知我乃河南大学学生时邀我留影记之。我对郑州大学校长曰:郑大是名校。先生曰:河大乃久负盛名,很多专业比郑大要好。郑大校长不轻河南大学,大家风范。席间同桌,先生润田大师让我先敬郑州大学校长。李先生年长,二位先生礼敬有加。感慨系之,醉了!那时中午尚可饮酒,醉了……我絮絮叨叨,与杜涯有关吗?答案是肯定的。杜涯得了鲁奖,人谤之!我看了留言,感慨系之!
 
那一月,你用颍水作墨
那么多年
诗中还是柿树,柳树,椿树
活人的树呀
是你的也是我的
你我不曾谋面
是谁送你绕过一棵一棵小叶杨
春飘白絮
近了远了
回望多少寒冬酷暑
 
那一天,你走了
别了,祖母凝视你坐扁的石头
一排排玉米熟了
你没看一眼
诗与远方招遥
田地上,伯母婶娘
如莫奈的向日葵
低垂着头,谁的心碎了
 
那一年又一年
疲惫吗?累了吗?
中原的梧桐问你呢
皇冠有无
庄邻不问,土地不语
疲惫吗?累了吗
回来吧,首山已无七贤
归来吧,咱不要那桂冠
深秋了,活咱的遍地是红薯
菊花开了,一地秋雾
 
  1. 《雪花及一切都是无辜的》(外一首)
 
落霞河流着隐遁
山,岭,峰挂不住
一片片,一条条
落了,是密林,是荒原,是沟谷
雪花,魔术了天宇
人及一切动物,植物
等待着,蓄谋己久
滋润后,有了青色
牛,羊踏歌而行,咯吱,咯吱
绿荧荧的眼光
野猫嗷嗷后的古屋
群狼蹄疾                 
冷,聚集,聚集
山顶上雪峰,一座
一座后的一座
崖下一朵雪莲
幻影着洁白
灰灰的山兔
幻觉着雪莲
轰!雪崩了,雪崩了
雪崩了呀
一切归于沉寂
苍鹰视察的翅尖
硬而又硬,利之又利
雪花及一切都是无辜的
腐尸遗存,苍鹰的翅膀硬而尖利
 
《蛋壳里崩出的太阳》
 
是不是己经等了很久
山与山,一个亮点
跳跃,石头突兀
茶树,一层弥漫
它的巡视,它的照拂
水鸟翅断金色
苇草,震颤,低述它的温热
 
捶衣棒,一声一韵
碎了斑块,聚了
水天一色一碧
敲打走现时,往昔
一曲枉凝眉,那是
撑着油纸伞的心事
大江东去,犁桦
一畦畦一坡坡稻谷
 
雾锁峰丘,薄而又薄
远而又远的云朵
冬来秋走的日子
山鼠遗忘的粮食,种子
积蓄,积蓄着来春
雨后返青的野草
拽着秋阳
它的硕大无朋
它的光芒万丈
蚂蚁弓起脊背
驮着光芒万丈
以及硕大无朋
爬动的,是弓起脊背的蚂蚁
那成群结队的蚂蚁
 
7.《不是月亮又是的:月亮》
 
家乡的月亮忘了
母亲,父亲的月亮也忘了
西出阳关,驼踩月影
马踏古道
喘息着,喘息着
累了
 
累了
圆圆的桌子
你的我的他(她)的
一个标识
各就各位
是的,是五谷
五谷酿造的酒
欢伯
欢笑,欢笑,欢笑
我愿,在此中
疯话,醉话
那人呀,你知吗?
你知我不知
疯话
真话
说了,今夜
我醉了
我说了
我笑了
 
醉了
这是不敢的
不敢
是童话
又不是童话
童话,远了
初春,远了
盛夏,远了
秋分,庄重
这八月十五的夜
月上楼头
封闭,封闭
封闭的是一枝树梢
呵呵,云散了
十五的月亮
亮了今夜的酒桌
 
月亮,怎么看我
我不知
我在看着月亮
你呢
十五的月亮
十六圆了
圆了吗?
该是圆了
田地上
银亮银亮的地膜
一个讯息
传着,传着
 
8.《故事,在不在八月》
 
故事,七夕,讲完了
夫子,佛陀,耶稣
一个接一个讲了
默罕默德
优雅他的牛羊,烈马
葡萄架下,人散了
星稠月缺,又是八月
春,夏的故事
句号  一丛丛的
是,是,是菊花
是的,是菊花
 
该有新的故事
无人讲于我听
风透篱笆,葡萄架下
霜凝枝杈
人走了,驼鹿
项下铃动雪花
旧有的故事
蜷缩,冰下
新的故事
会不会喷发
葡萄架下,稀疏毛发
古人的神话
庄稼,该是一茬
一茬
该是一茬一茬
 
9.《从前的麦收》  
 
黑灰色的天上
闪着星星
冷星明的风
水汽粘着麦香
布谷,鹌鹑静卧
草窝,稀疏漏风
镰刀对撞磨石
嚓嚓,嚓嚓,嚓嚓
镰刀有了亮光
磨石有了裂纹
精神了几个月的麦杆
耷拉成驼背的老头
咣咣,大钟
敲醒了夜的村
 
噼里啪啦
麦子躺一地
草帽遮不住
地头麦垅
一地弯腰的人
汗水飞溅
马咴恢叫着
场上,堆满了收成
饿了一春的狗
青绿着眼睛
兔子四脚蹬土
来不及嚼碎
最后一根刺角芽
一只土狗一溜风
 
队长总嫌天短
吆喝着吆喝着
咋就起了旋风
风掀麦垛,呼,呼
叔伯们拉着麻绳
雨流红背
公社的秘书拽着绳头
麦垛前谁也不想是
有模有样的人
 
半大孩,总嫌
日头磨叽
一天一年似的
还不天黑
瘦马打不动响鼻
老牛不再慢悠悠的
踱着方步,皮鞭炸响
黄澄澄的麦粒
越堆越高
毛驴,月上树梢
地上打了个滚
伯母婶母升起了火
香,香,一阵一阵
香出牲口院
小妮子也舔着嘴唇
妇女组长手甩着,热,热
一人二张烙馍
柿树上,天边的
星星亮晶晶
不长不短麦季就过了
玉米拔节,吐了红缨
 
10. 《只要你别忘了回家的路》
——致高考学子
 
   
孩子,这么多年
默契过又无默契
是的,太多的压力
你的也是我的
忘了吧,今夜
该有风就有风
该有雨就有雨
你是父母的期许
考场,人挤着人
笑,乐,会有的
孩子,一切会有的
因你而骄傲
一切会有的
桥,毕竟是桥
只要有桥
孩子,你在桥的那头
我在桥的这头等你
一切如意
 
不要回头看
看母亲眼中的泪珠
母亲的泪珠  是锁链
会锁住你
远行的脚步
不要回味
父亲的抚摸
父亲的抚摸 是高山
会挡住你
远行的视线
背起相知或不相知亲人的祝福
追随着你的影子
向前走 吧 孩子
只要你别忘了回家的路
 
11. 《卖》
 
人卖人的
兽卖兽的
神卖什么
人,兽,一块块骨头
神,卖什么
 
集市,四婶
只卖土生的青菜
日生夜长
我什么也卖不了
 
吆喝,卖呀
声,长而又长
天短而又短
卖不了的地
卖不了的天
天又亮了
夜,贼星闪亮
 
12. 《孤独,一根骨头》    
 
故事,光阴里
水鸟滑过耳跟
梦,船的水纹
风吹梦醒
芦苇弯腰
一片声音
 
孤独
一根骨头
簑衣凝冰
钓了鱼儿
钩不起星辰
 
13. 《远了的是景,近了的是情》   
  
海雾曼妙了景致
折叠着片段
陆地没有切实的牵绊
风动睡莲
青叶上白了,荷花
幻境似有若无的关联
江船误了程期
大雪朦胧远树
月圆风寒
雾,雪,月一层白纱
盖了船头
掌舵人顾不上
岸边闪过了
青山,茅屋,畦田
 
岸上人,胸无纤尘
船内人,水波白帆
秋风拽直了原上飞马
杏花飘渺春雨江南
近了,远了,雄了,柔了
谁哭了,谁笑了
远了的是景近了的是情
红伞下
有个踏浪人,远了
垂钓者,近了
一张古铜色的脸
沙粒打酸了眼
海滩,飘然而去的流线
 
14.《谁是谁的影子》  
 
位置:独木桥上
亦或桥下
河水泛红,尔后淡黄淡暗
夕阳,多情
留不住太多瞬间
星星点点,似有若无
轻描淡写,野林深处
那一点光还在
便有一个气质的你
风选择了遗忘
 
有人伏身那株独木
阳光灿烂,船越来越远
岸上,山恋舞蹈
海水,漫不经心
湿了脚踝,湿了
湿不了又湿了的影子
山那边海那边
一海一山彤红
 
他走了,那影子
一丁点光,不离不弃
不用挥手,就远了
他在那个歧路远了
那个歧路,那个远行者
路上,田野山花
起起伏伏,他走了
山花起起伏伏
 
石砌的古巷
身影不再交集,碰撞
一个人的影子细而又长
跌倒,影子沾满泥土
墙壁,挤出水雾
影子:那不是泪
不是,泪落了干了
不哭,只是到底
谁是谁的影子
谁是谁的谁呀
雾散日出,雾散日出
不敢问,河中的影子
有无人打捞
 
  1. 《独狼,踩着一地金黄》
 
真的不是蝴蝶,不是
可蝴蝶似的舞姿
轻盈着,一片片
沾上冬衣
就这样,集体枯黄,落了
擦着冰面,如泣如诉
秋蝉,不鸣冬季
 
一望无际,金黄
山那边的山那边
蜷缩着,雪球似的小生命
我,蜷缩着
那是一只狼吗
是的,荒原狼
独行,咯吱,咯吱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呀
它踩着一地金黄
咯吱,咯吱
一只荒原狼
独行的荒原狼
 
 
 
 
 
 
 



 
 
 
 
 
  郭栋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理事。已出版诗集《高原 草原 平原》、《盛宴》、《少年带着雷声远行》(合著);荣获首届《奔流》文学奖:诗歌奖,中国诗歌万里行优秀诗人奖。作品散见《中国作家》《诗选刊》《莽原》《时代报告. 奔流》《绿风》《诗潮》《诗林》《星星》《海燕》《诗歌月刊》《工人日报》《中国交通报》《中国诗人》《中国诗歌》《诗歌地理》《上海诗人》《卢沟晓月》《大河诗歌》《蜀本》等报刊。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诗,不是一切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人心决定着佛的站位与

    罗鹿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系常德市诗歌协会、湖南省金融
  • “苏诗三兄弟”诗选

    江苏诗人傅荣生、季风和邹晓慧是当下颇具个性的三位实力派诗人,其中,季风和邹晓
  • 王爱红的诗

    王爱红,山东潍坊安丘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
  • 王近松:秋声与乡愁(组章

    王近松,回族,笔名谷锋,2000年1月生于贵州威宁,无忧诗社成员。作品散见《毕节日报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