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毛:《我们怎样叙述乡愁?》

——郭栋超诗歌品读

作者:郎毛 | 来源:中诗网 | 2017-10-07 22:29:12 | 阅读: 次    

  导读:一篇有关郭栋超诗歌作品的评论。作者郎毛,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创始人,诗歌理论家,现居郑州。

52164&fm=23&gp=0.jpg

  作为中原体诗歌领军人物,在郭栋超的内心,自己永远都是一个流浪汉,离开了颖河边家乡的沃土,离开了三峰山黑黢黢的阴影,他走在一条他自己认准的晋身之道上,一边是生命的挣扎,一边是哀哀的低吟,有时候他也会选择豪放:“左牵黄  右擎苍  射天狼 足印之花  因出走而绽放 一朵朵开了  艳了 脚步  丈量自我  自我丈量 野马狂飚 无人扬鞭”。

  但更多的时候,他竟是悲苦。

  记得少年时的他,不是这样。那时的他喜欢戴望舒的《雨巷》,一种甜蜜的怅惘,期待,而又落寞。其实我希望这种悠悠的青春期节奏永远伴随他,不要真的拥有苦难、苦涩和悲情。可是他毕竟走出来了,人生本身就是大苦难,他在他自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又情不自禁地频频回首,无论是在大草原上、戈壁滩上还是越洋的波音777上,让他魂牵梦绕的,还是他的颖河边的家乡。无论走到哪里,他看到的一切,都是家乡的放大版,那是他的前世今生。据此,按照一些理论家的定义,郭栋超又可以被称为“乡愿诗人”,可是我宁愿称他为“乡愁诗人”,在他的诗里,有着浓郁的对于原初生命的依恋。
 
“脱离母亲温水似的胎衣
便是终生流亡
跫然的足音  响着
也许就是半生
流浪  偶遇村风
转瞬即逝  难成永恒
异域  邂逅乡音
闲话鸡鸣鸭叫
蓝天下  是否疯长着庄稼”
——《乡思》
 
  这种蒙太奇般迅速切換的脚步、乡音与庄稼,回荡着一种绵柔的力量、一种绵密的愁苦、一种不可遏止的返乡的冲动。
 
“走出庭院  踩着晨曦
长城顿足  神风吹雾  木兰围场
怒放生命  生命怒放
归来  年老的我邂逅年少的我
独坐须弥山巅”
 
  如果说,美国神秘主义诗歌理论家爱伦·坡所主张的“灵魂升华”的境界是通过“静思”“冥想”来扺达的话,那么,郭栋超则是通过漫长的行走、一种近乎颠痫般的跳跃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灵魂的洗礼,从而展开了“中原体”诗歌在嘶吼式家国情怀之外的另一种叙事。
 
“娘   天上飘着雨
我没有家了  我是一个孤独的漂泊者
我忘了回家的路了”
——《清明 不总是有雨》
 
  是的,浪子回头,并非肉身的回归,而是疲惫无望的文明身影向出发之地的下意识倾斜,永无止息。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程维简介

    程维:诗人,小说家,画家,居在南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协副主席、江西省诗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