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 静置于土地

——《乡情》组诗前言

作者:郭栋超 | 来源:中诗网 | 2017-10-07 22:19:17 | 阅读: 次    

  导读:用文字追忆往昔,记录现在,不是撵时髦,也不追逐名利。我拙作《盛宴》有一语:本无恨,本无悲,恨悲心生。大时代,沉默亦或高蹈:小人物的印记,留下!雀声沟谷,山林,原野,响起。大海亘古,岸边,蚂蚁弓起黑色的脊背,月儿升起又落下,虫声和鸣……只有记着自己的故乡,才不会弄丢自己!

mmexport1488184741900.jpg 
 
  西方一位哲人说过:一个人很难在自己的家乡成为圣人;我说:一个歌者,歌咏的诗象永远离不开故土。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出生在中原一个普通的乡村。乡亲、庄邻,在我父母、祖母远走天国之后,待我更亲了。婶们总是以为我象小时候一样:“饿”,回家,总给我吃的。王姓大婶,在我吃了她烙的四个烙馍后,还说我没吃饱......婶呀:侄儿吃饱了呀!
  我二十七岁当乡长。回首,想干的事没能干了,干了的事没有全部干好。我不配说:视民如伤。
  过了天命之年容易想家,也不由自主的常常回家。奔走土地上的乡亲,大都乐哈哈的,看见他(她)们,我会想起没有见过面的祖父,等小伙伴们偷枣后才出来吆喝的王奶奶,村上谁考上大学他都会卖一只羊送学费的羊倌叔,一生孤苦、外出打工而丧命的次会哥!
  抚摸祖母年老时在村口等我坐扁的石头,悄然而行。书写乡村老树童年和默默吮吸滋养我的土地。是暖,是凉,是明媚,是忧伤,是疼痛,是想望,是落泪,是释然,是青草半色,是花挂满树.....时光不停的流逝,大时代也要有小人物的印记,大声说话,不可沉默成孤独的瞬息。
  散淡的人写的分行的文字叫诗,羊倌叔那跑动的羊群是他漫山遍野的岁月,那白白的是他岁月里的诗线。而我写的是诗吗?不知。
  古人的诗:或轻灵明快,或风雅雄健,或博大浑然,或峭拨逸宕,或精纯活泼,或落拓森严,或韵辙谨准,或高妙老成。我一农家后生,闲暇之余,捕捉些乡风村韵,谈着些年成淡盈,犹如一面质差的圆镜,勉强照个人影罢了,写不出水晶般的诗句:明莹精微。我写的是诗吗?不是!
  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悟。悟些什么?我愚,但只要行走,就得睁着眼睛。不知哪朝哪代哪位大家诗云:事如春梦了无痕!逝去的时光,若不以笔墨记之,便无踪影,岂不辜负了高天厚土。  
  我至爱的妻子、两个儿子以及最亲的人都说:你写诗不合时宜。我知道是为我好!但人总应该有点自己的爱好,生活着是幸福的,工作着是美丽的!我在《平原》中作了委婉的回答:“终有一天,我会枯发如草,骨瘦如柴。然后,转身离开,弃你别世。别问:这是为了什么,都是选择。以沉默作答,也是选择。”
  亲,别劝我了,除了土地,我还有什么?一切都会毁灭,唯有翻飞的思想永存。
  用文字追忆往昔,记录现在,不是撵时髦,也不追逐名利。我拙作《盛宴》有一语:本无恨,本无悲,恨悲心生。大时代,沉默亦或高蹈:小人物的印记,留下!雀声沟谷,山林,原野,响起。大海亘古,岸边,蚂蚁弓起黑色的脊背,月儿升起又落下,虫声和鸣,霞光!黎明拂过土地!
  只有记着自己的故乡,才不会弄丢自己!
 
  《乡情》组诗6首
  作者:郭栋超
 
1.《春来了》
 
悄然而至的年节
盘亘世间 绵长恒久
谁的迷醉 狂喜 亢奋
不再回味 纷杂 昏乱
有过吗 这是一切吗
鞭炮倾情天空
幻影绽放
觐见家乡 山路
起伏婉转
 
所有的 不该有的
恶名 罪孽 冷漠 黑暗
驯顺 多语亦或寡言
平原的风吹起
忘了 忘了
听 牧歌悦耳铿锵
在沟谷 在山林 在河岸
冰雪遮不住 
道路震颤 初一的太阳
似目光 无拘无束
是普照不是瞬间
树梢高傲着香飘
诸神的手帕擦去门面的浮尘
爹娘手织的爱意
丝丝缕缕 柔情
舒缓悠长 不在遮掩
如藤手指
拭去谁的眼泪 若有若无
靠上父亲如山的臂膀
灯光 不再朦胧
 
翻过远山的风 吟唱
旋起遍野的光晕
黄土掩埋的树根草根
撞击着土地 放肆又纵情
纵情又放肆 地上潮湿
弯曲后摇曳一地绿红
摄人心魄 刺破苍冥
多姿的白云
美丽蓬勃 斜依
土墙的母亲
盘算着冬去春种
娘 春来了 春来了
春来了呀!!  
 
 
2.《田园的秋天,膨胀着甜香》
 
风  悄悄剥去了铺展的青衣
华贵而雍容的秋来了
果实如陈年的锦帛
逶迤在房舍的宅墙  栅栏
红红的圆球装饰着土地
轩窗上结满花环  牵动钟楼的绳索
丛丛花木  翩翩着谁的舞蹈
 
城  吹着尘土的灰蒙
树  修饰后委屈着曼妙
黄昏  白云  永是飘飘的喧嚣
管风琴掀不动水的喷涌
惶惶如惊雷炸响找不到金星的头盔
 
虽不求魏风的竹林  晋时的桃园
闻而不语  笑而不言
布帘垂坠  传不来伊甸园夜曲的懒散
深秋了  热的布曼遮住墙壁
石柱上倒晕着烦躁  折皱着的紫罗兰
 
梦一般的寻一把尘光的钥匙
灵魂置放在乡野的祭坛
膨胀秕糠的甜香
夜色消散,黎明的气息弥漫
香芷,莠草并茂,阳光下泛着水的波纹
鱼鸭戏迷倒影的河面
河上有水的波纹,
旋转
 
3. 《乡 思》
 
脱离母亲温水似的胎衣
便是终生流亡
跫然的足音  响着
也许就是半生
流浪  偶遇村风
转瞬即逝  难成永恒
异域  邂逅乡音
闲话鸡鸣鸭叫
蓝天下  是否疯长着庄稼
 
 
试问  别后的风尘
细细数来  散飘弥漫
蓦然回首  撕不碎的乡思
袅袅而升  星晨辉煌
多想返回故土
原始  纯朴
天真后长着伤感
 
 
回去,回家去
凝固时间,河流销魂
院内院外,翻找母亲走后的讯息
村前屋后,轻嗅父亲坟土上
飘着似有若无的烟香
在父母躺过的床上
安然而眠
晨阳之光,如翅膀
展示绚烂  
 
4. 《土地抒情人抒情》
 
昼夜交替 夜色
布谷飞之于地形上空
暮霭制造宁静
古老谎言溺毙
颍水边上的农人 穿过
静谧
时光熟识的墙垣
太阳舞蹈绷紧神经
土地苏醒施展神性
赤裸男孩
及羊穿过丛林
农人没有忧愁
忧愁随着河水走了
平原澎湃后的生命
一缕缕伤感抛了
如湿树叶颤摇
潜入泥土 锄头跃动
久居黑暗土屋
不是它的禀性
犁桦爬行
种子疯长欲望之火
青苗 热切泥土的
隙缝
如奔跑的烈马
咆哮着伸出遮盖的厚土
伸向无痕
瘦骨嶙峋巡视着
大地
永恒
四婶呀 谁能无动于衷
 
 
雨水敲打
一边刨着黄土
一边催涌水泡
灭灭生生
雨水侵浸渗透河流
雾气幕布网罟
跌倒后不像年少时
跃起
四婶呀 我突然发现
侄儿老了
可身后石桥没过河水
切断了返城的路径
丢了记忆的伤疤
天晴了
给我一把锄头吧
侄是乡邻恒定的后生
土地不能静默
春谷长着悠闲
秋果长着旺盛
平原上
飘漫蝴蝶的风筝
晒焦的皮肤
让我
像黑炭似的在土地上
耸立
快慰土地变化
地上已有春色的投影
土地不能静默
侄儿跟着四叔弓起的
脊背
白须如风 动念心起
片片绿意 远过快乐
目光所极 谁是诱因
原上行走 路边花开
温暖缄默 清风欲归
意极语艳揽得一地疏竹
田地抒情
哈欠后
谷物翻浪 庄稼生动    
 
5. 《河流 石山 静谧的黄土地》
 
河流,我在无数的黎明看你
一条蓝色而宽阔的河流
绿化树即将要簇拥着你
不说波浪和喧哗
我和乡亲们都在你的身边
比灿烂更优雅,比优雅更抒情
我深爱的河流呀!
你还能否是我挚爱的绿洲
 
 
古旧的石桥,河面的渔船
都因你而熠熠生辉
我仔细地看铺展的水路
在绒绒的水草中凝思
水草呀,你是否也看着我
传递我刹那的喜悦
雾霾笼罩,阳光没有欢快的跳跃
满滩的绿树还会在河流的旁边
无限的伸展吗?
 
石山在雪里慢慢坚硬
崖上悬起万丈冰凌
多情的野兔从草丛跳起
多想给静寂的大山闪出一点生机
残存的野果弥漫着潮湿和腥甜
这是不是该是野兔奔跑的日子
猎人扣动了扳机,鲜血
是白色大地上的一片殷红
猎枪不是摇曳的橄榄枝
你倒在冬日的雪里 
 
猎人振振有词,血会风干
你的故事在大地上也很煽情
终有一天,他的猎枪会微微颤抖
野兔呀!抖落你的毛发吧
拥抱你痴迷的大山吧
你怀着的胎儿也死了
不会有人为猎枪放肆的抒情
那个潜伏的后代己悄悄溜掉
虽艰难度日,春天会是你
也一定会是他的荣光! 
 
静谧的黄土地,这是真正的冬天
树枝啪啪作响,草根断裂
在这暗夜,你没法逼视月光
你踩着十三岁卖盆的土路
你听到原野大片大片的脱落
你寻找给你一块馍的大婶
你知她己作古,她己作古了啊!
可你收不住你的脚步
这是你以子民身份的最后寻找
在这古老的村庄,今夜
没有一只鸟飞过天空陪你 
 
加快你的脚步,走过冬天
麦苗待来年会簇拥你想往的土地
只是你太留恋这河、这山、这地
那就让它们悄悄地收留你吧
黄色的土地被寒风冰冻
即然不能收留于你,那就转身而去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会毁灭
惟有翻飞的思想永存,生生世世 
 
6. 《足印•草原•花》
 
那一天  我怀揣
母亲煮熟的地瓜
太阳  不到清晨
真的没升起
远行的响动  满街犬吠
鸡鸣  啼落月亮
大雪纷飞  没有冻僵晨起的鸟嘴
有意无意之间
洒落了春意
如酥的细雨  尚无如约而至
渐起渐近的柔风并不轻浮
有个念头怂恿着
圆圆的露珠  打不湿
似有若无的香艳
家园  回头不在视线
踢碎路边的草花
如踢碎一瓣一瓣的旧情
夸张的伸了伸走累的懒腰
魔道上  决不顿挫  打盹
信马由缰  夸父逐日似的
古道  烈马昂起生命的朝气
沟壑  江河
朔风  雾霭
仰慕着远方之缘
心静如空  不知胆颤
树叶  树干凝漫阳光 
 
那一月  我坦胸露背
立于石墙之上
汗流浃背  推不动关门
一边是稻谷  苞米的清香
一边是酥油茶  溢出蓬帐
孟姜女哭倒过长城
无数的孟姜  一朝朝
搬动砖石
金戈铁马  北征旌旗舞风
蛊惑后的征人  离家征战
天高地阔  众生失忆
昂奋着生命之火
却又落花流水  地狱天堂
狼毒花  也不再盛开
扭曲着关内的炊烟
血水浸湿过的土地
热土下  血比铁硬
硬了庄稼  硬了牛羊
布幡风景  心事婉转
我的大中华呀,凝结成珍珠
珍珠串串 
 
那一年  我老了
己逝的风物不再光复
好似有过刀锋冷淡
刀刻的脸面  不再纤细
结茧的老手  却柔美而又光亮
偌大的园林  避暑山庄
不是被人省略的空间
人呀  掏心掏肺  只是流水的策划
再多情  走不出自己的肌肤  灵魂
一声枪响  人断肠
遥想当年  万人搭弓
木栏围场  箭穿草原之上 
 
那一梦  星辰输光技巧
积雪  覆盖了所有活泼的器官
梦  怀旧而不潦倒
情愫纷纷扬扬
人老骨头没有风干
迎风烂醉  圆润饱满的月亮无碍
白鹿登高  拾梦远山
轻如幻影
尚未落下的雪花  舞着
皇家的园林,承德
泄露一切
有客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
塞外  关内  朝拜八庙
是避暑又不是避暑
是省亲又不是省亲
敕封达赖  班禅
一条哈达  洁白而又光鲜
哈达洁白着珠穆朗玛的云朵
天山的雪峰
走出庭院  踩着晨曦
长城顿足  神风吹雾  木兰围场
怒放生命  生命怒放
归来  年老的我邂逅年少的我
独坐须弥山巅
左牵黄  右擎苍  射天狼
足印之花  因出走而绽放
一朵朵开了  艳了
脚步  
丈量自我  自我丈量
野马狂彪  无人扬鞭
风吹地远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程维简介

    程维:诗人,小说家,画家,居在南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协副主席、江西省诗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