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真·景真·意真

——郭栋超诗歌艺术欣赏之一

作者:代西 | 来源:中诗网 | 2017-08-28 09:20:54 | 阅读: 次    

  导读:郭栋超,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是位诗人,也是率真之人。出生在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思母念父,多少次挥手也告别不了家乡梧桐树的那片片生动。诗从年少至今一直温润着他的心。

  郭栋超先生,是位诗人,也是率真之人。诗,从年少至今一直温润着他的心。季节如约而至,春芽招遥萌发,大爱无形,他抚摸过祖母年老时在村口等他坐扁的石头;悄然而起,闲暇之余,也可能游历过山川、大河……

  诗歌《如能把住地狱之门》的创作,诗人先是感慨,“天堂遥遥 鬼挤神涌//主呀 给我一把利剑//钥匙锁住地狱之门//门锁铮亮”。然后,以历史的心境,开始恣意放纵,“挡住项羽刘邦//等等 吴广陈胜//金甲漫城//世民 莫走//还要挽留那个//高傲的女人//谁的江山谁的思春//毁了无字之碑//唤醒青冢里//那个背负江山的昭君//成吉思汗独尝原上飞鹰//提着打狗棍的乞丐//寺钟悠远//长城不绊你的马蹄//康熙来吧//长鞭打马//我的你的他的嘉年华//一边去 帝君//我要唤回受你们蛊惑的冤魂//让开路吧 不管他是在地狱//亦或天堂 还阳//天边没有流星”,用历史的呼唤,拷问一个个明君帝王。这些无声的呐喊穿透时空,让帝王的血腥之气窒息着读者的呼吸。诗人用喷薄的诗句,想在历史隧道中,努力地辨认着帝王的丰功伟绩,用诗歌重新把他们的生命照亮。虽然这些帝王明君彪炳史册、世世代代传颂,但在诗人眼里,辨认“帝君”时,也在帮助我们理解大历史的真正面向。诗人的警觉也衬出当下人心的粗糙,它提醒着我们,人类的今日,如果不珍惜当下的和平与安定,也可能会轮回到你不知的昨日!所以,在《假面舞会》中他说:“姐姐:这是一座城市//一座城市 光射穿夜幕//我藏身于孤傲铸就的铠甲//虽磕磕绊绊  却随心所欲//虚拟的气场 美丽易碎//姐姐这是一场接一场的//假面舞会”!诗人在此重复了“假面舞会”,借此来加重对“面具”的控诉,“面具”并不是诗意的向往。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戴假面具的?《圣经》中说,当夏娃和亚当受蛇的诱惑吃了禁果以后,就再也不敢看上帝了,他们开始为自己的赤身裸体而害羞,便用树叶来掩蔽自己的身体。大约,当人类穿上第一件用树叶做成的衣服来遮蔽自己的身体时,他就懂得了戴假面具的用处。而我们认为,人类的假面具是随着私有观念的产生而出现的。当人类的祖先还处于原始的穴居时代时,假面具对人类来说,是毫无用处的。因此,世人感慨道:“姐姐:人都走了//面具丢了  这么空灵//我不奢望什么//漫天星月的后面//有没有慈悲的上帝眷顾//我知道你在山的那”,我们生活在这个纷繁复杂的尘世里,就跟“善意的谎言也高尚”那样,适时适地的戴戴假面具。

  没去过沙漠的时候,想象沙漠是那遥远的边界,广袤而荒凉。是艰苦、干燥、贫乏……的代名词。如果因太过无忧而无所适从,可以去沙漠里体会一种落差。如果因太过孤独而苦闷,可以去沙漠,或许你可以对苦闷下一个最新的注解。然而,两者都不是,诗人对沙漠的兴趣与众不同。在《风,带我穿过沙漠》中,诗人给我们呈现了一个诗意的沙漠,让我们不禁神往,“落叶石上沉静成孤舟//热浪啃啮沼泽//怒涛排壑静没着散失//胡杨林青绿后//倒了又青//那情 那思 那意//巨蟒盘旋摩挲//一次次追问//你要的是什么//我是谁 谁是我////灵魂包裹着似燃未燃//山岭花开 水呀//穿不过沙漠//大雁咻咻吞吃游人投食//不再快如惊雷//不再南飞//喘息着 野兔逃过狼口//冬 峰从飞处飞来//泉自冷时冷起//红炉雪融 无限轮替//独坐 那思那情那意//升腾着水汽//轻轻的轻轻的落下//穿过沙漠//风温柔的手臂 //展翼 心无挂碍//飞 飞 飞//”,我们跟随着诗人的遐想,“穿过沙漠”,张开双臂,“心无挂碍”。《心经》说:“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在风带我走过沙漠时,“心无挂碍”。

  九寨沟,被称为“人间天堂”,“童话世界”,有“九寨归来不看水”的美誉。是心灵休憩的乐园,天空在水中,美景也在水中,景又在人心中,一树一花,一景一个天地,是那样的和谐和完美无缺,让人无法看清、看懂它的美!于是,诗人来了,想在这一方静谧、美不胜收的山水中获得心灵的空灵,同时放下内心深处的沉重!诗人感叹道:“九寨,我的九寨”,天气异常晴朗,坐在旅游观光车上,各个美景似走马观花,倏然而过。远望着“那里有水波  森林还有倔强的牧民//我寻找过天堂//九寨  沉静  柔雅  温韵//那一昂首的伸展//一条条翠绿  似春日撩人的布幔//你是我思恋//你是我幻想////那里有水波  森林还有倔强的牧民//我寻找过天堂//九寨  风起  水汶  梦影//那一沉稳的荡漾//一汪汪泉水  似神掌拨弄的滑润//你是我思恋//你是我幻想////那里有水波  森林还有倔强的牧民//我寻找过天堂//九寨  雪舞  晶莹  悬冰//那一纯白的淡定//一脉脉山峦  似旷野抖动的马鞍//你是我思恋//你是我幻想////那里有水波  森林还有倔强的牧民//我寻找过天堂//九寨  飞马  牛羊  酒浓//那一多情的哈达//一碗碗奶茶  似月宫泼洒的玉琼//你是我思恋//你是我幻想”。蓝色让诗人心驰神往,产生了要深入其腹地,去细细品味和解读这美的点点滴滴,远处的山,近处的树,倒映在水中,婀娜多姿,影影绰绰,分外迷人,它们的到来给幽深的湖泊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和乐趣。

  喜欢断壁残垣,喜欢古城遗址,喜欢历史留给我们的沧桑感。云南的丽江古镇;浙江的小桥乌镇;湖南的凤凰古城。这些用岁月堆砌起来的记忆之城,总是带着令人着迷的气息。而其中的凤凰古城,更是如此。步调轻缓,踏在古城的土地上,触摸着痕迹久远的古迹,古色古香的韵味十足。诗人怀念美丽的古城,怀念到夜夜入眠,一首《古城》写尽了古城的沧海桑田,正在抒发着作者们的一腔情意!诗人站在沱江边,让沱江的水把尘世的浮华冲刷,“天幕,青山//闪着灯光的古屋//河水无声,倒影一切//部落鼓声,人流如织//独处,遗腹子一样//想着,有过或没有过的故事//酒意微至//直盯,一棵挂满青叶的假树//似有无数话语//喉中倒流//沉默着//不能说出//这梦样的古城//为何是这般的思绪//该放的孔明灯//没有飘起//凤凰古城//木棰声声//石板路上//饮食男女,晃动了尘世//原始部落的实物仍在//原始的风气不存//躺下//做半明半暗的梦//别怪人醉生梦死//沱江流走的岁月//绿了梦境的树下//笛声悠扬,为爱//或是为了忧伤//别问,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蟋蟀,春生秋亡//不为谁而唱//不为冬而声//雏凤向桥上飞来//迎着,如丝细雨//雾一样飘忽//”,多少回魂牵梦绕,儿时多次梦里寻凤凰,“绿了梦境的树下”,随着暖暖的阳光,“原始部落的实物仍在”我们逃离了都市的繁华,也解脱了劳累于烦琐的工作之中,“为爱,或是为了忧伤”,踏上了旅程的那一刻,诗人的心情早已放飞,此刻像一只往南迁徙的鸟,可在蓝天之上自由的翱翔。

  王国维认为意境是真实性的体现,即情真、景真。(清·王国维《人间词话》)如此看来,意境首先要求的是情感真实、景物真实。情真景真只是意境的一个真实特征,而情景交融是意境的形象特征;虚实相生是意境的结构特征;韵味无穷是意境的审美特征。因而这几大特征构成意境的总体特征,也是意境美的体现特征。真实特征。王国维认为:“大家之作,其言情也沁人肺腑,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清·王国维《人间词话》)这是王国维对意境深刻的理解。他认为情感的真实是意境的本质也是目的,对情感的描写要“沁人肺腑”;对景真实的描写要“豁人耳目”。这些都必须具有“见者真、知者深”的真实感,一点假都不能掺和。这样才能创造出真实感人的意境效果。情与景,也是内容与形式的体现。景真也是艺术表现的本质特征,它载荷了本质与现象、目的与手段的全部信息。情真景真,二者是不可分割的。它体现着意境美的真实性特征。

  郭栋超先生的诗歌正是体现了这种情真景真的真实特征,情景交融的形象特征,虚实相生的结构特征,韵味无穷的审美特征。正如著名诗人、诗评家李犁说,郭栋超的诗歌热烈又扎实,像烧红的铁在铁锤下锻打,并在水中冷却和凝聚,挤出所有的杂质和泡沫,让思想坚硬,让语言尖锐。这说明郭栋超是一个有胸襟和情怀的诗人,也是这个时代少有的冷静和自省的诗人,同时也是一个对诗歌忠诚痴迷并不断淘洗打磨的诗歌赤子。

 
【作者简介】
  代西,著名油画家,现任华夏雁翔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副主席、中国丝路文化促进中心副主任、中国国家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华夏代西家文化研究院院长、代西洁肤泥、代西面膜贴研发人。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