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栋超:《春节》

——我的原乡我的根

作者:郭栋超 | 来源:中诗网 | 2017-01-01 00:00:09 | 阅读: 次    

  导读:  郭栋超,出生颖河边上的一个普通村庄。年少时放过羊,砍过柴,拔过草,卖过瓦盆,当过教师;后外出求学,当了公务员。虽也尽力为众人办了的事,但他常自责,该办的事还没办了,办了的事也未必办的尽如人意。但他谨记视民如伤!自认:本一山外之人,久居晋时桃林,又‘喜临秋‘幽古,偌大的平原上,荒郊山野,做一颍水草树。是位诗人,也是率真之人。思母念父,多少次挥手也告别不了家乡梧桐树的那片片生动。

c56b3204825ce7982c943c22c1130e3d.jpg

之一:轮回 矮了时光

剪断脐带 线似的
一圈一圈
脱离胎衣 点点血滴
背上伤感
握紧的拳头 十月后
伸展
抡圆 循环
梭罗样穿织
踩着时光 渐行
渐远

山峦夹缝 
熹微晨明
撩人春藤 
直挂花环
雪舞雁叫 
静谧夜色如刀
溪水潺潺 
流淌母亲温语
雾霭隔着娘亲
亘古交替今日
往昔

喷薄而出春日 秋日
染白谁的头发
四季流逝
谁能点缀纯粹
母亲 等我
心花 昏暗注视下
温馨绽放
别抚触我的伤痕
娘呀 轮回中
矮了时光
流年 你奈我何
母亲 等我

mmexport1483191311997.jpg



之二:娘 微醉飞上红晕

带上一年的疲惫 收成
土地 麦苗返青
桥头 娘坐等的石头
冰凉 冰凉
娘 我回来了 
端详了孙媳
又抚摸外孙
临了 才瞟了一眼
我渐渐泛白的双鬓

年三十 肉锅沸腾
捡块瘦的 给谁
儿媳 鬼扎着
香 香着香着
给您系上了披巾
初一 饺子包钱
喜庆 喜庆着喜庆着
偷偷给了重孙
娘 到底谁亲 说
谁亲 谁亲
红包 一人一个
我的呢 娘 到底谁亲
咋越老越偏心

中午 一盅酒 偷偷
洒地 让谁喝 心知肚明
站在门口 说是不等人
谁不知你念叨
婆母 我爹 祖宗
一口菜夹起又放下
孙女能 辣酒连灌带哄
劳作一年 苦等一年
娘脸上飞上了红晕
念叨着 天伦 天伦
娘脸上真的有红晕

mmexport1483191820419.jpg



之三:淡淡的 眼上起了湿雾

初二 夕兽逃逸
门神威武 灶爷慈悲
娘 张罗来 张罗去
鞭炮脆响 炸不飞
夜幕低垂
雪舞风吹
冷 冷在自家院落
记忆 轻灵
拱破层层雪堆
纺车轻摇 摇走
娘的岁月
淡淡的 眼上起了湿雾

父亲在墙上 目光轻移
暖 身上又多了一层厚被
娘 蹑手蹑脚 搓我儿时砍柴
摔出的伤疤
泪 一滴一滴掉在脸面
别装了 给娘说说话吧
像儿时想说啥说啥
别问娘 娘好着哩
你也老大不小了
别逞强 要知足
该回就回 该归就归

娘老了 走不动了
没你姥娘了 去看看你舅
我三岁 是他把娘送人了
别记恨 那是怕我饿死
该忘的就忘
该记的才记
背着恨 扛着怨 累
说着说着天明了
大过节的 不准贪睡
起来 替娘喂喂野鸟
雪铺地冻 别让它们
刨食弄坏了小腿

2016117191943236.jpg


之四:孙女 我领你认下亲人

你太爷 临走时
说 儿呀 不管你走多远
黄土养着的村上人
才是你的根
村前屋后的草
街头巷尾的树
才是你的魂
冬枯春发 草木生动
跟着爷 认下咱的亲人

四婶 别给她压岁了
五叔 让重孙女给您磕个头
啥博士不博士的
都是您的后生
太爷 接着晚辈给您的钱吧
大过年的 图个喜庆
当年 一袋红薯
恩动山河 情满山路
老姑父 烟哩
不掏不是
姑 您甭护着
再不给 还塞你冰凌 

家 根 魂 飘飘的柳絮
一片片摇曳生情
一棵枣树 一枝山梨
馋过几多孩童
奶 偷您枣的孙子回来了
咋 听不见啦
看看 我也扯儿带孙了
别擦泪啦 您硬朗着哩
甭走 让你伯母添锅上笼
孙女 跪下 
这是爷的亲人 
也是你们的亲人
是远走人的根
是永永远远扯不尽的魂

mmexport1483192419755.jpg



之五:姐说 娘您就依了孙辈吧

初五 比亚迪 大红旗 
动土掀风
孙子们 连拉带拽
嚷嚷着进城
娘说 坐不惯雪铁龙
头晕 姐说
您就依了他们吧
不就酒店订了几桌饭
说的轻巧
火上的蒸馍热气腾腾 
姐说 也是 五更
娘把我叫醒 挨着
初六又该各奔西东
中 我去 不准把我灌晕
灌晕了 别说我是老妖精

媳妇闺女还有儿子们
坐下桌 重孙 重孙媳妇儿
坐上桌 还有你姐
我使惯了 不像你们娇病
姐说 我请 我请
为了男孩上学
十岁辍学的姐呀
回娘家 
还穿着寸厚的补丁
从小到大 总是满脸堆笑 
从不说 捡野果
摔沟里落的病根

今年不准再寄葡萄干了
太奶也不是贵妃
荔枝不如咱的柿饼
啥洋豆
也抵不上地里的花生
咱也不是太后
不准盖别墅了
你太爷就一补锅的
不可装饰得像个后宫
只顾说哩 孙女
你也喝一杯
大过年的 爹娘不心疼
给个红包 
啥服务不服务的
接着 好孙女 
她姑 接住盘碗
一般大的孙女一般大的情
祖宗醉了
说了几遍 还是说
不管你们盖龙廷还是阿房宫
茅屋不能扒
里面放有你们太爷
补锅的扁担
还有一根掏火的棍

 

郭栋超003.jpg



之六:都走了 月明星稀

初七 厨房烙馍飘香
娘 手中摞个毛巾
姐怯怯的 不敢吱声
半晌 说娘别哭了
谁哭了 风大天冷
几次站在
重孙媳妇儿屋前
不曾敲门

重孙媳妇儿 捂住肚子
九十多岁的娘 迎着
生在家多好 生在家多好
说着说着 
拿出扯了一夜的尿布
平平展展
就不能生在家吗
祖宗 生那
都是咱郭家的后人
话那是那样说
只是不知明年春节
还能不能见上
我这老妖精

十五 平原上的乡村
灯火通亮 礼花放明
桌上摆满了饺子 吃食
娘筷子不动
都走吧 走吧 老了 
不耽误你们的营生
他姐 明早 不准喊我
谁我都不送
走吧 十五的夜
月明星稀
十六 是不是
云淡风轻
一大早 
谁惊得鸡飞鸟鸣

140557x555xp9p3x92p2cd.jpg



之七:走远 仍有目光注视

走了 儿孙们铺展着历史
器宇轩昂 为喜剧
一字一句 写上注脚
高傲而又洒脱
悄悄回眸 靠上土墙的母亲
单薄 清瘦
我那田野唱戏的娘呢
我那麦浪里挥镰的娘呢
我那拉水挑粪的娘呢
我那早年送我出门
脸上堆满期许的娘呢
娘呀 您一夜的叹息
不是凋谢的叶片
是招摇的花朵 永不凋谢

蓝天闪现 娘呀
我越走越远 
春日未至 影子仍短
您手中的温暖之线
别断
小时 我慢慢长成
饥饿的骆驼
娘呀 黄昏 逃向您
一块红薯 您做成面条
细细长长
娘 我是浪迹的野马
您是不是还能
挥动皮鞭
抽我 抽我
疼痛 
方知家有慈母 家有老娘

可能有一天
在异地的角落
不因什么 我醉卧
穿风桥下
不是畅饮醉酣
是为玉米花田地间
飞翔盘旋
是为沟边冬瓜
滚动的溜圆 
娘 回家吧
明年雪花飘扬的季节
儿孙满堂 院内院外
歌声 笑声 祝福声
必是声声震撼

mmexport1483192428840.jpg



之八:娘呀 给我学费吧

娘 节后童伴都上学了
手舞足蹈
娘 给我学费吧
最恨爹一声不吭
叭哒着旱烟 叭哒
爹 求你了
别叭哒掉
儿的豪迈
别消散儿的瑰丽诗章

爹 一只布鞋
扔得梦零零散散
姐说 一个春节
娘的牙没沾过肉星
你个蠢弟 跪下 跪下
娘 弟懂事认错了
娘 弟认错了
娘的泪珠串串
养了一年的羊儿
绳儿越拉越紧
庙会路上 
羊蠕动 娘蠕动

姐的梦瞬间永恒
所有的年少季节
没有花花绿绿
断了的树根
绝望但无呐喊
姐 过早的成熟
娘说你姐是替娘
日渐变老
姐 如有一天 
娘把一切托付给你
你仍是姐 您更是娘
姐 我让儿孙穿过
片片荆棘林
采下野山茶
圣洁触碰皇天
姐 您就是娘 您就是娘呀

郭栋超004.jpg



之九 :脚印 越走越深

儿 爹老了 爹的娘
也老了
眼圈枚绿成你手指上的
戒指
腿时不时的抽搐弯曲
儿时的梦 形影不离 
归去 归去
别问 是为了什么
不为了什么
归去 归去

旧墙上 可能
杂沓斑驳着陈迹
老枣树的棱角
秋时的果儿
闪烁 不能回避
儿时 没吃的
驱赶走后大黄狗的
儿孙们回家了
你祖母 昏花的老眼
亮了眸子
麦穗的芒刺 刺得再疼
那是曾有过的
闪耀灵魂亮光的时日

儿呀 让我回去吧
蜡梅花喷吐出袅袅香雾
山雀乘着倚梦振翅
土路 冬天也会热得发烫
落叶的树林 战栗中
摇摆
明春一地鲜绿
泉水飞溅 故土
让我同我娘一起
节日里等你
春节 热切的等待
儿孙娇女
痛快淋漓
也许我和我的老弟兄
背风帽檐低垂
雪白后 心恋意惬
八仙桌前 看祖宗的坐姿
笑哈哈
摆满一只只酒杯
我和我娘 年节里
等待儿孙 等着还没出生的你
回来 让祖宗起个
温馨的名字 
媳妇们 别嫌
很土 很土 很土

郭栋超002.jpg



之十:你也会成等待的人

你还没有告别 告别母亲
温水似的胎衣
脱离 风华年少的琴弘
便是陌路的独奏
你可以浪迹天涯
皈依一切的未知
走吧 我的后人
别轻易抱拳 软软的一声
再见 摇动车窗

终有一天 
你也会长成守望的人
温柔的风 吹过银杏的土地
吹过死火山的昌蒲
吹过冰冻后的面颊
吹过手掌 如折皱的树皮
守望 守望
一段段一册册
大马也拉不动的传奇
终有一天 哭着闹着
皈依 皈依
篝火燃着土墙的茅屋
娘亲暖热的山石

走吧 后生 
鼓声 贯穿始终
行侠仗义
故事好玩好听
江湖 自得其乐
酒气化歌 跌宕起伏
剧情跳跃而流利
朝九晚五后
问一声 家乡可好
隔洋隔海 已是人到中年
后生 记着
家有自己给自己
选择的亲人
来春 便会酥雨四溢
杂草纠缠着杂草
纠缠那岁岁年年花花绿绿
直达天涯 无边无际
归途 乱了脚步
不会不疾不徐

郭栋超001.jpg


雪走 雨来不来 都会是春节

  将近腊月的一个下午,我回到了老家。好像明天就是冬至!

  雾霾不去,心沉沉的。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真的做起来很难。村上一个叫爷的亓姓乡绅,也是我的老师,来了。七十六岁,还驾着教练车,来了,屋内的灯次第亮了。他年轻时,几次申请也没能加入组织,听说,后来到教堂,庙宇去了几次,仍是既没能成为基督徒,也没有成为穆罕默德,连佛祖也没有收他为信徒。只是流行样板戏的年代,他在红灯记中演了几次李玉和。那一年,也是冬天,风刮得紧,他在台上,真的成了杨子荣,一脸杀气、霸气。忘了自己是谁,谁是自己,只演得台下还是姑娘家的同村靓女,手捧热水,泪眼婆娑。你懂的,后来我便不叫她姑奶,叫起了奶奶!只是那时我还没有那一声啼哭,这都是村上人说的。了结英雄情结后,自此便安分守己,悠哉悠哉,整天仙人似的,成了平原上侍弄土地一介乐呵呵的农民。但,时不时并不老实巴交!有时感叹,没有演过皇帝。谁能占尽所有,知足吧,爷!

  聊着过去,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年节。好像有个约定似的,雪铺了一地。借着灯光,有几只小鸟,在院内找食。便想起老奶奶没走时,不管儿孙怎么饿,老人家也会给野鸟丢几把米!走了的人,活过来了,走天涯的人,也影影绰绰,挤满了院落。实际上,连亓姓的老师也因奶奶电话催他也回家了!

  屋里空调开着,雪化,顺着房檐滴滴答答,夜深了,滴了一夜的,是谁的眼泪?

  春节要到了,我想我娘了,我想我爹了。但我不能说我更想我奶奶。因为,他们都是已经远走了的亲人。

  天明了,地银白银白的。一切都掩盖起来了,呀!大地,天空,亦如往昔,只是雪走雨来,来来去去,循环往复!

   我奶奶的娘家,曾是有过两个干店、两辆马车的大户。不知为何,她嫁给了一个补锅的。补锅的就是我爷爷。奶奶虚岁八十那年走了,七十八岁还用缠裹后的小脚丈量着队里的田地,撵鸡赶猪挣口粮。老祖宗走时,连村上孤儿寡女的庄邻也为她烧了纸钱,送了殡。村上人说,她的葬礼是老年人记事以来最隆重的。奶奶走了,三十一年了。

  春节要来了,奶奶,我想您了……

  是为后记。

       郭栋超

作者传记

  郭栋超,出生颖河边上的一个普通村庄。年少时放过羊,砍过柴,拔过草,卖过瓦盆,当过教师;后外出求学,当了公务员。虽也尽力为众人办了点事,但他常自责,该办的事还没办了,办了的事也未必办的尽如人意。但他谨记视民如伤!自认:本一山外之人,久居晋时桃林,又‘喜临秋‘幽古,偌大的平原上,荒郊山野,做一颍水草树。是位诗人,也是率真之人。思母念父,多少次挥手也告别不了家乡梧桐树的那片片生动。诗从年少至今一直温润着他的心。季节如约而至,春芽招遥萌发,大爱无形,他抚摸过祖母年老时在村口等他坐扁的石头;悄然而起,闲暇之余,也可能游历过山川、河海、乡野。西北之行,他写高原、草原、平原,高抒一腔情怀;写丽人汉妃轶史,回味历史沧桑;写乡村老树童年,默默吮吸滋养他的土地。笔下不管是禅,是远,是软,是锵,是暖,是凉,是明媚,是忧伤,是疼痛,是想望,是落泪,是释然,是青草半色,是花挂满树,夜暗点着天灯,白昼惊艳遍地,风起云涌,悍然而歌!因工作忙,灯下书之,只怕伤了他的诗情!闻鸡晨明,墨泼纸面,溢满着他的温润!或低云密雨,或高山流水,他风雨无阻,且笑且行。坚忍着,热切着,而诗,而歌。(王文杰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叶延滨:诗歌是中国人

      每个人都有潜在的诗人气质  中国人口有13亿,如果加上海外的华人,有几十
  • 郭栋超:《春节》

      郭栋超,出生颖河边上的一个普通村庄。年少时放过羊,砍过柴,拔过草,卖过瓦盆,当
  • 将春天报告给迷路的人

    将春天报告给迷路的人
  • 禹州,禹州

    梅边弄笛,原名李俊杰,男性,60后,河南省禹州市人,83年入伍,99年转业,现为法官。有诗文
  • 黎阳简介

    曾在《星星》诗刊、《诗选刊》、《绿风》《中国诗歌》、《中国诗人》、《北方
  • 查干简介

    查干,蒙古族,内蒙古人。毕业于内蒙古蒙文专科学校编辑专业。中国作家协会《民族
  • 陈明秋简介

    陈明秋,福建省仙游县人,1951年11月出生,1968年应征入伍,一直在江西这片红土地上工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