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语

作者:郭栋超 | 来源:中诗网 | 2016-06-27 08:07:19 | 阅读: 次    

  导读:运河创造着历史,而运河修筑时倒下的老祖宗,谁识他的名和姓?河上的帆影,从古飘到今。
  ——总题记

65a6af71gc6317d35ee07&690.jpg

 陈枫:郭栋超诗集《水之语》序

  运河创造着历史,而运河修筑时倒下的老祖宗,谁识他的名和姓?河上的帆影,从古飘到今。
    ——总题记
 
序曲
 
运河畔
老祖宗倒下
堆成土堆
谁知他的名?
谁识他的姓?
运河上片片帆影
从古飘到今
 
拉了一辈子的毛驴
没有凝结成雕塑
一头栽在运土的河岸上
清晨亦或夜晚
踯躅在土坡上
望着南来北往的船队
相望盛暑严冬
 
是神话
不是童话
执掌亿万人生计的运河
注定了它的永存
风韵永存
细细深润,节节延伸
生长众生的安顿向往
贤臣良将的千古华章
踊跃着喧喧的生命
 
水,可捧可掬
实实在在的水呀!
浩渺着人与自然
看似柔顺无骨
却为云为雨,为霞为虹
绿野硕果,膜拜殷殷
 
几多乔木
顶风沐雨几百年
轰然倒地,风干枯廋
肩膀留下行人的印痕
田野,彩衣绿绸湿透
水深及身
不再是自己
不再青,不再紫,不再红
生灵逃遁,异乡流浪
故土,日思夜想
运河背负物资
阻挡不住人烟的马蹄
满足着众生
翘首的企盼
追逐财宝的如潮大军
遍布岸边河床
不再背囊寒薄
富足的气氛,四周弥漫
卑微的人,激昂着
远离历史
褶皱中微尘,富甲一方
 
溪水因聚集而延续
因分散而风干
相拥着
自我安慰,互相安慰
乘船驾舟,溯河而上,直至永远
远了茫茫大海
忘了惊涛骇浪
温润的意念心田盘桓
再渺小也是生命
路上,关切着,直指永远
 
再渺小也是生命
那一个运河开拓
一片片草衰树折
一次次无奈迁徙
倒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倒下,炊烟再一次纯真着
虽无言
而袅袅升起,遍地青烟!
 
水神:拈花微笑,笑而不语
河水涌动
一涌二千余年
船来舟往
丰满着城市,充盈着村庄
 
W020140623526066630088.jpg
 
一、河之殇
 
  欧洲中南部,横卧着布里亚尔运河、中央布里奇沃特运河、米特尔兰运河和基尔运河,河上飘动着众生赖以生存的物质,河床内杀人的武器,堵塞着运河的畅流;而每一次的欧洲之乱,总有从伊利运河驶出的战舰。
  ——题记
 
运河旁
老牛独行,天鸭单卧,泪流雨落
战火越烧越近
白云越飘越远
海浪峥狞,炮声震天霹雳
孤岛摇动,大洋惊魄
日耳曼的战旗遥遥可见
刀柄闪着寒光
 
海水近了
近了的有笑脸吗?
运河之水
你养育着众生
战火却炽烤着生灵
僵化着生灵的生存
马上皇帝
德国、罗马、法国、意大利,俄罗斯的街头
还有迷也似的笑吗?
马上的帝君立成雕塑,远望
你可知
你只能成为雕塑
看运河之水
生命着千古
 
圣母、耶稣、教堂、十字架
终极的关怀,存留的信仰
进出教堂的人,谦逊、慈祥
圣像:肃穆,庄严,清洁,高贵
脸上:平静中露着悲哀,超脱
痛苦中凝结着入圣超凡
身体,夸张的伸展
胡须飘逸,化解,通顺,引导
怜悯,安宁而自然
睡卧的圣主
欲叹无声
是谁在说:
人呀!不要再撒娇,任性
主放弃你
不再爱你的放肆骄纵
阳光晴丽
管风琴,伴着喷泉水响,经久不息
太阳缓缓移步,渐亮灯光
 
那是谁的雕像?
匹马夕阳,荒原独吼
悲剧,夜色笼罩下的悲剧
血色着,更为壮美
我真的不想他是谁?谁是他
跨下的枣红马何等悲催
一束灯光,照着旗起旗落
孩童的眼神
凝视着,痴想着
河水流动,曲曲弯弯
水中晃动似是雕塑,又似装饰
这是春日,海风并不残烈
长椅上的白发人
苍老而淡然的目光缓缓移过
 
初冬细雨,雪花没飘
古老褐色的宫殿远了
帆船行驶在四季碧绿的草坪之间
雕塑痛苦,凝思无言
粉艳艳的鲜红色的春天如约而至
花瓣重重,绿叶片片
 
雕塑
是否涌动着漫长的冷淡
跃马扬刀的尊者
无言冷峻的守望
飘飘的彩色幻想船
趁着月夜的笙歌
由海洋相送直达运河
 
是谁从海上来,却向往黑森林?
是谁从森林来,却向往大海洋?
陆上,马匹雄健
城头,炮火连连
海上,声声回应
大地如笑,海波欲话
浑浊了天,浑浊了浪
是谁拿着长矛
望海兴叹,长发飘飘
背对着一望无垠的内陆荒原
 
这是印第安的故土
久居的部落人
拓荒,播种
奔北美的自由者
晃动着走向波士顿。
一群,一群,又一群
蜂拥而至,野草般丛生
五湖之水,荡漾
运河长长的飘着
一头疯长着城市
一头疯长着庄稼、牛羊
 
欧洲的战火隔山隔洋
阻不住伊利运河上的炮舰
连着那思、那想
那无法穷尽的狂
波士顿的岸远了
母土的地近了
那还是母土吗?
炮弹几多次的炸响
震彻了穆斯林的家园
至今炮火弥漫
倒下着的哈特拉古城
破碎了的巴尔米拉神庙
我痛恨每一颗炮弹
每一颗炮弹的炸响
都有牵衣顿足的爹娘
 
笑痴人,语人痴
炮弹曳出的烟云遮着阳光
雕塑,嘴是张着,却不能放肆的呼唤
火药味凝固成香皂,久久不散
钢铁的碎片狰狞着霸占住山坡
映在水上,点点猩红
 
149106377.jpg
 
二、河之幽
 
  泰勒马克运河、新港运河、约塔运河旁,长满了童话;寒冷坚毅亦如北欧人的性格,那幽幽地通往海洋的运河,众生的向往之地。
  ——题记
 
伦敦的含蓄
波恩的凝重
巴黎的情调
罗马的风韵
马德里的醉人
鹿特丹的艳丽
莫斯科的激昂
 
德国的树林
阴郁的灰绿
北欧的树林早己抖尽残叶
萧萧寒枝,一片空明
约塔运河
岸边住家的窗口
幽光神秘的隐隐约约,明着蜡烛
寂寞
在阳光下消遁
在旅者心中散发
忧郁越聚越厚
河水舒缓,船笛排解孤独
歌德堡,海风浩荡
湖泊连着湖泊
港湾套着港湾
满港荡起航行人的粗糙,狂放
鲜花突然伸向院外
缥缈着半夜惊梦
已是初露霞光
百舌鸟的叫声,穿透森林
抚慰航行者,踏浪远征
宽宽的大洋,长长的想望
冰雪凝结甲板
驶出运河的航海,破浪,破浪
别怪我的粗狂
别怨我的忧伤
 
森林黑黑,灯光闪闪
风车转动牧野
阿尔卑斯山脉,起起伏伏
海上衰了又起,败了又兴
从陆路到海面
从旷野到运河
故事的主角转换
运河悠悠,微起波澜
 
刹那的夕阳
余晖偶露
天空又被阴云遮盖
绿草如油
映衬苍茫的楼屋
尖顶的十字架
响着爱恋关怀
雍容悲戚的钟声
你伸展的丝线
串起江湖山川
乐声飘忽,抒情,忧美,流畅
旋律盘绕湖面,森林,湖泊,山峰,积雪,岩石
祼露出原生
心生万象,浸润交融
 
行者无疆,水流不回
因情重而割舍
在土地上编织恒久的剧目,震撼舞台
永远开启的是涌动的水的幕布
众生膜拜,从春初到冬尽
从晨出到日暮,时光交织地域
情愫融汇经历
唱吧!唱响精彩而绚烂的旅途
神韵与灵魂碰撞
魅力和着色彩一起流淌
 
bdb886f6.jpg
 
三、河之悲
 
  巴拿马运河横穿巴拿马地峡,沟通太平洋、大西洋,为争夺巴拿马运河,几多战争,生灵涂炭;苏伊士运河,在埃及贯通苏伊士地峡,为争夺资源,先后战云密布,至今仍为埃及之殇。
  ——题记
 
巴拿马运河
炮弹没能炸断你弓起的瘠背
背负巨轮向前,向前
顽强的穿过地峡
横亘起运河巴拿马
潮汐波涛
汹涌着海岛
透明的天空下
野生的动物
在燥热的密林中舞蹈
 
巴拿马
用血和肉开出运河的人呀!
一个个戴上了手烤
萎缩成一件侏儒
悲怨着臣服于强盗
巴拿马,巴拿马
血比太阳还热的人呀!
冷眼偷窃者
一个孩子为了自己的运河
升起国旗
枪杀的血液拖出火山般愤怒
喷发,喷发
葬礼上,弱小的生命
躺下,无力感遍布周身
可挡不住的波浪汇聚于波哥
 
虽说仅是国中之国
但你弓着的脊背
一艘艘货船驶向了他国
每一艘船舶,跨疆越界
满载大仁,大义,大善
越行越远,渐行渐远!
感谢你,巴拿马
 
货船驶向彼岸的黄土,中国
你运向中国的是和平
可你身上也扛着炮弹
尽管不是你的错
到岸的战船也许会是巴尔干
地中海,以及每一个角度
伤着的巴拿马
 
热浪蒸腾,凡人的肉身
瘟疫肆虐,背上的泥土
掩埋十二万人的驱体
金字塔动容
僵硬的法老含悲
血水在运河中流动
流动成悲伤,哀痛
八十七年
列强的战舰、货船昂然驶过
尼罗河的辛酸,充溢河床
 
苏伊士,埃及泪
一掷八十七年
在如画般尼罗河的地方
有一条运河,苏伊士
诗一样的名字
 
诗一样的名字
纸一样的命
河流过,水流过
枯燥沙漠一般的运河
 
血泊中惊醒
耻辱中自省
起义的旗漫卷硝烟
埃及的男人女人
既然血肉之躯不能阻挡窃者的炮火
那就捧一腔热泪
投掷于苏伊士之中
我敢肯定:法老不会卓视于你
金字塔放着光明
终有一天你会在痛苦中解脱
在忧郁中奔放
 
埃及人
你们把痛苦与快乐一齐接受
撒一把阿姆斯特丹的郁金香
让它飘向田野,房屋,山岭
最是那有名或无名的小镇
街市寻常,行人匆匆
风轻云淡,春意阑珊
 
放一朵春花置于水中
忘了不该忘却的一切
人呀!不可久留于往昔
情仇爱恨化解为水,岁月流去
涌动,涌动,大爱无形
 
7845c432d1321603559359.jpg
 
四、河之彩
 
  土库曼卡拉库姆运河,滋润着沙漠,绿了庄稼;莫斯科运河,富绕着土地,青翠了森林。
    ——题记
 
茫茫大漠,旷野大风
驼铃沙海枯枝夕阳
山沉重着责任
海渺茫成遐思
沙漠得到与失去
旅行者,生存者满含对水的饥渴
沙漠没有水珠
犹如暗夜没有灯柱
 
无际的沙漠
寂寞的大风吹过
天,高高在上
沉厚而安静
落日下
沙漠血色着
凄美而恐怖
苍凉成诗意
运河水倔强地穿过
荒芜的土地
涂炭的沙漠
僵化的生存
拥有了勃勃生机
阳光照射水面,梭梭红光
升起似有若无的白雾
便有了绿州,沃野,秋季
马群,牛群,羊群贪食的鲜果
目光所及,黄沙退去
绿茫茫一片,又一片
直至辽远
 
运河的冰层时常被冰层冻结
轮船撞破
河面上便漂着五色的树叶
厚厚的冰块
徜徉在伏尔加
莫斯科、圣彼得堡的运河水上
加加林,飘飘欲飞
普希金沉思着
凌乱的发丝
是否飘逸着爱的诗句
雕像林立
演绎现在、过去
凝固的舞蹈
伴着新婚人的步履
香花不忘却勇士的鲜血
 
葱头似的圆顶格外招眼
如长冬一样凝固着
延续的历史!
圣彼得堡,彼得大帝
世人仍念你的名
运河之河连着大洋
连着恩怨几百年的大陆
深蓝色的眼睛
透着坚韧,顽强
风雨,沧桑,暗淡,辉煌
水中,泛起波光,若隐若现!
 
u=1786137877,4036137028&fm=214&gp=0.jpg
 
五、河之苍
 
  京杭大运河,世界上开凿最早也最长,沟通着河流,流经着众多的省市,持续了1779年,近两千年没有尘封的河水,流动着几多壮美的故事。
    ——题记
 
肩挑马驮,艰困着旅人
陆路,谷川断南北
江山绻屈着不可伸展
隋炀帝呀!
我不道你的功
不言你的过
水流着,泪落着,福溢着
岁月过!任评说!
二世亡,孤独着,空悲着
舍利汶上传梵音
颜回托钵陋巷中
 
始皇的长城是硬的
多硬的长城,孟姜女哭倒了它
运河水是柔,柔软着身
看似柔弱无骨,峥峥着骨
从隋朝流到今,淌着,淌着
连着京,津,冀,鲁,浙
串起湖、川、江、溪,奔涌着河
 
淌着,淌着
二千载
车辙路沟
驿站茅屋
耸立岸上
河中,闪烁人性之光
古砖,雕纹,长藤
旧窗溢出过往
宁谧,典雅!
船进船出
靠近堤岸
白帆断断续续,月光朦胧
斜雨纸伞动
溯风,放纵后收敛
在时空的韵味里,扛包的,抬担的
劳作着,也充实着衔景
斑斑驳驳的砖石,印遍挑夫的脚印
偶尔有渔家女的长发飘起
挑夫漠然不视舞动的火焰
挑呀,挑,从春挑到冬
脚踏夜晚与晨明的交界线上
月朦胧,光朦胧
纵横千万里,江河万古流
马蹄响的突然
震荡着村庄
行人不敢张望,身上,己落下长鞭
圣驾到了
皇恩着奴臣
富泽着商贾
慕煞着百姓
 
呵唷,呵唷
纤夫的肩头沉重荒芜
日夜在岸上拉着纤绳
拉纤歌,一声声
呵唷,呵唷
树上挂满寂寞
河中漂着深沉
云层浮着廖廓,河湖无垠
即凄然又温暖
水道弯曲
千折百回
压抑着不能淋漓酣畅
 
剑门
千古雄关
飘过的雨,超过的驴
消解它
史诗宏伟
不会万古不灭
深秋黄昏,春和景明
无言着久存的江山河川
史诗不再
仅余光华飘浮
 
笑容没有年代
河水起点也是终点!
橡树,樟树,龙飞凤舞的根干
凝敛一派尊严
是谁,摆荡秋千,飘逸,高远
仰望中
百般姣媚,百般身段
尽洒天真,原始,本我
京上来的人,浩茫的探寻
蕴涵南国之情的异风
久居京城
你不识乡风,难懂村韵
 
千年来
任城的岸上
飘飘然一个雕塑
屹立着李白,诗仙,酒仙
皎洁的月光,风起树动
诗魂奔荡,日晒风吹,蒸发不尽
流光溢彩,永不寂灭的空洞
河流辖制着
矜持着名节
庄严的交织
微山潮的奇妙
难以剥夺
亲切而随意
 
夜色初浓,浮云游子
古往今来,身魂邂逅
天地于我为何物
微醺于我为何物
融融情,淡淡风
亲和灵动
天地于神为何物
微醺于人为何物
 
诗仙呀,运河承载的太多
岸上,装扮得太浓
美则美矣,不可达观
你品着酒,醉了,醒了
活你的自我,活你的悠然
尔圣,尔仙
 
诗仙,任城二十三年,你是幸运的
屈原悲歌汩罗江畔
凡高踟踯莱茵河口
世人有谁给他点滴温暖
飘飘然
遗世而独立的孤傲之魂
 
游丝般的黑云,划过天空
雪朵缠绕着的白色树枝,微微颤粟
我挥起斧头,敲开冰面
在古运河的水上,寻你千年前住过的小屋
你喝的是酒,你品出的是什么?
醉了,醉了,又醒着
你是不是渇求
太阳落下,长天白蒙蒙的淡紫
几近淡白,夜晚的第一颗星穿透薄暮
在风中伴月长舞
会有春日的风,放肆的吹来
粉色的水波来了,海棠开了
你的眼神千年来不曾浑浊
凌舞微山之湖
 
塔挺拔、桥洗炼、寺幽凝
河喜闹、帆入画
不再疲劳,忧伤
得月、松鹤二楼
彩灯丽影
温柔着歌声
诗情着园林
街道,宁静而幻梦
古旧越来越陌生
虎丘寒山绕着钟声
远处虎啸龙吟
 
孔庙森森,孟子至圣
子思万言,佛骨传众
诗仙,你飘飘然凌波之上!
古旧小屋
遮不住你的诗魄
海角天涯
天上,水上,地上
 
这是梦,是风景
却比风景更随和,更潇洒
你手捧的不是天山的明月
唐时明月依旧照着今人
你对影的是运河月明
只是你再也难知东南形胜
繁华地,比唐帝国更形胜
维也纳的氛围,沙顶堡的古雅
 
运河泛舟
游于苏州,扬州,金陵,任城,杭州
亭台,楼阁,游园
石桥,古屋,长堤
天生丽质又略施粉黛
微风细雨,更是风姿绰约
华光初上,透着华贵雍容
古壁
树影在运河的水中,歪斜晃动
街头
飘满文词俚曲
琵琶声声,曲流婉转
醉酥古今之人
岸边
泥土清香,青草嫩柳
 
14327184519553bpcnt.jpg
 
六、尾声
 
故宫庄严,鸟巢宏伟
天坛,地坛,聚人神之精气
日坛,月坛,汇宇宙之意韵
江河安澜湖海静
水润华夏,运势万邦
韵绵绵,气昂昂
 
通州渠首
一个千年帝都
高傲
却充满热情、宽容
却依然雅致
因傲世而壮美
流淌着南水北调之水
轩昂着帝都之骨
 
水声歌咏着故土
画面铺展开故乡
孤独的灵魂缠绕着河水
锦色无端,忆着华年
一柱一弦
 
山,不知日月
水,不舍昼夜
山石压着的水滴
不甘埋没
涓涓而出
汇成河,流成江,奔涌着
众生慕拜
从古到今
从日出到黄昏
水呀!我为歌着
 
水呀,柔情万种,精彩的聚合
饶绵着土地,灵魂
关切着山川,植物,生灵
 
水呀!洗着岁月
用你的纯,你的真
洗尽一切污浊,换来万般尊严
在每个或高贵、或卑微的心中
温暖浪花般铺展
万年老树,新枝干头
每个花蕊,水,滋润着绽放
如海潮涌动,涌动,直至永远恒
 
涌动着,精彩而绚烂的旅途
即使每一条江河,难以欢腾拥抱
只可遥遥相望,思恋因情重而割舍
会有云雾迷蒙,波涛沸荡,起起伏伏
虽然远远的招了招手
飘成云,结为雾,凝成冰
漂渺于宇宙之间
终有一天会离开各自的故土
相会!相会!永相会!
 
u=1568742465,3413322481&fm=214&gp=0.jpg
 
 
 
  这不仅仅是中国诗坛的一个年份,是现代中原诗人的一个亮相,是厚重河南文化的一个映照,诗篇连天接地,诗人倾情抒怀。这才是诗,这才是中原人的诗,这才叫诗,这才是中原诗人的诗。我骄傲,为此诗此人骄傲,为河南有这么高层次和境界的,真正的诗人,骄傲。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经济学教授(二级)郭军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叶延滨:诗歌是中国人

      每个人都有潜在的诗人气质  中国人口有13亿,如果加上海外的华人,有几十
  • 郭栋超:《春节》

      郭栋超,出生颖河边上的一个普通村庄。年少时放过羊,砍过柴,拔过草,卖过瓦盆,当
  • 将春天报告给迷路的人

    将春天报告给迷路的人
  • 禹州,禹州

    梅边弄笛,原名李俊杰,男性,60后,河南省禹州市人,83年入伍,99年转业,现为法官。有诗文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 叶延滨:诗歌是中国人

      每个人都有潜在的诗人气质  中国人口有13亿,如果加上海外的华人,有几十
  • 郭栋超:《春节》

      郭栋超,出生颖河边上的一个普通村庄。年少时放过羊,砍过柴,拔过草,卖过瓦盆,当
  • 郭栋超:《盛宴》

    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是位诗人,也是率真之人。出生在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思母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