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

作者:郭栋超 | 来源:中诗网 | 2016-05-20 10:01:29 | 阅读: 次    

  导读:郭栋超,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是位诗人,也是率真之人。出生在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思母念父,多少次挥手也告别不了家乡梧桐树的那片片生动。诗从年少至今一直温润着他的心。

第一章:泪别洪洞

第二章:分手太行

第三章:活命平原

第四章:再迁齐皖

第五章:祭典相遇

 

 

 

第一章:泪别洪洞

 

奔平原的路上

埋下的双胞胎

一个头朝北望平原

一个头朝南思洪洞

——题记

 

古槐参天,茂盛的苍枝下

移民告示,撕心裂肺

兵器的寒光闪过泪珠,直达人心

推车挑担,熙熙攘攘

女儿拉扯母亲衣角,号哭不止

壮年扶树哀叹,弱冠折槐为记

绳索串起的男女,绵延百里

刀斧上布满流言,切开脚趾

老鹳展开长翼短尾,丟掉蛇蛙

对大槐树下的人儿疯叫

不去!不去!别离!別离!

徘徊人群上空,泣血坠地

人流涌动的长河,一波又一波

风卷黄土,吹动移民之旗

吹不断手上的绳索,根根相连

大槐树越离越远,黄沙遮天蔽日

 

柴门虚掩,夜黑灯暗

老父白发苍然,眼神刚毅

跪在桌前的儿孙,面向先祖的神像

喃喃祈祷,祖父端坐牌位前说:

“儿孙们,与其押着走,不如起而行。”

众儿孙,喝干自酿高粱酒

摔碗落地,脆响连声,溅起尘埃

背对苍老的爹娘,悲壮而歌曰:

“走!走!走!奔平原。”

爹说:万岁爷也是苦出身,也有难处

儿呀,走吧,奔平原

纵有身后秋水泛滥

只前行,那——

就是大平原,众人齐吼

“走!走!走!奔平原。”

 

清香遍地的麦苗

屏住你的呼吸,再闻

会留住你奔平原的脚步

那漫天遍野殷红的高粱

殷红的颜色留给洪洞的秋天

这走的是奔平原的路呀

孩子,别回头!

黄河的茅屋单薄而又孤独

墙缝里的风吹来格外刺骨

别吭声,孩子!

那押着乡亲们的队伍在一步步靠近

孩子,别吭声!

 

弟弟呀,带着你的一双儿女走吧

弟弟呀,你那一双儿女还小

跑不了,你们自己奔平原吧

两个儿呀!你们大了

随爹走出去,让他们押着奔平原

 

地平线上,日出月落,同时显现

让他们押着走,我和我的两个儿子

弟弟,挑起你的一双儿女奔平原

孩子们,有缘你们平原上自会相见

无缘不作它想,撕开

你祖母留下的头巾

那是她出嫁时,仅存的嫁妆

孩子们,一人留上一块

绑在腰带上,留作念想

作为它日见面时的信物

 

 

第二章:分手太行

 

撮一捧湖水渗出的盐块

揣起苍梧的茶香

摸一摸关公大刀

湖边盐花,万世永爱

拜一拜舜帝之陵

舜帝仁孝,历山樵耕

——题记

 

女儿,別记着狠心的爹娘

三岁的女儿,爹娘把你卖了

要记着挑了你一路的扁担

这是咱家唯一的扁担

这是唯一的思念

儿子们,长大了

爹老了,挑不动了

自己走吧,奔平原!

带上卖你妹子的银两

看,孩子,翻过那座山

山后,就会是平原

走!走!走!奔平原

 

爹,別卖妹妹

妹妹,她过了黄河了呀

过了黄河,马上就是平原

不卖你妹妹,走不到平原呀

闺女,你可以忘掉爹娘

要永守这根

挑了你一路的扁担

这是咱家仅有的一切

留下,永是你的念想

快快揣着卖你妹子的银两,别回头

走!走!走!奔平原

 

妹妹,别哭

哥哥带上饿没的良心

揣上卖你的钱,再不敢回头

眼含热泪,用手抚摸着临别时

妹妹在哥哥臂上

咬下的深深印痕

哥,卖我大家能吃块薯饼

三岁,也明白这是骨肉分离

 

纵然饿死,也不吃

它的骨头,没了妹妹

一直跟着你的这条狗,它是

你的“儿”呀,放下你的棍子

我和狗弟,不奔平原

跳悬崖!别用那样的眼神

看他,他是奔平原的疯子

不是爹,不是娘

“狗弟”,别求他

别用乞求的眼神

 

狗儿,突然跳起

爬行着接近亲娘

舌头舔着母亲的脸颊,双耳低垂

没有指尖的小脚

疯似的挖着草地

血水渗出,殷红,溅满石头

杀戮生灵,折磨自己

为了生存,神不怪你

活吧,活吧,活有良知的自己

 

夜色,垂下幕布

草丛,响动又平静

皮包骨拖着落难的兔子

露水,打湿枯干的皮毛

架在枯枝上的兔肉,香味四溢

提着棍子的人吮着骨头

娘说不饿,你和狗弟吃吧

透明的皮肤,躺下

眼睛已能慢慢睁开

星的青光,闪动,流光如雨

又一个奔走的黎明

 

娘,浑浊的泪水滚成水珠

山风吹着,呜呜——

娘,你看,你看,那是平原吗?

曙光初起,平展、宽广,若隐若现

孩子,是平……原……

草一样倒下,我的母亲

晃动着倒下,不闭的双眼

没看清该死的平原

狗弟,咱都别回头

看不着埋母亲的石头

我不是人了,狗弟

你也不是人了

走,走,走,奔平原

咱是奔平原的疯子

 

饿了,都饿疯了

你嗅到了野猪的气息

解开绳索,众人跟随

枯枝,是你肉搏的工具

壁立千仞,独战山岗

夜色暗暗,风吹树动

皮鞭抽打你的脊梁

疼痛,直抵心窝

独战山岗,壁立千仞

夜色暗暗,风吹树动

一根枯枝,是你肉搏的道具

美味,诱人的美味众人嘶咬

你遍体鳞伤,仰靠石块

目视星空,无人之地

独自疗伤太行山上

 

神庙前,摇晃的人群倒下

堆成祭品,沉默一冬的树枝

露出新芽,赶着与被赶的人

苦难着,沦为相似的奴隶

举着皮鞭的手,垂下,谁在喊

自由,自由,自由啊!

挣不断的绳索,丢不了的皮鞭

 

神微笑着,过着似有若无的日子

透出一如往昔的尊严

可泥土必竟是泥土

易朽的是撑起身躯的树枝

神毕竟是神啊

注视着人们的思想,如影随形

那就来场暴雨吧!脸面,斑驳落下

太阳,光芒万丈

晒干所有的一切,连同有神的土地

神,走不出神庙,它是庙宇的奴隶

终有一天会轰然倒塌

唯有风,吹着,亘古千日

 

不必跪求泥塑的偶像

收起你的哀求

押你的人也是被押者

他们是奴隶,不必以"解手"之名

暂时解脱,亦或逃避

恐惧,会随山风而去

折磨的肉体,倔强着伸直

钳制的绳索挣扎着脱落

山野,走出活生生的自己

同是生灵,那就丢掉皮鞭

解开绳索,苦难中,走平原

赤脚,踩碎凝结的冰雪

 

苦难着走平原,走平原

把有神的土地舍掉

又一个春天,花开遍野

自由的风会不会吹起?

趁着狗吠不起,磨断麻绳

逃吧,潜入荒野

隐姓埋名,与山民杂居

你父,步履蹒跚

你弟,伏首相依

快逃,狗吠未起

别管明天我的死活

快!快!儿呀,活命,逃吧

哥,逃能活命,逃吧,逃吧

命活不了,死!

我扶爹,走平原,步履蹒跚

林中一唤,周山回声

流民泣诉,无人应答

无人视民如伤,视民如伤

 

走不了啦!脚已冻裂

儿:走不动。爹:爬行

儿:别再说,最伤的是生离

最痛的是死别

草木多情,走不动了

真的走不动了

坦然老叟,举着头

一下一下,砸向太行、王屋

仙人,挑着大山,晃晃悠悠

时隐时现,醒来

雾浓雨骤,泥石俱下,爬行,爬行

一双破鞋,垫着冻裂黑脚

 

拽断藤条,扎起干瘪肚皮

喝一口漳河水,爬向平原

西门豹,降伏的妖怪

蜷缩在山垓

走不动的洪洞人

留下,与山民杂居

后裔,太行劈开,化为两半

数百年后,筑起水的长城

 

昂昂然,平原之畔

红飘带,山风中舞动

 

雪花飞舞,吹不尽的血汁

绵延千里,忘掉庙宇

舍弃神的土地,奔平原

道道春光,枯枝花绽

野草,卑微地生长

疯狂地铺向天际

捧起浑浊的河水

滋润干裂的嘴唇

顺河而下的寒风

哆嗦缠绕着皮肤

隆起的黄土,夕阳下泛着神光

儿呀,坐上皮筏

河那边,会有果腹的泥土

生长着麦子、青菜

你久不入口的粮食

 

 

第三章:活命平原

 

天下为公,家国情怀

巨人周游,信心满满

你识何人?何人识你

十四年车轮转动

谁人管你

收获的是丰满还是稗谷

你没有收获,不得其所

昂昂其首,倔强而执着

――题记

 

秦岭的风,自西而东

飘忽,柔情

掠过华山,嵩山

直抵泰山之巅

一览众山

像一个个青涩的苹果

 

闻着平原的清香

海平面上溅着漩涡

长江,黄河,溪水

有名或无名,移民眼里

雄浑,壮阔,纵横交错

平原血脉,清雅,温柔

大平原呀!大的让人心惊胆颤

大的让人无所适从,着迷

找一块容人的土地躺下

寻一个可安家的土地过活,期待

夜思平原,梦回洪洞

 

勤劳者过活,沸腾如火

洪洞之人,天涯豪客

小径,撒满夕阳

夜幕,尘封住思家的脚印

迎面走来,不会带着黑色的面纱

玉米,澎湃如潮

牛羊,跳跃着一地痕迹

满村的童伴,温馨中嫁接情感

激昂着,白日放歌

咱是平原人了

孩子,咱是平原人了

生活吧,赤脚撒欢,轰轰烈烈

相信自己,雨会敲打躯壳

咱不是野草

咱是开着花朵的五谷

 

爷说,许君以昌之地

大禹挥动长索,蛟龙被缚

拜将台下,几多壮美故事

虽无蜀川驴马古道

曹操行吟,绕树三匝

颖汝东去,船帆飘飘

川流不息,斜阳芳草

颖汝之水,清且涟猗

两岸花红,桃之夭夭

疾风吹落,平静之后

雨过天晴,晚霞新月

幽幽温暖,冰雪千里

 

遮盖的麦田一缕缕泛青

孩子,播下种子

清冷如冬也会有所收成

早春湿润,雨中麦苗遍地轻吟

黄莺低飞,云翳造化的黄昏

 

平原上,静寂古老村庄

壕沟深深,土寨长在

梧桐春日招摇,冬叶凋零

留下,不再寒风凛冽

慢慢地,收留我的人

成了娘,可她不是母亲

母亲,一定还眼巴巴望着平原

平原上这是家,又不是家

这个她永远不熟悉的地方

屋顶升起的,不是她燃着的炊烟

娘啊,可它煮熟了儿果腹的食粮

 

春种,夏播,秋收,冬藏

听,不是鸭叫,是大雁嘶鸣

声声如铁,厚雪遮不住的

青青麦苗,别管黑夜惨白

这是你婶的赠予,不是施舍

世世代代,可放下一切

不可丢弃这片土地

土地呀,永远是人的精气神

 

旋转,泥土的瓦盆

虽苦,儿呀,活命的营生

远古千年,有情人传说至今

古村初见,留下,流浪决绝

世世代代,可放下一切

别放下你婶的土地

还有这活命的营生

旋转出的瓦盆

 

爹,別咽这口气

我卖了牛犊,画师

提着笔哩,照你模样

画两张像,爹,爹

別咽气!不画正堂

画一张带着眼镜的,是爷

没有眼镜,是你爹

微笑的是奶,是娘

奶注视,慈爱,端详

奶,娘,这一家齐了

娘,看看你的孙子孙女吧

跪了一屋,纸香雾绕檩梁

不许哀哀哭诉

祖上不认怂包的后生

期盼着你们

个个都气宇轩昂

 

傍晚,秋末冬初的风

雪粒裹在风中,村前村后

不同种姓的乡亲,焚烧纸钱

这个洪洞融入平原的人

微闭双眼,这么多的钱

他一定不知该怎么去花

外姓的孤女,租了班唢呐

三个果盘惹得顽童摸爬滚打

 

大起殡了,长笛哀怨,唢呐悲鸣

鼓音穿透岁月,竹梆声声易逝

远古民乐吹得雪落地湿

起!本地人抬着桐木棺材

一声一挪步,迎头大风

孙儿己举得起瓦盆,摔碎

散落四处,入乡随俗

 

桥头,羊走过,马走过,牛走过

中原郭氏始祖,停一停

过了,就不会再退后半步

远远地,女人拖儿牵女,迎棺而卧

哭声哀哀,孝子扶起,乡人大惊

那脸面神情,活脱脱像棺中之人

被卖之女,两眼无泪,口不出声

头撞墓碑,天动仁孝

 

妹子,活过来吧

该活命的活命

忘掉痛苦,抛弃哀怨

不必蚌一样苦难着

凝结成一粒珍珠

妹子,活过来吧

活过来吧!过咱的生活

你不再是被卖掉的孤女

你见到哥哥,我们都是平原人了

活过来吧,再別哀哀痛哭

抹去眼泪,忘掉痛苦

手巾虽破,也可拭泪

扁担己逝,念想不去

 

奔平原的哥呀!

扁担呢?爹娘卖了我

我卖了咱家惟一的扁担

可妹子,没卖的只有思念

我来了,不奔你,奔平原

了爷愿,跟爹娘,奔平原

 

父亲走了,儿子又走来

生生世世,勤劳,山里大树一样生长

仍会老去,愉快着死亡

戏会落幕,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父已归土,已归土

该造化的造化,该凝固的凝固

卖你的爹娘,都已归土

都已归土了呀,妹子

那也是苦命的爹,苦命的娘

 

不知不觉,长长的辫子一条条长满头上

土地仍旧是土地,平原神秘而又宽广

瘦高和尚的儿孙已不坐庙堂

胡言满语,飞满街道

烈马圈去土地,苦涩的平原

再不是,原有的模样

 

沉默一冬的枯枝,仍未泛出新绿

一切威严,都将失去,改朝换代

历史的定律,生活,还得过下去

谁管苦与不苦

蹒跚学步的孙儿,走来

村头,升着圆润的月亮

背起久违的锄头,走向土地

播下种子,收获庄稼,打理田园

农民,享不起追忆,淡淡忧伤

 

 

第四章:再迁齐皖

 

黄河决堤,数道并行

脱缰野马,民众流离

积骸如丘,人烟几稀

荒草摇摇,马恨鞭急

猿鸣犬吠,相闻于野

——题记

 

迁徙,迁徙,再迁徙

不见了始祖藏身古刹

日后,白山黑水人

抡圆皮鞭,抽打陵前石马

皇家的土地,长满咱的庄稼

 

儿子日出而作

你在用心的耕种

蚂蚁一样忙碌

荒谬的圈囿,难以逃避

苍天有眼,一脸悠然

闲散飘逸的云,不必在意

自己是谁,谁又是自己

虽是荒诞也要填充虚无

独自导演一处剧目

陌生,空洞,锄头落地

草木与人同样的轮回

毕竟收获的还有庄稼

古村落建起咱的房舍

一席之地,也是地

 

闪电划破夜幕,霹雳清脆

天神听到号角,抛弃雨水

倾泻如注,狂风咆哮,摔在墙上

烟囱雨中抽咽,呜呜

野草弯腰,迎着黎明

雨水狂暴,仍不能毁掉绚丽的早晨

 

孩子,这凤阳是你不熟悉的

你爷,也有不熟悉的平原

飞蛾,扑向有光的地方,涅槃重生

飞燕,寻觅可栖息的屋檐

独狼,夜行山岗,跌跌撞撞

野山羊,悬崖攀爬,祼露着头角

水牛,泥地潜行,躬耕岁月

火鸟,穿过云层,插入天空

追逐卑贱欲望,爱过又失去

榆树,伴着烟雨,绿叶生动

翠竹,雪打风抽,不变的是

知晓某种幸福,抑或苦难

我与你相隔二十多年,数年如零

世上,不管疲惫,欢乐,星月流转

树轮增添,不舍昼夜

终有一天,我会枯发如草,骨瘦如柴

然后,转身离开,弃你別世

別问:这是为了什么,都是选择

以沉默作答,也是选择

孩子:善待咱的田地、牲畜

善待,你的弟妹,苦命的亲娘

乡村,活命的乡村,生活吧

升起的是太阳,是庄稼

你我的太阳

 

孔庙,古柏森森

根茎伸入,春秋典籍

墓碑林立,周游的马车转动

再迁徙的儿郎

石板路上,木屐迈着方步

陋巷,颜回回眸,尽是书卷之气

浸润过的血脉,连着孔老夫子

吟诵《诗经》,默念《论语》

泰山巍峨,绝顶黄旗,单思万鸟归巢

云海茫茫,蓬莱仙境,薄雾在望

登临碣石,飘洋的航船,远了

少年的心呀,海鸥翻飞,高高低低

游子,踏上鼓起的海浪远行

地中海的风吹着,浪花般温柔的手

弹掉身上的海藻

阿尔卑斯山,树叶上凝冻的冰

玲珑剔透,一如泰山般壮丽

 

船头向东,巨浪,甩不碎少女的情思

波士顿淡黄的日光,映着玻璃幕墙

晃动教堂,五湖的晨风

托起的思绪,纷纷扬扬

吹落樱花,散落在绿草广场

先民呀,这是你洪洞的后裔

从平原、从齐鲁走来的儿女

怀揣隽永文明,气宇轩昂!

 

群鸟夜宿皇宫,今晚与谁共枕

朝代更替,谁被谁同化

长卧石墙何时挡住过铁蹄

漠北长风何时撕开过旌旗

垒起的围墙里失去炫世的光环

挡住了帝国远行的足迹

 

那个生擒鳌拜,亲征葛尔丹

册封达赖班禅于承德的人

也曾对天发问,哪个星座是我 如果对应的是我

那始皇、高祖、成吉思汗呢

写着雕栏玉砌的李煜呢

欺人孤儿寡母的宋祖呢

提着打狗棍的元璋呢

哪个星座又该是他

 

那张良、孔明、居正呢

那神农,黄道婆呢

别说,谁比谁更伟大

我的江山,我的儿孙

怎知儿孙会站在洋镜里

长辫会被炮火轰掉

抽打石马的皮鞭会坠马落地

 

江南,草原,高山,大海

都是咱们自己的土地

百姓呀,只有百姓

百姓呵!百姓,我的父母,我的兄弟

耕耘土地,支撑江山

云压山峦,谁又能流芳千古

咱只管咱的庄稼,耕牛,马匹

活命的粮食

百姓啊!百姓

我递延万年的大中华

大平原上每一寸都是活人土地

 

草动云飞,星座是他

又是他,又该是他,又会是他

问多了,都是泪,点点滴滴

不管是君王平民抑或皇后佳丽

神圣着、庄严着,伟哉华夏

长城横亘,今古往事

山间太阳,一线灿烂

 

雾去山空,雨落树净

牛走山岳,花长天低,江山万里

皇帝皈依苍天,苍天皈依自然

天地合一,灵动的是人呀

是大写的自己

百姓呀百姓,土地上奔波的

父母,兄弟,鱼虾,牲畜

光影皎白,湖水闪烁

天下,天下,百姓,百姓!

关山万里,连起的也许是一座庙宇

一声:有客自远来,不亦乐乎

 

 

第五章:祭典相遇

 

看大槐树根爬满凌霄

根字影壁放着黄光

抬起的大脚久久不愿落下

照壁背着古槐赋,且歌且赞

莲心老鹳槐香三桥,座座连心

——题记

 

红色楼墙,耸着青瓦楼台

一个声音沙哑,惊天动地

粗犷着、辽远着

神圣着、庄严着

妻亡子失的伟人,日月同辉

人流满塞十里长街

短发上,围巾裹着红彤彤的脸颊

红海洋,绿海洋,渐渐褪去

沧桑老人南国一走

城镇丰满,村庄充盈

盛世空前,也打动着游子的心

寻根的心意,越聚越稠

掬一把洪洞的泥土

捧一捧汝颖的清泉

思念长吧!长吧

 

身后黑白交界的地方

黄河涌动,漫漫的薄雾之下

村庄越来越遥远

曙光初现,是陌生的它乡

在隆起土丘的地方

立着白色的房屋

在这它国之都

撒下大槐树的种子

航鹰没有前方

思念雄浑遥远

浑黄的黄河之水

大槐树呀!我的思乡之情

不管多么渴求的相聚

一日即达,思念雄浑悠长

 

从波士顿的阳光中起飞

来到洪洞的郭氏长房长孙

怀揣先祖母的一片头巾

颤抖地跪在大槐树下

泪落如雨,壁刻的移民图

讲叙着先祖迁移的苦难

被卖掉的三岁妹妹,终于

有了音信,她的后人

就在不远的茶馆等候

穿越五百年的时空

两块失去颜色的旧头巾

终于找到了对方

失声痛哭的妹妹

无声抽噎的哥哥

岁月霜染的白发

埋藏了多少残酷往事

 

不能说的,一些情绪

痛而不言,担心影响了她

笑而不语,却又憋屈了自己

伪装的笑容,有多少隐痛

岔开了话题,又有多少言不由衷

一直在逞强,心却没那么坚强

常常笑的人,最需要人疼

默默承受的心,最需要人懂

穿越时空的亲情,刺破现实

如先祖母的头巾摆在面前

认下这个海外哥哥吧

虽隔万里,却流着同样的血

喜极而泣,相约百岁再来

 

谒天拜祖,缓缓起步

始祖端坐,数百年

威严中透着沉思

风吹日沐,依然故我

朝堂殿议,引几多高官顶礼膜拜

堂前一别,泪水涟涟,难舍依依

再不见高坡黄土饰物丝带

缠满槐干飘起似絮

幽燕滁鲁豫,代代叙轶事

故家,故园,故土

六百年不绝,日日夜夜

口口相叙,盐湖国里

红鲤横波,永不离同源之水

 

岁月起伏,两端光明

思念云聚,寻根究祖

古槐老去,新槐绿了

苦苦寻梦,沿先祖之路

祭拜,回故土

又回故土,再回故土!

 

隔山,隔水,隔洋

遥遥相望,温暖依旧

槐子落下,玉米饱满

拾起轻嗅,咀嚼

疏影下,拾着眷恋

种植过的旖旎,根深蒂固

揽一朵入画

流年,轻敲轩窗

夏尽秋来的风

仍是洪洞平原的情愫

一帘烟雨,一份想念

冰一样凝结,花一样重放

 

2015年11月8日三稿

 
责任编辑: 周占林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叶延滨:诗歌是中国人

      每个人都有潜在的诗人气质  中国人口有13亿,如果加上海外的华人,有几十
  • 郭栋超:《春节》

      郭栋超,出生颖河边上的一个普通村庄。年少时放过羊,砍过柴,拔过草,卖过瓦盆,当
  • 将春天报告给迷路的人

    将春天报告给迷路的人
  • 禹州,禹州

    梅边弄笛,原名李俊杰,男性,60后,河南省禹州市人,83年入伍,99年转业,现为法官。有诗文
  • 黎阳简介

    曾在《星星》诗刊、《诗选刊》、《绿风》《中国诗歌》、《中国诗人》、《北方
  • 查干简介

    查干,蒙古族,内蒙古人。毕业于内蒙古蒙文专科学校编辑专业。中国作家协会《民族
  • 陈明秋简介

    陈明秋,福建省仙游县人,1951年11月出生,1968年应征入伍,一直在江西这片红土地上工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