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烈狗及其鸟事

作者:巩本勇 | 来源:中诗网 | 2019-11-27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巩本勇新作一组。


 
  蚊子

它悄无声息,飞来飞去
它毫不迟疑,在我的皮肤上着陆
叮我的臂膀、小腿、脚上
甚至包括脸面
它刀一样锋利的嘴,狠狠地扎下去
 一双饥饿的眼睛
并没有感到生命快到尽头的恐惧
食血是它的使命


  烈狗

它会与狐狸、狼,成为冤家对头
烈狗不是猎狗
你越胆怯,它会一口咬住
烈狗是烈性狗
狼的前身,狮的化身
烈狗勇猛于虎
走在村庄,街上,跑在田野
苍凉之声暗了暮色
烈狗虎视眈眈
原有的时光,昨日的面孔
烈性暴露无疑


  苇雀

有河有水的地方有丛丛簇簇的芦苇
苇叶是锋利的刀,保护着一个个雀巢
河水突然干涸,苇雀站在秋风里

捡旱鱼。金黄犹如一面面战旗
河水突然猛涨,苇雀从水面腾空而起
盘旋在夕阳,惊叫不停

这风和水的颜色竟然那么相似
苇雀的两只爪子抓住苇秆停下来
勾勒出一副画。画面上,雀巢的下面

有撕碎的稿纸。也有散落的书籍
冬天到了,苇雀失去了巢穴
它留在冷冷的水面,藏在这种安静里


  泥鳅

出没河滩池塘淤泥中
浑身沾满了黏液
它钻来钻去在你弯成弓的身躯后面

市口的鱼贩子都在扔鱼
这样魔术般的镜头,出现在凌晨

它顽强的钻来钻去
背地里飞来一刀不死也脱层皮

煮沸的锅里,它继续钻来钻去
最后钻到餐桌的碗盆里,一身的轻松


  鱼刺

午餐,是一条鲤鱼
一根鱼刺到了咽喉
我开始剧痛
好想吐呀,它反而扎得更深了

这根鱼刺,一层层盘剥伤口
风化成了我的肋骨
沦为身体的一部分
晚餐,又是一条鲤鱼,我没吃


  骨头

一块块骨头,这是血肉模糊的现实
一块块骨头,它发现和惊醒着动物的祖先

一块块骨头也能拼凑出一部演化史
它的博物馆在餐桌上
有猪排、牛排、羊蝎子,有驴头、鸡腿、鸭脖子

一块块骨头也是一种思想
哺育着一群人
我束手无策

夜静犹如一块块骨头
已听不到猪拱槽羊吃草驴打滚的声音


  这只鸟

淡淡的表情,隐逸山林的翠竹
无非是想深入雨
感觉有些冷
尽管土地、房屋、草木,已经熟悉无比
有只鸟的翅膀还是受伤了
失落的鸟定格在云朵
这只鸟是不小心跌进去的,一个意外
它在风里面睡觉

它从来不怕乌云断裂,闪电撕裂
它绝对相信自己的翅膀

这只鸟高挂在空心树上
不想被绊了一跤
差点伤及五脏

这只鸟的身子一直蔓延孤独
月光下归巢
也被夜网套住。听!被诅咒的秘密
风一样吹,我已送走了许多行人


  鸟事

这是一个普通的早晨,灰色的天空
麻雀、喜鹊、啄木鸟陆续向河边集合
听青蛙点名布置一天的工作

麻雀说,张嘎子打鬼子去了,没人能堵烟囱
喜鹊说,孙猴子打妖怪去了,小白龙还得赶路
啄木鸟说,玉帝没下圣旨,四海龙王不敢司雨

青蛙躲进池塘里,正筹划遥远的归宿
麻雀、喜鹊、啄木鸟神情苍白
原定返巣的时间又提前了两个小时
浑浊的暮色,这不是那一个黄昏
  巩本勇,笔名奔涌,70后诗人、作家,山东桓台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淄博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淄博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桓台县诗歌协会名誉主席。著有诗集《秋日红莲湖》《戏马台》《原色地》,散文集《祖坟》《马踏湖观止》,长篇小说《苍生谣》等多部。作品散见《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扬子江》《延河》等文学期刊和多种诗歌选本,部分诗作被翻译成英文、俄文、希腊文。先后荣获黎巴嫩“纳吉·阿曼国际文学奖”,“王渔洋文学艺术奖”,“长河文学奖“,“山东诗人优秀诗人奖”,“淄博文学艺术奖”,“中国新诗百年百位网络诗人”“第二批淄博文化英才”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