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山峦红了,我在银杏树下分雌雄

作者:巩本勇 | 来源:中诗网 | 2019-11-05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巩本勇新作快递。

  银杏树下

夕阳倾斜着,黄昏倾斜着
山那边倾斜着
秋后,丘陵地带
山路,树木,人群,七高八低
风景从夕阳坠落开始展开
你手执淡蓝色的伞
状态也是倾斜着

凌乱的头发,是彻底难眠的理由
更多时候,你生出翅膀
将足迹分为明亮和阴暗两个面
山谷的野花
默默地败
一只只小鸟起起落落
如小号,偶尔安静

或者,了望远方
枯叶飘零
从母体寻找一只蝴蝶的化身
家乡在河流里流淌
是顺胎
心跟随着呼吸下沉

或者,归于杂草
穿透尘埃,沙粒,乌云中的乌
云踩着云飘走
风吹着风跑了
一些疼痛分别给了牙和腰

这个世界的精神主调
已让男人们尖声尖气,留起长发
你无动于衷
不要伤害我的感情
我从没有发现自己是喜欢裸睡的人
身边的山峦红了
我在银杏树下分雌雄


  霜降

踏着泛起的水烟
一场霜,浓缩在睫毛上

远处的土山松弛下来,不再光芒护体
你在雾中
抄一首朦胧诗

风吹来。暮色从一座老房子后面缓缓地下沉
没有一把钥匙开时间的门。白菜,菠菜,柿子,会变得更加好吃

岸边布满了暗影,一个人的名字
像一条黑夜里爬行的蚯蚓
没有二元对立


  瓷窑

一双脚,一双眼睛
停下来就会变成石头
像是盲人。恐惧的谨慎
一捧泥土。从麻木处开始
泥土的水。跪着
火从洞口涌出。开窑
器物胎质,出淤泥不染
碗盆盘罐瓶钵……
像是骨肉。固化为标记
土色的身子。巧夺天工
一次炼狱一次涅槃
瓷窑的烟雾,已经散去
石头和青砖,匣钵和陶片
残酷地确立归宿
它的灵魂。安置在废井旁
看过些世事的人
像是雕塑。紧闭着眼睛
默守,不能补天


  石拱桥

湖中鸟儿,它们不认识我
你赶来石拱桥探望,它们慌乱地飞走了
它们都是些野生鸟

渔船驶出
渔网罩住的鱼,我们吃不完了

枯黄的芦苇
招着夕阳。每一个茅草屋都是传说
我踏着水烟,躯体展延成剑
如一条胆怯的水蛇

苇雀。野鸭。大小天鹅
此刻已成为乐器
我无法想象流动的水才能活起来是赐予


  一只爱惜自己羽毛的孔雀 并非没有思想

那只承载着羽毛的孔雀,它的羽毛
能够让人叹为观止
或许,面对阳光
你可以想象一片幸福的叶子
孔雀开屏,其实就是一场戏
每个人都像孔雀
被人观赏
赶点的雨拥挤不堪
你会想到许多年来的许多人
皱纹允许栖身的人留名
于短暂停歇的空白
光线迷幻状态,每天要反悔一次
衰老成一方沙盘一个泥胎
被流弹击中,墓群分割
生命只是宁静的蛰居
玻璃花瓶关闭着
体现对有欲望的人的逆反
僵硬的手一旦解冻了
足以胀破行走的方式
不仅你在看戏,戏中人也在看你
孔雀飞走了,朝着远方飞
在阳光下萧瑟
羽毛仍在延续它的生命
一只爱惜自己羽毛的孔雀
并非没有思想
  巩本勇,笔名奔涌,70后诗人、作家,山东桓台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淄博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淄博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桓台县诗歌协会名誉主席。著有诗集《秋日红莲湖》《戏马台》《原色地》,散文集《祖坟》《马踏湖观止》,长篇小说《苍生谣》等多部。作品散见《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扬子江》《延河》等文学期刊和多种诗歌选本,部分诗作被翻译成英文、俄文、希腊文。先后荣获黎巴嫩“纳吉·阿曼国际文学奖”,“王渔洋文学艺术奖”,“长河文学奖“,“山东诗人优秀诗人奖”,“淄博文学艺术奖”,“中国新诗百年百位网络诗人”“第二批淄博文化英才”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