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地,或者说我是一块地(组诗)

作者:巩本勇 | 来源:中诗网 | 2019-07-10 | 阅读: 次    

  导读:发现。一块地,或者说我是一块地/ 一个迟到的发现/ 就从这里立起/ 花一辈子功夫/ 相互推算着过去的事件/ 我有一条属于时间的河流 / 与之匹配……

 

一块地,或者说我是一块地

1.一块地,或者说我是一块地
沟里长的湾里生的,每一个神经
像条断成几节的蛇
把风顶到这边
阳光收到那一边了

发现。一块地,或者说我是一块地
一个迟到的发现
就从这里立起
花一辈子功夫
相互推算着过去的事件
我有一条属于时间的河流
与之匹配

这几年。土地上种的诗歌开始丰收
种的小说也有所收获
种的天空有些蓝了
但是这块地也透支了不少
以后我要配方施肥
还要配合开荒

2.在湖边
春天,风吹动着水面
一个人去他平日生活以外的地方
有冷雨,和远处的夕阳一同飘落下来

网拦不住螃蟹横着爬行
水鸟,鱼,水生植物,它们提交了第一个电影剧本
听听拍摄场地这些土气的名字:
西闸,湾头,华沟,荆家洼,鱼龙湾……
我的籍贯是一个盲点

大脑是编排错乱的储存器
一条条河流,一座座桥并不懂得你热爱的一切
我的皮肤还原成土地的颜色
家乡的物事是货源
我自己留一部分,另一部分卖出去

3.鱼龙湾的湾
芦苇叶坠落湖上
闪着光亮的剃刀,不经意间
我的双手碰撞了灵魂
混淆的文法深度难以揣摩
来自河上的火焰
找到了你在书中的位置
一种声音,膨胀到喉咙口卡着
连着心脏的神经
影子出现的地方一定有阳光
残留身体的某种纪念
尘埃,雪花
溶化在手掌间沸腾
像一匹马,跌倒了,又跑
可以再一次征服天空
眉宇间,不阿之气
云那么多
树那么多
鸟那么多
太密的烟雨,太多的网
鱼龙湾的湾
飞向迅跑的车
远航的船
这些湾连在一起,让你迷路
这些湾就是最美的风景

4.炊烟,流动或是静止
抓一块柔软的泥巴
抓一片迎面的彩虹
他们走啊
一声咳嗽
一声跟往事一样的叹息
祖上的造物
从阴影里出来
和月色

它浇不灭火
将自己撕缺一块
我从外头匆匆赶回
听风唱着童谣
像一个演戏的大花脸
父亲,即将回来
总觉着是残缺的

是否有一天
一个躯壳
待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
走入仁慈的祈祷
我也许始终会哭
老茧长在了刀上
一缕乡愁

5.摆渡人
你不由自主的后退又后退,乡音,早已熟识
人群骚动中,日出,日落
交替覆盖了多少
河水一直在走,有多少渡口不可考究
木排连接了河南岸北
此刻,日渐西沉的夕阳,把你单薄的身影拖得长长的
饱含沧桑。心跳和大树一样纯粹,仿佛生活的抒情
你是谁的摆渡人
卑微的尊严,撕扯成碎片
你头枕双手,简约成一纸公文
有话要说。你和鸟一样是叼着音节出生的人,但都
住进了心里。积聚着温和的太阳,流水声
你把时间捆成捆,背在背上迎风吟唱


鲁北平原

1.月光
风把遍地的落叶吹动滚动
黄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弯
感受小径斑驳,感受百鸟喧鸣
你喊一声
这里的土地会湿润起来

我侧重故乡属于鲁北平原
像抓不住的月光
灯影暗淡,忘了曾经遇见谁
每走一步和我想象的
不一样

书卷翻得破破烂烂了
简化成一些碎片
记忆丢在风中,覆水难收
被鲁北平原的月光照耀
坟墓是可以唤醒的

2.村庄
一块泥巴为逝去的生命祈祷
也有野性的光,涂写节季
一条小溪,没了春水
哪来游鸭。灶台上开出的花
长成乡村人的困惑
它听见夕阳翻动的呼喊声
在我眼里,隐者一去无踪
村庄矮了,蜷缩进湖水深处
一处茅草屋。把自己种在芦苇荡
依水长势。那个湖
是我的饰物。那个村庄
在月光里荡漾。远处有一个人走着
时间之间,田野是开放的,自由的
说不出是使命还是悲悯
却结束在失落中

3.池塘
颓废的荷杆兀自水中
大湾是生长的池塘
几只小鸟飞走了,谁也不知去了哪里
喜欢过我的人不会聊起过去的感情

水浮莲像神坐在上面
它能接触到月亮

水托着月色
托着托着白了
人不能和水争道

4.河流
我不止一次湿了鞋子
做一只鸟,做一条鱼
去触摸河流曾经的热闹
仿佛它的起源,流淌在身体里

从河床裸露的瓦片看
泥土躲藏在水底
温暖一些日子的日出和日落
水边的爱情越来越少了

从一片盛开的野菊花开始
夕阳划落树影中
每到开闸的季节
河流找到了一个意义上的汪洋

5.雨韵
鲁北平原,泥做的骨肉
女子卸妆
风将雨切割成锋利的模样

玩世不恭的孩子,说来就来
在水凼里甩了跟头
可以大呼小叫

剥离的墙壁,雀鸟偶偶私语
作为助燃之剂,雨是一种天籁

一朵野花溺死在自己的香气里
这是一场心心相印的天浴


洼里人

1
太阳月亮照耀大地
孕育万物
我们把太阳称为“老爷爷”
月亮叫“老母”
出了我们这里,则是长辈

2
牛在草棚里吃草料
牛背上落满许多苍蝇
父亲开始戳牛屁股
牛的叫声是纯正的土语
粗活重活指望着它

3
钓鱼前想象一下钓什么鱼
先想一条鲤鱼
再想一条鲫鱼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
我屏住呼吸……

4.
十孔的莲藕,双黄的鸭蛋
眼睛齐刷刷睁得很大
采摘一张枯黄的荷叶
却听见了青蛙在低唱
那是池塘溢出来的清凉

5.
捉蟋蟀,追兔子
唱大戏,卖色相
传宗接代的事情也一样
把事情说到这份上
你什么都明白了

6.
一地风,包抄而来
父亲说过,只要顶住西北风
什么苦都能吃
天公正酝酿着一场雪
顺手摊开无尽辽阔

7.
宽的叫大湾,窄的叫小湾,
短的叫死湾子……
鱼龙湾是最大的一个湾
偶见湖坡灯火,这是诱蟹上岸捕捉法
抖掉深沉的夜,云集声调各异

8.
竹篙跟在鸭群之后,群丑行军
东摇西摆,群鸭入水
有的展翅高唱,有的翘尾远游
这些不起眼的笨物
上帝偏爱了这方水土

9.
割芦苇需要“腿子”
穿上“腿子”,不怕水凉也不怕挨苇茬子
“腿子”是用牛皮做的
用牛皮就得杀牛,杀了牛就分牛肉
小时候,我盼“苇秋”就像盼过年

10.
满坡的扫帚草,狗尾巴草
屎坷垃蔓专于缠死芦苇
水中的鱼儿
扑扑啦啦打着亮闪儿
它们不怕人,满脑子里是一张特写

11.
说是小巷,其实也不小
背阳的石头长满了苔藓
衣物是一种遮盖
牛吃草够辛苦的
抓紧吃完了,还要倒胃重吃

12.
蝌蚪终于把家搬到了荷叶上
用泥巴修筑了一所漂亮的房子
湖心凝固的像块玻璃板
时间变得缓慢下来
充实每一个黎明每一个傍晚

13.
听到水声,有鸟叫着
裸身的河湾,打湿每一株草木
藕在水下,躯体展延成剑
一甩网,地平线伸进黄昏
设计师恰好在读这里的乡村

14.
喇叭花开,它很慷慨
在风的吹拂下
喂养我们的土地
盏盏荷灯,是对神农后稷的感念
别以为我在安慰你,虽然你老了

15.
一根木头,疙疙瘩瘩,凹凹凸凸
一头在家门口,一头在河沿上
架着风雨,架着岁月
水是一种怀念,能流走忧伤
不信,你去问
  巩本勇,笔名奔涌,70后诗人、作家,山东桓台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淄博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著有诗集《秋日红莲湖》《戏马台》《原色地》,散文集《祖坟》《马踏湖观止》,长篇小说《苍生谣》《红铁门》等。部分诗作被翻译成英文、俄文、希腊文等,先后荣获黎巴嫩“纳吉·阿曼国际文学奖” “王渔洋文学艺术奖” “长河文学奖“ “山东诗人优秀诗人奖” “淄博文学艺术奖” “中国新诗百年百位网络诗人”等。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