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地,一只蝴蝶的绝唱(12首)

作者:巩本勇 | 来源:中诗网 | 2019-05-10 | 阅读: 次    

  导读:巩本勇,笔名奔涌,70后诗人、作家,山东桓台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淄博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著有诗集《秋日红莲湖》《戏马台》《原色地》,散文集《祖坟》《马踏湖观止》,长篇小说《苍生谣》《红铁门》等。作品散见《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等。部分被翻译成英文、俄文、希腊文,先后荣获黎巴嫩“纳吉·阿曼国际文学奖”,“王渔洋文学艺术奖”,“长河文学奖“,“山东诗人优秀诗人奖”,“淄博文学艺术奖”,“中国新诗百年百位网络诗人”等。


001湿地,一只蝴蝶的绝唱


湿地。镜子般地盘
马群站在自己的影子上
 
习惯了赤裸的疼痛,芦苇苍凉了我
杜鹃。鹡鸰。鸟巢
沙雕。盐雕。银亮的天色
 
林中散放的牛羊,挤进水底的云朵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
草叶上一只蝶,把双翅倒背
——与脚下,另一个自己
对视


002家乡的物事是货源

春天,风吹动着水面
一个人去他平日生活以外的地方
有冷雨,和远处的夕阳一同飘落下来
 
网拦不住螃蟹横着爬行
水鸟,鱼,水生植物,它们提交了第一个电影剧本
听听拍摄场地这些土气的名字:
西闸,湾头,华沟,荆家洼,鱼龙湾……
我的籍贯是一个盲点
 
大脑是编排错乱的储存器
一条条河流,一座座桥并不懂得你热爱的一切
我的皮肤还原成土地的颜色
家乡的物事是货源
我自己留一部分,另一部分卖出去


 003恋物者

一网的鱼散落空中,很难停留太久
在云彩没有眼泪的哭泣里
向大海呐喊,犹如醍醐灌顶
在心脏的航空港内冲刀
 
袅袅水汽,拂袖低眉
于是有了很多必要的东西
比如瓷器,比如戏子,比如一叠书签
世界失去了惊异
 
紫砂壶里的茶垢斑斑驳驳
一日一日地倒着
有时真想远离爱情
落叶飘零,这是秋天对春天的欺骗
年年重复,尽管我是守卫者

 
004置身

一条小溪,缓慢推进
生出错觉,分不清是暗还是光
溪水是水做的女人
 
又是一年八月
各种虫子不停地叫着,互相打杀
 
那些所谓假象
有利修为。有人走心你却紧闭心门
勾眉画角,去换一身伤痕
在暮色里温良慈悲
 
听溪水的流动声
苇荡接近了风的嘴唇
即便是野花野草也有它的骨

 
005对一个镇子的抒情

被时间不贞的事物打垮。鲁中平原地,有人来游览,
有人为了一个夙愿来照张像。
 
灯的形态。湖泊,祠寺,未开通的高铁,
我最好是画面的一角坐成一块石头。
如你近视的镜架拭了又拭,夜和爱静悄悄,
接着蛙声,接着虫声,接着我的梦从无声变成了有声,
野性子。云朵的背后一定是另一种雪景。
 
接着背影。河水一晃,就晃痛了月亮,
一个没有月光的镇子,几乎没有真正的夜晚。

 
006壁画

泥和火在石头上生根
在山的胸怀里,它原本就是一个树种
这里有花,有草,也有马
却没有林子,开阔地以及骑马的人
封闭的部分已经打开,即使斑驳
也是一部先民的部落史。上面的铭文
被一声鸡鸣惊醒。石头生成一座城
使用陶罐的主人归为泥土
在一面墙的中间,它用
一种韵
说话


 007野外在帮你呼吸,特别是有月之夜

鸦,在一遍遍嘶哑的鸣叫中,消逝错落的花与草
黛色山峦被薄雾包裹起来略显孤独
野外地,我有很多树木说不出它的名字
与枯草中的黄贴近,与流动的溪水贴近
对于遇见的事物,我一定会停下来
 
这是野外吗?不,这是原始
我不是刻意寻找,而是将最美的心境做一个备份
请人点火,把枯草中的黄烧成灰烬,把流动的溪水带走
我的心终于有了固定的落点,跟理想一样高远
野外在帮你呼吸,特别是有月之夜

 
008在起凤镇马踏湖湿地

在起凤镇,马踏湖湿地是一位待闺美女,
擦胭抹粉。一旦进入,便觉得自己的身体也空旷了。
野草疯长,高过了远处的湖面,包括远处的天空。
河流已经像个弱不禁风的婆娘,
撅着穿了绿色小碎花围裙的臀。
 
开阔。小黄菊开得素淡典雅,四周依旧有小船,
在起凤镇马踏湖湿地我把叶与花写进诗中。
鸟儿衔来第一缕晨光,与肥美有了一会亲密接触,
自然里的物象,很多都被隐藏了。
 
柳树是湿地特殊的路牌。马踏湖湿地在鱼龙湾以北,
在华沟村以北,在夏庄村以西,在荆家镇以东。
湿地的土地,一半为陆地,一半泡在水里,
上桥下桥,承受不住来来往往游人的重量。
 
马踏湖的马呀,已经被齐桓公骑走,
唯独野鸭的心事可以在槕响里荡开。
水面上,草丛上,荷池上,
所有的风景,包括愿望,已太过奢侈,
在起凤镇马踏湖湿地,幕后有一名莫名的推手。

 
009走着,突然觉得向往点什么的美好

马踏湖的天空,有了震撼的蓝色,有门为你悄悄地敞开
给阳光多腾出点位置,云把水当作肩胛和背脊
我坐在晃动的船上,觉得有些头晕
 
河边是繁茂野性的芦苇林,田园与村子相间
我看到了一座老宅的四季春秋
你的云,你的雨,去坡下听枝头的雀儿鸣叫
 
我只想躺在月光下,把多情女子的泪串成一副披肩
我快五十岁了,我在自己的生命之潮里游泳
今天又分出几个方向,摇曳八面来风
 
我在文字的对峙中丢失了一个又一个标点符号
我决定开始爬山,其实是在一座假山,远远像只大白天鹅
对不习惯事物的爱,藏在一朵花里
 
我赤着脚走着,突然觉得向往点什么的美好
月亮没了,我向湖水深入找寻另一个月亮
飘飞的芦花被星光映成浅灰色,那水声仍在远处响着……

 
010湖水从未怀疑过天空的蓝

红莲湖的红莲已经交付给落雨,夜晚适合煲汤
有些惊讶的花香,吸引着穿越开阔地未能走远的人群
你忽然觉得虫声如小号,与天空捣乱,与时令博弈
每一季有每一季的花开
 
我把身体放在蓝天下,她的好色跟古时候一样含蓄
虽然不是谁都喜欢每天化妆出门
我愿意是一双眼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是注视着我的,蓝色在我的附近最深
 
这样的六月,拦一条坝,就拦下了奔腾的信息
玫瑰花在情书里长大的时候,月季在田野里也长大了
我有足够的耐心固守疆域,而你不曾生出翅膀
那个搬起石头砸别人脚的人,也常常砸自己的脚
 
季节的深浅,云影,逃遁地,扒开来还是明朗朗硬朗朗
湖水从未怀疑过天空的蓝,在六月,我失去了一季的雨水

 
011我的小半个屁股坐在齐地

随便搬一块石头
或者挖一铁锹土
可能就有上千年的故事
本来就是泥胎,感谢窑主的火
 
触摸月亮的光
草屋,弱不禁风
至少可以说
我的小半个屁股坐在齐地
赶赴一场前世的约定

 
012在红莲湖走神

我成了一棵树,随意发呆走神
走进沙滩,与柔情,怀旧,低调这些词语在一起
这个无法验测年代的人工湖
或单个,或一对,或一群的陌生人
走向不同的方向
雨后初霁,逼得我窒息
很久没有这样走路了
我必须麻木
伴着月色收工
这样的步行状态,还只是小时候有过
区别脚印的深与浅
这个小城很小,街上车子也少
行人更少
有人擦肩而过,我的爱像月夜,深不见底
  巩本勇,笔名奔涌,70后诗人、作家,山东桓台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淄博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著有诗集《秋日红莲湖》《戏马台》《原色地》,散文集《祖坟》《马踏湖观止》,长篇小说《苍生谣》《红铁门》等。部分诗作被翻译成英文、俄文、希腊文等,先后荣获黎巴嫩“纳吉·阿曼国际文学奖” “王渔洋文学艺术奖” “长河文学奖“ “山东诗人优秀诗人奖” “淄博文学艺术奖” “中国新诗百年百位网络诗人”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