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涨潮的方向眺望大海,我心中最唯美的梦境(海之诗八首)

作者:巩本勇 | 来源:中诗网 | 2019-03-11 | 阅读: 次    

  导读:不管从哪个角度眺望,远处的白线 / 我已拥有它。这里是黄海,确切地说,是黄海中的南海 / 浪花拍打着海岸,一层又一层……


  ■沙滩上,我脱掉鞋子,像是一场逃离

风声浪声有点大了,像是在挑衅
湿漉漉的沙滩,有时两行脚印
有时一行。鞋子已经成为身体的一个元素
我的心情和食欲也在这里汇聚
热而柔软的毯子,形状奇特的草以及其它
与校园的跳远坑合并为一个影子
潮水浸到脚,慢慢地开始在小腿上爬升
前面横走着一只螃蟹。当看见
只有一行脚印时,你正趴在我的背上
沙滩上,我脱掉鞋子,像是一场逃离


  ■浪花,你这个作弊高手

身后有一把匕首,带干净的血
一明一暗,一隐一退,奔跑于沉睡的街道
纤夫手中的绳索,击退了鲨群
一条上岸的海鱼,没有名字
晨光、正午和晚霞的情欲,成为装饰之物
你的船没有故乡,潮退时,依然有雨来访
沙滩开始板结,脚印变成路标
你躺下来,看着彩虹,心碎到最美
浪花,为什么丢下诗人,你这个作弊老手


  ■大海深处,有我一所别墅

万亩松林的负氧离子,野狼叼进山中的洞口
树窝里拥挤着一群鸟,没有任何声音
隐没海水中的石滩,它属于时间的一条河流
没有坠落到地平线,就不是夕阳
火在月光里来回荡漾,海浪吞去了你的名字
水上水下,浪头奉献着洁白的浪花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影子变成我的夜,我把脸埋入枕头里
外边的人不会知道,大海深处有我一所别墅
鱼儿为我看家,夜夜惊破旅人之梦


  ■岩石,让生长的地衣飱食

白云在空气中划动,它离泥土太远
青草在蘑菇伞下,等待一个锋利的猫爪
右手在执行左手的指令,醒着想象一个词
从具象变为抽象,让虚伪变为真实

两片相似的树叶,长久地依偎在一起
尖锐的牙齿,咬碎了时光的孤寂
所有能观望日出的山峰,都挤满了人
如果顺势挺住,一定有鸟在你的头上筑巢

岩石生长着地衣,你的脚踩过毫无知觉
风不动雨不来,受伤的树上已没有鸟
水声在远处响着,呼吸另一种空气
放下沉重的地平线,岩石总想以波浪为家


  ■潮起潮落

一条鱼吐出籽
一只羊嚼出奶
这是河流和山谷的词语
海浪拍打礁石
每一次冲刷都有印刻
潮起,一片天空陷入沸腾
潮落,一方土地呈现明净
 
人如一粒尘埃
树如一支火把
这是森林和旷野的词语
烟火没入荒草
每一次旅程都有名字
潮起,一个人呐喊声飘远
潮落,一群人脚步声渐近


  ■海浪的身体里,总是塞满欲望

你的色彩刺痛温柔的风
身体前行一个适合的方向,在每一寸肌肤铺开
头发,面颊,身体的每一处都像丰盈的女人
 
搁浅的贝壳卡在沙岸,呼吸困难,阳光的视线背后太过虚伪
其实,贝壳更多的时候开花,慢慢变软,成泥
 
海浪狂躁起来,乌云会配合表演而歌唱
平静起来,只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渔人驾船在渔火中忙碌,海浪在梦中酣睡,但谁也没有触动了谁
 
海浪的身体里,总是塞满欲望
在这夏日里,和松林融化成缕缕柔情


  ■松林,藏起了海上的月亮

我在沙滩上走着
最好带一本唐诗宋词
在月色诱惑下
想象着松林的恐怖

石路装满了幻影
鸟粪依旧裸露在潮湿的沙土
“雨中松果落,灯下草虫鸣”
原始的生命标本
有我所有的心事

海上的月亮消失了
其实它只是被松林藏了起来
偷偷地,悄无声息
我答应你
我会在海上重新找一个月亮
送给你


  ■从涨潮的方向眺望大海,我心中最唯美的梦境

不管从哪个角度眺望,远处的白线
我已拥有它。这里是黄海,确切地说,是黄海中的南海
浪花拍打着海岸,一层又一层
它打湿了姑娘们的裙角,我开始下海,尽管没有胆量
只一次,我便摸清了海,深海比浅海温顺
任一处海,夕阳都舍不得离开
从涨潮的方向眺望大海,我心中最唯美的梦境
海风吹起,它是我的度假私产,夏日里惟一的奢侈
  巩本勇,笔名奔涌,70后诗人、作家,山东桓台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淄博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著有诗集《秋日红莲湖》《戏马台》《原色地》,散文集《祖坟》《马踏湖观止》,长篇小说《苍生谣》《红铁门》等。部分诗作被翻译成英文、俄文、希腊文等,先后荣获黎巴嫩“纳吉·阿曼国际文学奖” “王渔洋文学艺术奖” “长河文学奖“ “山东诗人优秀诗人奖” “淄博文学艺术奖” “中国新诗百年百位网络诗人”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