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在大海的光子(外二首)

作者:古逸文 | 来源:中诗网 | 2018-07-28 | 阅读: 次    

  导读:方羡洲新作快递。


看见吗
在大海中闪烁的光子
谁也不承认
谁也不谦让
更不承认是太阳抛下的
尚在卵化的弃婴
 
五官未长成
但嘶吼已要卷起巨浪
一拨一拨
如无根浮萍淹没在汪洋中
 
四肢未发育
却已将光线折射成
颤抖的鳞光
随浪跳舞
 
一群散落在大海的诗句
能游水吗
不要害怕沉没
你是农民  搬运工人  生产工人  业务员
白领  零售个体户  作家  诗人
一个个如行尸般游走着
不想  还是无法停留片刻
潮涨的海水会淹没吗
 
别慌张
上天正关注
时间是大海的最高审判者
它有着无法言喻的神力
有常人难以猜测的境界
岁月因时间而沧桑
日月为它执着轮候
善恶常被它暴晒
 
海水是懂感恩的
托起片片孤舟
如慈母的柔和
别太急促
吞噬泄漏的废油
让它漂浮
让它炫耀
毕竟
宇宙万物各有存在的空间
和理由
 
你看吧
一片片孤舟集结成的航母
那是无数时间的结合体
谁也无法否定
自己是孤舟
自己是航母的零配件
 
别叹天意弄人
那是凡尘俗世定律
那是年轮的昭示
别慌张
你是跌落大海的文字
你有太多选择
可以跃上航母继续畅泳
可以在浪里沉醉
或是茫然荡漾湮灭海底
 
对着机械般的日子
枯燥的工作格式
用微薄的力量
追赶着飙升的房价
在这个物欲膨涨的年代
学会奔跑
 
笑吧   哭吧
世界不会因你而激动落泪
雨该下时总会降落
太阳该要灼热还是滚烫
一切从盘古开始
有人类就有层出不穷的谬论
不必紧张   踌躇
也不必太在意
谁也从没被时间抛弃
时间永远是那么公平
永远是那么的干脆
该給的一秒不少
该开溜一刻也不延迟
 
日月最清楚时间
该平静时就让海平静
该托起一片片孤舟时就让其畅游
不必害怕被淹没
 
诗歌本来就是一堆文字
散落在大海
因浪涛激发光子的卷起
才奇妙组合
组合成惊天动地的海啸
那不是海的愤怒
也不是妒忌
更不是抱怨
那是什么
是即将迎来万物的洗礼
是人为的
也是趋势的使命
 
摒弃吧
那无聊的思想负担
裸泳也行
淹不死的就是正义的光子
太阳的儿子
 
看见大海有浪涛向我吼啸
 
浪涛呀
你失控了吗
向我吼什么
该吼也该对轮船吼吧
我是坐船来这岛屿的游客
 
这岛上有鸟语花香
有被浪花洗礼过的
千姿百态的岸边奇石
有朴实敦厚的渔民
有浮夸的现代建筑
还有丰富的海鲜
将我吸引而来
 
别吼了
沙滩边
有青年、美妇和小孩
青春俊美的少男少女
他们怎么可能害怕
你看阳光是如此热情如火
似将他们烤干了
浪涛你凭什么向我怒吼
 
登上岛屿山顶
我却沉默了
迷惘了
晴空万里不可能出现海啸
多么奇怪的现象
这个况若虚拟的世界
农民工  流浪汉  快餐车
富豪  美女  美酒
人间的繁华
都是虚幻的
 
不要将十年窖藏的浆香酒浪费了
狠狠倒进三五知己的嘴里
那铿锵有声的醉态
能吟出什么好诗
李白  白居易似醉
杜甫  翰愈非醉
杜牧  李商隐呕吐了一地
王安石  苏轼早已醉卧草地
 
一个个诗界圣人
在我面前烂醉如泥
浪涛埋怨岛屿的挡道
岛屿看不惯浪涛的吼啸
醉酒的嚷不喝酒的无趣
不喝酒的笑醉酒的疯子
 
我也笑了
像傻子  疯子般狂笑
岛屿呆了
浪涛激怒了
披着狂风的外套向我发起
撒赖的吼啸
你的酒量
能将诗圣们灌醉
简直是人间笑话
在他们的年代里
多少人想挑战他们的酒量
他们从不畏惧
你半斤就醉的家伙
竟然以一对八的畅饮
简直狂妄到不知天高地厚
 
我笑得更狂了
甚至高歌了
更将思想的琴弦高弹
琴音凄厉  似哀似怨
似悲似喜  时刚时柔
岛屿花木枝叶抖动
千鸟泪眼朦胧
犹如千古绝音
 
浪涛怒吼
疯了  疯了
这个世界疯子太多了
一个个孤独的诗者
你们都错了
我不是笑大海呀
浪涛乱吼又与我何关
我终为大海感叹
来往的都是游客
你吼个啥
只是路过这岛屿
无心偶遇灌醉这班诗圣呀
你却埋怨我的酒后琴音
难道还不值得我狂笑吗
这个虚无飘渺的世界
真的该为它醉千万回啦
 
六月的大海
 
如果不是乌云瞬间将蓝天的脸拉黑
要不是张哥说暴雨闭门呆在家中
要不是施工员来电请示
台风来袭   工地需暂停施工
我怎么也想不到
早上阳光明媚   岛上人声鼎沸  鸟语花香
海面船只穿梭   风平浪静
旱天一吼雷
平静的海面突然涛声四起了
 
如果不是越来越多商铺店门紧闭
我以为电商只是一阵轻风
如果不是电视报道
特金会在新加坡举行
我怎么也想不到
这世界真没有不可能的事
 
如果不是船家执意停渡
如果中美没有多轮谈判
如果不是美欧贸易战启动
我真以为这场风暴是个假像
温和的大海底下原来暗潮涌动
 
如果不是看到渔民急速收网回港避风
那些色香味俱全的海鲜
此刻已经在我饭桌上了
如果不是人为的全球气候变暖
我也不会将季节忘记了
 
如果不是台风来袭
我真以为大海
是一面有波纹明镜
彻底颠覆对大海的认知
想像和现实中
是身不由己的大海
 
如果不是六月这场雨
让街道变江河
将天地洗刷一遍
我真分不出那里是天那里是地
 
在外伶仃洋
如果不是海水撞击岩石
掀起了几米的浪花
真不敢相信大海能将船吞没
我一直认为大海是宁静的
偶尔来看一次望不到边的大海
从不知道他是睡着
还是醒了
 
  方羡洲,笔名:古逸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诗网首届签约作家,心弦诗刊主编。作品散见《文艺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中国诗歌》《诗歌月刊》《现代青年》《中华风》等。已出版诗集《诗述江湖、《聚也风景  散也风景》、《穿越雨季》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天露山之门(外四首)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深谷短章(25首)

    谷语,本名马迎春,男,1980年出生于重庆石柱,现居四川康定;研究生学历,文学硕士;四川省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