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

作者:丁灯 | 来源:中诗网 | 2020-03-26 | 阅读: 次    

  导读:奋战在抗疫第一线的诗人丁灯新作快递。



礼宾车在前面开路,
一路的交警,
用最崇高的礼仪向我们致敬。
我们曾经用命拼过的荆楚大地,
正在缓缓远离,
车窗外,
夹道欢送的武汉人,
还有未解封小区在各自阳台上,
那扯破嗓子,
从心里喊出的一声声感激,
那举着国旗,
在路边一直跪拜送别我们的兄弟,
那些奔跑着,
一路追赶我们的车队,
送了一程又一程的人,
是那样舍不得我们离去,
舍不得啊,
在灾难中一起共度的这座城池,
我们用生命拯救生命回报的这份感激。
 
我无法掩饰心中的那份感动,
止不住泪眼迷离,
其实,
我不是什么英雄,
我只是一位普通的医生,
是时代让平凡的我,
遭遇了疫情,
遇见了国殇,
救死护伤是我责无旁贷的责任,
我无悔走上了前线,
报国、尽责、敬业、救人。
 
我也是个女人,
也有儿女的柔情,
记得出发那一天,
丈夫为我剪去飘飘长发,
我和他一起出征,
执子之手,
生死相随,
我们义无反顾,
踏上生死未卜驰援武汉的征程。
当二岁的女儿在外婆的怀中哭喊
我要妈妈!
我要妈——妈——,
我再也忍不住,
那难以割舍的热泪,
但却停不下,
那肝胆欲裂的悲壮离去。
我不敢回头,
只用白衣战士坚强的战袍,
紧紧地包裹那份被撕裂的爱心。
 
如今,
山河无恙,
春归荆楚大地,
我们完成了使命,
踏上归期。
当飞机平稳降落在家乡的土地,
当我们走出舱门,
迎接我们的是鲜花掌声,
还有隆重的欢迎仪式。
而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只想在欢迎的人群中,
寻找我日夜思念的宝贝女儿身影,
只想好好抱抱她,
弥补我匆匆离别时,
留在我心中深深的愧疚和歉意。
 
宝宝,妈妈回来了,快去!
外婆把我女儿放在我跟前,
女儿呆呆地站在原地,
用一种冷冷的陌生眼光盯着我自己,
孩子那疏远陌生的目光,
好像一把钢刀扎在我的心里,
也许,
她无法理解,
为什么当初父母狠心匆匆离去,
却不要自己,
也许,
对于百般依赖我的掌上明珠,
对于才刚满两岁年幼的孩子,
这短短五十二天的分离,
犹如隔世。
 
宝贝,对不起,
请你原谅,
爸爸妈妈的匆匆离去,
你知道我们有多爱你,
在那奋斗的日日夜夜,
即使累趴下了,
梦里都是你。
 
宝贝!
我无法掩饰夺眶而出的热泪,
把日夜思念快要发疯的爱,
紧紧地搂在怀里。
也许,
是血脉中爱的传递,
触醒了,
孩子心中爱的深深记忆,
她突然放声大哭,
妈妈——妈妈——
小手紧紧搂住我的脖子,
生怕再一次失去,
那种心酸和委屈,
让我难过涕零,
宝贝,
妈妈永远爱你,
但愿人间不再有灾难,
国泰民安,
才有我们小家的幸福安宁。
 
   ——写于2020年3月25日
 

丁灯(真名:詹灵凌)广西医科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2003年——2004年在英国伦敦大学皇家玛丽学院学习,现在广西医科大学工作。北京微电影产业协会会员,广西电影人联盟海外联络委员会主席及第一编剧委员会主席,中诗网首届签约作家,国际联合报社执行总监,联合国非官方组织签约诗人,广西作协会员。出品微电影5部,诗歌微电影《木棉花开》、《天堂鸟》、《春天的黄风铃》及微电影《爱》和公益微电影《春暖》。任影片出品人、制片人、导演、编剧、后期制作总监、电影主题曲词、曲作者、诗歌创作和诗歌朗诵及电影英文字幕翻译。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丁灯近作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