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时光耕耘的疼痛(组诗)

作者:邓太忠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06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邓太忠新作选。

现实里

一觉醒来,我百孔千疮
身体躲进幽深的空巷
斜阳掠过,为我
打捞起一生的忧伤

不远处的一声雷响
让受伤的白云
失去天空的辽阔
在一片叶子的下方轻风细雨
爬过根须的蚯蚓痛心疾首
只愿这条不死的河
不再绕流,也许
大海会在最近的地方
一直等候

我看见我身体滴落的血
流入金色的秋季
骨头却在一片零乱的芦苇
自言自语


想春天

身体被一阵春雷洞穿之后
山水与阳光乘虚而入
兽们直立奔走去寻花问柳
听见集结号的植物们
情窦初开,自恋来世的路上
游在水里的鱼
与飞鸟云朵里缠绵
或把悄悄话下成一幕幕春雨

我和我的身体从此形同陌路
身体拥抱了春天
我拥抱了我自己


除夕

我把身体放进日历的尾页
那些绿意浓浓的麦芽
爬满我风雨无阻的心思
铺天盖地的爆竹声之后
我才发现昨天和今天
不声不响地互行了一个大礼
让年关这一道门槛
架在时光的肩头
一头恩怨难了
一头梦想起航

我确在天伦之乐里自我陶醉
看见的明天只是流淌的泪水
一行甜得我喜出望外
一行苦得所有庄稼哑口无言


过年关

时间的河里,一艘摆渡船
满载日月的意境
从这岸驶向对岸

岸的风景淡不出眼帘
好多心事从
乡愁里走来
从一幅窗花的盛开
看见初春的姿态风韵万千
对岸的柳枝遥相呼应
越走越远的港湾
从年的朝思暮想中浮出水面
遇见时间在飞的人
年已在他的身后指指点点

我涉过一杯酒水的深浅
惟有亲人绽放的容颜
一直是我心仪的春天


本命年

走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这一次,没听见
我梦里的啼哭,荡漾起
母亲神性的光彩
开在父亲脸上的花
却在额纹
纵横交错的纠缠里凋零

该忘记的,总在决堤的心田
漫无边际的节外生枝
一些人,一些事
对号入座之后
分辨不清的恩怨
让晨起暮落的太阳啼笑皆非

惊慌失措的我
开始一段不打灯笼的夜行
想走出原点
去看山是山,去见水是水


你身后

我把我投放进你的心血
如一把锁在一汪汽油里游荡
上岸之后,一度锈蚀的身体
轻飘如云
闪亮如正午的阳光

这是脱胎换骨?可我
苏醒后,没找准你的方向
最亲的,最熟的那些人和事
面目全非,东躲西藏

你身后,我成为暗伤的根源
打着灯笼才看见太阳的来往
落叶飘过眼帘的瞬间
土崩瓦解的想象零乱碎响

感觉在心雨里绽放成花
情窦初开的春天
我没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个月夜的深处,正被下葬
  邓太忠:四川南部县人,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副会长、四川省南充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蜀本》杂志执行主编。出版有个人专著八部,二十余次荣获全国各类文学奖,创作成果和创作事迹收入国家出版的各类文学志书和大典。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