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村庄

作者:邓德舜 | 来源:中诗网 | 2018-05-28 | 阅读: 次    

  导读:第二届签约作家邓德舜新作选。

 
 
《问道》
 
好奇的车子在村里转了三圈
看不见炊烟和人影,还轧了一条横行的蛇
我心里发紧,皱起三道额纹,按了三声喇叭
引来土狗如哮天犬吠,老村长现身竹林
须发如拂尘,染上了年前的雪花
旱烟锅像义肢,上面的老油如药膏
他咳嗽三声,笑说,蛇也想离开村子
我茫然不知子曰
他用荆条把死蛇撇进林子
惊动了暗处的鼠,像解析一条禅语
我无言,事先备好的一口修辞
如失控的义齿,掉了一地
 
 
《幻觉》
 
麻雀产生了幻觉,以为自身还在童年花期
等那个捕鸟少年来陪玩游戏,殊不知
少年早已去向不明,竹林房檐上的乌鸦麻雀暗示
他已换了玩法,把稻草人伪装成老衲
真身躲进了地窖,如苕,打坐,学老蚕解丝
蜘蛛在角落里观望,蚂蚁搬到了局外
村头油坊的撞击如大鼓,催命,又催生
震裂了天堂地狱界限,花香从人间缝隙飘进来
如弦音仙语,戏说窖外漫山遍野的花儿
是庄子梦境里盛开的蝴蝶,隐约听见
刚出生的小鸡和小狗在院坝里喊

 
《每颗种子都像蚕茧》
 
村里的每一颗种子都像蚕茧
都像经历过一次小小死亡的庄子
蚕为知己者死,破壳见证者
有老人孩子土狗家鸡百鸟虫子精灵和
养蚕的村姑,那位素颜蚕神
站在村口解开纽扣敞开胸襟
哺乳着村里的原始情感,她抽丝
一心想把村子解开,她的美
源于村里每一位母亲的悲悯
她在日月交界线上失声
送走孤独的老人,保护孩子的梦境
一日,又一年 
 
 
《吃酒》
 
川北黄猫垭李家儿子在上海咬着牙打工
累了就恋爱,女方是湖南的红辣椒
突然一天二人抱着孩子闪回村里
婚宴与满月酒一起摆,全村老小都来凑热闹
好歹是一个聚会的由头,大家见怪不惯
用酒菜堵住嘴,但三杯下肚,就见惯不怪了
有人点赞主人家的小红楼,改变着梦境
王大妈突然想起自家屋没有上锁
张大爷说,急啥,虽然是新修的房子
除了孤王,还住着猫和老鼠,还有老酒坛子
里面泡着五谷的汗水,杂粮的骨头
吓鬼的药酒,这样的乡村当然无贼 
 
 
《伤口是春天的嘴巴》
 
春天每年把天道人道重新诠释一次
刨开大地的肌肤,把魂附在种子身上
蜜蜂舍身献上蜜和毒,坚硬的种子沐浴后就开窍
与土地一起阵痛
每一道伤口都是一张春天的嘴巴
只要亲吻就会忘了疼痛,爱就会充分发育
精灵会探出头来,别上花儿,涂上花粉
和万物们一起在阳光下成长

 
《心事》
 
二月的心事蛰伏在老村长家的窗户上
开一会儿又关上,最后开成一条小缝
小翅膀们飞进来,只让他一人看,这小情侣
把春光和花粉撒在头上,香如三十多年前的她他
 
她本是他的新娘,那天戴着红盖头,被醉驴驮着
从村东走秀到村西,谁知半夜乘西风去了南国
醉驴衔着红盖头瘸拐着回来,泪流满面
 
他乐了,还逗驴乐,最后还给驴送了终
驴也是戴着红盖头走的,在那个早春二月
乡亲们不忍吃驴的肉,把它埋在人间最善良的村口
后来驴骨头长成了歪脖子树,倔强的姿势
如村野粗犷的行为艺术
 
近年儿女们常带城里人来村里快闪
见他们自称“驴友”,他想乐,又乐不出来 
 
 
《世外》
 
蓦然发现桃花源就是我所在的村子
啄木鸟在村口黄葛树上钉着招牌
一畦畦田园虚位以待,等户主归来
领舞的桃花是轮值花信,与万花一起修心
 
痴弟说,花间美人无数
只有一位在命里爱我
她酷似但不是花仙,只是请花仙来
让我想起前世真爱的今生红娘
她在山间舞动花蕊与神对话
说爱可以一树一山,也可以一叶一瓣
 
她把阳光花粉撒向村落孤独的暗伤
热泪散发着春雨的执念,深度无言
顺着一条虚线,我潜入桃花被风吹野的侧面
失足跌进山洞,雾里问花,失聪的诗表哥
在我无限接近的那个世外,做了渔人 
 
 
《一只蜜蜂围着我转了很久》
 
在老村的十字路口,我花粉过敏
一只蜜蜂围着我转了很久
不问我虚怀的花蕾,矛盾的内核
而追问它失踪弟妹的消息
它们是今年下凡乡村圆梦的小仙
 
一条盗梦的黄狗闯进了油菜花园
突然的狰狞破坏了灿烂,损毁了形象
本是良家善犬,无奈被病魔偷去了心智
不知一群蜜蜂仙子的生命
能否让狂犬蜕变成有救的拟人
血染的花间,音符挣扎,旋律呐喊
十字架发芽渐渐长成果树和油菜
我植根其间,像一个难解的罪人
灵魂被蜂针刺痛 
 
 
《每个生命里都有一个村庄存放诗歌和灵魂》
 
深夜,村野不安的文字如飞蚊,拒绝吸我之血
又如列队奔向未知家园的蚂蚁战士
背负着比自身质量重要得多的梦想,前仆后继
泉边聒噪的青蛙颠三倒四,疑问着寓言
厨房压力锅中的剩饭像孤老的绝句,等待咀嚼
昨夜梦见棺材如茧囊,想写首诗来解
却没有灵感,夜幕里,蝙蝠和猫头鹰是黑色的
恐惧和不安是黑色的,希望和爱情也是
打开窗,让文字从躯壳跑出去,变成萤火虫
变成山野里的针刺,刺穿夜幕胎衣,发现
每个生命里都有一个孤独的村庄
用来存放诗歌和灵魂
我拿起手机拨通城里的爱人
她正在怀孕 
 
 
《花为悦己者容》
 
花儿为悦己者容,蜜蜂为花儿奔命
采集的花粉是阳光红尘,或是天然胭脂
还是人间好药
但人们大多色盲,难识如此微小的太阳
习惯蜂拥而至,迷失于城市高大炫彩的幻象
城市里没有蜜蜂,只有来源不明的蜂蜜
蜜蜂与真人一起留守乡野,酿造着甜蜜的
帝国,悬于苦涩人间的橙月,如天神的头颅
被天狗死死地盯着
 
 
《微小的爱》

春里,每一粒花粉都敞开了心扉
充满了爱意,爱很多时候是微小的
人们常常忽视这些微小
把它当成了尘
一次次错过季节  
 
 
《思念》

老村长走在前面
后面跟着一条夹尾巴狗
一声不吭
老村长停一下,狗停一下
老村长猛抽了几口旱烟,骂了一句狗娘养的
狗尾巴夹紧一下,打了一个寒颤
月亮在太阳旁边慢走
照着苦酒一样的思念
既然故乡就在脚下
那思念的又是何方

 
《狂犬》
 
二月菜花开得黄灿灿的
家犬得了重病,变成了狂犬
它不愿让老主人知道
也不愿伤害老主人
它悄悄咬断了舌头
它心里还有执念,灵魂还在挣扎
它夹着尾巴,悄悄溜进菜花园
它想让自己死在花丛中
让蜜蜂为它送终
下辈子变个好人,不再疯狂
 
 
《黄鼠狼》

黄鼠狼蹭着月色来到新盖的房子里
里面只有一只抱鸡母捂着小鸡
一层鸡蛋膜叫做凤凰衣如月色朦胧着村子
小鸡在好奇与兴奋中撕膜破壳而出
看见血泊中的母亲和一只黄鼠狼的眼珠
 
 
《老小》

村里只剩下了老月亮和小星星
小星星是老月亮牵的风筝
抓得死死的,怕断了线
就断了肠子,成了萤火游魂
  邓德舜,四川省苍溪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广元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广元市诗歌学会会长,中诗网第二届签约作家。在《星星》诗刊、《中国作家》《诗刊》《扬子江诗刊》《诗神》《中国诗歌》《青年作家》《四川文学》《四川日报》《中国税务报》等多种刊物发表作品若干。著有诗集四部,主编诗文集多部。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等多种选本。偶有获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蜀道,非常道》(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 回乡记(9首)

    乐冰,生于安徽宣城,1990年移居海南创业,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诗歌学会副
  • 《2018四川诗歌年鉴》

    四川是中国现当代先锋诗歌的重要版图,正是这方充满了多元和神秘文化的水土培养
  • 花语诗歌印象:用纯金写

    花语的诗歌写作是多层面的,有着相当强烈的自白意识和充满了强大势能的铁链般反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