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的挽歌(组诗)

作者:陈仁凯 | 来源:中诗网 | 2018-06-12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陈仁凯新作快递。

  死即睡眠,它不过如此
                     ——题记
 
《我的身体藏着一座森林》
 
有人看见众鸟飞翔
有人看到孤鸟沉默
我在风中奔跑,站立,等待
 
众鸟看见我的影子
它们飞舞。啄食。歌唱
羽毛比风还轻
 
我把自己长成一棵树
年复一年
让自己努力长成一棵树
 
 
《我的身体藏着一湾海洋》
 
风暴掠过汹涌的波浪
鱼从来不懂得奔跑
它们只能深潜,或者跃起
 
远行的船只抛下了锚
锈迹一点一点吞噬着锐气
英雄,停止在漩涡的中心
 
哦,那些软体的生命
在缝隙中焕发生机
让黑暗发出光亮
 
 
《我的身体藏着一丝悲悯》
 
从奔跑中停息下来
云淡风轻,深藏于草芥
每一双眼睛总在睁开时睡着
 
看不见虚无的梦乡
真实的疼痛隐瞒了谎言
一点一滴洞穿愉悦之境
 
我将站上众生之巅
一丝温柔满怀绝世的悲悯
望着你,不带半缕哀伤
 
 
《我的身体藏着一片宁静》
 
嘈杂的声音一夜之间
溢出了体外。与血液一样
在风中凝固成痂
 
它们不再呼啸,说出狂欢
沉沦,沮丧和兴奋
与冷漠的清晨形同陌路
 
而清冽的雨珠和汗水
必将融入,从若隐若现的脉络
掀起一阵宁静的风暴
 
 
《我的身体藏着一方荒野》
 
或者,雪已覆盖了森林
或者,森林守住了秘密
秘密随流水留在繁华的夏天
 
一切归于安静。像落叶
放慢腐烂的速度,发出热
紧紧抱着地下的火
 
猎物远遁。生机沉寂
兽迹没入过冬的蒿草
哦,死亡的预兆腾出一方荒野
 
 
《我的身体藏着一只傀儡》
 
一只青蛙在攀爬。一只木偶
在抽动。尘埃堆砌如沙土
最初的勇士状若处子
 
简单的描述足以为文字疗伤
与空空的风声为邻
冷热炎凉,直抵幽冥之途
 
没有人看见伤害可以致命
青春,爱情,怨恨,老去
一生的时光养活内心的傀儡
 
 
《我的身体藏着一寸骚动》
 
来吧,从我的胸腔飞出
逃避或者张扬
春深似海,我是枯萎的花草
 
赤条条的枝干不再生长叶子
死亡为期不远。我还是孩子
在无尽的煎熬中物是人非
 
时间如一枚落日
硕大无朋。它是我的心脏
唤醒暗夜里的悲欢离合
 
 
《我的身体藏着一种罪恶》
 
我无法摒弃恶毒的梦魇
它们正在撕咬,吞噬,摧残
像罪恶的细胞生长变异的宿命
 
除了毁灭,脆弱的光亮
阻止不了黑暗。爱已沉沦
花朵在日出之前黯然销魂
 
等待惊变。等待一场大火
把腐朽的事物化为灰烬
只有一根坚硬的骨头,说出痛
 
 
《我的身体藏着一颗蛀牙》
 
本来它是好的,茹毛饮血
隔断唾沫横飞流言蜚语
把糖果,药丸,美妙的食物 
 
占为己有。釉质日渐侵蚀
痴迷的髓将被淘空
仿佛星光在黎明被吞没
 
当脱落变成一种愉悦
它沿着朝夕相处的旅途
回到了前世的故乡

 
《我的身体藏着一道火焰》
 
在残存的日子中,灯火被守护
在血脉行经之处
它是灯塔,指引风暴绕道前行
 
短暂的夜,或者白昼
船只会漂向干渇的海岸
火焰回归丛林的末梢
 
我不断变换过时的伪装
让众生停歇
让火焰深藏于行将腐烂的肉身

        2018.06.12
  陈仁凯,1972年农历10月出生,中国诗歌学会、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诗网签约作家。1989年始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诗神》《作品》等报刊发表作品,散文、诗歌作品入编《广东青年诗选》《广东省作协成立50周年作品选》《岭南散文新选》等选集。2005年、2006年和2016年出版诗集《河流的梦想》《灵魂之门被谁打开》《叙述者》。曾获首届玉平诗歌奖主奖提名、首届国际潮人文学奖诗歌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写心(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张作梗诗九首

    张作梗,男。祖籍湖北。现居扬州。1980年代中后期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以诗歌为主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 回乡记(9首)

    乐冰,生于安徽宣城,1990年移居海南创业,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诗歌学会副
  • 《2018四川诗歌年鉴》

    四川是中国现当代先锋诗歌的重要版图,正是这方充满了多元和神秘文化的水土培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