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课(37首)

作者:程维 | 来源:中诗网 | 2017-10-01 | 阅读: 次    

  导读:程维诗书画作品一组。

6,秋兴图(纸本设色48cm×48cm创作于2015年)在亭上蹲了半天,也没想出一句诗,是有负秋色了..jpg

程维   秋兴图(纸本设色48cm×48cm创作于2015年)

 
祖国 
 
有尊严的祖国
应该给优秀的诗人以应有的尊严
把他们的诗集出版得体面
既使发出不同的声音,也要让它出版
并且留有足够的空间
让他朗诵,让他发出够大的声音
不要阻挡自由的风
只要是好诗,就让它去流传
只要是美,就允许人们去爱吧
从豫章的沙井,到首都北京,到法国的巴黎
到英国伦敦,到法兰克福,到美利坚
是好的诗篇和诗人,就让他去征服世界
以此证眀这是诗的国度
它博大而宽容,值得诗人颂扬与热爱
让所有人都明白,谁也阻挡不了风的声音
让所有人都能看见
----落日在下沉中上升 
 
          2015,6,23, 
 
 
墓志銘 
 
我还没有想好墓志铭
因为我还没有打算和心爱的人告别
还没有准备好离开这个世界
我甚至不忍心写墓志铭三个字
写着 我就心痛,因为我爱这个世界的唯一理由是
------我爱你
但每个人都有离开的那一天
都要跟心爱的人告别
无论活多久,既使一大把年纪了,还是得走
不用谁来驱赶,离开是一种自然,我只是顺应万物的本能
不要难过啊亲爱的,我不忍心看到你美丽的脸上带有泪痕
因为我活过,爱过,虽然还没有活够
在这古老的世界上,我已经是个奇迹了
没有什么遗憾,或许我留给这个世界的只是平静
请你也給我同等的馈赠
 
             2015,7
 
 
我跟诗没完
 
年轻的时候,我写过诗
不知羞耻地写,轻浮地写,放浪地写
并且要把这当做毕生事业,老了以后
我还要写。只是在未老之前
我不能写了,还有许多比写诗更大更重要的事
要用文字去叙述,我知道我还有情要抒
一些不清不楚的纠葛有待了结
我的诗当然没有完蛋
可年轻时已经写过,狂过,病态也苍白过
还预留了一截烟屁股到老年去写
现在这段时间,就让我完成几部长篇吧
尽管我畏之如地狱,每写长篇都仿佛在黑暗隧道爬行
惟恐在黎明前死去,可我还是得写啊
否则我没法向托尔斯泰交帐
他说我是巨人,得有长篇垫着脚跟
我想这么试试,尽管我明白,我跟诗没完
 
                 2015,9,5, 
 
 
一句话 
 
或许等我们够老了,老得油尽灯枯
那是多大年纪啊,九十岁,一百岁,或再加几岁
我们要对孩子们说:是时候了,该永别了,不用怕
孩子,你要明白,我们多么不忍说这句话
多么不忍,从五十岁以后,一直忍到这一天
这是毎个人早晚要说一句话,只是很多人咽在肚里
最终也没有说出,我知道人们对这句话怀有恐惧
却并不能阻挡那个时候的到来,让我说
上帝啊,请给我一些勇气吧,让我在最后时刻
能保持长者的尊严,向孩子们
说出那句话,----不要伤感,虽然我会离去
但爱还会跟你们在一起。这看似一句空话
却是我人生的全部遗产。
 
现在,或许距那一天还够远,我还有充分的时间来思考
并为所有会有那一天的人写下一首诗
不是我有多么杰出,不是的,仅仅因为我是诗人
我能替更多不能写的人,说出他们内心的话
以便在那一天到来时更加从容,平静
生活是美好的,这样的陈词滥调,说多少遍
我都不厌倦。何况还有你们----我所爱的人
我不能说已活够了一生,再活三百年,我也愿意
只要有你们相伴,就是我永远的幸运 
 
                2015,7,24,
 
 
欠债要还
 
世界如此繁华,内心一片荒芜
不是我存心跟它过不去,也不是它欠我什么
欠马车,欠风景,欠饭局,欠浮名,欠酒钱
不欠。有的是车水马龙,有的是大酒
有的是雪月风花,赴不完的饭局
美色当前。可我内心荒芜一片
不是灯火斓珊,不是众人皆醉我独醒
不是先忧天下之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一个醉翁尙然如此,我不醉就是罪过了
 
这个世界不差一个诗人
也不差一瓶酒,更不差饮酒写诗出名的醉汉
但肯定欠我一把內心的交代,我站在荒原上吶喊
杀人偿命,欠债要还
你他妈不能总躲着我不见! 
 
              2015,9,8,
 
 
两不相欠
 
我多么想跟这个世界
两不相欠。但这可能吗
我在它的怀抱里混了几十年,还厚着脸
打算继续混下去,时间不可预期
消耗不可预算
它还要向我盘剥一些诗文,涂鸦
掏出我的精血,病疼,色胆
透支我的浅薄,平庸和愚笨
让我在世上丟人现眼
我知道我跟它糾緾不清
又岂能相忘于江湖,假装看不见
 
等着吧,总有一天
我会在一张松松垮垮的破木桌上
豪气万丈地拍出
----那枚最终结帐的铜板 
 
            2015,9,8,
 
 射春风(纸本水墨48×48).jpg
程维  射春风(纸本水墨48×48).
 
匹夫
 
转眼又过了半年,有多少时光
虚度得心疼。又有多少时间过得心安
一介匹夫
我还真想抡起杀猪刀往岁月上砍
砍一块,赠给美人,
我不忍目睹美人的美
被岁月摧残,让岁月留住那些我们暗恋的红颜
让她的发丝
能够系住尙能荡漾的春心
 
再砍一块给双亲,让他们老得慢一些,再慢一些
仿佛时光的堤坝
我们随时害怕坍塌的那一瞬间
 
如果还要砍,就再砍一块送给好人
他们是世界的良心,否则我们活在世上
哪还有脸?再下去,就不能再砍了
一个屠夫也有金盆洗手的时候
面对肥壮的大猪,屠刀已钝 
 
               2015,9,9,
 
 
我要跟秋天谈谈 
 
我要拿出一点时间,跟秋天好好谈谈
我不是很忙,像那些公务或者商务缠身的人
可我好歹也要写作,画画,上班
好歹也得干一些谋生糊口的勾当,虽然不曾剪径
错过春花秋月是常事
我多想有大把清闲,发呆地坐在石头上看云
 
一朵干干净净的云
怎么看它就怎么变幻,看多久也看不厌
一棵无遮无挡的树,叶子掉光了
它还立在那里,像一个行将就义的好汉
难道我就拿不出一点敬意
今天下午,我要拿出一点时间
跟秋天好好谈谈 
 
             2015,9,10,
 
 
无用的人
 
在年轻人面前,我希望自已尽快老去
老得一副德高望重的样子
我不想接受他们的敬意,只希望他们
把我当作一个老人
一个无用的人,对这个世界已貌似无能为力
不要对我再打有用的主意,就像一张废纸
 
我之所以愿意如此干脆地老去
不是我不热爱年轻,总想着与这个世界
尽快告别,不是的,我热爱生命,热爱世界
这仿佛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洞大词
在我的生活中具体而微,灵息吹拂
只是我的年轻,曾经被出卖,像一爿狗肉
掛在人肉市场,却是那么廉价而迫不得已
面对一个无法把握自我的世界
我宁可无用。---像我这样老去,无优雅可言
它仅仅是世界的一桩不幸
 
       2015,9,11,
 
 
酒约
 
是的,我们都在变老
哪还有很多时间在一起喝酒
有时喝着喝着就少了一个
他跑到另一个世界报到去了
说有另一桌酒友在等他
那个地方在土里,那个地方在天堂
我不知道
我偶尔发现 出土的酒器
在地下埋了千年
是哪个酒鬼遗失的玩意
又回到了人间,找谁喝去 
         
2015,9,14,
 
 
今秋无事 
 
秋天,万物都在减肥
祼露赤条条的躯干和光洁的岩石
枯水里,一群鱼挣脱了污泥 回到人民手中
一只鸟在飞翔中,羽毛被风暂时借走
它没法跳伞,如何能投身组织怀抱
一头虎,向秋天供出了老巢
它可怜的同伴啊,怎么藏身
一个巫师挥霍了所有灵气
像个剥光衣服的老妓女,干瘪的乳房
如泄气的皮球,把她出卖在自家的门口
谁还藏着掖着
谁不惧怕秋斩,从沙井到刘家村
树叶追着树叶奔跑,往卫东去了
它们要去围观:看一个胡子长长的老家伙
将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刀舞动,发出哀鸣
 
而我要回归山房,添衣,饮茶,贴秋膘
然后写下:今秋无事
 
            2015,9,14,
 
 23,马时代(纸本水墨48cm×48cm创作于2015年)当年万里觅封候,今日只为稻梁谋.jpg
程维 马时代(纸本水墨48cm×48cm创作于2015年)
 
好心
 
有生之年,我能干些什么,能走多远
上天自有安排,肯定不必我去操心
我所记挂的是,天上的那片云,若是兜头将一架飞机拦住
有神仙要检验它的通行证怎么办
这样想着,我就寢食不安
天天为昌北机场的乘客耽心,我好心给他们打电话,发短信
我说求求你们近期最好不要上天,又提醒民航飞行员
如果遇到了云,千万绕着走
他们统一给我的回复是:神经病
我发现这伙人是中了神仙的圈套,都急不可耐似的
要上天。我可以喊住一辆汽车,停下或者慢一点
却喊不住云,如果它真的要跟飞机过不去
我也束手无策 
 
2015,9,14,
 
 
这不是最后一首答神篇 
 
我每写一首诗,都是与神在对话
你给我启示,我只能用如此肤浅的词语
来作答。我还能写多少诗
这不能由我来决定,而取决于神示的灵感
我是平庸的,你的眷顾令我气宇非凡
为我庸碌的生活去蔽洗尘
阴暗的角落,雨天的后街,我拐入一家灯具店
女老板殷勤相迎 为我打开一盏盏灯
吊灯,台灯,壁灯,挂灯,落地灯
玻璃的,水晶的,镀金的,铜器的
所有的词语银光闪闪
如同神的宫殿,我忽然明白了
只要有神的眷顾
这就不是最后一首答神篇 
 
2015,9,15,
 
 
如果老虎也会写诗
 
上帝啊,你肯定是按照自己的样子
塑造了我们,否则我想象不出我们像谁
谁是人类的在天之父
为什么我们的面貌不同于狮虎豺狼
你肯定把最好的给了我们,使我们成了万物之灵
我照着镜子,如同看见上帝
我看见他人,看见女人,如同看见众生
谁说天父不在啊,他就在你对面
谁说上帝高不可攀啊,他就像个俗人
我们居家,上厕所
都跟他须臾不离
 
如果老虎也会写诗,它肯定会把上帝写成老虎的样子 
 
2015,9,15,
 
 
树也减肥了
 
今天没有灵感来光顾,我倒觉得舒服
我可以不画画,不写诗,不去碰停在中途的小说
就这么坐着,一副与事无关的样子
喝喝茶,吹吹电扇,发一阵子呆,假装很清闲
颈椎有些疼,已经有些时间了
老杨来电话说,他在査血糖,感觉突然瘦了
我说秋天嘛,树也减肥了
 
满地枯叶都像刀子,在给道路做手术
 
2015,9,16
 
 
解手
 
我突然想,万一我又发疯般写起诗来怎么办
我曾像烟鬼戒烟一样
好不容易把诗戒掉,可它硬缠上来
像个大了肚皮的女子说里面是你的种
我该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漂白了诗人的身份
在单位上重新做人。我不读,不写,不看
不问诗江湖的事已经多年,可它又缠上来了
像一笔逃不掉的宿债,一些素昧平生的人
把你当做仇家,明火执仗地打上门,七宗罪说得振振有词
仿佛你曾欺男霸女,挖了他家的祖坟
我能对他们说:我已洗手多年,封闭的宝刀
早就蒙上了厚重灰尘
 
或是说,待老夫解个手,一泊尿气冲霄汉
 
2015,9,17
 
31,关羽图(纸本水墨48cm×48cm创作于2014年)前世的英雄豪杰,今生在鼠辈橫行的天地里苟且偷生,那些逝去年代的
程维 关羽图(纸本水墨48cm×48cm创作于2014年)
 
 
秋天的刀斧手 
 
昨天我对游到宣紙上的鱼说,赶紧走
一个老头就要撒网了。画上的老头对我斜睨了一眼
不紧不慢的样子,对手下的鱼貌似十拿九稳
今天我对窗外的树木说
还不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秋天啊,早已为你们备下了刀斧手
 
2015,9,17
 
 
我对一张宣纸的气愤与生俱来
 
见到宣纸,我就来气
就想在宣纸上乱画一气,不把它弄脏
就绝不收手。见到一张宣紙
我不会心慈手软,貌似一个忸怩的妇人
我对一张宣纸的气愤与生俱来,不把它糟踏了
我誓不为人。我塗抹一方怪石,不是人民公园那种
两个老头在石头下喝酒,已有七分不醒人事
我画一尾怪鱼,跟八大山人不沾亲帯故
肚大头小,像个孕妇,对环保厅满腹牢骚
我画一帮土匪,打家劫舍,明火执仗
不小心将梁山劫了,在忠义堂撒尿
我画丑妇,比潘金莲更无辜
为爱情抱着干柴烈火,跟美女不共戴天
我画主人的柴犬,一副公仆面貌,守着一碗枯骨
我画山鬼,一对巨乳被老虎发射
山下的嫖客岌岌可危矣
 
我一见到宣纸,就心里来气
就有满肚子要把它弄脏的坏主意
如果它干干净净了,肯定是我弃笔不干
诸位留着,又当如何? 
 
2015,9,21,
 
 
 
上帝,我还不能说
我是你老人家选定的诗人,你要我写诗
一定大有深意。比如现在,我又放下手上的活计
来摆弄一些词句。我不是信徒,这你老人家是知道的
清规戒律这种东西大概不适应我
我不会跑出去做和尙,也不会上山当道士
你们那种阿门也不太习惯
我就俗人一个,懒散,浅陋,无知,不装逼
也不听命于某个人。沒有发财做官的心思
像我这么个家伙,上帝你为什么要他去写诗
他怎么不能做个大厨,设计师,皮条客什么的
你是对他厚待了,别人都有意见
 
上帝,我想你老人家一定有什么话
要通过我的诗,帯到人间
哪怕我的诗粗糙,混乱,野蛮,既然被你看上了
我只好担此大任。只是这颗榆木脑袋
再怎么也琢磨不了你的真意
我只有写:树。那也是你的旨意
 
2015,9,22
 
 
世界正令人绝望地走来 
 
我已经作过告别了
我是说青春,还有爱情,如同炭火般热烈的
我已耻于在诗里说出这些词
我现在要宣布我的中年
甚至更老一些岁月的到来
像一截结实而带着风霜的原木,上面有黑色虫眼
和疾病。我不怕暴露自己的平庸与丑陋
以及年轻时急于遮掩的肤浅,尽管有了一大把年纪
我承认所知有限,不可能充当导师
把后生引入岐途
我也学不了多少,世界够大的
我再如何走,也是蚂蚁的半径,而世界
正令人绝望地走来。浩瀚的星尘
划过天边,看似小学生在纸上擦下的笔痕
 
2015,9,22
 
 
乌鸦 
 
一只乌鸦注视血污中的倒影,顾盼自怜
仿佛锦衣加身的命妇,如果再加一件
冬天就会降临。如果脫去一件
只是一根枯骨
 
也许乌鸦并没有选择站在上帝的反面
它只是偶然停在那里,像我甩掉的一点墨
除了我,谁来为它的无辜正名
而整个世界仿佛同谋,面对一只鸟的清白
------鸦雀无声
 
2015,9,23
 
2,游赤壁(纸本设色48cm×48cm创作于2015年)说是去遊赤壁,有山有水有石.转了一圈回来,都说那是假滴.1.jp
游赤壁(纸本设色48cm×48cm创作于2015年)
 
 
浴仙记
 
昨天黃昏,我试图到赣江游泳
被水中的鱼咬了一口,我赶紧上岸
天边的云已脱光了衣衫
噗嗵一声跳下了水,圆滚滚的乳房
使江水涨了三寸
令我犹豫不决的是,我是再次下水
还是跑到天边,去偷走她的衣衫
 
2015,9,23
 
 
上帝的旅行箱
 
傍晚,我望着天空出神
我心里有些话在地上找不到开口的人,就想对老天说
天上有什么呀,我坐飞机去过多遍
没有遇见神仙,他们肯定住在更高一层
一次又一次笑话我们脚力有限。只是我常常觉得
神仙也跟我们一样,要在天上混
偶尔下来一回,就像我们上天,叨扰人间烟火
打打牙祭
神仙落脚的地面,没有昌北机场大
无非西山几处小庙,潦草而荒乱,隐约一些寂寞
我这样想着,傍晚已经降落到了新建县
西山上,火红一片,天空哑口无言
一架波音飞机经过屋顶,仿佛上帝的旅行箱
下来的,都是凡人 
 
2015,9,24
 
 
西山 
 
落日朝西山去了,新建县一带
一片辉煌,仿佛天堂失火,燃着了西山
等待神仙前来扑火
又像许真君得道,鸡犬升天
一个仆人从镇上赶回来,边跑边喊主人把他梢上
他脚跟离地
如同一只塑料袋刮到了天堂
 
       2015,10,4,
 
 
古老的敬意
 
大地上那些微小的事物,不被神所关注
也被世人所忽略,我常常为之遗憾
风暴起于一粒沙子或微尘,似乎无须争辩
它席卷而来,电视台称之为灾难
神不关心微小的事物,总是令人心疼的
我们还能祈求谁?丰和大道的一头流浪狗或暗娼
仿佛神永远站在它的另一边
而神到底有多大,大地也不能包容一切
比如天空和海洋
而一只鸟或一条船,是否就能真的征服它们
蚂蚁之于大地,它的微小是否能
与巨大对抗?我的诗显然没有说服力
当神和世人忽视微小的事物时
我仍对一只蚂蚁保持古老的尊敬
 
                    2015,10,9
 
看见
 
在这个世界里,肯定有许多
我们肉眼看不见的事物
比如神仙,比如预言,比如
悉悉索索的声音,或者潜伏已久的
外星人。我当然相信
看不见并不等于不存在
头上三尺有神灵,谁不祈求得到庇护
我也不例外。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沙井的夜路,我走得安全
电线杆上的撒旦,与我无关
哪怕夜路再黑,仍有光明导引,像天使
那是我能看见的温暖
 
2015,10,12
7,钟进士(纸本水墨48cm×48cm创作于2015年).jpg
钟进士(纸本水墨48cm×48cm创作于2015年)
 
 
糖人 
 
我眼见一个个糖人
在住院部廊道上走来走去
在病房里出出进进,除了吊针,吃药,测血糖
他们像没病的人一样,若无其事
只是他们体內都潜藏着炸弹
这一个个糖人啊,我才知道他们有可能
被甜蜜摧毀。是谁启动了炸弹的开关
时间正在一秒一秒走向危险,
吊瓶里的液体,如计时滴漏,一滴一滴进入血管
 
医生,医生
医生正在设法延缓那个时间,可能五年,十年,数十年
那就是他们手里挽救的生命呀!
有一天我摇摇晃晃,飘进了病房
仿佛被风吹来的人,我还没想明白
就脚踩棉花般被宣布加入了糖人行列
 
              2015,10,13
 
 
一事无成
 
活了大半生,有时想到自己一事无成
內心反而平静,这足以说明我无药可治的惰性
与那些把做官当作大事,把赚钱当作大事的人相比
我是个纠缠于鸡毛琐事的人,比如吃喝
比如大小便,虽然别人也得这么干
我也不是很突出,只觉得毎天都在如此恋恋不舍地重复
这足以说明我不是达人,不是贵人,不是圣人
年少时也想做陈胜,吴广,郭沫若,鲁迅
后来发现很难,我既没有武功,情商且低,一支笔
也玩不出匕首或旗手的花样
只有俯首甘当一俗人。我认这条命
他是我的,不是鲁智深
 
一个一事无成的人,等于就是给人生放假
应该轻轻松松,没有狗屁负担
可以远游一次,至少到香格里拉或印度
去西伯利亚钓雪鲟也成,这都是一事无成者该干的事
可我却只在昌北一带打转,局限于抬头不见低头的范围
仿佛沙井就是达摩打坐的山洞
我每天剔牙,咬手指头,就是想着如何虚度光阴
一事无成地打发掉不到一半的  下半生 
 
2015,10,14,
 
 
擦痕 
 
我不止一次从天上
打量凡间,也就是我们生活的人世,亲切的土地
事实早已证明,我们也是可以离开它一会儿的
比如坐飞机飞行,有时我觉得神不过如此
只是他没有我这么愚笨,飞行,天空,腾云驾雰
只是神很小的部分,我们的肉眼看不清楚
神的变化,使他无所不能
而我只有愚笨,把坐飞机当作了神
我们从天空飞过甚至看不到翅膀的投影
而站在地上的人们
只感到头顶一些噪音,看见天空一点擦痕 
 
2015,10,19
 
 
英雄老去
 
头晕,目眩,脚发软
虽然手里两把子力气仍在
那把镔铁打造的大刀啊
竟很沉很沉
过五关,斩六将,它在我手上如同一根羽毛
我就是羽呀,轻易从月光上划过
成就了此世英名,那杯酒
自另一双手中递过来,就是千年
尚带着余温。赤兔宝马!我的老伙伴
你气喘嘘嘘的样子,多么令俺心疼
难道转眼吾等就不中用了吗
王朝可以拒绝我们,天下岂能没有英雄
你说,将军呀,时过千年,你我骨灰也荡尽
我说,不会的,这天地之间吾等英魂尙存啊!
青龙偃月呀,一行冰凉的泪
挂在刀沿,坚守青铜的光芒
 
        2015,10,21,
 
 
为什么我老泪纵橫 
 
半夜起床,为什么我老泪纵橫
说不出原因呀,我不是多愁善感的人
不会因写诗而流泪
不会捶胸顿足,表白自己多么深沉
我如此肤浅,哭笑都跟皮肉有关
而窗外的秋风啊,又在打扫庭院,那个沙井的保洁员
也跟我一样睡不着觉吗?白天他瓫声瓫气的土话
总是令人心烦,而这半夜的打扫,他是多么的小心
我疑他是在扫月色
那满地的霜啊,要装多少车?
-----可还是碰响了树叶,一片连着一片
摇醒了像我这样夜不能寐的人
一身鸡毛蒜皮的小事,把內心弄得有些伤感
那就流点泪吧,夜很深,反正没有谁看见 
 
2015,10,23,
 
 白露为霜(纸本水墨48cm×48cm创作于2015年).jpg
白露为霜(纸本水墨48cm×48cm创作于2015年)
 
拒绝上镜声明 
 
首先我要向电视记者道歉
这其中包括央视四套,凤凰卫视
江西台,南昌台我尤要道歉
我不是名人,你们还抬举我
屡屡要我上镜,我一再拒绝
不是我长得丑,也不是我不能言说
而是我觉得上电视的人太多了
不管有名或无名,还有大大小小的官员
都在电视上挤
我再挤进去,就不厚道了
也有浑水摸鱼之嫌
这种事老夫怎么能干呢
尽管现在的电视由过去的十二寸改到了五十四寸
甚至更大
我仍是耽心吶,不能太挤了
再挤,电视屏幕都要破了 
 
2015,10,23,
 
 
秋日将尽
 
今日霜降,如美人褪去衣衫,
要让风向肉体投降,还是要使肉体
屈从于霜。我的美人呀!我还是趁此
给你把薄暮披上
沙井的风,已掺入了一些赣江的沧浪
白露为霜啊,英雄末路
正在用刀摘下肩头的夕阳
 
2015,10,26,
 
 
秋风帖 
 
秋风啊,我把你比喩为乌锥大马
纵缆狂奔,那响蹄覆盖了大地的箫声
仿佛冲向猛烈天空
要踏灭星辰,重新排列英雄的秩序
谁是始皇,谁是汉王,谁是西楚霸王,谁是吾
我是谁
羽之长戟啊,秋天的扫帚,划破沉黑
让吾划出一个新乾坤
虞呀,天河的水,不是乌江,怎可以为你濯身
翻滚的云,把天空都淘尽了
我倚马而立,扛着一杆扫把在江北发楞
 
2015,10,28
 
 
孤独的守夜人
 
孤独并不可耻啊,没有熬过长夜的人,怎知孤独者的荣耀
没有以心点灯的人,怎知孤独者的光芒
那如幕的大夜,不是做梦的人能够捅破的
那些睡待黎明的人,不配分享曙光
那些彻夜狂欢者,把白昼当坟墓,请从光明中走开
而躺在街道上的醉汉,不足以语夜晚
沙井的通奸者,尽可以延长黑暗,保安亭边的风
已经越过了栅栏,我案头的灯有些摇晃
我也是心藏大夜的人啊!畏孤独如豺狼
总想找个理由加入狂欢的庆典,而內心在说不能
请离井可耻的人群,走出一个单独的背影
 
我也是个害怕孤独的人,可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
孤独并不可耻,这个时代缺失的就是孤独的守夜人
孤独者啊,穿越百代的灵魂
你熬过的每个长夜,都会成为后来者的节日
 
2015,11,2,
 
 
秋天的自白书
 
我真的没什么好招供的,真的
秋天连最后一片叶子也掏空了
你说还有喜鹊,我当然是承认的
在沙井的树丛里,我一早就能听到它的叫声
可它不是为死亡准备的
我真的没什么好招供的,真的
你说还有爱情,我当然是相信的
在沙井的谷仓里,即使粮草一粒不剩
还有爱可以充饥啊!我不敢轻易说出这个词
因为它不是为绝望准备的
 
我真的没什么好招供的,真的
你要我交出自由,天呐,自由,多好
一说到这个词,就嗅到了春天的气息
在沙井的河床里,鱼的骸骨在弯曲
可流水并没有枯竭,草木就在从新孕育
 
2015,11,6,
 
 
忧伤帖
 
看到父母一天天衰老,我会涌出无法言喻的忧伤
那些依偎在他们身边的日子啊, 像老相册里的照片
已经变旧发黄, 我仍是时常翻阅着, 仿佛要留住他们的青春
那时父亲年轻英俊, 挺拨的身材如同栋梁
是全家的靠山,母亲风度优雅, 蕴涵着一片静美
仿佛春山含黛, 层林浸染,我怎么看 也看不厌
那真是此生此世的最好时光啊! 如今我也人到中年
仿佛历经半世沧桑, 对诸事已力不从心
我怀抱父母的大恩, 常有无以无报的羞惭
我是你们寄冀期望的独子, 却一事无成, 內心大雪纷飞
 
看到父母一天天衰老,我的忧伤无以言表
而一年一度的秋风, 正徘徊在沙井的黄昏
 
2015,11,5, 
 32,好事近(纸本水墨48cm×48cm创作于2015年).jpg
好事近(纸本水墨48cm×48cm创作于2015年).
 
mmexport1442562479892.jpg 
       
  程维
  诗人,小说家,画家,居在南昌。
  著有诗集《妖娆罪》《他风景》《古典中国》《纸上美人》,长篇小说《皇帝不在的秋天》《虚鱼》《双皇》《海昏:王的自述》,散文集《南昌人》《水墨青云谱》《画个人》《独自凭栏》《书院春秋》《豫章遗韵》《沉重的逍遥》等。获中国作协第八届庄重文文学奖,天问诗歌奖、中国地域诗歌奖、中国长诗奖,《诗刋》《星星》等刋诗歌奖,以及第一届、第三届、第五届谷雨文学奖、江西省优秀文艺成果奖、滕王阁文学奖等。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与海子、于坚等被读者投票评选为中国当代“十佳诗人”。长篇小说《海昏:王的自述》荣登“2016年华文领读者.年度好书榜”。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40万评论专著《穿越时空的对话:论程维诗歌》。以新写意人物画在全国产生影响 。与陆健、雁西、张况被誉为“中国诗坛四公子”。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协副主席、江西省诗委会主任、南昌文人书画院院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程维简介

    程维:诗人,小说家,画家,居在南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协副主席、江西省诗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