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马读诗】马兴、李寒的诗

作者:长安瘦马 | 来源:中诗网 | 2019-10-28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长安瘦马解读马兴、李寒两位诗人的作品:《你我或是两滴噙不住的泪水》《节假日》。

马兴的诗 
  诗人简介:
  马兴,原名陈马兴,广东人。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金融财务硕士研究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龙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环境工程科学技术中心董事长。曾在《诗刊》《诗探索》《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著有诗集《迈特村·1961》等三部。 
 

你我或是两滴噙不住的泪水 
文/马兴
 
异乡的夜像伤口一样深
秋雨把路灯模糊,如我的恍惚
睡不着,忆起一些过去的场景
发现都有你
 
九月的天气,时阴时晴
一如从来没有一种飞翔
会被好运气永远地托住
昨夜,喝得有点多,歪歪扭扭
跌到阴沟里,爬起来
耳边响起你的劝告:
“凡事先往好处想,有事也是好事”
 
窗外的雨,愈加把秋夜打得萧瑟
这一生,我还能有多少事?
 
头顶的月亮掉不下来
飞过窗前的萤火虫,闪着幽蓝的光
天地人虫各有命数
你我或是两滴噙不住的泪水
你的,比我先落下来
像擦亮记忆的一颗流星

 
长安瘦马:
 
  纵然你是侠士,你披发仗剑,你行走江湖,你也不是李白,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的时候,他的张狂和欣喜,注定他只能是个“蓬蒿人”。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床前明月光”,或许他还没有低头,还没有到那个“低头思故乡”的悲情的阶段。眼里全是江山,可江山的眼里未必有你,我们真的不是李白,我们不会“赐金放还”,一切的一切,都要我们自己挣,无论腰缠十万贯还是肩挑万首诗,一张嘴,呼出的都是满腔的况味。
  就这感觉扑面而来,我总是在阅读了诗歌后絮絮叨叨的说出一些貌似不相干的话,可这些话,是诗人给我的第一冲击,让我欣喜不已或者黯然神伤。马兴的这首《你我或是两滴噙不住的泪水》,第一句就把我撕裂了,“异乡的夜像伤口一样深”,在异乡,我曾数着伤疤看满天的星星,可现如今,这个异乡已然变成了我女儿的家乡。
  就像戏剧里的故事在流淌,这首诗的基调趋于感伤甚至有些幽婉,沉缓的语言叙述还显得有些落魄。那个你是谁?是心爱的女子?还是冰冷的命运?诗歌是不能较真的,不可言传只能意会,诗人情感的躁动是无次序的,但这种无序便安排了诗歌的参差起伏,轻一下重一下,像鼓,擂出的声音让你的心灵跟着震荡。
  如果是戏剧,那么,马兴在本诗的开始就把诗歌情感的高潮抖落下来,“异乡的夜像伤口一样深”,顺着这伤口淋漓出命运的、纠结的、失落的、挣扎的色彩。就这样,我在电脑上展开这首诗,我在看一个故事,我竟然感觉自己是在看一个让我动容文艺片,“你我或是两滴噙不住的泪水/你的,比我先落下来/像擦亮记忆的一颗流星 ”,这伤感的句子,我竟然觉得很灵巧很优美。
  可能我们心上的疼都是很美的,而诗歌就像揭开伤疤后渗出血,一行行滴落到纸上。 今晚,我看到一滴泪水落下来,我在等,我在等另一滴泪水,也落下来。

 
李寒的诗
 
  诗人简介: 
  李寒,本名李小维,陕西乾县人,现居西安。1994年出版诗册《野火》,2011年出版诗集《秋至》。曾多次获全国诗歌大奖赛各种奖项。作品散见于《延河》《安徽文学》《秦都》等刊物。2017《诗人文摘》年度诗人。
 
 
节假日
 
我的友人们替我去巡视我的江山
她们晒山水,美食,鲁冰花
唯独不晒忧伤
她们和我一样
面对溪流与高山
能够把大悲放牧成大喜
 
一个人的时候,阳光来了
它一言不发的坐下来陪我
藤椅,小方桌,和预售的车辆
这些  我们共同的财产
正午的时候
它一点一点扶正我的影子
慢慢的将我契入地层
成为一枚钉子
被流放于2017年唯一活着的象形文字
我没有感觉到疼痛
除非,你说:
还是散了吧
离开谁
我们都可以再活一次
 
长安瘦马: 
  对于诗人来说,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可以入诗,比如这首《节假日》。我记得有人说过诗歌就是发现,发现真善美,发现丑恶,讴歌或者鞭挞,诗人的字里行间总会不自觉的流露出个体的好恶以及学识以及生存状态。
  诗歌是自由的,你可以平铺直叙,你可以粗放豪壮,你可以婉约含蓄,你可以讽刺谩骂,你甚至可以啥也不说,就慵懒的表达一下情绪或者图景,这样反倒会增加诗歌的韵味。
  这首《节假日》,我们姑且就把他当作一个节假日,大家都去旅游了,唯独“我”在阳光下坐着,然后就有了这首《节假日》。读第一句的时候我笑了,我想起了那首“大王叫我来巡山”的歌,微笑太短暂,接下来就陡然一转,大家晒山水美食,唯独不晒快乐,把大悲放牧成大喜。好的诗人的文字能力就是这么强大,能快速的牵动你的思绪并且感染你。然后似乎是恹恹的诉说对现实的麻木,连疼痛都没有了,可陡然间又是一转:“除非,你说:/还是散了/吧离开谁/我们都可以再活一次”。结尾,落锤一样,让人心里猛然一抖。
  纵然现实生活有太多的烦杂,我们也依然眷恋着这个滚滚红尘,在这里喜,在这里悲,“悲喜”才是人生的最值得眷恋的亮点,所以有了那么多的诗歌。李寒的诗歌语言很强大的,平常的语言构成了诗歌韵味,娓娓道来不急不缓,却总能抓住读者的眼球和内心。我读了李寒的几首诗,发现诗人对生活的感悟总是在平常的语言中升华出自己的感知,有道家的飘逸,有佛门的悲悯,有生活的热爱。
  好的诗人或许就是这样,哪怕他生活的很滋润,他也总是寻找生命的痛点,他甚至把自己撕裂,用文字来感知、来叩问人生的意义和迷茫。
  长安瘦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辽宁抚顺,诗歌爱好者,现居西安,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有作品发表若干、获奖若干,著有诗集《你的影子》。诗观:做一个行吟诗者,在人世间体验生命带来的痛苦和欢乐,用文字、用诗行编织出心灵的鼓,走着、敲着,哭着、笑着、抒发着。其实诗歌没那么复杂,你哭了你笑了你呐喊了,这就是诗歌。诗歌不是谁家的,诗歌是大家的,当然也包括我。
责任编辑: 海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