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马读诗】尚飞鹏、冷瞳的诗

作者:长安瘦马 | 来源:中诗网 | 2019-04-22 | 阅读: 次    

  导读:长安瘦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辽宁抚顺,诗歌爱好者,现居西安。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著有诗集《你的影子》。

 
尚飞鹏的诗
 
诗人简介:尚飞鹏,籍贯陕西绥德。中国作协会员,陕西省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先后就读于西安音乐学院小提琴专业,榆林学院中文系。有音乐、诗歌、文论等作品发表。出版有诗集《情王》《情后》《舞者》《膜拜大地》《蓝调》《双乳》,文论集《说话》,歌曲集《音乐思维》,专著《陕西歌剧史》等。诗集《情王》荣获陕西省第八届文学奖。担任八集纪录片《路遥》撰稿人,并荣获“第七届中国纪录片国际选片会”十大纪录片奖。
 

 
流浪去吧
 
流浪去吧
流浪会让你变成一匹野马
或者更野的野马也有可能
被抛弃的人啊
今夜你在哪里安睡
 
流浪去吧
谁知道你的伤痛是轻是重
谁知道你的泪水是苦是甜
谁知道明天的太阳是高是低
谁知道春天是为谁准备的嫁妆
 
流浪去吧
如果我们是同病相怜的人
能在一起相互支撑
即使天崩地裂也能度过难关
在同一片天空下数星星
 
流浪去吧
即使是一只流浪猫在公园的草丛里窜来窜去
即使过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也可以想起那些没人认领的野狗
 
长安瘦马:
 
时下,诗歌战斗性似乎相对薄弱了一些,揭露批判不是变得阴阳怪气就是泼妇骂街,甚者更像汉奸的嘴脸或是“文革”闯将。
 
诗人,应该是时代洪流中的先觉先行者,他清醒如永恒的星,和时代对立甚至超于时代,他批判、他揭露、他客观的呈现时代的影像。诗人不仅看到了事物的表象,更是通过表象看到了更深处的内核,悲天悯人,所以诗人痛苦,即便是欢快也是带着诗人忧郁的欢快,这便是诗人独有的悲剧意识和气质。
 
真正的诗人,他的批判不管是多么的义愤填膺,他也是充满了热爱,热爱脚下的土地和土地上的生民。杜甫曾说:“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但是杜甫还说:“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诗人希望一切美好,尽管有时天真如孩童。
 
尚飞鹏的诗,风格多样。早期他激情四射,讴歌沉醉于音乐和文字带来的盛宴,近来我发现他的诗更多趋向于冷峻、更多的关注于现实。他不是在为自己呐喊,而是从历史的角度、从社会的角度,在为正义和时代呐喊,这种呐喊不是阴阳怪气欲言又止,而是无畏的冲锋号角,光明正大的挥手呵斥,诗人的责任和道义良心力透纸背、跃然屏间。
 
这首《流浪去吧》显然更多的是反讽,在信仰和道德缺失的时代,诗人唐吉坷德般的战斗,他的笔便是他的利剑,现实成了他的风车,他冲锋着,他刺痛时代,他刺痛时代下麻木和麻木不仁的行走者。“流浪去吧/即使是一只流浪猫在公园的草丛里窜来窜去/即使过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也可以想起那些没人认领的野狗”。
 
无奈、抗争、忍受、阿Q式的自我安慰总比同流合污的好,诗人说“流浪去吧/如果我们是同病相怜的人/能在一起相互支撑/即使天崩地裂也能度过难关/在同一片天空下数星星”。
 
至此,我看见一颗痛苦的诗心,他的厮杀是微弱的风,甚至吹不动一棵小草,更可能使自己遍体鳞伤,但这正是一个诗人的责任和担当。唐吉坷德般的战斗、哈姆雷特般的思辨,尚飞鹏老师在痛苦中挣扎,他的诗一首首匕首一样掷向灰色的天空。
 
许是西安城里写诗的,我知道的就我们两个姓尚,从一家子的血脉里,我对尚飞鹏老师敬佩之余,更多了一层心疼。
2018/11/11
 
冷瞳的诗
 
诗人简介:冷瞳,本名杨阿龙,汉,1995年生于宁夏海原。宁夏作家协会会员。诗歌、散文见诸报章杂志。
 

 
醒来
 
鸟儿飞回来了,在悬铃木树上,
兀自整理受伤的羽毛;
 
烈士墓园里:
日光迷蒙。一个年轻的女子拥吻萎缩
蒙尘的枝条——那些
死的沉默!
 
紧接着,那枚附有弹性,蓄足了水份的吻
沿着开裂的树干盘踞而上……
 
之后,一副埋在树下的男性躯体,
在天青色的雨幕中
张开血孔、获取骨骼。
 
长安瘦马:
 
“冷瞳”字面上的意义就是冰冷的瞳仁吗?那么他看见的世界和流出的泪水也应该是冰冷的;“冷瞳”是悬疑抑或惊悚的吗?那么这画面的色彩就应该具有了魔幻和荒诞的基调。冷瞳,是一个诗人的名字,遭遇冷瞳,遭遇了冷瞳诗歌里的色彩,夜的玄凝便给泼撒上了一碗鹅黄,把寻常变成经典,把枯木变成楼船,把语言拧成一股异质的美。
 
日光斑驳。/雕花木门旋转着,/新鲜的松脂味沿着墙角徐徐飘升。//这缓慢的,/凝满旧时光的物件着实令人振奋!//它使我相信,一个黑瘦的女人在无意间捡起一把瓷质汤匙,/盛放一点点清水, /就能丰润瘪陷的乳房;//使我坚信,随便哪一块拉磨了数月的古玉//被一个体弱多病的女童佩戴/就会成为一位善良敦厚的母亲。---《古艺
 
“冷瞳”其实不冷,只不过有时候瞳仁探测出去的光反射回来影像本身就是荒诞的,只要诗人滴上一滴自己的血就能复活出一首寓意深刻的诗歌,就像这几天疯传的那张黑洞的照片,诗歌的魔力不是释放,而是吸收,你读后,身心随之震颤感应,就把你吸收到诗歌里面了。比如这《古艺》,看不出打磨却是精心制作,旧时光的温润足以振奋一个90后青年诗人的情怀,面对现实迎接未来同时又返回古朴,这让冷瞳这个名字看上去又不太冷。
 
然而《醒来》好虚幻好沉重,他让我读到了一种真实,一种心底深处不可名状痛和痒,似乎有许多话要说,然而我却说不清楚或者说来话长。诗人把诗歌制作成一张张卡片,每张卡片独立在你面前就是一幅带有魔幻、甚至诡异气质的图画,他们连在一起就是一个故事,一个轰轰烈烈的故事,而故事的情节全部隐藏了起来,使诗歌具有了神秘的色彩,吸收你发动一切想象和认知去阅读。
 
功力强大的诗人在诗歌里都擅长埋线隐藏,他剪辑出的章节只是诗歌外在的衣裳。冷瞳便是这样一位技艺高超的裁剪师,他独特的视角和语言表达给现代诗歌注入了清冽的泉水,这只一汪,便透彻人心!
 
2019/4/11
 
 
  长安瘦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辽宁抚顺,诗歌爱好者,现居西安,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有作品发表若干、获奖若干,著有诗集《你的影子》。诗观:做一个行吟诗者,在人世间体验生命带来的痛苦和欢乐,用文字、用诗行编织出心灵的鼓,走着、敲着,哭着、笑着、抒发着。其实诗歌没那么复杂,你哭了你笑了你呐喊了,这就是诗歌。诗歌不是谁家的,诗歌是大家的,当然也包括我。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