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马读诗】远村、李晓恒的诗

作者:长安瘦马 | 来源:中诗网 | 2018-12-05 | 阅读: 次    

  导读:长安瘦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辽宁抚顺,现居西安。诗歌爱好者,有作品发表若干、获奖若干。

远村的诗
 
 
诗人简介:
  远村,陕西延川人, 诗人,书画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作家书画院副院长。现任陕西省政协《各界》杂志总编、《各界导报》副总编。西安财经学院人文学院研究员。 1982年参加工作,1992年加入陕西省作家协会,1993年被评为全国十佳诗人,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曾获上海《文学报》诗歌一等奖(1991),陕西省首届青年文艺创作奖(1993),双五文学奖(2001),第二届柳青文学奖(2010),中国诗歌春晚金凤凰诗歌奖(2016)等多项奖励。出版《浮土与苍生》等6部诗集,《错误的房子》等2部散文集,《远村的诗书画》等5部诗书画集。近年来,写诗之余,专心于书画创作,书画作品被称为当代文人生活的诗性书写。 2013年在西安亮宝楼、榆林、延安三地举办个人书画展;2014年书法作品入展当代艺术九城联展;2015年书法作品入展西安碑林国际书法展;2018年书法作品入展首届中国作家书画展、当代书法名家邀请展,在贾平凹文学艺术馆举办“得意忘言——远村书画展暨诗歌朗诵会”。
 
就让我放松一小会儿吧
 
就让我放松一小会儿吧,让我弃城而去。就让我把余生放在偏远的高地上。
就让我启开所有的窗子吧,让那些雨水和花香吹进来。
让我痛快地接受它们的抚摸吧。
就让我活出一个富饶的秋天吧,就让我看上去还不算太老。
就让我,还能说出内心对神的赞美。
 
就让我放松一会儿吧,让我抖一抖身上的尘埃,坐下来。
就让我把自由放在无边的苦海上。
就让我把自己的肉身忘记一小会儿吧,让那些失聪的沙弥和哑唱都离开。
就让我跟这个世界不再起一丁点争执,就让我独自享用一个人的幸福。
 
就让我暂时离开一小会儿吧,让我离开庞大的人群。
就让我把豪情放在辽阔的草原上。
就让我把自己的姓氏忘记一小会儿,让那些马粪和长调抱紧我。
就让我回到先人的毡房,让我一个人头枕着大漠小憩一会儿吧。
就让我在一只鹰的世界里,看见自己,比一阵风还要畅快。

 
长安瘦马:
   我私下里以为,我们可能给与了诗歌太多的重荷,向诗歌索求的太多、太高了,高的甚至有些冠冕堂皇,那些桂冠是一些诗人假借诗歌的名义戴在自己头上的,不是戴在诗歌头上的;我还认为,诗歌其实很简单,就是你内心的抒发,喜怒哀乐愁,你用诗意的语言,甚至原始的语言表达出来,就是诗歌。 
  幸好,还有些诗人,远离浮华世界的喧嚣与诱惑,独守诗歌的孤独与热烈,用心灵之光照亮诗歌的神魄,安慰世界,也安慰自己。 
  远村老师这首《就让我放松一小会儿吧》,语言行云流水般泼洒自如,情感水墨般恣意渲染,平实而飘逸、热烈而散淡,充满了人间烟火恰又是竹林里修行的隐士在放歌,整首诗犹如一阵畅快的风,吐出胸中累积的块垒。 
  或许,诗歌写到一定的时间、一定的程度和人生的历程有着紧密的联系,越久就会越纯粹,越久就如一杯老茶,浓酽处醇厚的清香多了一份厚重和超脱。剥离了诗歌外壳,直抵诗歌的核心,把生活的絮语和内心的独白交织在一处,织出一匹锦缎,抒怀或者寄托。 
  “就让我把自己的肉身忘记一小会儿吧,让那些失聪的沙弥和哑唱都离开。/就让我跟这个世界不再起一丁点争执,就让我独自享用一个人的幸福。”或许我们累了,或许我们荧荧如蚁的劳作与奔波,熙熙攘攘,困于生、劳于利、争于名,丢掉了太多的“本我”。在灵魂的世界里,肉身其实是多余的,在诗歌的世界里,修辞是多余的,诗歌的状态从“本我”开始悄悄转换为“忘我”、“无我”。进而,这首《就让我放松一小会儿吧》从视觉上到心灵上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共鸣。 
  好的诗歌就是这样,不仅给你带来精神的愉悦,还有更多的宽慰和启示在诗歌的深处等你。
  “就让我在一只鹰的世界里,看见自己,比一阵风还要畅快。”
 
 
 
 
李晓恒的诗
 

 
诗人简介:
  李晓恒,诗人、书画家、文艺批评家。发表诗歌、小说、散文、评论、报告文学近千万字。出版诗集《是谁耷拉了我的耳朵》《铁的城》。书画是生活的另一扇敞开的窗口。
 

打开身子
 
打开身子
缓缓地放下所有
让身体变得柔软
懒散地撇开退
想象鱼在水里的样子
 
裸着身子
从这个房间走到那个房间
每一间房子里都有书
想看哪本就看哪本
 
音乐是现成的
如水一样的流
从房子的天花板开始
流向四周
顺着墙体流到地板
然后,从脚底开始
慢慢浸透全身
自己成了音符
高高低低的流
 
有猫的姿态
眼里全是暖意
温顺地舔着毛茸茸的心愫
舒服的想打滚
 
灯光,昏黄如豆
透着橙色的晕
有乡村的宁静
千万颗星星就在头顶
 
就这样享受
偷来的一点逍遥
即便世事疯狂如怪兽
依然静如明月
 
每一天夜深时
都会打开自己
卸下所有的缝合
一遍遍洗涤
有夜的纯粹
 
 
长安瘦马: 
  当我读到我喜欢的诗歌的时候,我会把诗歌在电脑上打开,抽上一根烟,反复读上几遍,然后对着诗歌发呆。其实,静下来读一首自己喜欢的诗是一件惬意的事,你首先要扫去自己身上的浮躁,走进一位诗人,通过他的诗行的接引你就能走入他的内心,就能够隔空对话。他如何的遣词造句、如何的思考、如何的一个状态,他的喜怒哀乐就在你耳边传来,他的一首首诗也就鲜活起来。 
  李晓恒是我喜欢的一位诗人,他的诗歌深邃透彻、爽朗明快,直率真诚,许是他本身通晓音乐绘画的原因,他的诗歌里面总表现出一种突出的音乐美和绘画美。 
  “把手伸过来/在我的眉宇间种一朵花/开在白天黑夜/一直留香/能拒绝粗鄙与陈腐/能化解忧愁与悲伤/能在昏聩的场里/投一束光/让我不再迷离/伸手过来/把/我琢成花的容颜/在你的呵护里/绝不枯萎/除了芬芳生命/还能缓解身边的困/所有爱我的人/包括恨我的人”。《花匠的女儿》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提到三种境界,通过文本,我们也可以窥见诗人所在境界的层阶,李晓恒无疑已经越过了“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和“为伊消得人憔悴”的阶段,已经到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胜境。举手投足、生活琐碎、等等随手都可拿来入诗,抛却了功利性,多了些淡泊,文字也就随心所欲的跳动了起来,使诗歌回归了生活的本真。比如《打开身子》,这样的场景我相信一些朋友有过类似的经历,打开身子,使自己身心放松,卸下面具,卸下世俗的繁杂,使自己的灵魂得到小憩,律动的语言、律动的诗行,“一遍遍洗涤”,还原于纯粹。 
  或许,这里面还有孤独,更多的时候我们不是自己,我们在喧嚣中做出各种样子,甚至说着违心的话做着违心的事,我们时刻救赎自己,“一遍遍洗涤”就是为了洗尽铅华,留下本真。诗人总是用内心巨大的孤独伴着黑夜,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说:“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所以,好的诗歌,其实就是诗人自己在和自己搏斗。 
  孤独创造诗人,孤独成就诗人。李晓恒的诗歌恣意畅快、风格迥异,他能把握驾驭各种题材,充满了诗意的美感,这也是我喜欢读他的诗歌的动力之所在。生活中,李晓恒我的师长,闲暇时,我们几个诗友喝酒品茶、吟诗唱和,或寄迹于山林,或问禅于古寺,不做荒诞的“竹林七贤”,只做洒脱的“饮中八仙”,这在当下浮躁又急功近利的环境下,无疑是汩汩的清泉,让我们能够找到一方净土,用句时髦而文艺话说:这,是极好的。

 
  长安瘦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辽宁抚顺,现居西安。诗歌爱好者,有作品发表若干、获奖若干。诗观:做一个行吟诗者,在人世间体验生命带来的痛苦和欢乐,用文字、用诗行编织出心灵的鼓,走着、敲着,哭着、笑着、抒发着。其实诗歌没那么复杂,你哭了你笑了你呐喊了,这就是诗歌。诗歌不是谁家的,诗歌是大家的,当然也包括我,,总要给心灵留一个出口。
 
  长安瘦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辽宁抚顺,诗歌爱好者,现定居西安。有作品发表若干、获奖若干。诗观:做一个行吟诗者,在人世间体验生命带来的痛苦和欢乐,用文字、用诗行编织出心灵的鼓,走着、敲着,哭着、笑着、抒发着。其实诗歌没那么复杂,你哭了你笑了你呐喊了,这就是诗歌。诗歌不是谁家的,诗歌是大家的,当然也包括我。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人心决定着佛的站位与

    罗鹿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系常德市诗歌协会、湖南省金融
  • “苏诗三兄弟”诗选

    江苏诗人傅荣生、季风和邹晓慧是当下颇具个性的三位实力派诗人,其中,季风和邹晓
  • 王爱红的诗

    王爱红,山东潍坊安丘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
  • 王近松:秋声与乡愁(组章

    王近松,回族,笔名谷锋,2000年1月生于贵州威宁,无忧诗社成员。作品散见《毕节日报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