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现实

作者:曹树莹 | 来源:中诗网 | 2018-06-22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曹树莹新作五首。

一九四一年八月三十一日
 
茨维塔耶娃中止了写诗和探监 天空布满刀尖
莫斯科不需要诗歌 不相信有如此的决绝
从此不再呼吸你肮脏的空气
2018/4/18
 
注:茨维塔耶娃〔1892年10月8日—1941年8月31日〕。布罗茨基说,在我们这个世纪,再没有比茨维塔耶娃更伟大的诗人了。一九三九年八月女儿被捕,随后流放。同年十月丈夫被控反苏活动而逮捕,后被枪决。这段时间,她丧失了发表自己作品的权利。因对生活绝望,诗人此日自杀。
 
奥斯维辛之后,这些茶馆
 
奥斯维辛之后,茶馆是幸存的
外面过度的强光让人睁不开眼睛
我轻轻地拉下窗帘  里面顿时清晰起来
有些东西悄无声息地无影无踪
但更恐怖的未来正在昭示我们
那些被绞杀的恶梦在夜晚
守候着我们 谁会不死
有幸地等到炮弹的降临
现在写诗显然也是残忍的
时间的铁锯正血肉横飞
我们还能存活多久
在沉默之后 我们似乎低头认命了
更像是一群温顺的恙羊
我装模作样地继续喝茶 磁杯易碎
茶馆的茶壶 拐角的门廊
带棱角的楼梯全部需要重新打磨
像一枚剥皮的鸡蛋
椭圆地卧在城市巨大的碗里
2018/3/21
 
崔永元身边的那些人
 
崔永元身边的那些人
有作家 导演 部长 教授和演员
他们不用化装就能演好市井人物
流氓 地痞 骗子 恶棍和婊子
 
这是一个坏人当道的时代
坏人看到坏人习以为常
好人在台下闭着眼睛
睁开眼睛的无异于民族英雄
 
崔永元挺身而出
一直挺着 从小崔挺成崔爷
他说话时就是我们的兄弟
他的呼吸也是我们在呼吸
 
崔永元身边的那些人
也常在我们身边出没
生活从来是一部大戏
渣滓和泡沫总是浮在面上
2018/5/31
 
我再也不说他无聊了
 
我曾经鄙视他 他总是在
赞美 我觉得他无聊透顶
他在春天赞美绿叶
在夏天赞美流水
在秋天赞美田野
在冬天赞美白雪
 
一个人靠赞美活着
活得滋润 油头粉面
而且常在鲜花中狂欢
荣誉的拐杖撑起他塌陷的腰杆
 
难道他真的活在另一个世界吗
不能听到自己的骨头错动的声音吗
内心的呐喊为什么变成了赞美
一万个霹雳也劈不烂的现实
该让你泪流成河
你却在赞美
 
抗战时期有很多汉奸存活了下来
许多不屈的中国人却在屠刀下丧命
苟且可以偷生 妥协可以求全
我再也不说他无聊了
他不这样活着还能怎么的
2018/3/19
 
风真是厉害
 
我在黄昏即将来临的时候
有了一首诗的冲动和意境
在颤栗中 我甚至想到了森林的完美和欠缺
所有的树冠都在默默地争夺着天空
 
然而风 此刻吹得我浑身疼痛
它不光是吹散了我精心配置的修辞
我怅然若失 曾经搭建的阁楼是不是太过虚空
所有的行走都那么扭曲 而麻木的流行
已经覆盖了心灵应该知晓的羞耻
 
风吹得骨头山呼海啸
刚才所有的诗句无影无踪
持久的星光从窗前射进来
带着银色的叮咛 风在骨头缝里穿来穿去
时而像是抚摸 时而是在敲打
2018/4/15
  曹树莹,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曾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上海文学》《中国诗歌》等刊发表。其长诗有《巨澜》《金色琵琶》《银燕》《铜斧》《铁流》《考古诗篇》等。长诗诗集《隐逸的火焰》获湖北省第六届文学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长诗《飞翔》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