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虹的诗《从伤口长出的花朵,如诗般美》读后

作者:王亚萍 | 来源:中诗网 | 2020-02-21 | 阅读: 次    

  导读:虽历经百毒,心田尚青葱 ,明月依旧……

 
从伤口长出的花朵,如诗般美
有泪,有雨,有雾,有风月
滞留在冬与春的间隙,她那
寻找光源的花红
簌簌而下的悲伤的香
向苦难抓取活着的根
虽历经百毒,心田尚青葱 ,明月依旧
依然不屈不挠地爱着高居王位的爱
她那半开的南山,携带唐诗宋韵
清风沁凉,山泉清澈,春城草木深
她有瞬间明亮的星空,幽静的光芒
神秘地诱惑美,这样或那样翻涌而出……

——冰虹的诗《从伤口长出的花朵,如诗般美》

  著名诗人冰虹的诗《从伤口长出的花朵,如诗般美》中的“花朵”,宛若淋漓中最轻浅的一抹墨色,她于历史的画作中若隐若现,千年不改地透散幽幽暗香,宛若翠微处低悬的一轮弯月,她在历史的天空中半明半灭,万世沧海中绽放孤绝清冷,她是吾辈之所往,吾辈之所归,吾辈千秋之中华。历史的风霜曾如刀剑割伤她的容颜,她却总能凭深厚底蕴与民族信念在伤口处开出永不凋零的生命之花,生于尘劫,历遍苦痛,汲血气,披光明——这,“从伤口长出的花朵,如诗般美”。
  冰虹的“从伤口长出的花朵”“簌簌而下的悲伤的香”——有泪,有雨,有风月。如那“皇祚不复天威去,天朝迷梦化为烟。”走过中国王朝的末尾,皇祚不复的清王朝积贫积弱,危机四伏,然此时资本主义早已在殖民掠夺的腥风血雨中啮血噬骨行至大成,它把侵略的魔爪伸向世界各地,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的中国首当其冲,两次鸦片战争、甲午中日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轮番轰炸,中国最终完全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疲弱穷困愈演愈烈可谓血泪滔天。而在四十年后,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染红华夏的整片天。“侵华日寇,毁吾南京。劫掠黎庶,屠戮苍生。卅万亡灵,饮恨江城。日月惨淡,寰宇震惊。兽行暴虐,旷世未闻”,吾辈铭记,然,不忍卒读。八十年过去,侵略者枪声已没,中华门城墙上的弹孔仍清晰可见,南京城的不绝哀号随风散过,“万人坑”的累累白骨却还历历可数,伤痛如此真实,如此漫长。又如1998年抗洪抢险,2003年“非典”疫情蔓延,2008年冰雪“封冻”半个中国,汶川、玉树特大地震撕裂大地……而眼下,庚子新春刚过,“新冠肺炎”袭击武汉,灾难面前,有小人发国难之财,有慈善机构趁机寻利,有地方领导不作为,疫情与私欲的刀刃划伤中国,病痛与恐惧之中的人们走失在冬与春的间隙处,长冬渐逝,春天仍迟迟觅不得音信。
  然而,冰虹的“从伤口长出的花朵”“向苦难抓取活着的根”。一个民族在灾难中失去的,必将以民族的进步获得补偿,“四万万人齐蹈厉,同心同德一戎衣”,在近代战争中,林则徐、关天培等大批爱国将领前仆后继,邓世昌、丁汝昌以身殉职,广州三元里民众组织自发抗英斗争,太平天国运动与义和团运动给帝国主义以沉重打击,正如林语堂先生所说“正是日本的侵略,使得中国像一个现代化国家应该团结得那样众志成城,在血与火的洗礼中,一个现代中国诞生了”。汶川废墟之上的雏菊默默吐露着芳华,玉树湛蓝的天空下格桑花依然绽放着勃勃生机,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国内防疫物资一再告急,医护人员们奋战一线做“最美逆行者”,公安民警坚守卡点,环卫工人清扫消毒,社区干部实时监测,爱心人士捐款捐物,与此同时,俄罗斯向武汉捐赠23吨医疗物资,巴基斯坦从全国公立医院调集30万只医用口罩、800套医用防护服和6800副手套,日本政府和企业纷纷向中国捐赠防疫物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全世界人民用行动诠释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的深厚情谊,这是“光源的花红”,是“高举王位的爱”。捐赠物资箱子上附赠的一句句诗句承载着深厚的情谊,也传承了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孔子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诗人冰虹借“半开的南山”抒发感情,“携带着唐诗宋韵”来沉淀历史。中国诗词没有偏见地记录着华夏儿女的情感历程,“城春草木深”可以是乱草丛生、林木荒芜,“春城草木深”也可以是锦绣荣华、满城烟花。“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回望千年文脉,苍山云海,晓风残月,“清风沁凉,山泉清澈”,自然界的万千变化,是诗人冰虹和无数文人墨客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也是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沃土。
  时光辗转,何其迅也,彷佛昨天还是冷风乍起,倏忽又春暖花开。几番风雨,几度飘摇,掠过世纪的长风,在越过了日间还未消散的烧灼后,于凝视着前尘往事的眸间,不断地摇曳着诗人冰虹的美丽柔婉的 “她”——“她有瞬间明亮的星空,幽静的光芒”,在渐渐漫开的暮色里,漾开如水般的柔情。染指的流年里, 诗人冰虹的“她” ,“神秘地诱惑美,这样或那样翻涌而出”。1970年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1984年中国女排奥运会夺冠,1997年香港回归,1999年澳门回归,2003年神舟五号发射成功,2004年刘翔雅典奥运会夺冠,2008年北京承办奥运会,2012年孙杨伦敦奥运会夺冠、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读冰虹的诗《从伤口长出的花朵,如诗般美》,让我浮想联翩:若那年孤城流觞,世事彷徨,便许你今世欢声乐尝,唯美诗行,君可夏花冬藏……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