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冰虹诗歌《前世今生》

作者:李玮玮 | 来源:中诗网 | 2019-08-26 | 阅读: 次    

  导读:作者的诗作都可以看作她艺术家的灵魂创作出的“性灵之作”,中国古典艺术的最高境界是“空灵”,而“空灵”是艺术鉴赏者在具备一定艺术积累的基础上方能心领神会的境界,姣花照水,岁月静好。“泪水”、“冰山”、“情诗”,这些意象营造了诗中冰雪琼枝的纯净氛围,如同传说中的鲛人垂泪,对月流珠,经过时间的洗练,越发折射出玲珑剔透的艺术之光。

1.
前世
 
如果前世,我在箫声中感悟了你的忧郁
那么今生,我在水边听到你的疲累心虚
相信你也听得到我的心语:
请爱自己,爱生活,找回童趣。
请慢慢走,慢慢寻找
为我在海边寻一块墓地
三万里海涛终会淹埋敞开的幻灭
把前世的痴迷滞留在彼岸
 
2. 
今生
 
前世,天赋予我飞翔的虹翼
而我的翅膀,却只为与你相遇的
一刻爆裂,心甘情愿坠落海底
那些海底的秘密,将我的今生拉近
我终于看清了你前世的眼睛:爱如彩虹
在你的眼中升起
而我的泪水轻轻一滴,便已是一海冰山
——冰山的咒语,每一个咒符
都是哭着痛裂的我的前世的一首情诗
 
3.
前世今生
 
一朵巨大的虹花在冰雪上游走
虹色的花蕊,虹色的唇语,在开合
你急急遁入这诱惑的呼吸
竟忘记丢掉那遮掩的海幕
如恋恋不舍前世的贪生
在沉默中继续着沉默
  ——冰虹的詩《前世今生》

  著名诗人冰虹的诗,多应该用“花”来形容。她的诗,若用古典诗词来类比,是“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是“蛾儿雪柳黄金缕,暗香浮动月黄昏”,是“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冰虹的诗《前世今生》是一首难得的好诗,应用“露”作比拟。很喜欢文学理论中关于“灵感”的一种解释:“当艺术想象以一个新的面目骤然间由无意识领域涌现到意识领域中时,这就是灵感的爆发。灵感的到来犹如闪电突然把想象的大地照得通明。”这首诗《前世今生》,如同传说中的对月流珠之鲛人所泣晶莹泪珠,是诗人冰虹艺术技巧圆熟、灵感迸发凝露成的艺术结晶。
 
  一、《前世今生》的爱情理想
  “多少人真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唯独一人爱你朝圣者的心/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哀戚。”
     ——叶芝
  爱情永远是人类艺术史上不朽的话题。在不同国度、不同职业的形形色色美的行吟者笔下,爱情被赋予了千百种姿态。德国女诗人Kathinka Zitz写道:“我爱你,与你无关,就算我此刻站在你的身旁,你的身边依然背着我的双眼,不想让你看见,就让它只隐藏在风的后面。”这是低到尘埃中仍能开出花来的无悔默恋。米兰·昆德拉说:“爱情就像是帝国,它们建立在信念之上,信念一旦消失,帝国也随之灭亡。”这是哲人理性思辨感悟到的爱的骸骨。
  然而,最接近冰虹这首《前世今生》中的爱情理想的是最最朴素却又最最真诚的爱。首先我读出了诗人对爱人无限的理解:“如果前世/我在箫声中感悟了你的忧郁/那么今生/我在水边听到你的疲累心虚/相信你也听得到我的心语:请爱自己/爱生活/找回童趣”。爱人最初吸引我们的往往是神采奕奕,光鲜亮丽的一面,而真正懂爱、会爱的人,真正懂得爱一个人的人有着无师自通的爱的艺术,就是包容爱人的失意颓唐,给爱人以安慰。其次,诗中还表达了一种为爱义无反顾、无怨无悔付出的美好愿望:“前世/天赋予我飞翔的虹翼/而我的翅膀/却只为与你相遇的一刻爆裂/心甘情愿坠落海底”。冰虹《前世今生》中的爱情理念,让我想起叶芝这首《当你老了》:“多少人真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唯独一人爱你朝圣者的心/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哀戚。”亦让我想起东野圭吾的《白夜行》中雪穗和亮司如枪虾和虾虎鱼的这种互利共生、相依为命的关系,爱人是食粮,是空气,是彼此的依靠,是对方体内血肉相连的肋骨。绝不抛下,决不放弃,在这风刀霜剑的天地之间,互为拐杖,踽踽同行!
  其次,《前世今生》中爱情理念中“历时性”亦是值得称道的。这体现在《前世今生》中爱情延续的时长。李敖的《不爱那么多》:“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天长/我的爱情短。”这就体现了其爱情的“历时”的短暂。这固然反映了一种现代的、新式的爱情观念,然我个人却更倾向于古典式的忠贞不渝之爱。冰虹诗作《前世今生》中就反映了这样的爱情理念:“每一个咒符/都是哭着痛裂的我的前世的一首情诗。”前世爱嫌短,今生续前缘!纵“昭阳殿里恩爱绝”,仍要“上穷碧落下黄泉”地去不舍求索,愿“直作天宫并蒂莲”!这爱的时间的长度见证了爱的纯度。杉本博司《直到长出青苔》中有言:“时间有着压迫不赦免任何人的腐蚀力量,以及将所有事物归还土地的意志,能够耐受这些而留存下来的形与色才是真正的美丽。”经过一世的漫长洗练过的爱情,正如同“冰山”那般纯净。木心的《从前慢》:“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则赋予了这种永恒以人文的诗意。从前的日子悠长又泛黄,一封满载思念的家书辗转数月才能到达离人之手,甚至只有朦胧的月色空寄相思:“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简陋,却又是多么能赋予人一生的安全感!在爱情这个人类永恒的命题中,东西方文学某些方面展现出了惊人的一致。夏娃是亚当的肋骨塑造成的,由是男人和女人纵然生来分离,终究一生求索寻求与自己的血肉相连的对方。这不是肉体的追求,是精神的皈依,是流亡的希伯来人千百年来苦苦争取回归家园的执著。“就是爬,也要爬到真爱那里去。”(冰虹小说《小狐狸的星辰》)当爱情上升为信仰,也就化为了永恒的星辰,真正拥有了不死的灵魂。
 
  二、《前世今生》的艺术特色
  “艺术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使人恢复对生活的感觉,就是为了使人感受到事物。”
      ——什克洛夫斯基

  1、诗歌语言的陌生化效果与多义性
  陌生化是艺术家将习见的事物换一种样式出现,以取得最佳艺术效应的手法。俄国形式主义批评家什克洛夫斯基认为,艺术的技巧就是使对象陌生,使形式变得困难,增加感觉的难度和时间的长度,因为感觉过程本身就是审美目的。无疑,冰虹诗作《前世今生》的语言体现了这一效果:“三万里海涛终会淹埋敞开的幻灭/把前世的痴迷滞留在彼岸”一个殉情的女子被大海吞没的过程,这里得到了陌生化的艺术处理。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首诗作反映了文学言语的内指性特征。“而我的泪水轻轻一滴/便已是一海冰山——冰山的咒语/每一个咒符/都是哭着痛裂的我的前世的一首情诗”。泪水一滴怎么能是一海冰山呢?咒语又怎么能是一首情诗呢?这些看似不合逻辑的描写,实则只是不合生活的逻辑、认知的常理,然而在艺术的王国里却处处行得通。诗人在自己创造的美的世界中纵情驰骋,让艺术的灵感如天国的龙车般恣意徜徉,在冰虹的艺术世界里,海与虹是一对恋人,花朵儿烂漫起舞、女子顺着月光翩跹而下······是自由的瞬间实现,是审美的节日盛典。
  至于诗歌语言的多义性,我认为这是冰虹诗歌的不容忽视的一个显著特征。冰虹特别推崇现代主义诗人艾略特,而她本身的诗作中亦可看出深受现代主义影响的痕迹,专属于象征型文学的暗示性与朦胧性特点在她的诗歌中极其突出。“你急急遁入这诱惑的呼吸/竟忘记丢掉那遮掩的海幕/如恋恋不舍前世的贪生/在沉默中继续着沉默”“遮掩的海幕”究竟是指什么?又为何而“沉默”?这一切,诗歌都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这两句诗连同冰虹其他诗作一起,充分代表了冰虹诗歌语言的多义性和不确定性特征。

  2、情与理的水乳交融
  闻一多认为:“诗是被强烈的情感蒸发了的水汽之凝结。”这充分说明了诗歌强烈的抒情性和高度的凝练性的特征。另外,文学活动和科学活动一个显著的区别即在于:文学活动固然科学认识的因素,但这种认识因素在文学创造及其作品中已被情感化、诗意化,即审美化了。艾米丽·狄金森的《我为美殉身》一诗亦言:“他轻轻问我‘为何阵亡’/“为美”/我回答/“而我是为真理/美和真理原一体/那我们是兄弟”。在冰虹的诗作《前世今生》中,我们就可以看到其情感和真理完美的水乳交融:“前世/天赋予我飞翔的虹翼/而我的翅膀/却只为与你相遇的一刻爆裂/心甘情愿坠落海底。”简短的一句话,即把爱情至上的爱情理念加以情感化,化身一往情深的痴情注入美的艺术形象(虹)中,从而取得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
 
  3、诗作意境与诗人气质
  作家属于审美判断主体,在创造活动中通过对审美客体的审美体验而对对象作出审美判断,是美的体验家和评论家。同时,联系布封的“风格即人”的观点,我们可以认为,通过对作品艺术美的赏析,可以捕捉到作者隐约可见的审美判断倾向。
  对诗人审美判断倾向的解读莫过于对诗歌意象的分析。在诗歌的起初,“箫声”“水边”“眼泪”“冰山”就已经营造出了一种凄婉又不失空灵的意境。“虹花”则是一种热烈的诱惑的象征。另外,“眼睛”的意象也不容忽视。“那些海底的秘密/将我的今生拉近/我终于看清了你前世的眼睛/爱如彩虹/在你的眼中升起”。超验主义者认为:眼睛是心灵的对应。西班牙谚语和歌谣《那双眼睛让你叹息》亦道:“那双眼睛让你叹息,那双眼睛让你看见自己,要记清它们看见了你才成为眼睛。”从别人的眼睛中,看到了他人的诚挚与爱痴,亦反射了自己的灵魂和心语。有幸从眼波中领略爱胜海深的深情,方能明白唇齿的呓语对照下的无力!
  高尔基言:“诗人是世界的回声,而不仅仅是自己灵魂的保姆。”文学是主体对象化的审美物化形态,肇始于客观世界和主体心灵相互契合的过程。曲园的宁静古朴,沂水的垂钓诗意,是唯美艺术诞生的最好摇篮,诗人冰虹诗作的空灵静逸,又未尝不是发源于沂水边的渺渺清风呢?清水出芙蓉,见过冰虹的人都能感受到:冰虹身上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超尘脱俗的气质。如果一定以一种艺术形容诗人冰虹和她的诗作,那一定是一幅古典名画。丝竹管弦太吵而打破令人心驰神往的静谧之美,油画太实而缺乏让人神思遐想的含蓄之意。而她的诗作都可以看作她艺术家的灵魂创作出的“性灵之作”,中国古典艺术的最高境界是“空灵”,而“空灵”是艺术鉴赏者在具备一定艺术积累的基础上方能心领神会的境界,姣花照水,岁月静好。“泪水”、“冰山”、“情诗”,这些意象营造了诗中冰雪琼枝的纯净氛围,如同传说中的鲛人垂泪,对月流珠,经过时间的洗练,越发折射出玲珑剔透的艺术之光。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