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虹诗歌中的女性独立意识

——冰虹组诗《随着清风回归》读后

作者:王艳红 | 来源:中诗网 | 2019-07-19 | 阅读: 次    

  导读:正是立足于个人心态和对生命独特的理解和感悟,冰虹的诗歌产生出与众不同的人生和世界。诗人以清丽流畅的笔法伴以激扬的热情,在恬静的氛围中构建“田园”的框架,以自然之景中的内在意蕴去映衬内心潜藏的诗情,由此彰显诗歌的意蕴,探寻丰厚的人生哲思意蕴。

 
  
 
  著名诗人冰虹,在时间指针的推移下默默地用笔耕耘,实践着她用诗歌记录爱情之多彩,讴歌生命之多姿的诺言。
  冰虹的组诗《随着清风回归》(原载《人民文学》)包括七首作品,在描写爱情和展示生活时,勾画了独特而丰富的田园风光,构筑了一条意象潺湲的河流,如浪花、大海、火焰、星光等等。其独特之处在于既超脱于描写传统爱情的诗歌又有别于以陶渊明、王维为代表的传统山水田园诗,而是将思想触觉突破了爱情诗歌中素来表现追求个性独立的主题,在琐细中寻找灵感,以清新雅致的词句,通过对传统山水田园诗的借鉴和化用,构筑田园世界与文人精神家园的内在联系,以此来展示具有独立意识的当代女性之体验和思考。
  冰虹在她的诗歌中,特别重视对爱的宣示、以自然和日常生活为契机,试图为那些在这个物欲困扰诗心,金币在竖琴上弹拔杂音的年代中苦苦挣扎的人们寻找一种慰藉,一个心灵的归属,让不知何处为家的心找到停靠的港湾。在她这里,爱不仅仅是一个语词,一种情感,而是人关照自我的入口,返回家园的凭证,传递力量的媒介。正是对“爱”独特的理解和阐释,使得它区别于传统爱情诗。传统爱情是描写处于不平等社会中女性之爱情,为了追求爱情而义无反顾。直至朦胧诗的主将舒婷出现,她在1977年的《致橡树》中宣示了女性在追求爱情时应保持独立的人格个性。诗歌以新奇瑰丽的意象、恰当贴切的比喻表达了诗人心中理想的爱情观。诗人不愿要附庸的爱情,不愿作趋炎附势的凌霄花,依附在橡树的高枝上而沾沾自喜。诗人也不愿要奉献施舍的爱情,不愿作整日为绿阴鸣唱的小鸟,不愿作一厢情愿的泉源,不愿作盲目支撑橡树的高大山峰。诗人不愿在这样的爱情中迷失自己。并点明主旨,爱情需要以人格平等、个性独立、互相尊重倾慕、彼此情投意合为基础。舒婷的爱情诗虽然突破了传统爱情中女性在追求爱情时丧失了独立人格,但是依旧未挣脱出与女性自身密切相关的小世界,尤其是对爱情的探讨。这是因为几千年不平等的社会现实,女性在社会中一直处于附庸地位,连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平等等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更不用提追求独立人格,追求爱情,至于关心社会、关注人生更是无从谈起。而冰虹笔下的“自我”生成于获得独立意识的当代女性真切的体验和思考。在物欲横流、一切都纳入市场中来衡量的时代,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疲于奔命,失去了心灵的归属,无处为家,而冰虹的诗歌正是着眼于此,把爱情诗与田园世界巧妙地融合在一切,让诗歌具有更为深厚的人生真理内涵,揭示当代人的所处的人生困境,试图探讨当代人所处的人生困境,尝试着寻找一个解决的途径。
  正是立足于个人心态和对生命独特的理解和感悟,冰虹的诗歌产生出与众不同的人生和世界。诗人以清丽流畅的笔法伴以激扬的热情,在恬静的氛围中构建“田园”的框架,以自然之景中的内在意蕴去映衬内心潜藏的诗情,由此彰显诗歌的意蕴,探寻丰厚的人生哲思意蕴。这在《梯子延伸着》、《颜色》、《那个神秘的黄昏》等多部作品中皆有体现,如《梯子延伸着》中,“醒来,在诗歌递到手中的大世界里∕采摘虹霓,建造高度,让每一个意象∕每个诗句都葱葱郁郁∕抬起头来,瞩目高处的高处∕就看到了你:幽深、空灵、淡远的存在∕你不仅仅是星辰,星座,星汉,星空∕你通体发亮,亮得”, 诗人以“葱葱郁郁”、“虹霓”、“空灵”、“幽深”、“空灵”、“淡远”等词语本身的活跃增加了人生欢快的内涵,不仅增加了诗歌表层的语言韵律之美,而且一个个物象与诗意人生亲密相连,以言在此意在彼的语词来搭建“田园”的框架,“田园物象”成为一个个意象,由此来增加诗歌意义的内在张力。又如《那个神秘的黄昏》中“那个神秘的黄昏,仿佛∕陈年老酒的醇香,氤氤氲氲∕半藏半露的夕阳娉娉婷婷∕醉了脚步,也醉了芳心”和《颜色》中“在恍惚的雾中∕在未知的深处∕像阴影下流动的清澈水波∕像凤凰花开屏在夜色”。这种“神秘”既不在“氤氤氲氲”也不在“恍惚的雾中”,更不是因“阴影”的存在,而是在于这个特殊的时代——消费时代,一切似乎都纳入商品逻辑中进行考量,就连自然现象也因此变得“神秘”,而此时的“田园景象”已经与传统的田园诗截然不同,不再是像诗人们那样以山水田园为审美对象,把细腻的笔锋投向静谧辽阔的田野和山林,创造出了一种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借以发泄对现实的不满,对宁静悠闲生活的向往。冰虹此举并不是为了指斥当下,而是希望通过揭示这种现象为在纷繁复杂的社会中疲于奔命的人们提供一个休憩心灵的场所,正如在《梯子延伸着》中诗人所描绘的“星辰”、“星座”、“星汉”、“星空”一样,在诗人眼中它们已经不只是一个个简单的意象,而是诗人心灵的归属,是一个搁置美好与爱的所在,是一个精神的休憩的家园。“让我们仰望星空,性灵无限飞升”,此时的“星空”也如前所述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意象而成为诗人心系之所。
  在这个物欲困扰诗心,金币在竖琴上弹拔杂音的年代,冰虹的诗歌是以其秀丽之笔,隽永之辞,描摹生活的现状,刻写感受来自生活的气息和韵律,构筑田园世界与文人精神的家园,以此来展示具有独立意识的当代女性之体验和思考。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