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的、诗意的、古典的、唯美的

——简评女诗人冰虹的诗派小说

作者:张明远 | 来源:中诗网 | 2019-06-18 | 阅读: 次    

  导读:冰虹的这种诗派小说,已形成了自己“诗意、唯美、东方、古典”的独特风格。然而,要读懂冰虹的小说,你首先应有诗人的悟性与灵感,然后沉下去,沉下去……你的思绪将会弥散开来,弥散进那片神秘梦幻的艺术世界……

 
  著名诗人冰虹的小说是一种诗派小说。这种小说最显著的特点,是用诗化的语言,塑造唯美的艺术形象,推进诗化的故事情节。对爱的主题的千吟百唱,大量的幻境描写,诗化的语言,让小说美仑美奂,充满了神秘的梦幻主义色彩。
  接触冰虹的小说,很偶然。当时在图书馆闲翻书刊,忽然被一篇非常诗意唯美的文章吸引,这正是冰虹的小说《小狐狸的星辰》(以下简称《星辰》)。故事采用倒叙手法,叙述一只小狐狸为情而殇的故事。似花非花,似梦非梦,字里行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忧伤,透着一股浓浓的悲壮。不久,又看到冰虹的另一篇诗化小说《废花》,很受吸引,很震惊!此后,我便千方百计去寻来了她的文字。
  冰虹的小说是一种诗派小说。这是她小说最显著的一个特点,也是她小说区别于他人的风格所在。所谓“诗派小说”,就是运用诗化的语言,塑造人物形象,构思故事情节,描述社会环境,揭示社会矛盾的一种艺术体裁。在冰虹小说中,这种“诗派小说”的“诗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诗歌的直接运用。在《星辰》中,从“小狐狸的梦话”开始,作者直接运用诗歌的地方就有七处;而在《废花》中,作者运用诗歌的地方虽然仅仅只有四处,但最长一处引用的文字已达856字!诗歌与小说叙述文字相应相和,浑然一体;大量诗歌的直接运用,更使小说无论从表现形式还是内容上都具有了一股浓浓的诗意。
  二、诗化的语言。一篇小说,如果仅仅只是引用了诗歌,那它不一定就是诗派小说,充其量也仅仅只是具有了诗派小说某个单一的条件而已。诗派小说的灵魂在诗化的语言。冰虹的小说天然融合了诗的东西,因而具有了一种诗意的美。在《星辰》中,叙述鼓鼓,则说他“是小狐狸大大的惊叹”和“永恒的春天”;相识以后,小狐狸的身影在他心上“擦出一个又一个火花”;而相恋时,“你轻轻地一吻就为我散布开缤纷的花絮”。在《废花》中,这样的诗化语言更是比比皆是。如“幸福把你的眼睛燃得雪亮”,“你是我不死的时间”等。这种诗化语言,为冰虹的小说构筑了一座坚实的诗的大厦。
  三、诗化的情节。冰虹的小说不仅具有诗的语言,也具有诗化的情节,充满了东方式的梦幻魅力和浪漫主义色彩。如《星辰》:小狐狸爱上了雄蛇鼓鼓,可鼓鼓却爱上了“美人芭”;小狐狸为情而死,但是它的灵魂却挤占了美人芭的脑壳。换了魂的美人芭对鼓鼓有的只是恨,最终她折磨死了鼓鼓;而鼓鼓的魂魄却又附在她改嫁的丈夫身上,最终让他们成了一对怨夫怨妻。鼓鼓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小狐狸也以一种东方的浪漫主义方式为自己报了仇。因情而死,因死而获得另一种方式的“再生”,这不能不得益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借鉴与吸收。小狐狸恰如《牡丹亭》中的杜丽娘,她们为情而死,却又在死后作着不屈的斗争。同时,小狐狸的复仇也具有东方的浪漫主义特征。她的“灵魂附体”、“挤占脑壳”,都反映了东方人中“善恶到头终有报”的传统观念;而“小狐狸用计谋折磨死了鼓鼓”,“鼓鼓死后的灵魂却又折磨着美人芭”这样一些连锁的情节,也具有诗化的跳跃意蕴。在《废花》中,夜女和浪梦湾也是诗幻般相爱相恋,然而造化弄人,浪梦湾突然死去,夜女被迫再嫁;失去了灵魂栖息地的夜女,最终也只能“跳楼自尽”。喜欢写诗的夜女的整个生命历程,也便是一首悲壮的诗。这种诗化的情节,具有东方式的古典魅力和浓重的浪漫主义色彩。
  毫无疑问,冰虹的小说已形成了自己鲜明的风格特色。这是一种东方的古典唯美语言。随便抽取一段,或许便是澎湃着爱与激情的华丽诗篇!在这个物欲横流、浮华喧嚣的社会,我们见惯了太多太多西化的东西,见惯了太多文学的堕落,“用身体写作”,“上床,上床”……传统哪去了?民族哪去了?东方人从《诗经》“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便开始的含蓄蕴藉哪去了?记得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冰虹的小说,可为一个明证。她表现人物情感,很少有在肩膀以下的。冰虹,一如她的人格与为人,傲然不群,特立独行。她首先是一位诗人。前些日子读她的《花雨》,很水灵的一部诗集。有人说,这世上,似乎只剩下诗人的一点纯真了。这话不假。诗歌是宗教,文学是宗教。她一样把文学看得如此神圣,以朝圣者的心,朝拜者的灵魂,怀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虔诚与追求,拜倒在缪斯的脚下……因而她为我们捧出的,大多都是缀满珍珠的精品。“诗歌属于尚未被世俗所污染、所打败的青春。”(《废花》)她是用诗的语言写小说的人,是小说中的诗苑派。由诗而及小说,故能融会贯通,运用自如。这样的小说,自然也具有了不同的意义,带着冰虹非同凡响的声音。其表现主要有如下几点:
  一、爱的主题基本形成。“爱可以使人获得不死的灵魂。”(《废花》)从《失味的咖啡》到《晴转多云》,从《星辰》到《废花》,冰虹的小说以爱为主题贯穿全篇,亲情、友情、爱情都是她故事的主角。那种如火焰般喷发的炽热的爱,在她作品里更是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显现。她歌颂浓浓的爱,赞美真情,字里行间都跳跃着一位善良、纯真、美丽、多情的天使般女子的影子。爱、责任、良知、背叛等等,也都随着这些唯美的叙述缓缓流淌出来,显得那么凄美动人。冰虹这种对爱的主题的百吟千唱,奏出的,都是千古绝唱。
  二、意象的产生与相对稳定。冰虹的小说,使用最多的意象便是“狐狸”。狐狸本身便是一种很有灵性的动物。在稗官野史与民间传说中,狐狸都是以聪慧、灵性、神异等形象出现的。给我们印象最深也最典型的,恐怕要数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为我们创造的那个花妖狐魅的艺术世界。而在《星辰》中,那只小狐狸却“长着摄人心魄的妩媚眼睛和火红的漂亮长毛”;《废花》中,也出现了“红狐”、“小狐”、“火狐”、“狐女”、“玫瑰狐”等意象,实际上这都是“狐狸”意象的进一步具化。作者大量采用“狐狸”的意象,究其原因,主要是“狐狸”这种充满灵性而又妩媚、聪明的生灵更贴合小说如诗如幻的诗化意境,更适合小说故事情节的发展,更能传神地体现出作者对故事中人物形象的理解。。
  三、大量幻境的组合使用。在作品中,作者大量采用幻境描写,使作品如寓言般“似梦非梦”,亦真亦幻,具有浓重的浪漫主义色彩。这和小说“诗化”的情节是密不可分的。其实,冰虹早在小说《赐达山上》、《疯了的火》、《清泪》等作品中,就已大量采用这种手法,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的迷幻世界。到了《星辰》和《废花》,这种幻境描写已更趋成熟。它们已完全融入整篇小说的氛围中,并与全篇浑然一体,更适合表现诗派小说那种“如诗如幻”的诗化境界。前者如“无眠的夜晚把头颅垂向你的书,诗行中有地火射出,它们张开成两片巨鸟阔翼,不断驮我向时空深处飞动”,后者如“夜女竟钓出了一只丑陋的鱼,它的身上带着三只伤疤,它的嘴里吐着乌烟瘴气。夜女迅速地把它杀死了。”这种精彩传神的幻境描写,融入小说诗化的语言中,从而使全文笼罩着一层神秘的梦幻主义色彩。用作者的话来概括,那就是“多么诗意的语言,似梦还真,似真还幻”。(《星辰》)
  四、唯美性。
  冰虹小说的唯美性,不仅体现在小说主题的唯美、形象塑造的唯美、故事情节的唯美、人物结局的唯美,更重要的是体现在语言的唯美。除了诗化语言这一唯美载体外,传神生动的刻画、富有哲理的语言及田园诗般的意境,都很好地体现了其语言的唯美性。
  冰虹的小说以女性的视角,从“小狐狸”等角度叙述故事,观察人生,语言极细腻传神。这是其唯美性的第一个表现。如叙述“遍体金红的小狐狸”:“眼神妩媚地带着一把小钩子,在紫云英染得满地妍红的田野里不知疲倦地穿梭着。”叙述“吃醋的小狐狸”:“每天都要磨着牙,为她念一段咒语。然后,再小心翼翼地为鼓鼓念一段祈祷。”何等的狡黠可爱!因为有了大狐狸,“充满了忧伤的小狐狸才变成了一个快乐的绿芽”。(《星辰》)“那尖尖的、冒着嫩芽的爱情,又从夜女柔弱的心灵中长了出来。”(《废花》)何等的轻灵有趣儿!此等细腻传神的语言,小说中俯拾即是。
  其次,富有哲理性的语言是小说唯美性的又一重要表现。诗化的语言很唯美,自然不必赘述;其思想的深邃与哲理性,亦可于平白处添光彩,于荒漠处植绿洲。这种例子冰虹小说中也很多,如“活在自己的心中总是痛苦,活在别人的心里才能幸福”;“淡淡的忧伤是我们爱的代价,悠长的痛苦是我们换取无限欢乐的筹码”;(以上见《星辰》)“诗人和世事似乎总是互为讽刺”;“生命中有一些美好,用梦的手却无法捉住”;“她的灵魂又看清了这个被欲望喂养的体态臃肿的世界”。(以上见《废花》)这些富有哲理的话语,或揭示人生之真谛,或揭露社会之黑暗,或摹写人情之世态,可谓一语中的,入木三分。
  第三、田园诗般的意境。
  且看:“我住进了一座四壁都开满了鲜花的房子里,窗外有云,有风,有林木,有农舍,有月光,还有倏忽冒出的一汪清泉,它清洌见底,缓缓通向我的房间,成了我满房鲜花的滋养。”“我回到房中,点燃温馨的烛火,调好吉他摆在墙角,秋海棠静静地开放着,美的诗文摆满一桌。”(《星辰》)“夜女和浪梦湾住进了一座草房子,它是最鲜嫩的草长成的房子,在最明亮的阳光下,草房子越长越大,越长越高……”(《废花》)
这种田园诗般的境界,充满了天真烂漫的幻想。毋庸讳言,在这个繁忙紧张、喧嚣浮躁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虚伪隔膜与日剧增,生活的压力不断增大,谁都会幻想那样一个放松身心和灵魂的世外桃源。对于“没有了生活栖息地”的夜女,更是如此。频频出现的这种“房子”、“花草”、“烛火”等意象,无疑都是温馨的家的系列象征。无论在小狐狸还是夜女的世界里,都是如此。诗人冰虹灵动的心灵在这里欢快地舞蹈,升华为氤氲的彩云……这种美的语言,美的境界,大大增强了小说的唯美性。

  冰虹的这种诗派小说,已形成了自己“诗意、唯美、东方、古典”的独特风格。然而,要读懂冰虹的小说,你首先应有诗人的悟性与灵感,然后沉下去,沉下去……你的思绪将会弥散开来,弥散进那片神秘梦幻的艺术世界……
  冰虹的诗派小说是一种创新,或许可能“山高而人少,曲高而和寡”。她诗化的语言,造成了读者圈子的狭小,也给普通的读者带来一定的阅读困难。高山流水,知音难觅;焦桐识声,尚待来者!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我的家乡大片土地在消

    施浩,出生于江西九江,现居深圳。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 日常生活(组诗)

    彭戈,本名彭易贵,籍贯江西九江,江西作协会员。任过教师、媒体记者、编辑。主编、
  • 磐安,一生动容

    著名诗人、诗评家孙思最新诗作。 孙思,曾用名慕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文艺评
  • 杨克的诗英文新译八首

    杨克是当代汉语诗人中一以贯之具有个人化历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诗人,其城市诗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