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长安:冰虹如诗 诗意人生

——追踪诗人冰虹的小说

作者:位长安 | 来源:中诗网 | 2019-06-04 | 阅读: 次    

  导读:冰虹的诗化小说无疑为文学创作开拓了全新的世界,而冰虹诗意人生的追求同样照亮了我们的心灵,斑斓了人类生命的星河。

  著名诗人冰虹的小说是一种诗化的小说,通过诗化的语言与情节对爱的主题的千吟百唱,于文字中寓有褒贬,并给予读者深刻思索。小说营造出一种唯美的意境以及东方古典浪漫主义氛围,既有东方传统之美又借鉴西方戏剧式描写,达到水乳交融的境界。小说极力追求一种诗意人生,创造出令人神往的“虹园”。在诗意的语言下面读者感受到的是紧张动人的情节,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发人深省的主题。爱情是天边永不坠落的繁星,永远闪耀在你我斑斓的梦中,在文学这棵郁郁葱葱的大树上,爱情结出了最艳丽的花朵。享誉诗坛的著名诗人冰虹,这几年又将目光转向诗化小说领域,以一颗玲珑剔透的心灵、悲天悯人的情怀,付诸妙笔,生发出一篇篇诗意的、充满真善美的爱情小说。
 
    一.诗意人生的追求

  诗化的语言与情节,爱的协奏曲构成了著名诗人冰虹小说的摇曳多姿的风采,然而我们细细品读却发现冰虹的小说体现的是一种诗意人生的追求,无论是《虹园》里边的“虹园”还是《殉》里边的“虹园”都是诗人灵魂的栖居之所;无论是《废花》中夜女的精神恋爱还是《有一道隐形的墙》中绿桐对爱情的执着念想都体现了冰虹对诗意人生的追求。
  “尽管一生劳绩,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荷尔德林的名言道出了冰虹毕生的追求,不世俗不晦涩,诗意而明媚。在《虹园》中冰虹更是直接声明:“人,应该尊严地活着,诗意的人都不要厌世。”独立乐观、才貌双全的女子无疑是诗意的。冰虹在小说中多次刻画了女诗人的形象,她们的爱是诗意的、自由的。为了爱的诗意的追求,她们宁可放弃婚姻,甚至走向死亡。譬如在《看不见的潮汐》中,当女诗人银玫发现自己的丈夫无法和自己的精神对等时,毅然提出离婚。譬如在《树叶儿没有家》中,当女诗人多尔发现丈夫与自己有了很大的精神距离后,同样与之决裂。这一点在《废花》中表现的最明显,夜女与浪风光的爱以及与洞洞的分离无疑将女诗人诗意人生的追求发挥到极致。
  “当漂泊无依时,若非走向虚无和麻木的死寂,则只有诗为其提供一块净土。只有诗成为其存在家园。对于热爱和信仰诗歌的夜女而言,对诗歌的进入、据有和认同,亦是一桩伟大的事业。夜女无法忍受平庸与无聊,也无法忍受精神的卑琐,无法忍受对人性光辉的抹灭,对人性尊严的亵渎。而现实的物欲横流的世界,却给夜女带来那么多的痛苦和无奈。”(《废花》)
  这不仅是夜女的心灵独白,更是千千万万追求诗意人生的人的内心流露。如果仅仅是只有对人性美的刻画甚至只有所谓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那么作家对于美的诠释就有些肤浅与虚假,而在诗人冰虹的诗化小说中我们不仅发现她对真善美的极力追求,同样看到她对丑恶假的彻底鞭挞。在《虹园》中出现的英勇却惨死的狗狗道儿,虹居住的古城里卑微的乞丐以及喧嚣骚动的古城……行走在华灯街,虹无奈的感到现实是一张巨大的网,罩住了虹园,罩住了理想。烟火人间,悲悯心酸,徒增伤感!这就是现实社会与虹园的巨大反差。美与丑的交织,直抵心灵的感触,这也是诗人冰虹的小说高妙之处。
  当我们惊叹于冰虹小说的高超技巧、诗意情怀时,殊不知冰虹本人就是诗意的化身。冰虹是一位遗世独立、卓而不凡的女诗人。我与她有过几次接触,她留给我的印象永远是一袭飘逸的裙,袅娜的身姿,嫣然的笑容。我和她的交谈中,感知了她美好的心灵世界就是美丽的“虹园”,它是无以替代的精神家园,让读者徜徉其中,流连忘返。虹园是真善美的化身,是冰虹建造的一个伟大的诗歌王国,在这里没有虚伪,没有谄媚,有的是真诚的心灵、温暖的面孔、唯美的爱情。冰虹是王国中慈爱的女王,她将美丽的光辉散布四方,希望藉此诗化读者的心灵。“诗,在我们这个已被很多光怪陆离的诱惑埋没了的时代,有时奢侈得如贵妇人脖子上纯正的钻石,寂寞又傲慢;有时又落魄得如旷野间凋零的花瓣。我有时怀疑诗的节奏,诗的激情,诗的浪漫,正渐渐离我们远去。很多现代人包括我正在社会和家庭的漩涡中迷失着自我,可是你却让人觉得有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有一道隐形的墙》)
  当寻找精神的桥梁轰然断裂,虚无将我们无情地淹没;当现实呈现出迷惘,而艺术表现出困惑;当纯洁的感情黯淡,冷漠的情绪充斥文学。我们发现有些作家将笔触投向历史旧事,有些人开始对文学进行聪明轻松的调侃,有些人转而构造一种虚幻的文学世界。可是我认为,任何文学都应该是一种对人的精神生存的关注以及对深刻生命体验的把握。文学不排斥新奇与娱乐,但是对真善美的执着追求应该是其永恒的艺术准则。冰虹的诗化小说无疑为文学创作开拓了全新的世界,而冰虹诗意人生的追求同样照亮了我们的心灵,斑斓了人类生命的星河。

 
    二.爱的协奏曲

  走进冰虹的小说,好像走进了一片繁花似锦的爱情的丛林,《小狐狸的星辰》上演了动物们超越生死,感人涕下的执着爱情;《虹园》演绎了深入骨髓的爱;《飘影》中重叠着宵旦与表姐如痴如醉的爱、宵旦与丈夫以及丈夫与小姑之间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可以说诗人冰虹的小说对千百年历久弥新的爱情话题唱出了绝不一样的独特风采。
  冰虹的小说以爱情为主,注目于婚姻爱情,并时时围绕灵肉之间的冲突来展开,追求一种诗意古典的完美爱情婚姻,然而最终却总以悲剧式的结尾引人深思,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冰虹的爱情小说中,女主人公大多是美丽多姿、充满才情、向往诗意的人生。而男主人公却各有各的不同:既有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又有认真负责的好丈夫,既有粗鄙不堪的蛮横者,又有完美无瑕的好男人。冰虹以唯美的笔触缓缓地将故事铺开,营造出一种凄美的伤逝效果,她华丽的文字并未掩盖故事的主旨,更没有弱化紧张的情节,相反,却更能触动我们的内心,让读者在一片绮丽的哀怨中心潮澎湃,跌宕起伏。譬如《被渡的九重彩,以及光》之中“光与虹的完美的结合,譬如《失味的咖啡》中他与嫩旦的仓促结合与最终的无奈分别,譬如《树叶儿没有家》中多尔的精神恋爱,譬如《看不见的潮汐》中银玫对丈夫只爱她肉体的鄙夷,而与丈夫彻底分开…..等等,下面我们以《废花》为例简单分析一下冰虹爱情小说中的精神恋爱。
    故事以倒叙的方式展开,“我”来到夜女的墓前,感伤不已,夜女是一位真正的诗人,“夜女,对这个小城而言,是一段流光溢彩的惊艳记忆,她是一朵吸取了天地精华的花朵。”然而世间很多人却不理解她,致使“她是一片被遗弃的花园,可是,她的诗集却被兑换成了大量的钞票,在这个被毁坏的人世流通。她坟墓的阴影,在空寂的大地上沉默。”这个凄凉的开头让我们的心备感纠结,急切想探寻夜女的种种经历。于是故事开始讲述夜女的爱情和婚姻。夜女追求自由完美的爱情,她爱“浪强健的肉体”,爱“风诗情画意的灵魂”,爱“光的青春向上,英俊洒脱”,在她的心中,浪风光的合体“强健的肉体+完美的灵魂+英俊的外貌”才是自己的最终所爱,她徜徉在自己完美的爱情之中。然而,当有一天浪风光发现自己永远无法完全拥有夜女时,便离她而去了。一番痛苦挣扎后,夜女坠入了婚姻,一个追求自己已久的有权有钱的男人,他的“躯体粗野健壮,面孔冷漠麻木。”于是夜女的乌托邦消失了,她高贵的情感消失了,她成了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哗哗作响的金币正从她的衣领钻入,从袖口钻入,从床头钻入她的内心。”她变得冷血麻木……“人们都说,夜女死了,她是一朵最终被废掉的花。”读完我们不禁思考,夜女为何最终走向灭亡?是浪风光的离开吗?是粗鄙丑陋的洞洞吗?我们不得不说,是夜女追求完美爱情的失败,是她诗意人生追求的毁灭。而这,也是冰虹爱情小说两重命题的重要体现,然而冰虹的视野绝不仅限于此,她对其他的情感同样有独到的涉及。
  冰虹的爱情小说同样写一些平凡的爱情故事,也值得我们慢慢咀嚼。譬如《冰儿》写一对相爱的人生活遭变故,男子得病需钱治疗,女子不得已去酒吧卖唱卖舞,最后被“无尽的欲望,饕餮的恶魔”所吞噬,黯然离世,只留下男子悲伤叹息。故事很简单,可是却让读者深深思索,是什么让冰儿走向毁灭?是那个“把几张百元钞票塞进她胸衣”的男子和那个肮脏污秽之地吗?还是这个充满“无尽的欲望,饕餮的恶魔。”的世道?亦或是“我的身体日渐好转,但我的心灵却受到了伤害。那时我不能原谅她。”的丈夫的所谓男权主义?我想都有,在这里我们隐隐也发现冰虹在为女性鸣不平,冰儿为丈夫治病而卖唱卖舞,丈夫最先想到的却是不能原谅自己的妻子,读之令人心酸!
    不过关于这方面最明显的应该在《被渡的九重彩,以及光》里边,当丈夫经过黄山下的贞节牌坊时感叹“那个年代的男人真是幸福!人死了,妻子还能为自己守节呢。”主人公“我”则心中涌起阵阵悲凉。躺在这里的女人是以自己的幸福为代价,去捍卫皇帝制造的信仰。我真巴不得这些牌坊全都被大风刮走。为什么,原始的美德都是要求女人从身体到情感从一而终?可是男子为什么不从一而终?谁能明白其中的道理,请告诉我!这样的个性宣言的确令我们感叹,这样的语言除了西方莎翁的戏剧中可窥见,在我们的小说中可曾出现?
    长达两千年的中国封建主义,要求社会民族、家族宗族的观念高于一切,而个性的要求、“自我”的意识则是与封建意识形态水火不相容的。看我们古典小说里那些温顺顺从、忍气吞声的形象,有泪只往肚里咽,有苦只向秋风怨!可曾自由地呼唤,可曾发出追求自我的呐喊!而西方的美狄亚,当面临情感背叛之际毅然用自己的法术惩治丈夫,以羸弱之躯对抗整个荒谬的男权社会。我想诗人冰虹定然熟稔这点,要不她诗意的语言为何会透出一股勃勃之气,要不故事中的女主人公如何会发出那么让人惊叹的个性宣言!
  冰虹的爱情小说除了夫妻之间,其他方面也有所涉及,譬如《虹园》中“继父”的爱以及我的好友对“继父”的情;譬如《殉》中少年对女诗人纯真的爱;譬如《飘影》中我对表姐懵懂的爱……然而我们看到这些不是爱情的爱情同样唯美感人,同样真挚纯净,不得不承认这也是冰虹爱的多重命题中重要的一项。
    当然除了这些爱情故事之外,冰虹的视角也触及到很多社会问题,譬如《小哑》,小哑是一个卖菜的哑巴女孩,被父母所卖,遭到百般虐待又被其他人欺骗沦落风尘,后被卖委身瘸子,最终病重身亡。过了好些年,父母想起小哑,来到瘸子住处,哀叹道:她真是命苦啊!故事中的小哑没有朋友,没有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只有一只绵羊和一只小狗和她为友。她临死的时候也只有小狗在她身边。这样的故事简单却催人泪下,造成小哑命运如此悲苦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父母,社会都逃脱不了责任。

    三.诗化的语言与情节

  走进冰虹的小说,就是走进诗意建构的心灵之城,诗化的语言与情节使我们如入茫茫绿色丛林,眼花缭乱却又倍感亲切和谐,同时使得全文张弛有度,错落有致。诗化语言成为冰虹小说给读者最直观最深刻的印象。如《小狐狸的星辰》中,小狐狸与大狐狸之间的对唱几乎全是诗歌,如小狐狸第一次唱到:

你狂沙吹尽的眼波里,我才是
金秋的纯度,花香的成分
你静静的读,只有你能读懂
我朗朗的乾坤
…….
我要飞,飞翔在你的背景里
划出明亮的弧,描出温暖的春
……
飞,以风的姿势
扑向你,进入你的内心

大狐狸对唱:
我昨天出生,就是为了今天来见你
把我的快乐和你的快乐接通
把我的沉醉和你的沉醉放在一起
让它们成为真正的一个,亮
就一起亮,美就一起美,分享同一颗果实

  这样的文字在冰虹的其他小说中也俯拾皆是,如《飘影》,如《虹园》,如《殉》……,着实令人叹为观止。细细读来,发现冰虹的小说里每首诗都恰如其分的出现,完全与故事情节相依相存并且进一步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并达到水乳交融。譬如《飘影》,表姐暗露是一位温柔贤惠知书达理却逆来顺受的人,在她受尽丈夫百般虐待黯然离世之际,小说写道:“她闭着眼承接着,一种又幸福又痛苦的神情从她脸上漫漾开来。”“她要走了吗?她要去哪儿?此时,她多么像一抹晚霞。”读到这里,我们的脑海不禁会呈现一幅画面:一位衰草般无力的女子,气若游丝,仪态安详,尽管她舍不得离开美好的人世,却拗不过悲惨的命运。此时此刻最应该响起一首挽歌或者吟诵一首哀诗。这个时候冰虹写道:
“仿佛是相爱的人
精心挑选的信笺,上面
密密麻麻地写满了爱恋
放佛是一支老歌唱了一千年
还没有唱厌
……
不能瞑目的孤愤呵
薄命的红颜”

  此情此景此诗此乐,完美和谐,将那份忧郁悲伤的情感推向极致。由此来看恰当地诗歌引用成为诗化小说必不可少的因素,譬如调味剂之于美味佳肴,少之乏味,多之腻味。冰虹的诗化语言体现了典型的东方古典唯美主义,我们随意撷取一段就是饱含激情澎湃浪漫幻想的诗意文字。譬如在《小狐狸的星辰》中,小狐狸赞美梦中的大狐狸“寒梅一样的清冽,古琴一般的音韵,仙鹤一般的秀拔超然。”又如小狐狸与大狐狸在一起的时候“小狐狸醉在爱的氤氲里,眠在诗的恩惠上,迷游于大狐狸神似的闪烁的光芒中。”再如《虹园》中,梦中人夸赞虹:“虹,冰雪般美丽,彩虹般隽俏,鲜花般馨香,月光般皎洁,比维纳斯更性感,比雅典娜更智慧。”等等,不一而足。这样的语言正是民族传统语言的继承。五四以来我们的文字大量欧化,出现了很多文白夹杂、“半欧半中”的语言表达方式,进入新时期之后很多作家力图从民族语言方面挖掘营养,譬如金庸地道地继承明清小说精致的白话文,历练出清淡、古朴、典雅而又幽默的文字风格,令人拍案叫绝。而我们反观冰虹的语言,无疑也是经过一番锤炼的,在她的语言里我们看不到多少欧化的东西,甚至也无古典的艰深晦涩的东西,她的语言活脱脱是诗词浸泡的,漫卷着书香气的,她的风格更是自成一家,是“冰虹体式”。云霞雕色,有逾画工之妙;草木贲华,无待锦匠之奇。夫岂外饰,盖自然耳。”【《文心雕龙•原道》】与其说冰虹是雕饰文辞不如说是自然的流露。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们在追求小说情节的离奇夸张,思想的深刻犀利之余是否也应该重铸我们的民族语言呢?“智术之人,博雅之人,藻溢于辞,辞盈乎气。”【《文心雕龙•杂文》】我们呼唤更多的“智术、博雅之人”,同样呼唤更多诗意的语言风格。 
  除此之外,冰虹诗化的语言还吸收了西方戏剧式的表现特色,即所谓铺排抒情,大量的爱情宣言在冰虹的小说中屡见不鲜,《小狐狸的星辰》之中小狐狸与大狐狸的对唱与爱情独白俨然与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有异曲同工之妙,试看下面一段:
    你灿烂的笑意清风般抚慰着我灼热的心。你温暖的双臂——我的绿叶水浸润着我的滚烫。幸福的泪水润泽着惊诧不已的花朵,伴随着你率直挺拔的枝干直上幸福的峰巅。霞光火焰闪烁,花雨乐曲纷纷洒落,这是我们欲隐欲现的仙境啊,是你姹紫嫣红的春天。
  大胆的表白,浪漫的激情着实令人叹服。这样的段落在冰虹的小说里不胜枚举。
    如果说仅仅是是东方唯美主义与西方戏剧式的结合还不足以道尽冰虹诗化小说的特色,诗化的情节,诗化的人物更是将浪漫主义展现的淋漓尽致。这点在《小狐狸的星辰》中最为明显,小狐狸喜欢雄美蛇鼓鼓,而鼓鼓喜欢另一个美人芭,为了给芭做围巾,小狐狸抑郁而死,灵魂却附在芭身上,芭将鼓鼓引诱致死,鼓鼓的灵魂又附在芭的丈夫身上,于是他们相互摧残,相互折磨……梦中的芭变成了小狐狸开始与梦中的北极大狐狸情歌对唱,深情款款。这样生死往复的情节恰似《聊斋志异》里神鬼莫测的场景,而这份真挚的情感又如《牡丹亭》里边伤情而死、还魂再生的杜丽娘。离奇跌宕的故事情节自然得益于冰虹的炉火纯青富于幻想的艺术构思,而采用充满理想色彩的艺术手法又决定了《小狐狸的星辰》在艺术上呈现的浪漫主义的绚丽色彩。其实这两者既是作品本身理想化题材的必然要求,更是冰虹抒情诗人气质的自然流露。
    诗歌要求凝练含蓄与抒情,而小说则要求铺排的叙事与鲜明的人物形象。冰虹却能很好地将两者融在一起,使之读来如梦如幻,让人赏心悦目。是这些诗意的语言让我们既能细细领略文字之美,又不妨碍感悟小说所传达的主旨,于午后品一杯香茗,轻摇小扇,品读冰虹的诗化小说,何乐而不为呢? 

  现在,我们或许还无法估计冰虹诗化小说的艺术价值以及在当代文学史上的地位,但是我想这种诗化的语言,诗意的追求以及对爱的深刻探索无疑会成为文学时代的新宠儿,并大放光彩。
  走进冰虹的小说,就是走进诗意的星空,疲累了,我们靠水而居;倦了,我们拥云而眠。 回归冰虹的小说,就是回归一份温馨浪漫的爱,就是让我们的心灵在诗意中飞升,交融……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日常生活(组诗)

    彭戈,本名彭易贵,籍贯江西九江,江西作协会员。任过教师、媒体记者、编辑。主编、
  • 磐安,一生动容

    著名诗人、诗评家孙思最新诗作。 孙思,曾用名慕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文艺评
  • 杨克的诗英文新译八首

    杨克是当代汉语诗人中一以贯之具有个人化历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诗人,其城市诗
  • 《十二背后的秘密》(组

    十二背后旅游风景区,位于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境内,拥有600平方公里的占地面积。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